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一十章 主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法天象地,的確堪稱是煉體流最頂級的傳承秘法。

  但修煉不到家,則極容易被敵人抓住破綻!

  哪怕是皇者,也不例外。

  在蘇奕眼中,冉天風的實力,的確比元琳寧強大一截,已經開始凝練玄道法則,但還未真正把所掌握的玄道法則錘煉到完整地步。

  這讓冉天風所施展的“法天象地”之力,看似強大無匹,實則真正戰斗時,很容易暴露出弱點。

  “殺!”

  身影足有百丈高的冉天風,背后巨大的黑色羽翼揚起,似一對黑色的天刀劈來,將虛空都撕出一道裂痕。

  那恐怖的威能,令得千丈范圍的天地都隨之劇烈動蕩起來。

  蘇奕身影憑空消失原地,而他佇足的虛空,則被劈出一道狹長的裂痕,那恐怖的力量斬在地面時,更劃出一道巨大如溝壑般的裂縫。

  觸目驚心。

  讓人都無法想象,這一擊若劈在蘇奕身上,那下場該是何等嚴重。

  可冉天風眼皮卻猛地一跳,百丈高的身影猛地朝一側閃避。

  哧啦!

  一道劍光在其背后劃下,撕裂出一道丈許長的血痕,肌膚上覆蓋的黑色鱗片,都沒能擋住這一劍的鋒芒!

  冉天風吃痛,這才察覺到,蘇奕的身影不知何時,已來到他背后。

  “這是何等身法?”

  冉天風心中一震。

  須知,他乃是皇者,神念覆蓋這片天地山河,可剛才那一瞬,卻都沒來得及捕捉到蘇奕的身影!

  蘇奕的身影再次憑空消失。

  冉天風顧不得多想,周身氣血暴漲,衍化出重重黑色妖光,讓得他一身防御力量也變得驚人之極。

  與此同時,冉天風神念如潮擴散。

  當捕捉到蘇奕出現在自己左膝后側的時候,冉天風瞳孔收縮,猛地一掌朝下方按去。

  可終究晚了一瞬。

  哧啦!

  劍光一閃,冉天風的左膝后側,黑色鱗片爆綻,再度出現一道血痕,雖不曾傷及骨頭,可那刺痛之感,刺激得冉天風臉色都變得鐵青起來。

  這一刻的蘇奕,身法速度太快,似流光明滅,倏爾消失,倏爾乍現,連神念都很難鎖定,防不勝防。

  冉天風的速度并不慢,哪怕他身影足有百丈高,反應依舊無比驚人。

  然而和蘇奕一比,卻稍遜一籌。

  并且,蘇奕此刻的身影,在冉天風面前就和一只飛蟲似的,這反倒為蘇奕提供了極為充裕的騰挪閃避空間。

  而冉天風那龐大的身影,反倒讓他更容易被打擊到。

  就見接下來的時間中,蘇奕身影飄忽不定,如鬼魅般出現在冉天風那百丈身影的不同地方,出劍如電。

  一劍比一劍快,一劍比一劍凌厲。

  哧啦!哧啦!哧啦!

  一道道劍光閃爍中,冉天風的軀體上,也是陸續出現一道道血淋淋的劍痕,每一劍,都談不上致命。

  可負傷多了,則讓冉天風渾身浴血,看起來極為狼狽和凄慘。

  冉天風驚怒交集,竭盡全力催動諸般秘法。

  可蘇奕根本就不和他正面硬撼,一擊之后,必立刻遁走。

  僅僅須臾間而已,冉天風身上就已覆蓋上密集的劍痕,肌膚上的鱗片都不知破碎多少,血水像一條條蜿蜒的小溪似的,在身上汩汩流淌。

  極遠處,封道姑等人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幕,都差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一個靈相境少年,卻殺得冉天風這等皇者負傷不斷,血流不止!

  這若傳出去,誰人敢信?

  而見此,崔璟琰則暗自喃喃:“看來,這冉天風的確很強大,讓得蘇兄只能采取迂回戰術,無法正面與之硬撼……”

  對于蘇奕能辦到這一步,崔璟琰并不奇怪。

  畢竟,她早見識過蘇奕劍敗孟婆殿三祭祀元琳寧的那一戰。

  真正讓她意外的是,這一戰之中,蘇奕并未去硬撼,這無疑證明,面對這樣一位煉體流的皇者,蘇奕并沒有把握能夠在正面爭鋒中獲勝!

  “這才是真正的戰斗,揚長避短,攻其不備!”

  老瞎子感嘆。

  這一戰,蘇奕采取的戰術看似簡單。

  可老瞎子清楚,換做其他人,怕是不知道被拍死多少次了。

  畢竟,那是一位皇者!

