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九十七章 出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從蘇奕的目光看去。

  身負青銅甲胄的男子,渾身散發著的氣息在玄照境初期層次。

  但,卻并非真正的皇者。

  而是一具皇級層次的魔傀!

  魔傀,顧名思義,就是以魔道傳承秘術煉制的傀儡。

  而皇級層次的魔傀,無疑堪稱是世間一等一的瑰寶。

  似這等寶物,就是擱在大荒九州之地,也只有最頂級的魔門道統中才能夠見到。

  若僅僅如此,還不至于讓蘇奕多留意。

  關鍵是,眼前這青銅甲胄男子,原本就是前世的他親手煉制的第九個魔傀,名喚魔九!

  “這么多年過去,物是人非,可這魔九身上的氣息,倒是沒有多少改變,如此看來,這些年里,魏氏一族一直視其為珍寶般照顧,為其提供源源不斷的大道神髓力量……”

  蘇奕暗道。

  魔傀雖非活人,但卻擁有真正的性靈,一身的力量,需要通過源源不斷的大道神髓來補充。

  并且,魔傀所掌握的戰斗秘法,是由鐫刻在其體內的禁陣力量所催動和施展,一旦力量耗盡,魔傀就會失去一切戰斗力。

  并且,魔傀需要由修士來操縱才能進行戰斗。

  在這一點上,終究無法和真正的皇者相比。

  不過,憑借魔九的戰力,要滅殺皇者之下的角色,則易如反掌!

  氣氛壓抑。

  隨著魔九出現,那些老怪物皆感到撲面而來的壓迫感,神色也是變得極為陰沉難看。

  而此時,白面道人則面無表情道:“魏韞,這應該就是你們魏氏一族的宗族神物,那一具有著皇級層次的‘魔傀’吧?”

  魏韞訝然道:“你倒是知道不少事情。”

  魔傀?

  眾人這才意識到,那身負青銅甲胄的男子,原來并非真正的皇者。

  白面道人不禁笑起來,道:“我等既然敢和你一起前來,焉可能不準備一些后手?只能說,任憑你機關算盡,到最后遭難的,注定是你自己!”

  說著,他張口一吐。

  一道匹練般的血色鋒芒掠出,光霞瀲滟,耀眼奪目。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柄飛刀,僅僅七寸長,表面覆蓋著無數繁密扭曲妖文,鮮紅如燃,彌散出恐怖驚人的妖異血光。

  飛刀掠空,斬向魔九,快得不可思議。

  那一瞬,眾人皆毛骨悚然,僅僅看著,便感受到致命的威脅,下意識都遠遠避開。

  幾乎同一時間,身影偉岸,身負青銅甲胄的魔九猛地揮拳,拳勁燦若金色大日橫空,霸道無邊。

  那等恐怖的威能波動,擱在外界的話,足可輕松碾碎一方山河。

  然而在這僅僅百丈范圍的秘境世界中,卻僅僅只讓虛空產生一陣漣漪般的波動。

  砰!!!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

  飛刀被震得倒射出去,嗡嗡亂顫,表面覆蓋的奇異妖文都隨之蠕動扭曲起來,光霞洶涌。

  而魔九的身影,則被震得踉蹌倒退數步!

  這皇級層次的魔傀,在這一擊中竟是沒有占到任何便宜!

  魏韞眼眸驟然一縮,臉色驟變。

  “好寶貝!”

  “怪不得道兄對此次行動信心十足,原來是有這等一柄堪稱神異的妖兵!”

  那些老怪物騷動,眼神發亮,精神抖擻。

  崔璟琰和老瞎子都不禁動容,能夠撼動一位皇級魔傀,那一柄血色飛刀,來歷必然不簡單!

  “此寶名喚‘血妖天殤’,乃是一件強大莫測的妖道至寶,是我在一百多年前,冒著性命危險,從枉死城中奪得的一件古老遺物,其主人疑似是一位極為強大的玄幽境妖皇。”

  白面道人悠然開口,“雖說其器靈已經被毀掉,令其威能失色許多,可對付一具皇級魔傀,當不在話下。”

  枉死城!

  妖道至寶!

  那些老怪物都不禁動容,又是吃驚又是妒忌。

  之前時候,連他們都不知道,白面道人手中,竟還有這等不可思議的寶貝。

  “血妖天殤……枉死城……玄幽境妖皇……這會是哪個老古董所遺落的寶物?”

  崔璟琰驚疑不定。

  不過,她倒也清楚,枉死城那等禁忌般的大兇之地,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埋葬的皇者不在少數了。

  而這白面道人,能夠從枉死城帶出這樣一件寶物,倒也并不讓人奇怪。

  魏韞的神色已變得陰晴不定。

  無疑,白面道人祭出的這個殺手锏,令他也感到棘手。

  “以你的道行,就是能夠御用此等寶物,怕也支撐不了太久。”

  魏韞冷冷開口。

  若隨便誰拿著一個皇級寶物就能橫行天下,這世間早就亂套了。

  事實上,皇者之下的角色,幾乎很難去掌控皇級寶物。

  這就像孩童舞大刀,一個不好,反倒會傷到自身。

  “哈哈哈,我只需以此刀牽制那具魔傀,由其他道友將你魏韞滅殺,今日之局,自可輕松破之!”

