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零二章 沐猴而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魏鐘溪欲言又止。

  魏韞和魏丞心緒翻騰,思緒如麻。

  三位魏家當代的大人物的心境,都被蘇奕那番話攪亂了。

  “族長,待會若蘇道友萬一真要做什么,我們……真不阻止?”

  半響,魏丞忍不住單獨傳音給魏鐘溪。

  魏鐘溪強自按捺住內心的驚疑,沉聲道:“老祖宗有著玄照境大圓滿層次的修為,這蘇奕就是想做什么,又焉可能是老祖宗的對手?”

  魏丞頓時明白了魏鐘溪的意思,待會無論發生什么,不插手,不阻止,且看一看,蘇奕所說的那個驚悚無比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

  時間點滴流逝。

  蘇奕負手于背,佇足在那,靜靜等待,渾沒有一絲焦躁。

  這金霞嶺本就是魏氏一族的禁地,這數百年來,只有魏道遠孤零零一人在此閉關。

  以至于此時,蘇奕他們雖佇足在這山腳下,卻不曾引起任何注意。

  “馬上就將天亮了……”

  魏鐘溪暗自喃喃。

  就在此時——

  一道瘦削的身影,忽地從半山腰處走出,邁步朝山腳走來。

  老祖宗!!

  魏鐘溪等人臉色齊齊一變,一眼就認出那道身影。

  這讓他們心中皆生出一抹不好的預感。

  老祖宗在這時候走出閉關之地,又是要做什么?

  與此同時,他們耳畔響起了蘇奕的傳音:

  “記住,莫要阻止,否則若讓他逃了,事情就壞了。”

  這番話,讓魏鐘溪他們臉色又是一陣變幻。

  “嗯?你們……為何不曾離去?”

  極遠處地方,魏道遠也發現了蘇奕等人,不由微微一怔,當即頓足。

  “我原本就已經打算離去,可卻忽地又想起一件事情來,正準備向你請教。”

  蘇奕說著,已邁步走過去,步履不疾不徐。

  “原來如此。”

  魏道遠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道,“小友還有什么不解的地方,盡管說來便是。”

  蘇奕也笑了,道:“我在想,不是說千面鬼猴一族的角色,早在亙古以前就已經死絕了,這世上怎會又冒出來一個,不知道,你能否為我解答?”

  聲音回蕩時,蘇奕已經來到魏道遠十多丈之地。

  “千面鬼猴!?”

  山腳下,響起魏鐘溪的低呼聲。

  這位魏氏的族人,終究沒能按捺住內心的驚濤駭浪,在此刻失態了。

  魏韞和魏丞也愣在那。

  蘇奕這番話,無疑是在說,他們家老祖宗,是一只千面鬼猴假扮的!

  這讓他們如何不驚?

  須知,在幽冥界,千面鬼猴一脈早在亙古以前就已經絕跡,在這漫長的歲月中,甚至都很少人知道,在幽冥界中曾有這樣一支族群曾存在過。

  但身為魏氏族人,魏鐘溪他們自然知道千面鬼猴一族的底細。

  這個族群的強者,生來擁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天賦,能夠幻化成任何人的模樣。

  并且無論是氣息、容貌和舉止,皆不會露出任何破綻,儼然可以魚目混珠,以假亂真。

  就是皇者人物用神念進行感應,都會被騙到!

  至于皇者之下的角色,要想分辨出千面鬼猴,幾乎是無法做到的事情。

  故而,千面鬼猴一族的強者,也最讓人忌憚。

  因為你根本不知道,這一族的強者是否會幻化成你最不設防的人,突然將你殺害!

  據傳在亙古以前,就是因為千面鬼猴一族的一位強者,得罪了一位手腕通天的大能者,結果被這位大能者一怒之下滅掉全族。

  以至于千面鬼猴一族,就此消逝在歷史長河之中。

  可現在,蘇奕卻說,他們家老祖宗是一只千面鬼猴所假扮,這自然就太駭人聽聞了。

  “千面鬼猴?”

  遠處,魏道遠眉頭皺起,不解道,“小友怎會忽然問起這個問題來?”

  他毫無慌亂之色,從容鎮定,就連身上的氣息,都呈現出皇者獨有的神韻,威勢如天。

  可蘇奕眸子中卻泛起一絲譏誚之色,道:“很簡單,因為我發現,今晚有一只猴子,用拙劣的把戲,給我詮釋了什么叫沐猴而冠,滑稽可笑。”

  魏道遠皺眉道:“小友,聽你的意思,莫非是在譏笑我?這未免也太放肆!”

  說到最后,聲音已帶上一抹寒意,一身氣息也隨之變化。

  僅僅那等威勢,如若鋪天蓋地的洪流般,籠罩八方,驚得魏鐘溪等人無不毛骨悚然,有窒息之感。

  “道友,你會否是認錯了?”

