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一十七章 天塌不下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面對妻子和女兒的目光,崔長安頓時一陣頭大。

  這……這可該怎么解釋?

  思忖片刻,崔長安心中一動,道:“璟琰,這件事你應該最清楚的。”

  “呃……啊??”

  少女一呆,絕美的俏臉上盡是疑惑,“我清楚什么?”

  崔長安道:“難道你忘了,當初正是你祖父允許你前往蒼青大陸的?并且,你祖父還給了你一塊玉佩?”

  崔璟琰頓時恍然,道:“不錯,也是到了蒼青大陸,我才知道祖父為何會給我那塊玉佩,原來就是為了找到蘇奕。”

  一側的薛畫寧聽得一頭霧水,道:“你們父女二人在說什么?”

  這件事,她自始至終不清楚,并且在崔璟琰前不久傳回的信箋中,也只字未提。

  崔長安笑了笑,道:“璟琰,你來告訴你母親。”

  崔璟琰當即把事情原委一一道來。

  聽罷,薛畫寧玉容一陣明滅不定,道:“也就是說,在你祖父前往苦海之前,就已經推斷出,在那蒼青大陸上,有著蘇奕這樣一號人物?”

  “應該如此。”

  崔璟琰認真點頭。

  薛畫寧揉了揉眉尖,道:“你不覺得很反常?你祖父那等存在,怎會如此留意一個名不見傳的少年?”

  “不瞞母親,我也很好奇這一點。”

  崔璟琰一對漂亮的黛眉蹙起,清澈的星眸泛起一絲惘然,“您不知道,蘇奕這家伙身上有著太多的謎團,我有時候都不敢相信,這世上怎會有這種不可思議的人,簡直真的和傳說中的仙人下凡沒什么區別……”

  這番話,讓薛畫寧都不由驚異,道:“你且說來聽聽。”

  崔長安見此,則準備悄悄離開。

  再不可思議的事情,只要是發生在那位“蘇公子”身上,那就完全不值得奇怪!

  “你站住!”

  薛畫寧冷然道,“不說清楚剛才的事情,你不許離開。”

  崔長安軀體一僵,頓時苦笑起來,心虛地解釋道:“我只是去安撫一下族人,之前大殿發生的動靜太大,他們如今可都匯聚在大殿外呢……”

  薛畫寧冷哼一聲,徑直走到大殿外,聲音清冷道:“此地沒事了,爾等都請回吧,我和族長有重要的事情商議!”

  聲音遠遠擴散出去。

  那些聞訊而來的崔氏族人頓時陸續離開。

  見到這一幕,崔長安唇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猛地意識到,今天想瞞過妻子和女兒,怕是很懸……

  “璟琰,你把你所見所知一一道來。”

  薛畫寧折身返回,吩咐道。

  崔璟琰當即不再隱瞞,把過往那段時間和蘇奕一起行走時的經歷,以及壓藏在內心深處的諸般疑惑一股腦說出。

  像以靈相境中期修為,劍敗孟婆殿三祭祀元琳寧。

  像在閻浮大山深處,蘇奕輕車熟路,開啟封印禁陣,入禁忌之地,屠戮群魔。

  甚至,那被鎮壓于九丈道壇之內的朱雀兇魂,還曾與之密語。

  而在魔族魏氏,正是蘇奕一眼識破了冒充魏氏老祖“魏道遠”的千面鬼猴……

  像前不久,天冥教針對鬼燈挑石棺一脈傳人老瞎子的追擊,更是被蘇奕一手挫敗,強大的煉體流皇者冉天風,也非蘇奕之敵。

  聽到這一樁樁堪稱匪夷所思的事跡,薛畫寧這等見慣世事浮沉,閱盡滄桑的皇者,都不禁心神震顫,恍惚不已。

  崔長安的神色則愈發微妙了。

  他知道,魏道遠和那位“蘇公子”之間的關系。

  也聽說過,那頭來自枉死城遺跡的朱雀兇魂,當初是如何被鎮壓的。

  甚至,就連鬼燈挑石棺一脈開派祖師和那位“蘇公子”之間的交集,也有所耳聞。

  崔長安唯獨沒想到的是,那位“蘇公子”竟然能夠以靈相境修為,劍敗玄照境初期皇者!

  這簡直堪稱是亙古未有的壯舉,放眼諸天上下,也是獨一份!

  “真無愧是當初曾橫行天下,劍壓諸天的蘇伯父啊……”

  崔長安暗自唏噓。

  可旋即,崔長安眼皮狠狠一跳,察覺到薛畫寧目光如刀子似的看過來。

  “夫君,都到了這時候,你難道還不打算給我一個明確的解釋?”

  薛畫寧輕語,聲音溫柔。

  崔璟琰也憤憤然道:“父親,這有什么好隱瞞的?”

  崔長安頓時頭大如斗,左右為難。

  半響,他硬著頭皮,說道:“這件事,還是等父親回來再說也好,沒有他老人家的允許,我可不敢擅自做主。”

  說著,拔腿就走,眨眼就消失不見。

  這讓薛畫寧都來不及去阻攔。

  崔璟琰氣得牙癢癢,嘀咕道:“真以為我沒猜出來嗎,那家伙必然是玄鈞劍主的后裔!”

