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九十三章 純陽火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深夜。

  血色的雪亮如若猩紅的玉盤,高懸夜空之上,染得夜空泛起一層晦暗的紅色。

  蘇奕一行人離開夜魔城,朝閻浮大山掠去。

  “蘇兄,你此來閻浮大山究竟要做什么?”

  路上,崔璟琰忍不住問道。

  “等到了那里,你一看便知。”

  蘇奕隨口道。

  崔璟琰道:“可你之前為何又要去城主府走一遭?”

  少女心中明顯有不少疑惑。

  “去看看魏氏一族的想法,確認一件事。”

  蘇奕道。

  崔璟琰聽得一陣惱火,沒好氣道:“你就不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講清楚么?每一次都這般神神秘秘,云山霧罩的!”

  蘇奕不禁笑起來,道:“別著急,今夜就會為你揭曉答案。”

  崔璟琰撇嘴道:“你這家伙就會吊胃口,壞透了!”

  交談時,一行人已經進入閻浮大山。

  一路上,夜霧彌漫,山巒重重,猩紅的月光灑落,為這一座忘川域赫赫有名的大兇禁地披上一層詭異的色彩。

  山中寂靜,連蟲鳴鳥叫都沒有。

  別說是一般修士,就是崔璟琰和老瞎子來到這等地方,也感到一陣壓抑,渾身不舒服,就好像在這夜色大山中,潛藏著某種未知的兇險般。

  卻見蘇奕卻似閑庭信步般輕松,負手于背,衣袂獵獵,在這崇山峻嶺中穿行時,駕輕就熟。

  “蘇兄,你以前莫非來過此地?”

  崔璟琰驚詫道。

  一路上,蘇奕帶著他們時而迂回,時而橫穿漫天霧靄中,不知覺間,就已經來到閻浮大山深處。

  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在這外界人們眼中兇險重重的恐怖之地,卻一點危險都沒有遇到。

  蘇奕答非所問道:“每當血月當空,分布在這閻浮大山中的兇物,就會選擇蟄伏,這時候的閻浮大山,也是最安全的。否則,之前我們一路行來,注定會碰到不少麻煩。”

  頓了頓,他繼續道:“夜魔城城主他們之所以選擇今夜行動,原因就是如此。”

  崔璟琰聽得大感驚奇,一個來自蒼青大陸的家伙,可卻比她這個在幽冥界長大的人更了解閻浮大山,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不過,想一想蘇奕身上的諸多神秘之處,崔璟琰心中的驚奇就沖淡不少。

  到如今,少女甚至有一種錯覺,這世上若沒有蘇奕所了解的事情,那反倒才很奇怪……

  一刻鐘后。

  一片耀眼的火光,忽地在極遠處的群山之間涌現,照得那片虛空都一片明亮。

  但那火光卻是碧綠色,陰森如鬼火。

  “到了。”

  蘇奕輕聲道。

  那座湖泊,被稱作“碧焰冥湖”,是閻浮大山中一個極兇險的地方,古來至今,埋葬過不知多少修士。

  當靠近過去時,崔璟琰和老瞎子都不禁怔住。

  那熔漿湖泊,足有千丈范圍,湖中火浪翻滾,掀起碧綠的火焰光霞,仿似無數鬼火在狂舞。

  遠遠看著,就令人心驚肉跳。

  因為那熔漿彌散出的氣息,卻徹骨般寒冷,讓人神魂都有如墜冰窟般的感覺。

  蘇奕佇足在那,輕聲道:“這湖泊中的熔漿,名喚‘碧磷地火’,皇者之下的人物,一旦沾染分毫,就會被燒得尸骨無存,灰飛煙滅。”

  說話時,蘇奕取出裝著星紋蟲的陶罐,正欲行動——

  忽地一陣破空聲響起。

  就見遠處夜空,遁光如雨,絢爛奪目,足足二十余道身影,朝這邊飛速掠來。

  為首的赫然是夜魔城城主魏韞。

  而在其身后的,則是天屠鬼僧、獨臂老魔、碧霄水君、白面道人等一眾邪道魔頭。

  “道友,我們又見面了。”

  魏韞一眼就看到了蘇奕等人,發出爽朗的笑聲。

  那些魔頭則神色各異,有的眼神玩味、有的眸光冷厲、有的神態冷淡。

  皆不相同。

  蘇奕瞥了魏韞一眼,道:“你這般大呼小叫,就是有星紋蟲,怕也會把純陽火鱸嚇跑不可。”

  魏韞笑容一滯,有些尷尬。

  蘇奕的話并不錯,純陽火鱸極為通靈,擁有一定智慧,也極難捕捉,稍有風吹草動,就會消失不見。

  “道友提醒的對,不過,若論捕捉純陽火鱸的能耐,魏某倒也算又一些心得,自忖不會空手而歸。”

  魏韞笑著說道。

  蘇奕哦了一聲,沒有再理會這些人,沿著湖畔朝遠處行去。

  他可不想在捕捉純陽火鱸的時候,被人干擾。

  眼見他們一行人的身影走遠,碧霄水君忽地壓低聲音說道:

  “城主大人,這三人的目的明顯和我們一樣,可視作是競爭對手,不如……我們趁此機會,將其滅殺如何?”

