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一十三章 萬燈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崔璟琰明顯注意到,母親薛畫寧似有些不悅。

  她禁不住問道:“母親,父親那該不會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吧?”

  薛畫寧搖頭道:“在這紫羅城,誰敢在咱家地盤上撒野?不過……”

  說到這,這位美麗溫婉的千玨靈皇眼眸中泛起一抹冷意,“今日你父親所招待的客人,可不是什么好東西。”

  崔璟琰猛地想起,之前返回家的時候,陶伯就曾說過,父親正在招待分別來自曲、洪、澹臺這三大古族的客人。

  無疑,這三大古族的客人,來者不善!!

  這時候,薛畫寧目光忽地看向蘇奕,道:“蘇公子,若是可以,我希望你和璟琰一起,和我去那北望閣走一遭。”

  蘇奕點了點頭。

  他正想見一見崔氏當今族長“崔長安”!

  “母親,我們去北望閣又能幫什么忙?”

  崔璟琰則有些疑惑。

  “你們去了,一邊看熱鬧便可。”

  薛畫寧說著,目光看向老瞎子,歉然道:“你的身份太過特殊,若被認出,怕是會為你招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只能讓你在此等候了。”

  老瞎子點頭道:“前輩考慮的是,我明白的。”

  當即,薛畫寧帶著蘇奕、崔璟琰一起離開了松風閣。

  北望閣。

  崔氏族長招待貴客的地方。

  此時,裝飾古拙大氣的巨大殿堂內,已坐了許多身影。

  崔氏族長崔長安,端坐中央主座之上。

  他高冠古服,柳須飄然,氣度沉穩,不怒自威。

  身為執掌崔氏一族權柄的族長人物,崔長安不止是紫羅城千百萬生靈眼中只能仰望的“大人物”,更是整個六道王域屈指可數的霸主之一。

  可此時,他卻眉頭緊鎖,靜默不語。

  在大殿兩側,分別坐著許多身影。

  分別是來自曲氏、洪氏、澹臺氏三大古族的客人。

  這三大古族,分別盤踞在六道王域的不同疆界中,底蘊皆極為古老,勢力極大。

  像曲氏一族,在很久以前執掌著六道司之一的“地獄司”,其宗族老古董“血荒冥尊”,和崔龍象一起,并列于“幽冥六尊”之中。

  洪氏的先祖,在很久以前則是“惡鬼司”的掌權者。

  澹臺氏的先祖,則是“畜生司”的掌權者。

  可以說,在座這三大古族的強者,皆稱得上是六道王域第一流的權貴人物。

  也正因如此,才當得起崔長安這位崔氏族長親自接待。

  換做尋常之輩,怕是都根本見不到崔長安的面。

  此時,大殿中的氣氛很詭異。

  身為東道主的崔長安凝眉不語。

  那三大古族的客人,卻顯得很悠閑和自若,正在聊著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

  當薛畫寧帶著蘇奕、崔璟琰抵達時,就看到了這樣一幕。

  “夫人,你怎么把璟琰也帶來了?”

  中央主座上,崔長安一怔,尤其當看到崔璟琰身邊,還跟著一個陌生的青袍少年時,眉梢間不由泛起一絲疑惑。

  “丫頭長大了,也該讓她長長見識了。”

  薛畫寧說著,已徑直來到中央主座一側,對蘇奕和崔璟琰道,“你們兩個隨便坐吧。”

  而后,這位氣質溫婉端莊的女人轉過身,冷眸如電,掃視在座那些客人。

  “各位有請了,從現在開始,多余的寒暄不必再多說,把你們的來意一一說出來便可。”

  “我可以做主的,自會給予答復,我做不得主的,自會和夫君一起拿個主意。”

  薛畫寧語氣冷厲,字字鏗鏘,毫不拖泥帶水。

  這時候的她,仿似變了個人,渾身充滿懾人的威嚴氣息。

  在座那些客人心中皆是一凜。

  在六道王域,誰都清楚在崔氏一族,最不好惹的并非是族長崔長安,而是其夫人薛畫寧!

  這位千玨靈皇,很久以前便在孟婆殿擔任渡河使一職,位高權重,聲威驚世,其外表看似嫻靜溫婉,可行事作風卻堪稱強硬凌厲。

  以往歲月中,死在她手中的大敵,簡直數不勝數。

  直至嫁給崔長安之后,千玨靈皇才漸漸不再拋頭露面,可她的存在,卻讓任何人都不敢無視。

  就是蘇奕都不禁暗贊,頗為欣賞薛畫寧此刻展露出的姿態,干脆利索,強勢而睥睨,無愧是曾經擔任孟婆殿渡河使的角色。

  崔長安和崔璟琰皆很平靜,對此見怪不怪。

  他們父女倆,自然比誰都了解薛畫寧的性情。

  “薛道友,我等的來意,早已告訴崔道友,你若……”

  左側坐席上,一個童顏鶴發,身著黃袍的老者淡淡開口。

  不過,還不等他說完,薛畫寧打斷道:“我想再聽你們親口說一遍。”

  在座那些來自三大古族的客人皆皺眉。

  尤其是那黃袍老者,被打斷話后,臉色都有些陰沉,目光看向崔長安,道:“崔道友也這般認為?”

