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零六章 葬道冥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玉袍男子的出現,引來附近人群一陣騷動。

  邢岳!

  幽冥九大王族之一古族邢氏后裔,天羅城首屈一指的貴胄公子!

  “阿鼻煉獄道的氣息,看來,此人乃是邢氏嫡系后裔,繼承其祖傳的‘阿鼻修羅經’。”

  蘇奕雖不知道玉袍男子姓名,但卻一眼就從對方的氣息中,看出了對方的來歷。

  古族邢氏,本就是古修羅一脈,其祖傳道經和“阿鼻煉獄道”有關,核心是挖掘血脈之力,喚醒真正的修羅之血。

  “你這喜歡拈花惹草的小白臉怎會在這里?”

  崔璟琰訝然。

  邢岳眉宇浮現一抹尷尬,道:“我今日正在這醉仙樓宴請一些好友,不曾想,卻無意間看到了璟琰姑娘你。”

  說著,他目光一掃四周,而后笑容熱情道:“璟琰姑娘,你們也是來用餐的吧,走,我已經訂下最頂層的‘攬月閣’,一起去便是。”

  崔璟琰卻把目光看向蘇奕,道:“蘇兄,你意下如何?”

  邢岳不由訝然,這才重新打量了崔璟琰身旁那個之前被他忽略的青袍少年一眼。

  蘇奕微微頷首道:“可。”

  崔璟琰這才瞥了一眼邢岳,道:“小白臉,你來帶路。”

  邢岳苦笑道:“我的姑奶奶哎,這么多人看著,給我留點面子行不?”

  “不行。”

  崔璟琰回答的毫不客氣。

  邢岳頓時語塞。

  “蘇兄,此人是古族邢氏的后裔,一個自詡風流,實則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不過,品性倒也不壞。”

  崔璟琰介紹道,“你若嫌他礙眼,大可以不理會他。”

  邢岳被挖苦得笑容發僵,可他清楚崔璟琰的秉性,倒也并未生氣。

  反倒是崔璟琰這番話,讓他愈發意識到,眼前這青袍少年怕是大有來歷!

  須知,在六道王域的頂尖勢力中,誰不知道崔璟琰這位大小姐的性情是何等孤傲驕橫?

  可此時,崔璟琰就是被邀請,都還得征詢蘇奕的意見,這讓邢岳如何不驚訝?

  邢岳收斂了一下心思,上前見禮,爽朗笑道:“敢問這位公子是?”

  不等蘇奕開口,崔璟琰就不耐道:“讓你帶路,哪來那么多廢話,待會再寒暄不行?”

  邢岳一陣苦笑,摸了摸鼻子,歉然地朝蘇奕笑了笑,這才老老實實上前帶路。

  在那些排隊等待的人們復雜目光注視下,一行人隨著邢岳一起,暢通無阻地進入醉仙樓。

  第九層,攬月閣。

  裝飾得美輪美奐的閣間內,早坐著七八個男女。

  僅從衣著打扮而言,便知道這些男女來歷非凡。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事實上能夠和邢岳這等頂級大族的公子哥同坐一室的角色,自不可能是尋常之輩。

  不過,當邢岳帶著崔璟琰、蘇奕他們進來時,在座那些男女幾乎是一起起身。紛紛向崔璟琰見禮。

  “璟琰姑娘,好久不見了。”

  “璟琰姑娘,您還記得我么,三年前的時候,我曾和祖父一起前往孟婆殿做客,有幸見過您一面。”

  ……這些男女,言辭熱忱,神色間或多或少都帶著敬色。

  面對這些寒暄,崔璟琰只點了點頭,道:“我們只是路過,吃過飯就會離開,你們也莫要客氣。”

  輕描淡寫的話語,態度也略顯矜持和冷淡。

  可那些男女卻沒人感覺不合適。

  別說在這天羅城,就是在整個六道王域,誰不知道崔璟琰這位大小姐是崔氏一族的掌上明珠?

  接下來,眾人陸續落座。

  崔璟琰吩咐道:“小白臉,你再重新張羅一席酒菜。”

  她明明是客人,但卻顯得很不客氣。

  邢岳卻一點不著惱,笑吟吟道:“這哪還用璟琰你來吩咐,我早已經交代下去。”

  崔璟琰滿意地點了點頭。

  很快,一桌珍饈美味便呈上來,盡是各種珍貴靈材烹飪而成。

  尤其是那招牌菜“燒大鵝”,據說是用了上百種靈料一起燒制,僅僅價格,便在三百塊七品靈石!

  一般的修士,注定無福消受。

  蘇奕嘗了嘗,滋味的確很獨特,肉質外焦里嫩,夾雜著淡淡的果木香氣,吃進肚里,蘊含在鵝肉中的靈氣則會化作涓涓細流在腸胃間擴散而開,讓人大有飄飄然之感。

  “滋味如何?”

