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九十九章 偷天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九十九章偷天傘很久以前,幽冥界的陰曹地府遺跡中,曾出現過一只來歷神秘的朱雀,周身縈繞著湮滅之火,兇威滔天。

  不知多少皇者試圖將其降服,可無一例外,皆以失敗告終。

  這件事,曾鬧得幽冥界沸沸揚揚。

  可直至后來,那來歷神秘的朱雀,卻離奇的失蹤了,像人間蒸發般。

  有傳言說,朱雀已經離開陰曹地府遺跡,前往苦海深處尋訪大道。

  只不過,沒有人確定這個傳聞真實與否。

  而老瞎子的師尊曾告訴老瞎子,那頭朱雀,是得罪了玄鈞劍主,被玄鈞劍主一無上偉力鎮壓!

  同樣的事情,崔璟琰也曾聽其老祖宗裁決冥尊崔龍象無意間談起過。

  崔龍象曾言,那頭朱雀之所以被鎮壓,是因為它得罪了鬼蛇一族有史以來第一位女皇,葉妤!

  故而,才會被玄鈞劍主鎮壓。

  而此時,當看到那只渾身沐浴在血色霧靄中的恐怖兇禽,崔璟琰和老瞎子終于敢確信,那朱雀是被玄鈞劍主鎮壓了!

  遠處道臺前。

  吃過那三條純陽火鱸,那朱雀兇魂的虛影正欲離開,蘇奕忽地道:“你倒是信守承諾,不曾食言。”

  這句話,以一種晦澀古怪的道文說出,讓得那朱雀兇魂軀體一顫,那一對火紅的眸霍然看向蘇奕,難以置信道:“你……你是那蘇老魔的什么人?”

  它聲音嘶啞,帶著一絲獨特的磁性,而說出的話,同樣是一種晦澀古怪的道文,和蘇奕所用的如出一轍。

  這是一種極為古老的真靈妖文。

  用這種語言,可與世上的真靈神獸之屬進行溝通!

  而讓朱雀兇魂吃驚的是,眼前這青袍少年,竟似知道一些當年它被鎮壓在此的秘密!

  蘇奕眼神深邃,道:“我是誰不重要,我且問你,是誰破解了此地的封印禁陣?”

  朱雀兇魂反問道:“你不說出你的來歷,本座憑什么要告訴你?”

  聲音中,透著一抹不悅。

  或許是因為那三條純陽火鱸的緣故,也或許是蘇奕精通真靈妖文的原因,讓這只被鎮壓了數萬年之久的朱雀兇魂,并不敢小覷蘇奕。

  否則,以它的習性和道行,換做其他人敢這般說話,早被它一爪子弄死。

  蘇奕笑了笑,抬眼望向道壇上那柄黑傘,道:“我今天是來取走此物的,你該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朱雀兇魂猛地瞪大眼睛,激動道:“此話當真?”

  聲音都有些急促。

  蘇奕道:“可若你不回答我的問題,那我很可能會改變主意。”

  朱雀兇魂沉默片刻,道:“破解此地封印的,是一個極神秘的家伙,我不清楚此人的來歷,甚至無法辨認出此人究竟是男是女,又是什么容貌和修為。”

  蘇奕眉頭微皺,道:“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朱雀兇魂道:“大概是三百三十年前。”

  蘇奕頓感意外道:“不是說,前些天的時候,此地才映現出驚天異象,引來了世人注意?”

  朱雀兇魂解釋道:“那人并沒有破壞此地封印禁陣,僅僅只是為了找尋進入此地的入口。”

  “至于前些天的異象……呵,那是魏氏一族搞出的動靜,你該去問魏氏的族人。”

  蘇奕眸光閃動,隱約已經明白,道:“是魏氏的人故意制造那一場異象,欲以此為陷阱,吸引邪魔外道前來此地,進行滅殺?”

  朱雀兇魂道:“不錯,這種辦法雖然陰損卑鄙一些,可那些魏家的小家伙們,乃是為了斬妖除惡,為世間鏟除禍患,用心倒也不壞。”

  說到這,它輕嘆一聲,道,“可惜,我當年曾向蘇老怪立誓,答應不會主動向任何人出手,否則,我也不介意幫那些魏氏族人一把。”

  蘇奕撫摸著下巴,沉吟不語。

  前世的時候,他的確曾讓朱雀立誓答應這件事。

  并且,在之前的時候,這朱雀兇魂的確信守諾言,哪怕眼見魏韞重傷垂死,也沒有主動去對付那些老魔頭。

  蘇奕再問道:“三百三十年前,你說的那人,可曾進入此地?”

  朱雀兇魂道:“來了,那人還曾立足這座道臺前,凝視‘偷天傘’許久,并且……那人似乎早察覺到我的存在,但自始至終,一句話也沒說,也什么都沒做,轉身便走了。”

  “走了?”

  蘇奕不由意外,“這么說,那人不是為了盜竊偷天傘而來?”

