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九十四章 各懷鬼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同樣是有備而來,同樣在捕捉純陽火鱸。

  可一個收獲連連,一個卻至今沒動靜,這讓誰還能淡定得了?

  “城主大人,咱們還要等多久?”

  碧霄水君不禁問。

  魏韞神色陰晴不定,道:“不好說。”

  眾人:“……”

  若這一晚上捉不到純陽火鱸,還去謀奪個什么機緣?

  “諸位莫慌,便是捉不到這等靈物,去找那小子索要便是。”

  白面道人聲音沙啞出聲。

  聞言,一眾老怪物皆心中大定。

  他們兇名昭著,一個個都是邪道路上的老妖怪,過往那些年殺過不知多少生靈,對他們而言,強搶寶物這等事情,和飲水吃飯般尋常,不要太簡單。

  只不過,接下來的時間中,隨著蘇奕陸續釣出一條又一條純陽火鱸,而魏韞這邊卻一直沒動靜,讓得那些老怪物心中皆很不是滋味。

  “這他姥姥的沒天理了,該不會那小子把本該屬于我們的純陽火鱸,搶先奪走了吧?”

  有人氣急敗壞。

  “城主大人,不能再等了,距離天亮只剩下不到三個時辰,一旦血月消失,這閻浮大山可就將重新變得兇險起來!”

  有人皺眉,焦急催促。

  “這……”

  魏韞神色明滅不定。

  “走,我們一起去找那小子,他敢不交出純陽火鱸,殺了便是!”

  獨臂老魔已按捺不住,轉身就去。

  其他老妖怪見此,紛紛隨之前往。

  魏韞不由輕聲一嘆,郁悶地收起那張雪白大網,暗嘆道:“今晚這些純陽火鱸,可真是邪門的緊。”

  不過,眼見那些老妖怪朝蘇奕等人沖去,魏韞眉頭一皺,當即追了上去。

  “蘇兄,那些老魔頭都按捺不住了,看來是打算明搶了。”

  遠處湖畔,崔璟琰提醒道。

  “那他們只會死的很慘。”

  老瞎子冷笑起來。

  卻見蘇奕忽地說道:“殺他們做什么,帶他們一起去搶奪機緣就是了。”

  崔璟琰和老瞎子齊齊一怔,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什么時候,蘇奕(蘇大人)變得這般慈悲大放了?

  這時候,那一眾老怪物已經氣勢洶洶而來。

  每個身上,皆殺機縈繞,氣勢駭人。

  就是金釵夫人、邪劍郎君等人,也都神色不善。

  這就是抱團的威力,讓他們自認為可以聯合一起,輕松拿下蘇奕等人。

  可出乎他們意料,還不等他們開口,就見蘇奕道:“各位前來,莫非是想要純陽火鱸?”

  “不錯。”

  獨臂老魔冷著臉,道,“識趣的話,就……”

  威脅的話語還沒說完,蘇奕就笑了笑,道:“我不需要這么多純陽火鱸,分給你們一些也無妨。”

  那些老怪物皆是一呆,萬沒想到,這之前在城主府時強勢無比的青袍少年,現在卻第一時間慫了!

  而魏韞見此,不由暗暗點頭,這少年明顯不簡單,能屈能伸,是塊好料子。

  早在城主府的時候,他就看出蘇奕他們并非什么邪魔外道,自然不希望他們死在那些老怪物手中。

  若能不動手,無疑更好。

  “聰明的選擇。”

  天屠鬼僧微微一笑,語氣透著欣賞。

  “聰明?呵呵,我看他是意識到大禍臨頭,才會主動低頭,不過不管怎么說,倒也算識趣。”

  獨臂老魔冷笑道。

  金釵夫人、邪劍郎君等人見此,神色緩和之余,內心不禁鄙夷,還當這小子來歷不凡,是條過江強龍,原來……也不過如此。

  老瞎子和崔璟琰將一眾老怪物的神色和態度盡收眼底,心中不由一陣古怪,這些老東西,真當蘇奕“蘇大人”是怕了?

  “多謝道友成。”

  魏韞走上前,抱拳致謝。

  這位來自魔族魏氏的夜魔城主,態度一直不卑不吭,顯得極為沉凝穩健。

  蘇奕抬手一拋,足足有九條純陽火鱸掠出,隔空遞給魏韞,“我共捉到十二條,分你們九條。”

  見此,不止魏韞很滿意,其他老怪物愈發感覺,這青袍少年很上道,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便是如此。

  “多謝道友!”

  魏韞收起純陽火鱸,鄭重致謝。

  “年輕人,要不你們和我們一起行動吧,若奪得造化,必然少不了你們那一份。”

  白面道人忽地提議道。

  一些人皺眉,明顯排斥。

  也有人眸光閃爍,默不作聲。

  “我正有此意。”

  蘇奕點頭道。

  “城主大人意下如何?”