  崔璟琰眨巴著美眸問道。

  蘇奕頷首道:“不錯。”

  崔璟琰登時笑起來,親手為蘇奕倒了一杯火棗釀,道:“你再嘗嘗這個。”

  在座眾人,將這一幕幕盡收眼底,雖不曾說什么,心中卻著實吃驚不已,看向蘇奕的目光都不禁發生微妙的變化。

  之前時候,崔璟琰已介紹過蘇奕和老瞎子,只不過,僅僅只提了一下名字而已,關于兩者的來歷,一字未提。

  可這時候,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那蘇奕來歷不簡單!

  畢竟,他們還從不曾聽說,在這六道王域年輕一代中,有誰能當得起崔璟琰這般禮待的!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中,以邢岳為首的這些年輕男女,紛紛向蘇奕敬酒,言辭之間極為客氣。

  就是老瞎子,也不曾被他們冷落。

  蘇奕心如明鏡,哪會不清楚,這些男女敬的不是自己,而是在座的崔璟琰?

  不過,他也沒說什么。

  此來天羅城,無非是吃頓好的,而后繼續趕路罷了。

  至于在座這些年輕人,無非是萍水相逢,以后怕是不可能再會有交集的時候。

  “璟琰姑娘,你可曾聽說在前段時間,發生在苦海深處的那件事情?”

  邢岳忽地出聲。

  “何事?說來聽聽。”

  崔璟琰有些疑惑。

  “前不久,據傳在苦海深處,出現了一座神秘的古老遺跡,這處遺跡位于一片血色海域中,形似一個巨大的陸地,只是,沒有人知道那片陸地有多大,又藏著什么。”

  邢岳神色間透著一絲驚疑,“原因就是,那處古老遺跡籠罩在一片輝煌璀璨的道光之中,仿似大道帷幕般,將那片遺跡完全遮掩,哪怕能被看到,可當要靠近過去時,卻又變得遙遠無比,仿似天上星穹般遙不可及。”

  “據說如今已經有不少皇者前往查探,可無一例外,也都無法靠近過去,簡直和海市蜃樓般虛無縹緲。”

  “不過,所有人都在說,那處遺跡是真實存在的,因為一直有神秘的道音從那處遺跡中傳出,似是古老的誦經之音。”

  “神異的是,不少強者在聆聽到那神秘的道音后,陷入悟道的境地中,一舉打破自身境界枷鎖,實現道途上的驚人蛻變。”

  “可同樣的,也有人在聆聽道音時,忽地走火入魔,身隕道消!”

  聽到這,蘇奕都不由露出異色,想起一些事情來。

  再看崔璟琰和老瞎子,皆動容不已。

  無疑,這樣的秘聞,令兩者也很吃驚。

  就見邢岳繼續道:“而據我老家老祖宗所說,那處古老遺跡,極可能就是早在亙古時就已經消失的‘仙魔戰場’!并且,如今這世上也在流傳,說那古老遺跡是疑似是‘仙魔戰場’,只是無人敢肯定罷了。”

  “不錯,我也聽說宗族的長輩談起過此事,據稱那處古老的遺跡,是在半年前的時候出現的,只不過,消息傳到六域十三界時,則要晚了許多。”

  一個銀袍青年輕聲道。

  “據說,六域十三界的許多頂尖勢力,都在得到消息后,陸續派出力量,前往苦海深處查探。”

  “這件事,我也有所耳聞。”

  在座其他人紛紛開口。

  “仙魔戰場……”

  崔璟琰則感到一陣疑惑。

  她是最近才從蒼青大陸返回幽冥界,還是頭一次聽說這等神秘離奇的傳聞。

  下意識地,少女忍不住把目光看向蘇奕,道:“蘇兄可知道這處遺跡?”

  蘇奕飲了一杯火棗釀,隨口道:“打探這些做什么,和你關系又不大。”

  崔璟琰:“……”

  她敢斷定,蘇奕肯定知道那處古老遺跡,只是不愿說罷了。

  少女卻不罷休,追問道:“那你能否告訴我,那處遺跡是否是‘仙魔戰場’?”

  在座眾人都不禁驚訝,看崔璟琰的樣子,分明是認為,那名叫蘇奕的青袍少年,似是知道那處古老遺跡的事情。

  一時間,他們也都把目光看向了蘇奕。

  就見蘇奕隨口道:“仙魔戰場只是后世人口口相傳的稱呼,那地方最初的名字,應該叫‘葬道冥土’,當然,稱呼而已,叫仙魔戰場也沒區別。”

  葬道冥土!

  眾人都不禁怔然。

  看這情況,蘇奕果然對那處古老的遺跡有所了解!

  而對此,崔璟琰已經見怪不怪,只不過蘇奕這番話,非但沒打消她內心的疑惑,反倒把她的好奇心完全勾起來了。

  不過,就在少女打算追問時,蘇奕已經提前開口道:“其他的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為好。”

  葬道冥土那等地方,堪稱是苦海中最兇險的禁地之一。

  皇者都不見得能闖入進去,就是闖入進去,也不見得能活著回來!

  這等情況下,蘇奕自然沒興趣和崔璟琰多談此事。

  事實上,就連蘇奕都沒想到,葬道冥土這等亙古以來就埋藏在苦海深處的大兇禁地,竟然橫空出世了。

  并且,如今還引發天下矚目。

  這無疑顯得很反常!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