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一十四章 跪下領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面對黃袍老者的威脅,薛畫寧冷笑道:“萬燈節來臨時,我崔家是否發生驚變,與你們曲家何干,又何須你們曲家來操心?”

  這番話,毫不客氣,帶著訓斥的意味。

  黃袍老者臉色頓時有些難看。

  薛畫寧則不再理會他,目光看向另一側坐席上的一個玄袍中年,道:“你們洪家此來,又要做什么?”

  玄袍中年來自古族洪氏,聞言,他沉聲道:“三千六百年前,裁決冥尊大人曾在‘幽都’出手,搶走了我洪家的祖傳重寶‘赤厄劍’,洪某此來,就是希望你們崔氏能夠物歸原主。”

  赤厄劍!

  一件先天神物,據傳誕生于原本由“惡鬼司”所管轄的大兇禁地“萬孽大淵”中,天生擁有諸般不可思議的神威,堪稱是一等一的先天道兵!

  只不過在三千六百年前的時候,洪氏一位老怪物在闖蕩“幽都地獄”時,因為搶奪機緣的緣故,慘敗于崔龍象之手。

  這把赤厄劍,也成了崔龍象的戰利品。

  “物歸原主?等我家老祖宗回來,你可以自己去要。”

  薛畫寧言辭犀利,強勢回應,“我只擔心,到那時你們洪家是否還有膽子要。”

  玄袍中年臉色微變,旋即冷哼道:“薛道友怕是還不知道,十天前,紅云界的‘火蓮鬼皇’從苦海深處返回,言稱裁決冥尊大人遇到那只神秘的冥船,徹底消失不見。”

  頓了頓,他面無表情道:“簡單來說,裁決冥尊以后……怕是根本回不來了!”

  此話一出,大殿氣氛猛地變得壓抑沉悶。

  崔長安神色明滅不定,相對鎮定一些。

  薛畫寧眼眸瞇起,一身氣息鋒利懾人。

  崔璟琰則俏臉煞白,徹底失態,顫聲道:“不可能!祖父他老人家何等存在,怎可能回不來?”

  蘇奕皺了皺眉。

  那只來歷詭異的黑色冥船嗎?

  早在前來幽冥時,他就曾聽孟婆殿的人談起,前些年的時候,苦海深處出現了一只神秘的黑色冥船。

  是見到此船者,無論修為高低,皆會離奇地消失于世。

  強大如皇者,都無法幸免于難!

  “崔龍象這老狐貍,應當早清楚這只黑色冥船的詭異之處,他此去苦海深處的目的,說不準就和這艘冥船有關。”

  蘇奕暗道,“更何況,這老狐貍做事向來是未雨綢繆,滴水不漏,以他的道行,要想避開那艘冥船,絕非什么難事才對。”

  蘇奕心生一股預感,若那玄袍中年說的是事實,那么崔龍象極可能是主動奔著黑色冥船去的!

  不過,崔龍象是生是死,就不好推斷了。

  相比于崔長安、薛畫寧、崔璟琰,在座那些賓客則顯得很淡定。

  無疑,他們早清楚了這則消息。

  甚至可以說,他們正是得知這樣的消息,才敢在今日前來崔氏“趁火打劫”!

  “裁決冥尊不在,萬燈節來臨時,以你們崔氏如今的力量,就是能守住紫羅城,恐怕也得付出嚴重的代價。”

  玄袍中年再次開口,“與之相反,只要你們崔家交出赤厄劍,說不準我洪家到時候,到時候還會助你們崔家一臂之力。”

  薛畫寧此刻的神色,已是冷若冰霜。

  她沒有理會玄袍中年,目光看向另一側坐席上的一個羽衣男子,“你們澹臺家,此來又是要做什么?”

  羽衣男子微笑著起身,說道:“我此次前來,是代表澹臺氏一族,向崔家提親!”

  提親?

  薛畫寧一怔。

  就見羽衣男子一指身旁坐著的玉袍青年道:“這是我家族長膝下次子,名喚澹臺柳,乃是我族年輕一代的翹楚,和薛道友膝下愛女璟琰姑娘年齡相仿。”

  玉袍青年當即起身,朝薛畫寧見禮道:“晚輩澹臺柳,見過前輩。”

  此人模樣英俊,玉樹臨風,器宇軒昂,外表倒也頗為出眾,只是眉梢眼角之地,卻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孤傲之意。

  崔璟琰臉色驟變,黛眉皺起。

  少女可萬沒想到,澹臺氏此來,是要給自己撮合婚事!

  她倒也知道澹臺柳,算得上六道王域年輕一代中極為耀眼的一個修道奇才,可此人風流成性,貪花好色,風評卻很差。

  前些年的時候,甚至傳出澹臺柳曾和其宗族長輩一房妾室通奸的丑聞。

  似這等角色,縱使修道天賦再高,也讓人唾棄!

