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零七章 守株待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目光忽地看向邢岳,道:“最近這段時間,苦海深處是否還有其他驚變發生?”

  邢岳搖了搖頭。

  崔璟琰忍不住道:“蘇兄,你問他們,注定只能得知一些不切實際的傳聞,等到了紫羅城,見了我家老祖宗的時候,他肯定知道更多和苦海有關的消息。”

  邢岳等人皆暗吸一口涼氣,徹底被驚到了。

  崔璟琰,竟要帶這青袍少年,去見裁決冥尊大人!!

  對方究竟是誰?

  為何會被崔璟琰如此看重?

  須知,就是他們各自背后的絕大多數宗族長輩,都不見得夠資格去面見裁決冥尊崔龍象!

  蘇奕看了看少女,最終還是沒有把崔龍象早已前往苦海的事情說出來。

  在宴席即將結束的時候,這攬月閣緊閉的大門忽地被人從外邊蠻橫地推開。

  “誰?”

  邢岳臉色一沉,頗為惱火。

  這是醉仙樓最頂層,并且早被自己訂下,哪個狗膽包天的東西,敢在這時候前來打擾?

  在座那些男女也都露出不愉之色。

  不過,當看清來人身份時,邢岳和那些男女皆怔住,露出意外之色。

  來者共有五人,為首的是一個身著火紅戰袍,頭戴羽冠的男子。

  在其身后,跟著兩男一女,以及一個相貌平庸,極容易被人忽略的灰袍老人。

  為首的火袍男子目光一掃在座眾人,就看向崔璟琰,大笑道:“哈哈,璟琰小姐果然在這里!”

  眼神、言辭和儀態,皆透著睥睨張揚之意。

  “曲明,你不請自來,還破門而入,是不是太無禮了?”

  邢岳起身,臉色有些陰沉。

  不過,蘇奕卻注意到,面對這名叫“曲明”的火袍青年時,無論是邢岳,還是在座那些男女,神色間皆有些忌憚之意。

  “蘇兄,這家伙是古族曲氏的嫡系后裔曲名,他們祖上,乃是地獄司的掌控者,而在當今天下,古族曲氏也是幽冥九大王族之一。”

  崔璟琰飛快傳音,“他們家老祖宗‘血荒冥尊’,和我家老祖宗一樣,并列于六大冥尊之中。”

  少女說話時,秀氣的眉梢間帶上一抹冷意。

  蘇奕微微頷首。

  “無禮?”

  火袍男子曲明笑著看向邢岳,悠悠說道,“這天羅城雖然是你們邢氏的地盤,可若敢再這般詆毀我,可別怪我揍你。”

  “別忘了,年輕一代的較量,你我背后那些老輩人物,可都不會插手。”

  頓了頓,他眼神戲謔道:“沒有了宗族庇護,僅僅以道行而論,我要揍你的話,也不費吹灰之力。”

  邢岳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明顯被激怒。

  再看在座其他男女,皆噤若寒蟬,默不作聲。

  曲明說的不錯,在六道王域的各大頂尖勢力中,從很久以前就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年輕一代的較量,只要不死人,老輩人物不許插手!

  “曲明,你這是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來了?”

  這時候,崔璟琰已忍不住冷冷出聲。

  “璟琰小姐別誤會。”

  曲明笑著擺手,“我此來,只不過是想和璟琰小姐打個招呼而已。”

  說話時,他故作不經意地用目光一掃蘇奕和老瞎子,道:“這兩位朋友陌生的很,不知是何方神圣?”

  蘇奕放下手中筷子,起身道:“走吧。”

  一群不速之客的到來,讓他頓時失去享用美味的興致,自然也就懶得再待下去。

  崔璟琰和老瞎子登時起身。

  眼見這一幕,曲明臉色一沉,露出不悅之色,這什么意思?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朋友,我家公子在問你話呢!”

  曲明背后,一個身影高大,肌膚呈古銅色,豹頭環眼的蟒袍中年。

  他高大的身影擋在大門前,眼神不善地看向蘇奕,那眸子深處,有嗜血般的光澤閃動。

  那一身屬于靈輪境強者的氣息,顯得格外懾人。

  蘇奕視若無睹,一步邁出。

  砰!!!

  蟒袍中年那高大的身影,頓時如遭受到神山撞擊,如利箭般倒射出去,砸在對面十多丈外的墻壁上,發出沉悶的巨響,整個樓層都隨之猛地震了一下。

  而后,蟒袍中年大口吐出一口血,臉色煞白,腦袋歪斜,軀體軟綿綿癱瘓在那,竟是被震得活生生暈死過去!

  邢岳等人皆吃驚,瞪大眼睛,這蘇奕可真猛啊!!

  曲明等人也被驚到,臉色驚疑不定。

  蟒袍中年的道行,他們自然最清楚,可誰也沒想到,蘇奕一步邁出時的威勢,竟直接把蟒袍中年鎮壓得暈厥過去。

  這無疑顯得太可怕。

  至于崔璟琰和老瞎子,完全見怪不怪。

  “曲明,你這手下可真是犯賤,難道說,是因為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會有什么樣的奴才?”

