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零九章 法天象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冉天風忍不住重新打量了一眼蘇奕。

  這個青袍少年太奇怪,明明只是靈相境修為,卻仿似早已料到他們這些人會找來。

  并且,自始至終似是根本不在乎他們的來歷、身份、乃至于修為!

  這對早在很久以前就已踏入皇道之路,有著玄照境初期道行的冉天風而言,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等事情。

  皇境之下,皆如螻蟻。

  什么時候,螻蟻的膽子,竟大到這等地步了?

  除非,這青袍少年背后的靠山極硬,硬到有著足夠的底氣,不去忌憚他這等皇者人物!

  想了想,冉天風道:“這件事,和道友無關,只要你不插手,我等自不會傷害你分毫。”

  言辭很客氣,就像對待崔璟琰一樣。

  但態度也很強硬,那就是這一次,他們非帶走老瞎子這個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不可!

  蘇奕收起藤椅,語氣淡然道:“你可以試試,能否從我眼前帶走他。”

  封道姑他們皆很驚愕,這世上有哪個靈道人物在面對皇者時,敢這般囂張?

  那邋遢乞丐忍不住怒極而笑,道:“年輕人,我們已經很客氣了,再敢造次,我們就只好不客氣了!”

  蘇奕沒有理會他們,直接無視了。

  他目光只看著冉天風,道:“敢不敢?”

  寥寥三字,落在封道姑他們眼中,卻極盡挑釁之意。

  就好像看到一只螻蟻在不自量力地朝天上神祇叫板,那般可笑,那般不知死活!

  就是冉天風也皺了皺眉,旋即笑著出聲,道:“罷了,我便讓道友知難而退。”

  他愈發感覺,蘇奕大有來歷。

  不過,他身為皇者,自不可能因此而忌憚退縮,出手給予對方一個教訓,嘗到了苦頭,對方必然得乖乖地低頭!

  “請!”

  冉天風一手握著玉簫,一手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見此,封道姑他們皆遠遠退開,只是看向蘇奕的目光,充滿了憐憫。

  老瞎子和崔璟琰也退了。

  而兩人看向冉天風的目光,則充滿古怪的味道。

  “別怪我沒提醒你,若不動用全力,你敗的只會更快。”

  輕飄飄的話語中,蘇奕沒有遲疑,縱步上前。

  天光下,少年身影峻拔,袖袍飄曳,一步踏出,似緩實快,倏爾來到冉天風身前一丈之地。

  掌指捏拳印,轟然砸出。

  直似一道璀璨的青色匹練乍現,壓塌虛空,光耀九天。

  這一剎,冉天風眉梢浮現一抹驚異之色。

  以他的道行和戰斗經驗,第一時間就察覺到這一拳威勢的恐怖,甚至有些難以置信。

  無法想象,這是一個靈相境少年能夠施展出的力量。

  不過,冉天風內心雖震驚,反應可不慢,面對這等一拳,他袖袍一振。

  砰!!!

  一股毀天滅地般的力量波動,從兩者交手處擴散而開。

  這山巔的巖石草木,皆轟然爆碎,化作齏粉飄灑,整座山峰都隨之產生劇烈震蕩,而后四分五裂,轟然傾塌。

  煙霞翻滾中,冉天風那瘦削的身影猛地一晃,差點站不穩!

  而他的臉色,已變得驚疑不定。

  好強橫的一拳!

  這般力量,完全已凌駕于靈輪境之上,強大得不可思議!

  而封道姑等人見此,皆驚得下巴差點掉地上,這小子竟能撼動皇者?

  這也太離譜!

  山峰傾塌,四野巨震,在場眾人都已站在虛空之中。

  與此同時,蘇奕的身影也已憑空來到天穹之下的云海上,淡然開口道:“過來一戰!”

  “看來,之前的確是我走眼了,沒想到道友原來是靈道路上一位了不得的逆天之輩。”

  冉天風說話時,憑虛邁步,來到蘇奕十多丈外。

  他衣袍獵獵,眸泛神芒,一身皇者氣息運轉而開,那恐怖的威勢,壓迫得附近云海轟然消弭一空。

  “請!”

  冉天風再次開口。

  只不過和之前相比,這位天冥教的皇者人物,明顯已動用真正的實力,一身威勢遮天蔽日!

  蘇奕見此,微微頷首。

  玄都劍橫空出世,蘇奕一身的氣勢也隨之變化,凌厲恣肆,睥睨如神。

  清冽的劍吟聲中,他已縱劍而出。

  四面八方,群山皆顫,一道廣袤如青冥般的磅礴劍意橫空,帶著無堅不摧般的威勢鎮壓而下。

  劍意之盛,驚天動地。

  遠遠望到這一幕,封道姑等人皆亡魂大冒,駭然失色,這才意識到,之前他們完全小覷了這個靈相境少年!

  捫心自問,換做是他們,根本就擋不住這等一劍!

  “蘇兄自踏入靈相境后期,可要比當初劍壓三祭祀時更可怕了……”

  崔璟琰暗自喃喃。

  少女也震撼不已。

  “好!”