  崔長安笑道:“之前談論事情的時候,我也沒有停的太明白,若諸位能再復述一遍,自然是極好的。”

  黃袍老者略一沉默,道:“也罷,那就由我來先說。”

  他目光望著薛畫寧,面無表情道:“我們曲家此次來訪的目的很簡單,希望崔家能夠答應,讓我們曲氏的力量前往裁決司遺址走一遭。”

  裁決司遺址!

  蘇奕眉頭微挑,這老東西難道打探到了和那件寶物有關的消息不成?

  亙古以前,崔氏掌控裁決司,地位凌駕于六道司之上,只不過,隨著陰曹地府的覆滅,當初的裁決司也早已成為歷史。

  而裁決司遺址,原本是一座天下赫赫有名的牢獄,在亙古時候,凡是被關押在其中的角色,皆是當時堪稱大兇的恐怖存在。

  有叱咤一方的魔頭,有橫行天下的妖物,有窮兇惡極的邪道巨梟……

  更不乏皇者之輩!

  只不過,如今的裁決司遺址,早不復當初,也再不是囚禁罪惡之輩的牢獄。

  可蘇奕清楚,縱使無盡歲月過去,可如今還被崔氏一族掌控的裁決司遺址內,另有玄機!

  最重要的是,前世的時候,蘇奕曾將一樣寶物,鎮壓于其中!

  而現在,古族曲氏竟要打裁決司遺址的主意,這如何讓蘇奕不在意?

  就見薛畫寧冷冷道:“若你答應,讓我崔氏進入你們曲家的‘血都秘境’走一遭,我現在就可以答應你提出的這件事。”

  黃袍老者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道:“薛道友,你這么說可就有些過分了,血都秘境乃是我曲氏的宗族重地,豈可能任憑外人進入?”

  “你也知道過分?”

  薛畫寧眼神露出一絲不屑,道,“你們曲氏不會答應的事情,我們崔氏也不會答應!”

  言辭鏗鏘,不容違逆。

  黃袍老者登時氣惱,目光看向崔長安,道:“崔族長也是這個意思?”

  崔長安笑道:“我這人優柔寡斷,在這等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向來會聽從夫人的主意。”

  黃袍老者臉色愈發陰沉了,道:“用不了多久,萬燈節可就要來臨了,沒有裁決冥尊大人坐鎮,你們崔家……就不擔心發生不可預測的大變?”

  話語中,透著若有若無的威脅。

  萬燈節?

  蘇奕掐指一算,這才意識到,距離六道王域千年一度的萬燈節,已只剩下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了。

  所謂萬燈節,就是每隔千年,在幽冥界上演的一場盛大的法會。

  這場法會開始的時間,是七月十五。

  這一天在其他世界位面,被稱作鬼節、或者中元節。

  在佛門眼中,則是孟蘭盆節。

  而每千年一次的萬燈節,就是在這一天拉開帷幕!

  屆時,天地將陷入永夜黑暗中,幽冥中的月亮會被一股詭異的力量遮蔽,與此同時,幽冥界各大疆域中,則會上演諸般恐怖而動蕩的景象。

  諸如五方鬼門內,會涌現出數之不盡的古老亡靈……

  大兇禁地“枉死城”將會失去秩序、陷入混亂動蕩之中。

  浩浩蕩蕩的罪愆血河之上,會映現出地獄之門……

  諸多兇惡不詳的力量,皆會在永夜般的黑暗中涌現。

  正因如此,當每個千年的這一天來臨時,世間一切修行勢力,皆會動用力量,點燃“大道天燈”,高懸夜幕之上,驅散黑暗,抵御和化解那種種詭異不詳的恐怖力量。

  屆時,幽冥界天下各地,天燈如星,鋪滿夜空,故而被稱作是“萬燈節”。

  值得一提的是,紫羅城原本是裁決司所在之地,也被視作陰曹地府的處刑法場,在亙古至今的歲月中,斬除了不知多少恐怖存在。

  以至于每當萬燈節來臨時,紫羅城四周,會涌現出遠超其他地方的兇惡不詳力量,讓得紫羅城面臨的兇險也更大。

  不過,以往歲月中,因為有崔氏一族坐鎮,才讓紫羅城每每能夠化險為夷,一直延存到當世。

  可現在不同了。

  被視作崔氏一族定海神針的崔龍象,早已前往苦海,并不在紫羅城!

  “怪不得曲氏一族敢提出這等過分的請求,原來是要借著萬燈節來臨前的時間,朝崔氏一族趁火打劫……”

  蘇奕隱約有些明白了。

  “什么叫沒有裁決冥尊大人坐鎮,難道說,祖父如今不在宗族?甚至萬燈節來臨時,也不會返回?”

  崔璟琰心中一震,俏臉微變。

  少女這時候也意識到,宗族內極可能發生了某種變故,才讓曲家的人膽敢跑來崔家興風作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