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一十六章 識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崔長安一句話,眾人皆驚。

  逼迫一位來自澹臺氏的皇者下跪!

  誰能想到,為了一個蘇奕,這位之前態度溫和平靜的崔氏族長,卻會變得這般霸道?

  就是薛畫寧和崔璟琰都呆住。

  這么做,完全不僅僅只是懲治澹臺池那般簡單,還會徹底和澹臺氏撕破交惡,引發沖突!

  這等代價,無疑很嚴重。

  可看起來,崔長安明顯已經考慮清楚,根本不在乎了!

  再看澹臺池,面頰鐵青,滿臉怒意,一副羞憤欲死的模樣,似不敢相信,崔長安會這般侮辱他。

  須知,他可是皇者!

  若被逼迫向一個靈相境少年下跪,傳出去的話,注定將淪為幽冥天下的笑話,以后無論走到哪,都會被人譏笑。

  這個恥辱,一輩子休想洗刷掉!

  “崔道友,你這么做,后果可就太惡劣了,為了一個靈相境的小角色,值得么?”

  古族曲氏的黃袍老者沉聲開口。

  崔長安神色淡漠道:“我崔氏一直有個規矩,誰在我家地盤上欺負人,那就別怪我崔家欺負人!誠然,我家老爺子如今的確不在,可也不是隨隨便便哪個阿貓阿狗,就能在我崔家撒野的!”

  黃袍老者臉色頓時難看起來,被斥責為阿貓阿狗,這位曲氏的大人物也終究沒敢吭聲。

  崔長安此刻的威勢太強了,仿佛一點就炸般。

  古族洪氏的玄袍中年忍不住道:“讓澹臺道友道歉便可,跪地……可就太侮辱人了。更何況,用不了多久,萬燈節就將來臨,崔道友這時候若是和澹臺氏交惡,可殊為不智,還請三思。”

  崔長安冷冷道:“擱在我家老爺子在的時候,爾等可敢如今日這般,跑來我崔家趁火打劫?現在還勸我三思,你洪雪仲又算哪根蔥?就是你們洪家族長來了,也不敢和我這般說話!”

  玄袍中年臉色一沉,被訓斥得顏面無光,啞口無言。

  誰也沒想到,之前態度明明很溫和的崔長安,一旦發飆時,會這般霸道和懾人。

  以至于,在場其他賓客的神色皆陰晴不定,又驚又怒。

  “跪不跪?”

  崔長安冷冷看著澹臺池,那一身恐怖的威勢,似欲擇人而噬般,帶給澹臺池極大的壓迫。

  大殿內的氣氛,也是在這一刻壓抑緊繃到極致。

  澹臺池深呼吸一口氣,咬牙道:“崔長安,你可以殺了我,但休想讓我向一個靈相境的小東西跪地低頭!”

  他賭崔長安不敢殺了他。

  卻見崔長安一聲冷笑,道:“那我可要試試,你的骨頭是否像你的嘴巴一樣硬!”

  聲音還在回蕩,他已一掌探出,朝澹臺池抓去。

  早有準備的澹臺池,轉身就逃。

  他很清楚,憑他那玄照境初期的道行,根本不可能是崔長安的對手,哪可能會去硬拼?

  澹臺池身影一閃,已動用一門逃命秘術,如若瞬移般,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眼見他就要沖出這北望閣。

  就見崔長安抬手一點。

  這座北望閣四周,禁陣轟鳴,涌現無盡瑰麗的金色光霞,如若天塹壁障般,把北望閣大門封鎖。

  砰!!

  澹臺池直接撞在金色光霞上,其身影一個踉蹌,被震得差點跌倒在地,眼前直冒金星。

  眾人皆悚然一驚,誰還看不出,這北望閣所覆蓋的乃是一座皇級禁陣?

  否則,澹臺池怎可能會被阻擋住?

  而不等澹臺池反應,崔長安已憑空來到其身前,腳下連踩兩次。

  咔嚓!咔嚓!

  澹臺池的雙膝骨頭爆碎,鮮血迸濺,疼得澹臺池面頰扭曲,唇中發出吃痛的悶哼。

  眾人皆手腳冰涼,被徹底嚇到。

  崔長安出手,干脆利索,霸道凌厲,根本沒有任何回旋余地,你不跪?那就打斷你雙腿!

  而看到一位高高在上的皇者,世人眼中只能仰望的恐怖存在,此刻卻如階下囚圖般蜷縮在地。

  那等血腥凄慘的一幕,無疑很震撼人心。

  畢竟,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在世間億萬萬修士眼中,誰會相信,如若神祇般的皇者,也會凄慘成這般模樣?