  這世上的靈道修士,就是全力出手,恐怕都很難破開冉天風周身的防御力量,更別說傷到冉天風了。

  也只有蘇奕,能夠躲閃開冉天風的神念鎖定,憑借那堪稱恐怖的劍道造詣,不斷劃傷冉天風。

  很快,冉天風似支撐不住,百丈高的身影一晃,倏爾恢復原本的模樣,只是那一張臉頰已是慘白透明,渾身都是血淋淋的劍痕。

  而這位天冥教皇者看向蘇奕的目光,驚疑之中已帶上一抹駭然。

  “告訴我誰指使你們來的,我可以讓你們離開,否則,你們都得死。”

  淡然的聲音響起時,蘇奕已持劍來到冉天風十丈之地,眼神深邃,語氣透著不容違逆的味道。

  擱在戰斗之前聽到這番話,冉天風肯定不屑一顧。

  可此時,他卻不敢不好好掂量!

  遠處,封道姑等人皆失魂落魄,如喪考妣。

  他們怎會看不出,哪怕再戰斗下去,冉天風也是輸多贏少?

  “我之前說過,只要你和我們返回天冥教,自然可以知曉答案。”

  深呼吸一口氣,冉天風眼神平靜,“但在這之前,便是我們全部殞命于此,你們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聲音鏗鏘。

  氣氛一下子變得壓抑無比。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們天冥教的角色倒也算有些骨氣。”

  蘇奕深深看了冉天風一眼,道,“罷了,你們走吧。”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住。

  誰也沒想到,明明是蘇奕占盡上風的情況下,卻會選擇收手!

  “道友……真不打算留下我等?”

  冉天風也有些難以置信。

  “答案我已大致猜出,唯獨想不明白的是,你們天冥教怎會聽從他人指使行事。”

  蘇奕道,“等以后有機會,我會親自去天冥界走一遭,去問一問你們掌教。”

  冉天風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半響,他喟然一嘆,低頭抱拳道:“多謝道友手下留情。”

  當看到這樣一位皇者向一位靈相境少年低頭,讓封道姑等人內心皆涌起說不出的震顫。

  皇道之路,如若天塹,古來至今的歲月,何曾被靈道之路的角色逾越?

  可今日,卻有人不止逾越了這道天塹,還打敗了這道天塹!

  這讓誰能不驚?誰能不懼?

  蘇奕收起玄都劍,轉身離去。

  “道友。”

  冉天風忽地開口,道,“臨走之前,我想提醒你一句,在這幽冥界,可不僅僅只有我天冥教在盯著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動靜。”

  蘇奕沒有回頭,只揮了揮手,道:“只希望,你們天冥教的人莫要再落到我手中,若有下次……我可不會像今日這般客氣了。”

  聲音還在回蕩,他身影已漸行漸遠。

  崔璟琰和老瞎子連忙跟了上去。

  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冉天風怔然不語,黯然神傷。

  他自踏入皇道之路至今,可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敗在一個靈道人物手中,并且,對方還是一個靈相境少年……

  更沒想過,自己會敗得如此一塌糊涂!!

  這對他的心境都造成沉重的打擊,一時半刻無法排解。

  “大人,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封道姑他們小心翼翼湊上前。

  “回宗門。”

  許久,冉天風唇中輕輕吐出三個字,轉身而去。

  “蘇兄,你何時變得這般好說話了?亦或者說,你擔心殺了那老家伙,會被天冥教給盯上?”

  與此同時,崔璟琰忍不住問出聲。

  “他們只是奉命行事,并非主謀。”

  蘇奕給出了一個敷衍的理由。

  實則,這次之所以手下留情,也是因為前世的時候,他曾和天冥教的“玄渾子”不打不相識,并且還曾在玄渾子的陪同下,研習過天冥教的至高傳承“天冥九轉經”。

  正因如此,之前和冉天風對決時,蘇奕才能夠那般游刃有余地擊敗對方。

  畢竟,對方的一身道行,都和“天冥九轉經”分不開干系,這讓蘇奕在廝殺時,就如同可以未卜先知般,輕松避開對方的神念鎖定,從而擊傷對方。

  若非如此,這一戰要想獲勝,蘇奕怕也得付出一些代價不可。

  “那你說主謀是誰?”

  崔璟琰好奇道。

  “毗摩。”

  蘇奕隨口給出了答案。

  毗摩!

  崔璟琰星眸收縮,她自然清楚這個名字代表的分量,是何等之重!

  而聽到這個名字,老瞎子眉梢間則泛起抑制不住的痛苦和恨意,果然……果然和那毗摩有關!!!

  “他……為何要這么做?”

  崔璟琰追問。

  蘇奕登時默然。

  他知道答案,但卻不能告訴任何人。

  老瞎子咬牙說道:“數百年前,他殺了我師尊,而現在,他要殺的是我!依我看,毗摩就是打算把我鬼燈挑石棺一脈徹底毀了!”

  “可惜,毗摩如今并不在幽冥。”

  蘇奕一聲輕嘆,而后拍了拍老瞎子的肩膀,道,“別太傷心,我曾答應你的事情,自不會食言。”

  老瞎子點了點頭,感激道:“多謝蘇大人,若非是您,今天我怕是早已被天冥教的人抓走了。”

  而聽到蘇奕的話,崔璟琰則愣住了,內心掀起驚濤駭浪,難道,蘇奕曾答應,要幫老瞎子去收拾毗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