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零八章 天冥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重返幽冥界的第一天,老瞎子就曾擔心身份泄露,恐招惹來不可預測的禍患。

  畢竟,當年他的師尊“血棺之主”五葬,就是被毗摩殺死。

  一旦被人知曉,他這個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重新出現在幽冥,福禍難料。

  但蘇奕卻說,讓他不必擔心被人識破身份。

  相反,大可以趁此機會,看一看那些找上門來的角色,究竟是什么來歷,又要做什么。

  或許,就能挖出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而現在,這樣的事情就將上演!

  時間點滴流逝。

  可卻一直沒有任何動靜出現。

  這讓崔璟琰不禁有些不耐,道:“若那些人一直不出現,我們豈不是白等了?”

  就在此時,蘇奕睜開眼眸,忽地看向遠處天穹。

  一群飛鳥掠過長空,朝遠處群山中掠去,灑下陣陣嘹亮的清啼。

  原本,這樣的一幕在大山中尋常可見。

  可當看到這一幕,蘇奕卻說道:“他們就在附近這片山河中,不過,看起來他們僅僅只是盯梢的角色,并不敢冒然行動。”

  崔璟琰星眸發亮,道:“那我們主動出擊如何?”

  老瞎子也不禁心動。

  蘇奕搖頭道:“再等等,既然是一些探子,必然會將他們發現的事情稟報給其背后的勢力,或許……用不了多久就能抓到真正的大魚。”

  說著,他已重新閉上眼睛,吹著山風,曬著天光,渾身似散架了般,愜意而慵懶。

  天光正好,自當不負大好河山之美,好好打個盹,恣肆地歇息一番。

  崔璟琰和老瞎子見此,都不禁羨慕蘇奕那超然物外般的心境。

  與此同時——

  極遠處山河間,一只飛鳥撲棱著翅膀,落在一片霧靄繚繞的山谷巖石上,而后,一只手忽地探出,抓住了飛鳥。

  霧靄潰散,顯露出一個中年道姑的身影。

  她指尖如刀,切開飛鳥的頭顱,一顆小如黃豆的血珠頓時滾落出來,被她拿在手中。

  略一打量,中年道姑頓時從那血珠中看到一幕幕畫面,也看到了位于一座山崖之畔的蘇奕等人。

  中年道姑似暗松口氣,道:“還好,他們還在這云幻大山中,我們并未跟丟,錢九,你來通知大人,告訴他此地的狀況。”

  “好。”

  霧靄中,一個精瘦男子的身影浮現出來。

  他取出一塊秘符,唇中念念有詞,片刻后,指尖忽地泛起一縷神焰,將那塊秘符燃燒成灰燼。

  “封道姑,你說大人如今已經趕到哪里了?”

  被叫做錢九的精瘦男子輕聲問道。

  “以大人的道行和腳程,若全力趕路,如今當已經抵達天羅城。”

  回答的,則是一道沙啞陰冷的聲音。

  這是一個衣著邋遢,須發潦草的老乞丐,蹲坐在煙霧中,握著一個油膩發亮的葫蘆在飲酒。

  “這就好辦了。”

  錢九輕松起來,“那鬼燈挑石棺一脈的老瞎子身邊,還跟著古族崔氏那位大小姐,著實棘手,可只要大人來了,定有辦法將此事搞定。”

  “說來奇怪,時隔數百年時間后,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竟再次出現在世上,他難道就不怕遭殃?”

  封道姑皺眉道。

  錢九沉吟道:“或許,他認為如今的幽冥界,已經沒人再關心血棺之主隕落的事情了吧。”

  老乞丐道:“也有可能是,這老瞎子根本不知道,在當今幽冥界,還有不少勢力一直在留意他們鬼燈挑石棺一脈的事情。”

  正自交談時,錢九忽地拿出一塊青碧色玉石,玉石正在發光,映現出一行行字跡。

  當看完其上字跡,錢九喜道:“大人傳來消息說,半個時辰內,他便可抵達這云幻大山!”

  封道姑和老乞丐精神一振。

  時間點點滴滴流逝。

  崖畔之側,藤椅中的蘇奕忽地睜開了眼睛,長長伸了個懶腰,輕語道:“總算來了。”

  聲音還在回蕩,遠處虛空中,萬丈云海忽地微微一顫,這片蒼茫的山河間,忽地變得寂靜起來。

  嘹亮的鳥鳴、窸窣的蟲鳴、簌簌的松濤聲……皆仿似一下子消失不見。一股壓抑人心的氣息,隨之在天地山河間彌漫而開。

  原本明媚的天光,都黯然了許多。

  崔璟琰和老瞎子心中莫名一陣驚悸,肌膚生寒。

  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當皇者出動,天地萬象都會隨之受到其身上氣息的影響!

  無疑,此時此刻,一位皇者駕臨!

  “此地云濤明滅,山色壯闊,三位道友佇足在此,莫不是在欣賞此間風光?”