  崔璟琰剛要說什么,就見薛畫寧說道:“這門婚事,不止我不會答應,崔家上下都不會答應。”

  言辭平靜,卻盡顯決然之意。

  崔璟琰登時暗松口氣。

  澹臺柳臉色頓時有些陰沉,目光看向身旁的羽衣男子。

  羽衣男子不慌不忙道:“薛道友,若咱們兩大宗族能夠聯姻,足可稱得上是皆大歡喜,并且,崔家以后遇到什么麻煩,我澹臺氏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不等說完,薛畫寧已冷冷道:“我崔家自亙古延存至今,何時需要通過子女的婚事,來謀求宗族利益了?若這么做了,那才是  崔家上下所有族人的恥辱!”

  一番話,擲地有聲。

  蘇奕都不由贊嘆,薛畫寧之氣魄,完不遜色大好男兒!

  一個宗族的興替,焉可能是通過一樁婚姻可以改變的?

  羽衣男子臉色有些發僵,正要說什么。

  薛畫寧淡然道:“更別說,我女兒已經有了心儀的男子,你們澹臺氏提出的這門婚事,就更答應不得了。”

  此話一出,崔璟琰登時有些不自在。

  崔長安怔然,一頭霧水。

  蘇奕則以手扶額,啼笑皆非。

  澹臺柳禁不住道:“敢問前輩,璟琰姑娘心儀的男子是誰?”

  薛畫寧一指蘇奕,道:“就是這位蘇奕蘇公子。”

  “蘇奕?六道王域何時冒出這樣一個角色?”

  澹臺柳狐疑,臉色有些難看,“前輩,您該不會是想用這種辦法來拒絕我吧?”

  薛畫寧冷哼道:“他或許在幽冥界默默無名,但只要是我女兒喜歡,我就樂意讓女兒嫁給他。倘若我女兒不喜歡,就是天下第一流的絕代人物,也休想進我崔家的大門!”

  一番話,霸氣十足。

  只是,崔璟琰卻愈發不自在了。

  至于蘇奕,只能當做充耳不聞,視若無睹。

  還能怎么辦?

  這等場合,也不好在這等事情上解釋,否則,反倒會助漲澹臺氏的氣焰,顯得自己是畏懼澹臺氏,才會去和崔璟琰撇清干系……

  這種滅自己威風漲他人志氣的事情,蘇奕可做不來。

  崔家族長崔長安此刻也不知想起什么,唇角抽搐了一下,眼神一下子變得怪異起來。

  而此時,那羽衣男子則有些惱怒了,語氣冷硬道:“薛道友,你拒絕到也罷了,卻還拿這樣一個不起眼的角色來說事,分明就是故意侮辱我澹臺家!”

  澹臺柳也冷冷道:“我著實很不明白,一個不知道從哪個旮旯冒出來的角色,憑什么拿來和我比?前輩,您這做法,可著實讓人憤慨!”

  兩人的話,直接把蘇奕貶低到地上,視作是對他們澹臺氏的侮辱,并以此來表達對薛畫寧的憤怒。

  這讓蘇奕眉頭不由挑起,心中很是不爽。

  這一次,不等其他人說話,他已淡然開口道:“你們兩個,給我解釋解釋,什么叫我一個不起眼的角色,侮辱了你們澹臺氏?”

  在座眾人皆頓感詫異。

  蘇奕自進入這北望閣,一直不曾出聲,就像個路人般,被那三大古族的賓客忽略。

  可此時,誰也沒想到,他敢摻合到這等紛爭中,并且展現出的姿態,卻還那等強勢!

  “呵,這孩子看起來受不得激啊。”

  曲氏的黃袍老者啞然失笑。

  “沉不住氣,是年輕人的通病,只不過,這位小友可不止是沉不住氣,還分不清楚局勢,拎不清自己是什么身份,也敢妄自叫囂,著實……沒腦子。”

  洪氏的玄袍中年淡淡開口,諷刺之意毫不掩飾,“薛道友,你若讓女兒嫁給這種角色……怕是非毀了你女兒的一生不可。”

  在座其他人頓時笑起來。

  一個不知來歷的角色,也敢在此刻出聲叫囂,何其可笑!

  當然,他們明著是貶低和詆毀蘇奕,實則是借此來讓薛畫寧難堪。

  歸根到底,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沒把蘇奕放在眼中。

  一個聽都沒聽過的角色,誰會在乎?

  那羽衣男子和澹臺柳都不禁冷笑起來,就仿佛看到一只螻蟻在不自量力的挑釁,感覺無比可笑。

  薛畫寧眉頭皺起。

  崔長安眼皮跳了跳。

  崔璟琰的神色則微微有些異樣,傳音道:“蘇兄,我雖恨不得你出手收拾他們一頓,可現在的局勢,牽扯到宗族之爭,你可莫要……”

  話沒說完,就見蘇奕擺了擺手,語氣隨意道:“你且看著就是。”

  如今,崔龍象不在,崔家又遭遇這等趁火打劫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

  說話時,蘇奕已長身而起,目光先是一掃在座眾人,最終看向了那羽衣男子和澹臺柳,淡然道:

  “不解釋,就跪下領罰。”

  輕飄飄一句話,卻似平地起驚雷,讓場一愕。

  羽衣男子和澹臺柳的臉色,則一下子變得格外難看。

  ps:過節后遺癥發作了……金魚這兩天調整一下狀態,爭取后天為各位道友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