  崔璟琰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一幕,不禁呆滯在那,久久無法回神。

  就是在場那些老家伙,都感到心神顫栗。

  皇者之間的沖突,在以往歲月中并非沒有發生過。

  只是,像今天這般一幕,還是讓人無法淡定。

  反倒是蘇奕很平靜。

  他對此早已司空見慣。

  皇者,也分三六九等。

  像澹臺池這等角色,只能算玄照境初期中的“后起之秀”,是皇道之路上的新人。

  其道行,甚至要略遜天冥教那個煉體流的皇者冉天風一籌。

  換做是在前世,蘇奕都不屑親手收拾這等角色。

  事實上,別說是玄照境初期,就是玄幽境、玄合境的大能者,也并非真正的至高無敵,在以往歲月中,隕落者不知凡幾。

  在世人眼中,皇者的確如同高高在上的神,呼風喚雨,威懾十方,傲嘯天下,近乎無所不能。

  可在同為皇者的人眼中,所謂皇者,也只不過是大道路上的求索者罷了。

  “族叔……”

  而看到這一幕,本就被蘇奕打得重傷的澹臺柳,直接嚇傻眼了,都不敢相信這一切。

  “崔長安,你有種就殺了我,何須用這等手段折辱于我?”

  澹臺池嘶聲開口,眼眸充血。

  “不管你此來是何居心,終究是客人,我怎會殺了你?”

  崔長安淡淡道,“回去告訴你們族長,他若要替你出口氣,盡管來找我便是!”

  說著,他目光一掃在場那些澹臺氏客人,揮了揮手,道:“帶著你們的人,趕緊走吧。”

  那些澹臺氏強者如蒙大赦,忙不迭行動起來,很快就灰溜溜地逃之夭夭。

  而此時,崔長安目光看向了蘇奕,臉上浮現一抹笑容,只是那笑容卻有些怪異,輕聲道:

  “蘇……呃,蘇公子覺得,我這么處置是否妥當?”

  他在對蘇奕的稱呼上,似有些不自然,就連語氣,都變得溫和中帶著一絲請教的味道。

  渾然不像之前面對澹臺池的時候,那般霸道凌厲。

  只是,眾人都兀自陷入之前的震驚中,幾乎沒有察覺到這種細微的變化罷了。

  唯有薛畫寧是例外。

  她最了解自己夫君的秉性,當看到他這般對待蘇奕時,內心愈發感到驚疑和困惑。

  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讓夫君不惜為了蘇奕,徹底和澹臺氏撕破臉?

  又是什么原因,讓夫君面對蘇奕這樣一個少年時,甚至……有些不自在?

  蘇奕似笑非笑的看了崔長安一眼,大概已斷定,這當年的“小長安”,已經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不過,他明顯不愿泄露這一點,唯恐被別人察覺到端倪,故而表面上只能稱自己為“蘇公子”。

  “很不錯。”

  蘇奕點了點頭。

  崔長安登時像如釋重負般暗松口氣。

  這一幕,看得薛畫寧眼睛都瞪大,若不是場合不適宜,她都恨不得現在就問問丈夫,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來,今日之事已經沒得談了,那就這樣吧,你們崔家……好自為之!”

  古族曲氏的黃袍老者開口了,說罷,拂袖而去。

  “我可很期待,萬燈節來臨時,這紫羅城又該是怎樣一番景象。”

  古族洪氏的玄袍中年也撂下這樣一句話,帶著族人離開。

  再留下來已沒有意義。

  更何況,澹臺池的遭遇,令他們皆心驚肉跳,唯恐崔長安再發飆,令他們也飽受羞辱。

  崔長安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

  蘇奕微微搖頭。

  崔長安這才沒有阻攔,任憑那些賓客離開。

  很快,這滿地狼藉的大殿中,就只剩下蘇奕、崔長安、薛畫寧、崔璟琰四人。

  而在大殿外,早有許多崔氏的族人聞聲而來,只不過沒有吩咐,沒人敢進入大殿罷了。

  氣氛頓時有些沉悶。

  崔璟琰心緒翻騰,還兀自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回神。

  薛畫寧則一臉復雜,已經意識到蘇奕這個被她極為欣賞的少年,極可能大有來歷。

  崔長安則有些踟躕,看了看蘇奕,欲言又止。

  這讓蘇奕看得一陣好笑,這小長安如今都已是執掌崔氏大權的存在,擱在六道王域中,也是最頂尖的權柄人物,怎么面對自己時,還和以前一樣,見到自己時有些手足無措?

  不過,這倒是讓蘇奕想起前世的許多往事,心中也是頗為感慨。

  無盡歲月過去,物是人非。

  連崔長安這少年郎,也已成長為天下皆知的滔天人物。

  彼時彼刻,此時此刻,兩相對比,令人恍如隔世。

  蘇奕沒有感慨太多,略一斟酌,道:“你先解決事情,我去松風閣等你。”

  說罷,已負手于背,朝大殿外行去。

  那從容自若的姿態,仿佛在自家閑庭信步般隨意。

  可崔長安卻沒說什么,反倒眸子發亮,眉梢漸漸泛起一抹發自內心的喜色和激動。

  若說之前時候,他僅僅只是大致推測出蘇奕的身份。

  那么此刻,他已敢無比確定蘇奕是誰了!

  崔璟琰原本要追上去,可此時,卻遲疑了。

  少女也察覺到自己父親的舉止有些不對勁,心中涌起諸般疑惑。

  與此同時,早就察覺到蹊蹺的薛畫寧,再忍不住問出聲來,“夫君,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