  薛畫寧則沉默了。

  她已經推測出另一個答案,也隱約明白,為何身為崔氏族長的夫君,卻對此三緘其口。

  事實上,當猜出答案時,薛畫寧內心也震撼無比,一時半刻都不敢相信。

  “母親,你覺得呢?”

  崔璟琰問道。

  薛畫寧沒有回答。

  她深呼吸一口氣,眼神復雜道:“丫頭,我本以為,你和那位蘇……蘇公子能夠兩情相悅,締結連理,可現在看來,你們倆……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崔璟琰:“???”

  眼見少女那呆滯的模樣,薛畫寧還以為女兒受不住這等打擊,不禁柔聲安慰道:“倒并非是我對那位蘇公子有意見,而是他……他的身份太過特殊,其中的緣由,等以后你肯定會明白的,只是現在,你可再不能在他身上越陷越深了……”

  崔璟琰再忍不住打斷道:“母親,我和他之間可根本沒有什么!從一開始,就是你想多了!”

  少女有些氣急敗壞,又感到很窘迫和好笑,這都哪跟哪啊。

  薛畫寧認真凝視崔璟琰片刻,道:“真的?”

  崔璟琰用一種無比肯定的語氣道:“真的!”

  話一出口,少女心中卻莫名地泛起一抹悵然,空落落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還不等她細細品味,薛畫寧已如釋重負般笑說道:“那就好,等以后,我幫你挑一些相親對象,一直挑到讓你滿意為止。”

  崔璟琰紅潤的唇微微翹起,驕傲道:“母親,我一心求道,可根本從不在意這些。”

  只是,少女腦海中,卻情不自禁浮現出蘇奕那淡然出塵的峻拔身影。

  這讓她下意識地搖了頭,內心有些煩躁。

  自己這是怎么了?

  旋即,崔璟琰猛地想起一件事來,道,“對了,我祖父何時前往的苦海,怎么剛才那些家伙說,他老人家……不可能返回了?”

  “傳言而已,當不得真。”

  薛畫寧話雖這般說,心中卻有些沉重。

  “那……今天的事情,會否徹底得罪那三大古族?”

  崔璟琰遲疑道,少女就是經歷的事情再少,也清楚今天的事情,很嚴重!

  薛畫寧也不知想起什么,原本沉重的心情變得輕松起來,眉梢之間也浮現出一抹異樣的光彩,道:“放心吧,天……塌不下來!”

  同時,她心中暗道:“有那位蘇公子在,天就是塌了,也砸不到他們崔家頭上!”

  松風閣。

  “蘇大人,當初我師尊送我離開幽冥界時,太過倉促,讓我一點準備也沒有,如今都不清楚,我鬼燈挑石棺一脈的祖庭之地,如今如何了,所以我想找個時間返回祖庭一趟,”

  老瞎子開口,殿堂內此時只有他和蘇奕兩人。

  蘇奕點點頭,道:“等萬燈節結束吧。”

  鬼燈挑石棺一脈的祖庭,位于一個幾乎不為人知的洞天秘境,名喚“小森羅洞天”。

  這地方,別說是一般修士,就是皇者都很難找到。

  蘇奕說著,目光看向老瞎子,道:“你的神魂和軀體雖然已經徹底恢復,但大道根基依舊有殘損之處,這次在崔家,倒是可以借用萬道樹的力量,徹底把你的道傷修復。”

  老瞎子又激動又緊張,道:“蘇大人,萬道樹乃是崔氏鎮族至寶,幽冥界最負盛名的先天神物之一,崔家會答應讓我借用么?”

  蘇奕隨口道:“會。”

  老瞎子深呼吸一口氣,喃喃道:“若如此可就太好了,我也總算有機會去試一試沖擊皇境了……”

  早在當初從幽冥界逃到蒼青大陸之前,老瞎子就已經是靈輪境大圓滿修為。

  可在前往蒼青大陸的路上,卻遭遇空間風暴,不止道行遭受重創,連神魂都差點湮滅。

  哪怕在以往那段時間中,老瞎子得到蘇奕的諸多幫助,可也僅僅只修繕了道軀和神魂,其大道根基兀自殘留著創傷,以至于老瞎子近乎已不指望此生是否能踏入皇境。

  但現在,蘇奕給了他一個希望!

  這讓老瞎子焉能不激動?

  蘇奕沒有再說什么。

  數百年前,毗摩那孽徒殺害了血棺之主五葬,這件事,和他蘇玄鈞也分不開干系,這讓他對待老瞎子時,也不免心存虧欠。

  若有機會,他自會想辦法在大道路上扶老瞎子一程!

  這時候,忽地一道爽朗的笑聲響起:

  “別說借用萬道樹,便是讓我崔氏赴湯蹈火,我也斷不會皺一下眉頭。”

  伴隨聲音,一個瘦削頎長的身影,大步走了進來,高冠古服,柳須飄然。

  正是崔氏族長崔長安。

ps:今天爭取5更,這是第一更,晚上6點前,再來個2連更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