  白面道人仰天大笑。

  聲音還在回蕩,那被稱作是血妖天殤的飛刀,已產生一陣尖嘯般的轟鳴,當空朝魔傀斬去。

  炫亮刺目的鋒芒,透發出恐怖無邊的殺伐威能。

  魏韞指使魔傀,與之硬撼。

  大戰爆發,魔傀揮拳殺伐,大開大合,拳勁璀璨如大日,動輒便可輕易滅殺在場那些老魔頭。

  可他的攻擊,卻盡數被血妖天殤一一抵擋化解。

  “諸位,快動手滅了魏韞!”

  白面道人厲聲長嘯。

  正如魏韞所言,以他的道行,在掌控血妖天殤這等皇級寶物時,根本撐不了多久。

  事實上,根本不用白面道人提醒,天屠鬼僧、獨臂老魔、千眼老鬼等老怪物,就已經齊齊出手。

  誰都清楚,只要殺了魏韞,失去掌控的那一具皇級魔傀,就和一個死物沒什么區別,再沒有威脅可言。

  轟隆!

  寶光飛舞,道音轟鳴。

  那些老怪物一起祭出各自寶物,朝魏韞一人殺去。

  這一幕,看得崔璟琰和老瞎子都不由替魏韞捏一把汗,忍不住齊齊看向蘇奕。

  可令兩人錯愕的是,事態都已發展到這等地步,蘇奕依舊負手立在那,一副隔岸觀火的淡然姿態。

  僅僅幾個呼吸間——

  魏韞遭受重創,軀體破損染血,狼狽不堪。

  就連被他掌控的魔傀,都明顯有些撐不住的跡象。

  白面道人神色亢奮道:“快,他快撐不住了!”

  轟隆!

  大戰愈發激烈。

  這百丈范圍的秘境世界,變得動蕩混亂。

  詭異的是,那滾滾的戰斗余波剛一靠近遠處那九丈高的黑色道壇,就被一陣陣血色光影抵擋化解。

  并且,沒有再進行攻擊。

  這就顯得很反常了,似乎,這座道壇擁有靈性般,只會針對那些試圖靠近它的強者進行反擊。

  “三位,你們趁現在速速離開此地,只要逃出去,自會有我魏氏一族的強者進行接應,斷不會讓你們遭受性命之憂!”

  驀地,蘇奕、崔璟琰、老瞎子耳中,皆響起魏韞急促的傳音。

  這位夜魔城的城主,此刻渾身浴血,負傷累累,簡直慘不忍睹,仿佛隨時都會斃命。

  而他在這等時刻,竟還提醒他們三人離開,這讓崔璟琰和老瞎子都不禁怔然,心生觸動,這家伙……倒也不壞啊……

  “死!”

  獨臂老魔一聲暴喝,手中戰刀橫空斬落,掀起耀眼的血光。

  而其他方向上,那些老魔頭早已將魏韞的退路堵死。

  魏韞唇角扯動,眸子中泛起一抹瘋狂之色。

  這位負傷嚴重的夜魔城主,發出一聲恣肆的大笑:“殺了我,你們也活不了!”

  他正欲有所動作。

  一道峻拔的身影憑空出現在身前,抬手一拂、一按。

  砰!!

  獨臂老魔連人帶刀,狠狠倒射出去,跌落在十多丈外的地面上的時候,嘴中噴出一大口血來。

  而隨著蘇奕一掌按下。

  附近虛空驟然產生莫可抵御的恐怖鎮壓力量,轟鳴如雷。

  天屠鬼僧、千眼老鬼等老怪物的身影,一個個如遭受到神山撞擊,橫七豎八地倒飛出去。

  慘叫聲和驚呼聲隨之響起。

  崔璟琰和老瞎子皆暗松一口氣,如釋重負,還好,在這關鍵時刻,蘇奕(蘇大人)出手了!

  魏韞被驚到,呆滯在那,差點以為是做夢。

  一個靈相境少年,拂袖抬掌指間,就破掉一眾老魔頭的圍攻!

  這任誰能不震撼?

  “嗯?該死!!”

  正在遠處操縱血妖天殤和魔傀廝殺的白面道人,神色也隨之變了,滿臉驚怒。

  他毫不猶豫,一刀朝蘇奕斬去。

  七寸長的血妖天殤,直似一道猩紅妖異的流光,撕裂虛空,帶著攝魂奪魄的恐怖威勢斬來。

  “小心!!”

  魏韞亡魂大冒,當要控制魔傀去阻止時,已經晚了一步。

  卻見蘇奕右手抬起。

  漫天炫亮刺目的血光爆碎飛灑,像極了一朵璀璨的煙火綻放。

  而在一眾錯愕目光注視下,蘇奕那峻拔的身影屹立在原地,紋絲不動,毫發無損。

  唯有在其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間,有一抹血光劇烈翻騰,妖文涌動,拼命掙扎,卻無法撼動那兩根手指分毫。

  仔細看,那一抹血光,赫然是血妖天殤!

  抬手之間,禁錮皇道妖兵,如神人降惡龍,手到擒來!

  眾人皆為之震駭。

ps:童鞋們新年快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