  崔璟琰冷聲諷刺。

  說話時,少女見到蘇奕已邁步走出大門,連忙和老瞎子一起跟了上去。

  “二少爺,是否要阻止?”

  忽地,那相貌平庸的灰衣老人輕聲開口。

  曲明神色陰晴不定地擺了擺手,而后朝崔璟琰那遠去的倩影說道:

  “璟琰小姐,七天后,我家長輩就會和大哥一起,前往你們崔氏一族拜會,到時候,我也會跟著一起去,你可千萬不能避而不見!”

  崔璟琰那離去的身影一滯,但并未停留。

  很快,他們一行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見。

  “邢岳,剛才那少年和瞎子,是什么身份?”

  曲明目光看向邢岳。

  “我憑什么告訴你?我們走!”

  邢岳冷哼一聲,帶著在座那些男女轉身而去。

  曲明眉頭緊皺,但最終并未阻止。

  這里是天羅城,古族邢氏的地盤,哪怕他再輕蔑邢岳,也不能無緣無故地在這里對邢岳大打出手。

  曲明望向那灰衣老人,道:“淮伯,之前那老瞎子,是否就是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

  灰衣老人點了點頭,道:“應該就是。”

  說話時,老人微微稽首見禮道:“二少爺,我打算再去摸一摸那老瞎子的底細。”

  曲明不解道:“淮伯,為何要如此?”

  灰衣老人沉默片刻,道:“奉命罷了,若二少爺想知道其中緣由,等見到族長的時候,一問便知。”

  曲明不由訝然,這……竟是父親的意思?

  “淮伯,小心些。”

  曲明輕聲道。

  “二少爺放心。”

  灰衣老人點了點頭,便轉身而去。

  曲明見此,心中不由一嘆。

  淮伯并非是他的手下,而是宗族一位玄照境初期皇者,雖然跟隨在其身邊行事,但充當的是“護道者”般的角色,自然不可能對他言聽計從。

  曲明敢肯定,哪怕自己拒絕,淮伯也不可能不去找那老瞎子了。

  天羅城外。

  蘇奕一行人遁空朝遠處掠去。

  “唉,可惜了,那曲明竟然忍住沒有阻攔我們。”

  路上,崔璟琰有些惋惜道。

  蘇奕不禁一陣啼笑皆非,無疑,少女原本是想借自己之力,好好收拾曲明等人一頓的。

  “璟琰姑娘,那等角色,根本就入不了蘇大人的法眼,若去收拾他們,反倒辱沒了蘇大人的身份。”

  老瞎子笑說道。

  “不,他們中倒是有一個厲害的角色,當有著玄照境初期的修為。”

  蘇奕忽地說道。

  崔璟琰和老瞎子頓時吃驚。

  “該不會是那個貌不驚人的老家伙吧?”

  崔璟琰推測道。

  “不錯。”

  蘇奕點了點頭,說道,“對了,之前那曲明說,七天后會和其宗族長輩前往你們家拜訪,這是何意?”

  崔璟琰蹙眉道:“不清楚,但應該不是什么好事了,因為很早以前,我們崔家就和曲氏一族交惡,直至如今,我們兩家之間也是勢如水火。”

  蘇奕點了點頭,沒有再問。

  不過,他倒是清楚,古族曲氏的“血荒冥尊”曲伯齡,在很久以前,曾在崔龍象手底下吃過一個大虧,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

  崔氏和曲氏這兩大古族之間的交惡,就是從那時候開始。

  忽地,一只黑色蝙蝠掠來,落在老瞎子手中時,頓時顯化為一張奇異的黑色秘符。

  夜游符!

  之前在天羅城的時候,老瞎子就曾言,暗中似乎有人盯上了他這個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但卻一直感應不到那暗中之人究竟是誰。

  于是,老瞎子在當時祭出了夜游符這件秘寶。

  “原來不止一個人……”

  老瞎子臉色陰沉,他已打量過夜游符中所留下的畫面,發現了三個最有嫌疑的角色。

  分別是一個曾端坐在一處茶肆中飲茶的中年道姑、一個曾在街頭乞討的老乞丐、以及一個混跡在人群之中,身影精瘦,須發潦草的男子。

  當蘇奕他們離開天羅城時,這中年道姑、老乞丐和精瘦男子三個看起來完全不相干的角色,卻匯聚在了一起!

  老瞎子當即把自己的發現告訴了蘇奕。

  “那我們就在此等一等。”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當機立斷。

  這是一片人跡罕至的大山,距離天羅城足有千里之遙遠。

  正值晌午,天光大盛,山河間云蒸霞蔚,錦繡如畫。

  蘇奕和老瞎子、崔璟琰來到山間一座崖坪上,拿出藤椅,坐在崖畔一株蒼勁的松樹之下,懶洋洋閉眼假寐。

  崔璟琰見此,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懶到這等地步也是沒誰了。

  老瞎子則有些心神不寧。

  那三人究竟是什么來歷,為何會盯上自己?

Ps:第二更晚上6點左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