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零四章 答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孟婆殿,崔璟琰是一個極特殊的存在。

  原因就是她的身份太不尋常了。

  其父親是幽冥六道司崔氏一族的族長,其祖父則是威震幽冥的六大冥尊之一崔龍象。

  攫欝攫。連她的母親,也曾是孟婆殿的一位渡河使!

  盡管,她母親如今早已不在孟婆殿擔任職務,可余威猶在。

  像孟婆殿當今掌教,見了她母親還要尊稱一聲師叔。

  故而,哪怕崔璟琰如今只是孟婆殿的一名弟子,并未擔任任何職務,可真要計較輩分的話,都足以去和孟婆殿掌教同輩相稱!

  當然,修行界的輩分一向極為混亂,崔璟琰再特殊,她如今也只是孟婆殿的弟子。

  只不過是沒人敢把她當做尋常弟子看待罷了。

  “璟琰,你這是遇到煩心事了?”

  九祭祀聲音溫和,看出崔璟琰的情緒有些不對勁。

  “我遇到了一個奇怪的家伙,想跟九祭祀請教一下。”

  崔璟琰有些郁悶地說道。

  九祭祀和雪葉對視一眼,皆不由露出一絲異色。

  能讓崔璟琰視作奇怪的角色,那注定不是尋常之輩了。

  “你且說來聽聽。”

  九祭祀溫聲道。

  崔璟琰當即把自己和蘇奕見面的經過一一說出。

  聽罷,九祭祀和雪葉的神色已再不像之前那般平靜,多出些許凝重,以及無法遏制的驚疑。

  “能一眼看破你的天賦和修為不奇怪,能夠得知咱們宗門至高傳承的名字,同樣也不奇怪。”

  巘戅bxWx.co戅。九祭祀沉吟道,“奇怪的是,他竟能知道,在心魘通玄經的第九篇上,記載著大無相心夢訣!”

  雪葉也點了點頭,道:“咱們宗門的心魘通玄經,尋常弟子只能修煉前三篇,真傳弟子和執事人物只能修煉前六篇,唯有護法以上的人物,才有機會接觸到第九篇的秘訣。”

  “換而言之,擱在我們孟婆殿,護法之下的角色都不清楚,第九篇上所記載的,乃是大無相心夢訣。”

  說到這,雪葉皺眉道,“可偏偏這蘇奕,居然知曉此事,這就太反常了!”

  崔璟琰幽然一嘆,“是啊,那家伙又是如何知道的?”

  “這只是第一個疑點。”

  深呼吸一口氣,九祭祀道,“第二個疑點是,如影隨形之法,擱在幽冥之地,也堪稱最頂級的神魂妙訣,一般的靈輪境角色,根本難以察覺到。”

  “可蘇奕不止能一眼看穿,并且輕而易舉就能化解,這足以證明,他早清楚‘如影隨形’秘法的奧秘,知道該如何破解此法!”

  說到這,九祭祀已是滿臉凝重之色。

  一個蒼青大陸的少年,卻對他們孟婆殿的至高傳承和秘法了如指掌,這自然顯得太反常!

  崔璟琰撇了撇紅潤的唇,道:“當時,正因為察覺到這樣的蹊蹺,我才忍著沒大動干戈,還被那可惡的家伙勒索了足足六顆黃泉凝神丹!”

  說到最后,這絕艷如妖,美麗嬌俏的少女,氣得貝齒緊咬,一對美眸直欲噴火。

  恥辱啊!

  “六顆?”

  九祭祀和雪葉的臉色也有些發黑,感到一陣肉疼。

  黃泉凝神丹可不是大白菜,擱在孟婆殿中都是一等一的珍寶,就是他們這等位高權重之輩,身上擁有的黃泉凝神丹也不多。

  可蘇奕倒好,一下子就勒索六顆!!

  “看來,這家伙是把你當做一只大肥羊了。”

  雪葉苦笑。

  崔璟琰的身份極特殊和超然,身上自然不缺黃泉凝神丹。

  可也正因如此,極可能被蘇奕視作肥羊來痛宰了……

  “不對!”

  忽地,九祭祀皺眉,“璟琰,他怎會知道你身上攜帶有此丹?”

  雪葉眼皮一跳,也察覺到蹊蹺。

  的確,蘇奕看起來不止了解黃泉凝神丹,并且似乎很確定,崔璟琰身上定然攜帶有此丹!

  崔璟琰一臉郁悶道:“我倘若知道,何須再來問你們?”

  九祭祀一時語塞。

  雪葉則意識到什么,神色微變,道:“他定然是看穿了你的身份!”

  “不錯,應該是哪個鬼燈挑石棺一脈的老瞎子告訴他的。”

  崔璟琰點頭道,“畢竟,那老瞎子最近一段時間,經常在仙冥之地附近出沒。”

  雪葉搖頭道:“不可能是那老瞎子,這次我們前來蒼青大陸時,掌教曾親自下令,不許任何人泄露你的身份,那老瞎子就是有通天的能耐,也休想打探到這一點。”

  厺厽 笔下文学 bxwx.co 厺厽。崔璟琰一臉錯愕,“當真?”

  雪葉道:“千真萬確。”

  “可他當時可一眼就識破我姓崔啊。”

  崔璟琰驚疑,“難道說,他真的認出了我家老祖宗給我的玉佩?”

  說著,她將腰畔玉佩摘下,美麗的玉容變幻不定。

  九祭祀吃驚道:“這塊玉佩……是出自裁決冥尊大人之手?”

