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九十八章 朱雀兇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白面道人受到的沖擊最大,差點懵掉。

  血妖天殤是一位玄幽境妖皇所遺留的至寶,雖然器靈已毀,讓這件寶物遭到嚴重損傷,可那等威能,也足以對當世的靈輪境角色產生致命威脅。

  像之前,此寶都能撼動皇級層次的魔傀!

  然而現在,這柄妖道至寶,卻被一個靈相境少年兩根手指頭夾住了,這讓白面道人哪接受的了?

  “開!”

  他發出嘶吼,渾身道行近乎全力運轉。

  血妖天殤劇烈顫抖,七寸長的刀身涌現出繁密扭曲的妖文,所釋放出的氣息之盛,恐怖無邊。

  可任憑它如何掙扎,都無法從蘇奕掌指間掙脫!

  反倒是隨著蘇奕掌指發力,血妖天殤被禁錮得都無法再動彈分毫,發出一陣陣如泣如訴般的哀鳴。

  “安靜點。”

  蘇奕掌指一抹。

  登時,血妖天殤似被徹底禁錮,再沒有動靜。

  遠處的白面道人則張口噴血,身影一者搖晃,噗通一聲跌坐在地,神情萎靡,氣息衰弱。

  血妖天殤被奪,明顯讓他遭受到了嚴重反噬!

  “這……”

  邪劍郎君、金釵夫人等人無不駭然失色。

  “那小子究竟是什么來歷,怎會如此可怕?”

  千眼老魔驚叫,難以置信。

  “我們都被他騙了!這小子分明就是扮豬吃虎!”

  獨臂老魔咬牙切齒,滿臉陰沉。

  之前在碧磷冥湖之畔,蘇奕曾主動交出九條純陽火鱸,這等近乎示弱低頭的舉動,還曾被那些老怪物鄙夷和輕蔑。

  也是從那時起,這些老怪物再沒把蘇奕等人當回事。

  可誰也沒想到,就在他們即將滅殺魏韞的時候,反倒是這個曾被他們鄙夷的靈相境少年,一舉幫魏韞力挽狂瀾,化險為夷!!

  最可怕的是,足以撼動皇級魔傀的血妖天殤,都奈何不了蘇奕,這讓那些老怪物都有懵掉的感覺。

  “多謝道友相助!”

  魏韞感激開口。

  他已負傷嚴重,早抱著必死之心要和那些老怪物同歸于盡。

  可不曾想,在這生死攸關之時,卻是這樣一個靈相境少年救了他!

  這讓他都不禁有做夢般的不真實感覺。

  蘇奕把玩著那七寸長的飛刀,隨口道:“不必謝我,舉手之勞罷了。”

  他之所以救魏韞,原因很簡單。

  前世的時候,他和小葉子在離開這閻浮大山的時候,有一個魏家的老家伙曾以宗族之名立誓,愿永生永世鎮守閻浮大山,斬妖除惡!

  甚至,夜魔城的建立,也和魏家那老家伙有關。

  而魏韞之前的表現,并未讓蘇奕失望,哪怕明知必死的情況下,都不忘提醒讓他們這些陌生人離開。

  這份心性,就很難得了。

  “閣下是誰,我等與你無冤無仇,為何卻要摻合到此事中?”

  白面道人聲音沙啞出聲,神色間透著深深的忌憚。

  其他老怪物也不敢輕舉妄動,如臨大敵。

  “一個過客。”

  蘇奕說著,收起手中的血妖天殤,目光一掃那些老怪物,道,“別怕,我不會殺你們。”

  那些老怪物神色變幻。

  蘇奕的語氣,讓他們皆有被侮辱的感覺,仿佛他們這些人在他眼中,就和砧板魚肉沒什么區別。

  魏韞不解道:“道友,這些老東西為禍世間多年,一個個惡貫滿盈,流毒四海,怎能不殺了他們?”

  蘇奕一指遠處道壇上的黑傘,道:“它餓了。”

  寥寥三個字,初開始讓那些老怪物一怔,旋即一個個臉色大變,意識到蘇奕要做什么。

  “動手!”

  天屠鬼僧沉聲大喝。

  話音剛響起,二十余位老怪物幾乎同一時間出動,各自祭出寶物,如若拼命般,朝蘇奕撲去。

  轟隆!

  神輝沸騰,光焰洶涌。

  這些老怪物明顯早有反撲之心,并且已經暗中串聯,當出手時,一個個皆將壓箱底的手段施展出來。

  一件件兇威恐怖的道兵,一種種毀滅氣息恐怖的道法,匯聚成浩浩蕩蕩的力量洪流,一起沖向蘇奕。

  這等圍攻之勢,儼然是要畢其功于一役!

  蘇奕見此,卻微微搖頭,都懶得自己動手,抬手拍了拍一側的魔傀,唇中響起一縷晦澀玄奧的音節。

  身負青銅甲胄的魔傀,此刻就如被喚醒了一身的性靈和力量,渾身爆綻出熾盛耀眼的金色神輝。

  僅僅那等威勢,讓魏韞都不禁瞠目結舌,呆滯在那。

  之前他在掌控魔傀時,威能可遠沒有像現在這般強大!