  魏鐘溪再忍不住開口道。

  “你且看著便是。”

  蘇奕笑了笑,再次邁步上前,似渾不受魏道遠一身恐怖威勢的影響。

  魏道遠露出震怒之色,道:“好一個不知死活的小東西,我敬你今夜救我魏氏族人,不欲與你計較,你卻蹬鼻子……”

  話沒說完,蘇奕已抬手一劍朝魏道遠斬去。

  炫亮耀眼的劍虹,劃破夜空,照亮金霞嶺,直似一片青冥裹挾著耀眼的晨曦垂臨人間。

  原本震怒的魏道遠,面對這一道劍氣,眼神浮現一絲不易察覺的慌亂,身影驀地一閃,撤離原地。

  劍氣斬在他原本佇足之地的虛空時,忽地停頓住,而后無聲無息地消散不見。

  連一株花草都不曾傷到。

  那等對力量的運用,妙到巔峰。

  “你倘若是魏道遠,為何要躲?”

  蘇奕笑起來,神色間盡是不屑。

  魏鐘溪他們也都滿臉驚疑,是啊,以老祖那玄照境大圓滿層次的修為,何須躲避?

  “我……”

  魏道遠正要說什么。

  蘇奕的身影忽地憑空消失在原地。

  魏道遠臉色驟變,身影倏爾化作一道血光,朝遠處天穹掠去。

  幾乎同時,在他手掌間,出現一個灰撲撲的秘符。

  此符名喚“天涯咫尺”,只需捏碎,便是遠在天涯的距離,也可在咫尺間抵達。

  簡而言之,這就是一個神異無比的逃遁秘符,極為珍貴,一經施展,就是皇者也休想阻攔!

  不過,或許正是因為太過珍貴,魏道遠在逃跑的時候,并未將其捏碎,而是攥在了手中。

  一道峻拔的身影憑空出現,擋在魏道遠前路上。

  赫然是蘇奕。

  而比蘇奕身影更快出現的,則是一道劍光。

  那劍光直似鑿破萬古虛空的一抹流光,快到不可思議。

  魏道遠驚得發出一聲怪叫,猛地發力,要捏碎天涯咫尺符。

  他手腕劇痛,而后就看到,握著天涯咫尺符的右手,帶著一片血水拋空而起。

  被蘇奕一把抓在了手中。

  “該死!”

  魏道遠亡魂大冒,顧不得斷手之痛,猛地張口一吐。

  一片渾濁的血光暴沖而出,光焰沸騰,彌散出毀天滅地般的波動。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顆渾圓剔透的血色寶珠,才嬰兒拳頭大小,覆蓋著無數扭曲如蚯蚓似的古怪道紋。

  虛空爆綻,天地亂顫。

  這血色寶珠的威能,竟是恐怖之極,完全不弱于玄照境皇者的一擊!

  這一瞬,遠在山腳處的魏鐘溪等人都不由駭然,這樣的一擊若爆發,他們魏家這片禁地,怕都得遭受破壞不可!

  卻見蘇奕抬手,輕描淡寫地隨意一抓。

  迎面而來的血色寶珠,產生劇烈的顫抖,而后被蘇奕的掌指牢牢鉗制,輕松鎮壓。

  “這……”

  魏道遠驚得瞳孔瞪大,滿臉難以置信。

  而魏韞則想起,今夜在那處禁地之中,蘇奕就曾用兩根手指,降服“血妖天殤”這等由玄幽境妖皇所留的重寶!

  現在發生的這一幕,儼然有異曲同工之妙!

  “若我沒看錯,這血色寶珠當叫做‘血河珠’,是你們千面鬼猴一脈的獨門秘寶,唯有皇者才能煉制出來,一擊之下,如血河乍泄,不弱于玄照境初期皇者的一擊。”

  蘇奕把玩著手中的血色寶珠,悠然開口。

  而說話時,他目光則看向魏道遠。

  被他那深邃的眼瞳盯著,讓魏道遠臉龐慘白,神色間盡是驚恐,似崩潰了般,轉身就逃。

  可他身影尚在半途,就被蘇奕那修長的大手抓住脖頸,如攥住鴨脖子似的拎了起來。

  就連他一身的力量,都被徹底禁錮,連抬起手指頭的力量都喪失掉。

  自始至終,完全沒有任何掙扎的機會!

  當看到這一幕,魏鐘溪他們一個個如遭雷擊,就像內心一直堅守的信念徹底崩塌般,徹底呆滯在那。

  自家老祖,是何等強大的皇境大能,怎可能如此不堪?

  而這,無疑意味著,蘇奕之前所說是真的,眼前的老祖是被人假扮的!!

  這對魏鐘溪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

  果然,就見隨著蘇奕掌指發力,被他攥著脖頸的魏道遠,渾身猛地爆綻出一片烏黑的光霞。

  當光霞散去,就見魏道遠已經徹底變了模樣,化作一個臉色慘白,尖嘴猴腮的矮小老者。

  連一身氣息,都似泄了氣的皮球似的,呈現出靈輪境修士的力量波動。

  魏鐘溪他們看到這,已是面如死灰,失魂落魄,真相就在他們面前,哪怕再不愿意,也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你……你究竟是誰?”

  矮小老者驚恐大叫。

  “這里可不是談話的好地方。”

  蘇奕目光一掃魏鐘溪等人,道,“你們也來吧。”

  說話時,他一手拎著矮小老者,邁步虛空,朝金霞嶺半山腰處行去。

  其背影峻拔,青衫獵獵,遠遠望去,直似狩獵而歸的謫仙。

  超然出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