  一道悠然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似晨鐘暮鼓般,有一股直抵人心的力量。

  就見極遠處云海,忽地從中間裂開一道筆直的路徑,路徑盡頭,一個身著藍袍,身姿頎長的中年男子邁步而來。

  他長發盤髻,面如冠玉,一手負背,一手握著一支玉簫,衣袍飄然,瀟灑飄逸,風采超然。

  在他身后,還跟著三道身影,正是封道姑、錢九和那個邋遢乞丐。

  隨著他們出現,這片山河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讓崔璟琰和老瞎子憑生一種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感覺。

  就好像那位藍袍中年是巡弋人間的主宰,這片山河皆臣服于其腳下!

  蘇奕從藤椅上起身,撣了撣飄落在衣衫上的松葉,這才把目光看向那藍袍中年,道,“此地風光雖好,卻比不得爾等來的好。”

  說話時,藍袍中年一行人已來到這座山崖上。

  當聽到蘇奕的話,藍袍中年訝然道:“三位一直在此等我們?”

  蘇奕淡然道:“不錯。”

  藍袍中年笑了笑,道:“這么說,各位已經知道我等此來的目的?”

  蘇奕想了想,說道:“雖然知道你們是為誰而來,但我還有一些事情不明白,就是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說了。”

  他儀態恬淡自若,渾不見一絲緊張,這讓封道姑、錢九等人都不禁愣住。

  之前時候,他們只關注到老瞎子和崔璟琰,完全把蘇奕忽略了,可現在他們才猛地意識到,這青袍少年似乎很不簡單。

  須知,他們身前這位大人,乃是一位皇者!

  可蘇奕卻渾不見半點忐忑和緊張,言談自如,這讓他們如何不吃驚?

  藍袍中年也露出一抹異色,笑道:“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且說來聽聽。”

  蘇奕直接道:“你們為何要找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

  藍袍中年不禁怔然。

  原本,他以為蘇奕會好奇他們的來歷,打探他們的身份,可誰曾想,對方似乎根本不在意他們是誰!

  想了想,藍袍中年笑說道:“這是個不能外傳的秘密,你若想知道,不如和那位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一起跟我走,我自不介意為你解惑。”

  蘇奕哦了一聲,道:“去哪里?”

  藍袍中年道:“等到了地方,你自然清楚。”

  崔璟琰聽得差點翻白眼,忍不住嘀咕道:“說了那么多,完全就是一通廢話!”

  藍袍中年卻不著惱,反倒笑著稽首見禮道:“崔姑娘莫怪,我等此次只為那位道友而來,待會無論發生什么,斷不會將今日之事牽連到姑娘身上。”

  說著,他指了指老瞎子。

  無疑,藍袍中年已清楚崔璟琰的身份,態度看似客氣,但卻顯得極強硬,不會因為崔璟琰,就放棄此來的目的!

  崔璟琰星眸閃動,道:“那你可敢把你們的來歷說出來?”

  藍袍中年略一斟酌,道:“我等的來歷,崔姑娘返回宗族之后,也可以一清二楚的打探出來,自然沒有隱瞞的必要。”

  頓了頓,他說道:“我名冉天風,身邊這三位和我一樣,皆來自天冥教。”

  天冥教!

  崔璟琰和老瞎子皆臉色微變。

  原因就是,天冥教乃是六域十三界之一“天冥界”的霸主勢力,底蘊之古老,可稱得上是幽冥界頂尖級的道統,不弱于孟婆殿、黃泉宮這些勢力!

  反倒是蘇奕最是淡定。

  從這個自稱冉天風的藍袍中年出現,他就從對方氣息中,一眼判斷出對方的師承。

  這也是為何,他懶得問詢對方來歷的原因所在。

  談起天冥教這個道統,蘇奕并不陌生,這是個扎根于幽冥中的妖修勢力,走的是“煉體流”的修道之路。

  其道統的至高傳承,名喚“天冥九轉經”,算得上是世間第一流的煉體道藏。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道統只收錄妖類出身的修士,其開派祖師“天冥妖皇”的本體,據說是一頭極罕見的真靈神獸“朱厭”!

  前世的時候,蘇奕在闖蕩幽冥時,足跡遍布六域十三界,也曾只身闖入天冥界,與當時的天冥教第一人“玄渾子”進行過一場大道對決。

  毫無懸念,玄渾子輸了。

  這等情況下,他又哪可能認不出冉天風的來歷?

  “據我所知,天冥教和鬼燈挑石棺一脈素無恩怨,莫非你們今日的行動,受到了其他人指使?”

  蘇奕忽地問道。

  “可笑,這世上有誰能指使的了我天冥教?”

  封道姑冷然出聲。

  可她沒有注意到的是,當聽到蘇奕這句話時,冉天風這位皇者卻怔了一下,一對眼眸都下意識瞇起來。

ps:聽說明天有不少道友就要上班了?可喜可賀啊哈哈哈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