  崔璟琰點了點頭。

  九祭祀和雪葉對視一眼,皆倒吸一口涼氣,心中震蕩,愈發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

  連他們都不清楚,崔璟琰那塊玉佩的來歷,可蘇奕卻似是憑借此玉佩,一眼識破崔璟琰的身份,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這蘇奕的來歷絕對不簡單了!”

  半響后,雪葉皺眉道,“我甚至懷疑,他極可能和那老瞎子一樣,也是來自幽冥之地!”

  九祭祀皺眉道:“可在以前,你什么時候聽說過,有人不止對我們孟婆殿的傳承和秘法了如指掌,并且還能一眼認出裁決冥尊大人所煉制的玉佩?”

  “更何況,他還如此年少?”

  雪葉和崔璟琰皆沉默了。

  這件事,處處充滿蹊蹺,撲朔迷離,讓他們越想越感覺不對勁。

  忽地,九祭祀意識到什么,道:“璟琰,這塊玉佩是你此次前來蒼青大陸時,才由裁決冥尊大人交給你的?”

  崔璟琰道:“算是吧。”

九祭祀再問道:“那……裁決冥尊大人在將此物交給你時,可曾有什么交代?”攫欝攫  崔璟琰一對秀眉蹙起,思忖半響才說道:“我父親說,此玉佩可以防身,也可以用來救命,對了。”

  說到這,崔璟琰想起一件事來,“當時,我說既然此玉佩如此貴重,自當小心藏在身上,當做壓箱底的寶貝來用。”

  “可我父親卻執意要讓我懸掛在腰畔,說這是我家那老祖宗的命令,還說萬一被人認出這塊玉佩,看在我家老祖宗的面子上,對方自不會為難我。”

  “我本來沒當回事,也沒把這番話放在心上,可現在想起來……”

  說到這,崔璟琰失聲道:“怪不得當時那姓蘇的家伙說,若非我姓崔,斷不可能那般饒了我!他……他肯定認出了老祖宗給我的玉佩!肯定是這樣!”

  九祭祀和雪葉神色皆明滅不定。

  答案,似乎已經揭曉了。

  只是,這樣的答案,卻令他們心神震蕩翻騰,甚至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惘然。

  裁決冥尊崔龍象是何等恐怖的存在,他做事定然大有深意。

  像這次前來蒼青大陸,孟婆殿掌教本來是拒絕崔璟琰參與的,因為她身份太特殊,容不得出差池。

  可出人意料的是,崔氏一族的族長卻來信,說希望崔璟琰跟著一起前來蒼青大陸走一遭,就當是游歷和磨練。

  正因如此,孟婆殿掌教才答應下此事。

  可現在,九祭祀和雪葉才意識到,崔家如此安排,根本不是表面那般簡單!

  重點就在那塊玉佩以及裁決冥尊的命令上!

  若玉佩僅僅只是防身用的殺手锏,自然是得小心藏起來為好,省得被人發現。

  可裁決冥尊卻不讓崔璟琰這么做。

  為何?

  原因裁決冥尊也說了,若沒人能認出這塊玉佩,那隨身攜帶和藏起來并無區別。

  可萬一被人認出這塊玉佩時,看在他的面子上,對方自然不會為難崔璟琰!

  重點就在這里。

給人的感覺就像,裁決冥尊早有推斷,認為這蒼青大陸上,定然有人能認出這塊由他親手煉制的玉佩。巘戅九餅中文9bZw.Com戅  于是,才允許崔璟琰前來,并且將此玉佩佩帶在身上!

  這和釣魚也沒區別。

  玉佩就像餌料,會被魚兒識破!厺厽 九饼中文 9bzw.com 厺厽

  而蘇奕的出現,就像識破餌料的魚兒般,也間接驗證了裁決冥尊的推斷!

  意識到這一點,讓九祭祀和雪葉焉能不震驚?

  但震驚之后,兩人更多的是惘然。

  蘇奕,縱使再逆天和耀眼,可終究只是一個化靈境少年,為何會引來裁決冥尊大人的注意?

  甚至,不惜派遣崔璟琰帶著他所煉制的玉佩親自來這蒼青大陸走一遭?

  “我家老祖宗哪怕就是釣魚,也該釣一條大魚才對,怎會看上蘇奕這等……小小的后輩晚生?”

  這時候,崔璟琰顯然也猜出了她那老祖宗的一些用意,震驚之余,也同樣感到很疑惑。

  密室中的氣氛,一時變得壓抑沉悶。

  三人的心緒,皆起伏不定。

  這樣的答案,的確太不可思議了!

  許久。

  九祭祀穩了穩心神,沉聲道:“這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蘇奕身上的某種東西,引起了裁決冥尊大人的注意,一種是這蘇奕的來歷和身世極不尋常!”

  崔璟琰斷然道:“幽冥之地誰不清楚,我家那位老祖宗眼界何等之高?他根本瞧不上一個化靈境修士身上的東西!”

  “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

  九祭祀和雪葉對視一眼,皆愈發震驚和疑惑了。

  一個蒼青大陸的少年,該擁有何等來歷和身世,才會引來裁決冥尊大人的重視?

  ps:這一章既是對昨天內容的解惑,也是對前文一個伏筆的進一步闡述。

  認真看書的童鞋,應該都記得,蘇奕七弟子玄凝,當初是被崔龍象送到蒼青大陸的,具體章節在544章。

感興趣的童鞋不妨翻翻看,不感興趣也不影響接下來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