  那把黑傘,名喚偷天,正是前世的時候,他留在幽冥界的物品之一。

  此寶和“換日梭”一樣,皆是他前世的時候親手祭煉的皇級道兵,雖遠不如其佩劍“三寸天心”,但也各有神妙,威能莫測。

  就如偷天傘,只要撐開傘面,足可干擾到一方天地大道的力量,也可截取一片天道法則力量為己用。

  所謂“偷天”,其中的天,指代的便是天地法則之力。

  除此,偷天傘還具備驅邪、凈化、焚物等等妙用。

  不過,此寶最喜歡的,其實是以邪物為食!

  一察覺到渾身邪祟氣息的邪道人物,或者是邪道寶貝,就和盯上山珍海味的餓鬼也沒區別。

  原因就是,蘇奕前世煉制偷天傘的傘柄和傘骨時,曾用了一塊饕餮神獸所遺留的本命骨,以及狴犴神獸的神血……

  饕餮最喜歡吃。

  狴犴則最仇恨邪祟之屬。

  以至于偷天傘的性靈,也兼具了吞噬邪物的秉性……

  “這本座就不清楚了。”

  朱雀兇魂搖頭,“總之,那家伙極為神秘和古怪,我一點也看不透,只能敬而遠之。”

  蘇奕登時沉默了。

  三百三十多年前,談不上多漫長的時間,可卻有人能破解自己所留的封印力量,并進入此地,這絕非是尋常之輩能辦到。

  而以朱雀兇魂的眼力,竟都無法看出對方是男是女,這無疑證明,此人在前來時,并不想暴露身份。

  可最后,此人卻什么也沒做就離開了,這就愈發顯得很反常。

  “前世的時候,除了我和小葉子之外,只有魏氏一族的那個老家伙清楚這處封印之地的情況,不過,這都已經是三萬年前的事情。”

  蘇奕暗自思忖,“而三百多年前,卻有個神秘人闖入此地,這會否和小葉子有關?亦或者說,和魏氏一族有關?”

  想到這,蘇奕自己給否定了。

  那神秘人闖入此地,若是魏氏一族的角色,注定瞞不過朱雀。

  若是小葉子,也大可不必隱瞞身份。

  不過,那神秘人既然能找到此地,定然是打探到了具體的消息。

  而能夠為其提供線索的,只有魏氏一族和小葉子!

  “看來,有必要趁此機會去魏氏一族走一遭了。”

  蘇奕暗道。

  前世的時候,他曾和小葉子曾為了追殺一個鬼蛇族的叛徒,一路來到這閻浮大山深處。

  在滅殺那個叛徒之后,他和小葉子無意之間,發現了一路追蹤過來的朱雀,欲要對小葉子不利。

  結果,這兇狂無邊的朱雀,被蘇奕分分鐘鎮壓,囚禁在了這處禁地中。

  談起小葉子和朱雀之間的恩怨,就錯綜復雜了。

  簡單來說,就是小葉子曾進入陰曹地府遺跡尋覓寶物,無意間和這朱雀結仇,被當做了仇敵對待。

  不過,談不上是深仇大恨,所以蘇奕才沒有下狠手滅了這朱雀,只是將其鎮壓于此。

  他曾答應朱雀,當他以后來取走偷天傘之日,就是放它離開之時。

  當時,參與行動的還有魏氏一族的皇者魏道遠。

  在蘇奕和小葉子離開閻浮大山時,曾叮囑魏道遠看守此地。

  “你……真能取走偷天傘?”

  眼見蘇奕沉默不語,朱雀兇魂忍不住問道。

  蘇奕反問道:“以你之見,當初那神秘人為何沒有帶走這偷天傘?”

  朱雀兇魂不假思索道:“肯定是擔心被蘇老怪報復!”

  “是嗎……”

  蘇奕皺了皺眉。

  早在五百年前,自己就已轉世,世人皆以為自己已經離世,既如此,那人又何必忌憚這些?

  難道說,那神秘人認為,自己并不是真正的死了?

  想到這,蘇奕心中已生出一抹預感。

  前世的自己,縱使曾獨尊大荒,劍壓諸天,可當傳出離世的消息之后,非親非故之輩,誰會真正關心這些?

  而真正關心自己死活的,除了當年那些摯友,便是那些門徒了!

  他目光看向道壇上那把偷天傘,心中暗道:“不管那神秘人是誰,他之所以沒有取走偷天傘,或許也是在等待,要看一看有朝一日,會否有人會來取走這件寶物,由此來判斷,我……是否還活著……”

  “換而言之,只要我今日取走偷天傘,那神秘人以后只需再來此地走一遭,就能確定我的身份!”

  想到這,蘇奕略一思忖,目光看向那頭朱雀兇魂,道:“幫我一件事,以后我不止會放你離開,還會給你一個足可以讓你實現涅槃重生般的機會!”

  朱雀兇魂卻急眼了,道:“你之前說要取走偷天傘的,怎么現在卻又出爾反爾了?”

  它聲音透著憤怒,“還有,什么狗屁的涅槃重生,本座根本不稀罕!”

  蘇奕語氣淡然道:“我知道一個地方,埋藏有‘凰火神髓’,你確定不需要?”

  朱雀兇魂愣住,眼珠一點點瞪大,怪叫道:“哎呀呀,你怎么不早說!你想讓本座幫什么忙?”

  這堪稱曠世的真靈神禽,態度一下子變得熱忱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