  白面道人目光看向魏韞。

  魏韞痛快道:“可。”

  當即,一行人沒有再耽擱,在魏韞的帶領下,離開這片碧磷冥湖,朝閻浮大山更深處掠去。

  “白面老兒,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難道不知道,那三人來歷蹊蹺,極可能有問題?”

路上,碧  霄水君傳音問道。

  “他們來歷的確有問題,不過,越是如此,越證明他們身上有好寶貝,尤其是那小妞,雖然早已掩蓋了身上的寶光,可憑我的直覺,這小妞身上必有許多價值貴重的稀罕寶貝!”

  白面道人傳音道,“我已經暗中和千眼老怪、獨臂老魔等人商量好了,等進入那一片機緣之地后,就找個機會把他們做了,所得到的寶物,由咱們一起瓜分。”

  碧霄水君這才恍然,道:“這件事算我一份,我不要寶物,只要將那小妞留給我來炮制便可。”

  說到最后,他不禁舔了舔嘴唇。

  早在城主府的時候,他就注意到崔璟琰,那如仙般的姿容,令他內心都抑制不住地生出強烈的占有欲望。

  白面道人笑著搖頭:“呵呵,你說的太晚了,天屠鬼僧這老家伙,早視那小妞為禁臠。”

  碧霄水君眼皮一跳,不由失望道:“也罷。”

  “對了,要對魏韞提防一些,這次行動,他說的好聽,可牽扯到機緣之爭,他們魏氏一族,怕是不可能讓我們白白瓜分了機緣。”

  白面道人飛快傳音道,“我和其他人已暗中聯絡,若在搶奪機緣時,魏韞有什么反常的舉動,便第一時間將其擒下!”

  碧霄水君眸光閃動,道:“原來,你們早在暗中結盟了……”

  白面道人傳音道:“道兄莫怪,不是我等故意隱瞞你,而是擔心咱們這些人中,早有人和魏韞暗中勾結,不得不防。”

  碧霄水君臉色微變,道:“是誰?”

  白面道人笑道:“不好說,總之,遇到變故時,大家最好能聯合一起,無比要小心行事。”

  碧霄水君點了點頭,道:“這是自然。”

  “蘇兄,我怎么感覺,你正在憋著一肚子壞水打算禍害人呢?”

  崔璟琰也在傳音,和蘇奕進行交談。

  少女早察覺到反常了。

  “什么叫一肚子壞水。”

  蘇奕啼笑皆非,“我只不過是給他們一個進入那一處禁地的機會罷了,至于他們最終能否活著走出來,就看他們各自造化了。”

  “果然有問題!”

  崔璟琰漂亮的明眸瞇起來,紅潤的唇勾起一抹弧度,笑得像只得意的小狐貍,“你這家伙,恐怕早把他們的下場安排得明明白白。”

  蘇奕笑道:“那也得看他們是否自己作死。”

  “可依我看來,這些老東西一個個譎詐陰險,心懷鬼胎,要想坑殺他們,恐怕會很難。”

  崔璟琰沉吟道。

  “坑殺?”

  蘇奕目光看了看在前邊帶路的魏韞,淡淡說道,“一切陰謀詭計,終究擋不住絕對實力的碾壓,若要殺他們,根本無須費這番功夫,直接動手便可。”

  頓了頓,他繼續道,“之所以留他們一命,是另有用途。”

  崔璟琰一怔,道:“什么用途?”

  話一出口,少女就意識到不可能得到答案,道:“算啦,我就等著看熱鬧好了。”

  蘇奕笑起來。

  足足半刻鐘后。

  遠處天地間,忽地涌現出一片濃濃的血色霧靄。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片分布在群山之間的谷地,谷地上空,血霧重重。

  谷地中,則矗立著三十六座青銅鑄造的巨大蓮臺。

  每一座蓮臺皆有十丈范圍,分作九片花瓣,花瓣上覆蓋著奇異扭曲的繁密道紋。

  而在每座蓮臺中央,皆有一個丈許范圍的洞口,汩汩冒著晦澀濃郁的血霧,在夜色中,顯得神秘無比。

  與此同時,在前邊帶路的魏韞頓足,沉聲道:“各位,我們已經來到那片禁忌般的地方!”

  那些老妖怪皆露出期待之色,目光熾熱地打量著遠處山谷中的景象。

  “這地方,一看就是從很久以前遺留下來,處處透著神秘的氣息。”

  有人低語。

  “這應當是一座古老的禁陣封印,看來前些天發生的曠世異象,就是來自此地。”

  有人喃喃。

  前些天,曾有九色仙光掠空,衍化為絢爛光霞,有神秘的鐘聲回蕩在天地間三天三夜。

  這一切,明顯皆和眼前這座山谷中的三十六座神秘青銅蓮臺有關!

  崔璟琰和老瞎子也在打量,可卻看不出多少玄機。

  而當遠遠地看到這一幕,蘇奕眉頭微微皺起,神色明滅不定。

  不出他所料,這處封印,已經被人動過!

  這讓蘇奕心中一絲不好的預感,若有人闖入這片封印之地,那當年自己所留在其中的那樣寶物,是否還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