  冉天風一聲長嘯,他收起手中玉簫,瘦削的身影猛地暴漲一大截,變得高大如巍峨山風,身上氣血如淵如獄,澎湃無量。

  一下子,他整個人如若化身一尊神魔,僅僅是一呼一吸之間,就震得虛空亂顫,山河簌簌。

  冉天風揮拳,掀起一片如潮般的黑色道光,撕裂長空,那等拳勁,直似能轟破山河萬象。

  當拳勁和劍氣爭鋒,那片天地轟然巨響,無數道光劍氣迸濺席卷,耀眼的神輝擴散而開。

  方圓千丈之地,呈現出天翻地覆般的恐怖景象!

  封道姑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在這硬碰硬的較量中,冉天風竟是沒有占到任何便宜,反倒是被蘇奕那一劍的威能震得身影又是一晃!

  這讓他們都差點懵掉。

  什么時候,靈相境的角色,能夠撼動皇者了!?

  冉天風也動容不已,神色明滅不定,意識到蘇奕的強大,內心那僅存的一些輕視也蕩然消失,變得認真起來。

  蘇奕仗劍殺來,根本不曾留手。

  對手畢竟是一位皇者,并且還是以肉身證道為皇,一身煉體之力,遠勝一般意義上的同境人物。

  這讓蘇奕也不敢大意,動手時毫無保留!

  大戰就此爆發。

  就見虛空中,一道道劍氣肆虐,時而如狂風驟雨,天河決堤,時而沉凝渾厚,大氣磅礴,時而則化作無匹璀璨的神虹,縱橫交錯。

  每一道劍氣,皆充盈著玄妙莫測的大道奧義,也將蘇奕那一身靈相境后期的恐怖底蘊極盡演繹出來。

  遠遠望去,直似天上仙人舞劍,神威動霄漢!

  冉天風沒有留手。

  他雖赤手空拳,但身為煉體者,其軀體堪比神兵利刃,一舉一動,皆有焚山煮海,顛倒乾坤之威。

  隨著他出動,黑色的道光激蕩肆虐,衍化出一重重妖神虛影,強勢而霸道。

  轟隆!轟隆!

  一座座山岳傾塌崩壞,巖石草木化作灰燼,這片山河徹底亂了,飛沙走石,天昏地暗。

  那等一幕,直似末日降臨般。

  “那……那真的是靈相境能夠擁有的力量?”

  封道姑俏臉煞白,驚駭欲絕。

  她身邊的邋遢乞丐和錢九,也都手腳發涼,只覺自己的認知都遭受到嚴重沖擊。

  “此子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又修煉的何等大道,這般底蘊和劍意,未免也太恐怖……”

  與此同時,戰斗中的冉天風內心也掀起驚濤駭浪。

  作為皇者,他這一生見過不知多少堪稱曠世的逆天人物,可還是頭一次遇到,一個能夠和他這等皇者對戰的靈相境少年!

  縱使他心境再堅定,此刻都很難淡定。

  更讓冉天風感到心寒的是,隨著戰斗進行,任憑他如何動用全力,施展何等煉體秘術,竟都奈何不了蘇奕。

  反倒是他自己,被蘇奕的劍道威能一步步壓迫!到現在,甚至都有一種捉襟見肘,無計可施之感!

  “怎會這樣?幽冥界何時冒出這樣一個逆天的小怪物?他究竟是什么來歷,怎會擁有如此恐怖的道行?”

  冉天風剛想到這。

  一道劍氣閃現,削掉他肩膀處一塊皮肉,鮮血迸濺。

  若不是閃避及時,這一劍都能卸掉他一條胳膊!

  冉天風臉色徹底變了,眼眸睜大,心中冒出一個以前從沒有過的想法——

  難道今天我……還能敗在一個靈相境少年手中不成?

  冉天風深呼吸一口氣,摒棄雜念,毫不猶豫動用了壓箱底的一門秘術。

  他軀體猛地一展,一下子化作一個百丈高的巨大妖神,背負一對數十丈長的黑色羽翼,其軀體上滋生出密密麻麻的黑色鱗片。

  而其頭頂,則生出一支利刃般的烏黑獨角。

  恐怖的血色閃電,如瀑般在他百丈高的身影上垂落,這片天地都被毀滅般的氣息充斥。

  附近虛空,都被滾滾血色雷霆劈得出現無數觸目驚心的焦糊裂痕!

  “這……”

  崔璟琰和老瞎子齊齊色變,感受到撲面而來的致命危險氣息。

  “天冥九變訣——法天象地!”

  封道姑他們則齊齊露出激動震撼之色。

  這是天冥教的至高秘傳,以煉體秘術催動本體的血脈天賦力量,一經施展,一身實力會隨之暴漲一大截!

  并且還能夠施展出種種不可思議的強大神通!

  “原來是只‘血冥鳥’……只是,這等法天象地之術,才僅僅修煉到百丈地步,連小成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僅僅只是剛入門罷了……”

  蘇奕看到這一幕,則暗自搖頭。

  他還記得,前世和天冥教第一人“玄渾子”切磋論道時,那家伙搖身一晃,就能化作萬丈之高!

:今天的兩更照舊一起發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