  此話一出,在場老怪物目光閃爍,皆有些意動。

  魏韞笑了笑,道:“道兄莫要心急,依我看,他們可不見得能捉到純陽火鱸。”

  說著,他掌心一翻,手中多出一張雪白大網,而后取出十多條星紋蟲,分別捆縛在雪白大網不同位置。

  做完這些,魏韞目光一掃那些老怪物,道:“接下來的時間中,還請各收斂氣息,莫要出聲。”

  說著,他抬手一拋。

  雪白大網迎風見長,倏爾間就化作十多丈范圍,輕飄飄落入那遠處的碧磷冥湖中,沉入碧綠的熔漿深處消失不見。

  而和大網相連的一縷絲線則牢牢握在魏韞手中。

  就見他又取出一個紫色小瓶,瓶口對著手中的絲線輕輕傾倒,一縷紫色鮮血頓時沿著絲線,蔓延向消失在碧磷冥湖中的雪白大網處。

  這一番動作,看得那些老怪物眸光閃動,皆不禁心生期待。

  前來的路上,魏韞就告訴過他們此次行動的具體謀劃。

  其中最關鍵的一環,就在能否捕捉到純陽火鱸上!

  若沒有此物,幾乎沒有希望去搶奪到那一樁最近才剛剛問世的造化。

  而魏氏一族,對那分布于碧磷冥湖捏的純陽火鱸的習性最為了解,以往歲月中,也曾多次捕捉這等靈物。

  這讓那些老怪物們皆對此次行動充滿信心。

  時間點滴流逝,夜色愈發深沉,天穹血月猩紅妖異。

  忽地,遠處湖面泛起一道細長的熔漿浪花,似有一條活物在湖面快速游弋。

  那些老怪物不禁精神一振。

  可很快,他們眉頭就皺起來,就見那一條活物掀起的浪花,筆直沖向了遠處的湖畔。

  而那里,正是蘇奕等人佇足之地。

  就見隨著蘇奕手腕一抬,湖中浪花迸濺,一條金燦燦的大魚掙扎著飛出湖面,落入蘇奕掌中。

  此魚長不過一尺,通體如仙金澆筑般,燦然生輝,一對眼眸火紅如燃,渾身繚繞著驚人的純陽火焰波動。

  正是純陽火鱸!

  蘇奕滿意地點了點頭,且不說其他用途,僅僅是此魚的肉質,便鮮美無比,蘊含著豐沛的靈氣和純陽氣息,根本無須烤炙,切成魚片入口,便能讓人體會到一種濃郁的清香,堪稱天地間的一絕。

  當然,蘇奕這時候可不會談口腹之欲。

  他隨手收起這條純陽火鱸,旋即拿出一條星紋蟲,隔空拋進了碧磷冥湖內,完全沒有動用其他寶物。

  原因是,他的神念則早已潛入星紋蟲內,像垂綸絲線般,隨著星紋蟲一起,掠入碧磷冥湖中。

  只不過外人察覺不到罷了。

  事實上,這世間幾乎沒人敢以神念探入碧磷冥湖,因為那其中的熔漿力量,動輒能把神念燒掉,從而傷到修士的神魂。

  這也是為何,魏韞不得不借助寶物來捕捉純陽火鱸的原因所在。

  但對蘇奕而言,這么做反倒沒多少危險。

  他的神念千錘百煉,到如今都已堪比玄照境初期的角色,并且動用的乃是一門名喚“馭物控靈”的神魂秘術,神念融入星紋蟲體內,不止可以避開熔漿侵襲,還能讓星紋蟲化作他的“眼睛”,清楚看到湖底中的狀況,主動去尋找純陽火鱸。

  當純陽火鱸將星紋蟲吞吃,他那潛入星紋蟲內的神念力量,就能一舉控制純陽火鱸,讓其乖乖地送上門來。

  前世他和小葉子前來時,就是以這等秘法釣到了許多純陽火鱸。

  而今,只不過是故技重施罷了。

  這等辦法,自然要比魏韞那種被動等待魚兒落網的辦法更勝一籌。

  “那小子運氣不錯啊。”

  將這一幕幕盡收眼底,獨臂老魔不禁冷然道。

  其他老怪物的臉色,也都有些陰沉。

  “運氣?不見得,那小子肯定是有備而來,掌握了某種秘法,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里,捕捉到一條純陽火鱸。”

  天屠鬼僧沉吟道。

  魏韞默不作聲,只是心中也頗為吃驚。

  作為魏氏族人,他無疑最了解純陽火鱸的習性,也無比清楚,要捉到這等靈物是何等不容易。

  可誰曾想,兩手空空的蘇奕,卻奇跡般釣出一條純陽火鱸,這讓魏韞焉能不吃驚?

  無疑,正如天屠鬼僧所言,對方為今夜的行動,做足了準備!

  就在魏韞思忖時——

  遠處湖面又是一陣翻騰,一條純陽火鱸飛躍而出,落入蘇奕手中。

  那等湖面,簡直就像主動送上門似的,不要太輕松。

  反觀魏韞這邊,到現在卻連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看得那些老怪物們皆無法淡定了,一個個臉色陰晴不定。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