  魔傀縱步上前,一拳打出。

  那浩浩蕩蕩如若洪流般的寶物和秘法,頓時被這一拳砸得潰散,掀起漫天潰散的光雨。

  而魔傀則抬步上前,一把抓住一個老魔頭,抬手一拋。

  這老魔頭不受控制地飛到遠處那九丈道臺上,還不等掙扎,一面如若黑暗夜色的烏光涌現,將其身影完全吞沒,憑空消失不見。

  原本靜靜擱在那的黑傘表面,則泛起一抹幽暗的光澤。

  “可惡!”

  “快走!”

  場中徹底混亂了。

  那些老魔頭一個個驚怒交加,倉惶不安,瘋狂般要朝出口處逃去。

  只是,在那皇級層次的魔傀面前,他們這些曾橫行世間多年的老魔頭,卻顯得很是不堪。

  幾個呼吸之間而已,就有十多個老魔頭被魔傀抓住,抬手拋到了那座九丈道臺之上,一一被黑傘吞噬。

  驚恐的慘叫聲、絕望的咆哮聲、不甘的怒吼聲……此起彼伏地在這片秘境之中上演。

  有人試圖去對付蘇奕,結果,被隔空一指抹殺。

  有人要去挾持崔璟琰和老瞎子,結果無一例外,都被魔傀一一擒下,拋給了道臺上的黑傘當食物。

  有人哀聲求饒,但依舊逃不過魔傀的擒殺。

  那血腥的一幕,刺激得僅剩下那些老怪物都快要崩潰。

  這根本談不上是戰斗,而是一邊倒的屠殺!

  “蘇兄,為何不直接殺了他們?”

  崔璟琰忍不住問。

  蘇奕隨口道:“死物不新鮮,那把傘不喜歡。”

  崔璟琰:“……”

  老瞎子神色都變得古怪。

  僅僅片刻功夫,足足二十多個老怪物,全軍覆沒!

  這動蕩混亂的秘境,也隨之漸漸恢復往昔的平靜。

  魔傀漠然而立,如若不可撼動的一座孤峭山峰。

  魏韞怔怔立在那,久久無法回神。

  對他而言,之前發生的一切,顯得太過不真實。

  他無法想象,一個靈相境少年,怎會有那般恐怖的力量,甚至都能輕松鎮壓一件妖道至寶。

  也無法想象,他是如何掌控的魔傀,并且釋放出的威能,還遠比自己掌控魔傀時更強大!

  相對而言,崔璟琰和老瞎子無疑最淡定。

  在見識過蘇奕劍敗元琳寧的戰績后,他們哪可能還會為這樣一場戰斗震驚了?

  不過,也是這時候,崔璟琰才終于明白蘇奕當初在碧磷冥湖之畔時,為何不殺了那些老妖怪。

  原來,他早視這些老怪物為獵物,要將他們當做食物投喂給那一柄詭異神秘的黑傘!

  意識到這點,崔璟琰也頓時明白,蘇奕早在今夜行動之前,就已經知道這處大兇禁地中,有著這樣一把黑傘!

  “此地的封印力量乃是由當初的玄鈞劍主所布置,蘇奕這來自蒼青大陸的家伙,又怎會知道這些?難道他是玄鈞劍主的后裔不成?”

  崔璟琰想起來,玄鈞劍主同樣姓蘇!

  “還有,連祖父都那般重視這家伙,肯定是早已知道,他是玄鈞劍主的后裔,否則,祖父那等存在,怎可能會將他這樣一個后輩晚生放在欣賞?”

  想到這,少女自以為發現了了不得的大秘密,一對漂亮的明眸都透著一絲亢奮之色。

  “等回到宗族了,一定要去跟老祖宗問個清楚!”

  崔璟琰暗道。

  若蘇奕知道,這一刻的崔璟琰,儼然把他當做了前世的他的后裔,也不知該作何感想……

  此時,蘇奕已邁步走向那一座九丈高的黑色道臺。

  當抵達道臺前,他取出剩下的三條純陽火鱸,丟了過去。

  一片血光涌現,竟是化作一只形似朱雀的血色神禽,周身血霧彌漫,氣息恐怖滔天。

  它拍打著血霧彌漫的羽翼,張嘴叼住一條純陽火鱸,一對利爪又各自抓住一條,大快朵頤起來。

  “這……”

  崔璟琰和老瞎子皆倒吸涼氣,這才意識到,那九丈道臺中,竟藏著這樣一頭恐怖兇禽!

  “怪不得之前時候,凡是有人試圖靠近那座道臺,就會遭受到致命打擊……”

  崔璟琰喃喃。

  而魏韞則顫聲叫出來,道:“老祖說的事情,竟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

  蘇奕頭也不回問道。

  魏韞穩了穩心神,道:“我魏氏祖上,曾傳下一則秘而不宣的消息,說在此地的九丈道臺中,封印著一頭真靈神禽‘朱雀’的兇魂,而玄鈞劍主當初留在此地的那把黑傘,就是為了鎮壓這朱雀兇魂。并告誡我們后世族人,若有朝一日有機會進入此地,萬不可試圖靠近道臺,否則,必招惹殺身之禍。”

  朱雀兇魂!

  老瞎子臉色微變,想起很久以前的時候,曾從師尊那里聽到的一段秘辛。

  “原來……很久以前那個傳聞是真的?”

  崔璟琰似也想起什么,驚訝出聲。

  ps:大年初一碼字,感覺談不上好,但也不算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