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夜魔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八十九章夜魔城穩了穩心神,墨無痕再次寫到:

  “我無法確認,他究竟是否是當初那位存在,但這件事,委實有太多的反常和蹊蹺。”

  “師兄,若你能收到這道秘符,還請速速返回宗門。”

  寫到這,墨無痕施展秘術,指尖一挑。

  金色秘符化作一道璀璨的光,鑿開虛空,倏爾消失不見。

  墨無痕長吐一口濁氣,獨坐在那,陷入沉默中。

  幽冥界分作六域十三界。

  忘川域乃是六域之一,幅員遼闊,疆域廣袤,比之一方大世界也不逞多讓。

  在忘川域,孟婆殿是至高無二的古老道統。

  但同樣也有著許許多多勢力似星辰般,點綴在不同的疆域中。

  三天后。

  晌午十分。

  “蘇兄,那便是閻浮大山,綿延八千里疆域,被視作忘川域中的大兇禁地之一。”

  崔璟琰指著遠處,聲音清脆,“不過,我們不必前往其中,只需沿著忘川河前行九千里之地,就能抵達忘川域南疆第一大城……”

  少女侃侃而談,對忘川域的情況了如指掌。

  或許是因為蘇奕曾劍敗元琳寧的緣故,讓崔璟琰面對蘇奕時的態度明顯改觀不少,也親近敬重許多。

  “今晚我們去‘夜魔城’歇息。”

  蘇奕隨口道。

  “夜魔城?”

  崔璟琰漂亮的黛眉微皺,道,“那可是一座邪魔外道扎堆的兇險之地,魚龍混雜,烏煙瘴氣,就是靈輪境修士,也沒多少愿意前往的。”

  夜魔城毗鄰在閻浮大山一側,出城就能進入閻浮大山中。

  這些年來,那些散落天下間的邪魔外道,當遭遇到強大的力量追殺時,皆會選擇逃到夜魔城中避難。

  原因就是,夜魔城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

  凡入城者,只需交出身上最寶貴的東西,就能得到城主的庇護!

  而夜魔城城主,一直由魔族魏氏的強者來擔任。

  魔族魏氏,是一個極古老的勢力,古往今來的歲月中,一直棲居在閻浮大山深處的一座峽谷內。

  據傳,在忘川域中,無論是哪個勢力,輕易皆不敢得罪魔族魏氏。

  就是孟婆殿,也從不曾找過魔族魏氏的麻煩。

  以至于到如今,由魔族魏氏掌控的夜魔城,儼然成了天下邪魔外道心中的避難圣地。

  蘇奕隨口道:“這座城或許烏煙瘴氣,但若沒有此城,天下各地,可就變得烏煙瘴氣了。”

  崔璟琰一怔。

  相似的說法,她也曾聽宗門一些老人說過。

  夜魔城明明是天下間臭名昭著的罪惡之城,為何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卻不曾有哪個勢力將其鏟除了?

  當時,孟婆殿太上大長老輕嘆說道,“此城若沒了,那些邪魔外道流竄天下各地,只會給世人帶來更多的災禍。”

  當時,崔璟琰還有些不懂,殺光了那些邪魔外道,不就行了?

  后來隨著修為提升,眼界的開闊,她才明白,這世上的邪魔外道,是殺不完的。

  就像有光明,就會有黑暗。

  有善,自會有惡。

  “有魔族魏氏坐鎮夜魔城,于天下蒼生而言,有其弊,但利大于弊。”

  交談時,蘇奕已邁步朝前掠去。

  崔璟琰和老瞎子連忙跟上。

  夜晚降臨時,夜魔城張燈結彩,熱鬧非凡。

  那恢弘高聳的城墻,也擋不住城中的喧囂聲浪。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這是一座天下皆知的大兇之地,匯聚不知多少邪魔外道、亡命之徒。

  可同樣的,由于此城就在閻浮大山旁邊,也吸引來許許多多的商販和喜歡冒險獵奇的散修。

  值得一提的是,夜魔城的“黑市”,在整個忘川域都極為有名。

  傳聞在黑市中,只要出得起價錢,就能買到任何想要的寶物!

  當遠遠地看到這座城時,蘇奕眼神不由泛起一絲緬懷之色。

  前世的時候,他曾和小葉子一起前來過此城,為的是追殺一個鬼蛇族的叛徒,一路從夜魔城追到了閻浮大山深處的一座禁忌之地內。

  也是在當時,蘇奕將一樣寶物留在了那座禁忌之地內。

  而今再來,物是人非。

  “天色這么晚了,怎地還有這么多人前往夜魔城。”

  崔璟琰忽地開口。

  就見四面八方的虛空中,時不時地有遁光閃爍,朝夜魔城中掠去。

  “去看看就知道了。”

  蘇奕收斂紛亂的思緒,邁步朝夜魔城行去。

  可剛抵達城門處,他忽地佇足,抬眼望向夜幕天穹遠處。

  一陣敲鑼聲和吹嗩吶的聲音從遠處夜空傳來,樂曲激昂,卻透發出一股妖異陰森的味道,在這深沉的夜色山河間,顯得極為瘆人。

  城門附近,許多人被驚動,齊齊抬眼望去。

  就見遠處虛空,一支奇怪的儀仗隊伍出現。

  前邊是兩排身著血袍,帶著血色長冠的男子在開道,共有十六人,八個敲鑼,八個吹嗩吶。

  敲鑼聲哐哐震天,尖銳刺耳。

  嗩吶聲激昂悠長,震得虛空泛起一圈圈黑色音波漣漪,虛空下方的山河都隨之簌簌震顫。

  這等樂曲,簡直和鬼怪魔音般,曲調怪異,令人毛骨悚然。

  而在后方,則是四個身著血色裙裳的女子,她們一起抬著一個血色花轎,邁步虛空時,身上血光流轉,如夢似幻。

  當這樣一支隊伍出現,和鬼新娘出嫁的場景一般,在這夜色中平添一股陰森詭異的味道。

  “是天屠鬼僧!”

  有人顫聲開口,“這老妖怪竟也來了……”

  附近人群騷動,皆露出驚悸忌憚之色。

  “天屠鬼僧?原來是這老東西。”

  崔璟琰絕美的俏臉浮現一抹厭憎之色。

  “此人很厲害?”

  蘇奕問道。

  “這老東西是一個邪道老妖怪,譎詐殘忍,臭名昭著,擅長煉尸、馭鬼之術,以往千年歲月中,被這老東西殘害的年輕女修不知有多少。”

  崔璟琰飛快傳音,“可恨的是,這老東西不止修為了得,且背靠‘血河冥宗’,常年躲藏在罪愆血河中,才讓他有命活到了現在。否則,僅僅是我孟婆殿,便第一個饒不了他!”

  按照崔璟琰的說法,天屠鬼僧有著靈輪境大圓滿層次的道行,擱在當今世上,已算得上是皇者之下最巔峰層次的角色之一。

  “一個臭名昭著的邪修,還不曾證道為皇,卻能在干出這么多惡事之后,活到現在,倒也算有些本事。”

  蘇奕隨口道。

  交談時,那一支聲勢浩大的依仗隊伍從夜空高處掠過,進入夜魔城中,漸漸消失不見。

  而城門附近,則響起一陣議論聲。

  “天屠鬼僧已經有近百年時間不曾顯露蹤跡,可今夜他卻直奔夜魔城而來,無疑,他定然是收到了城主府的夜宴請帖。”

  有人低語。

  “最近這些天,獨臂老魔、千眼老妖、白面道人等一眾邪道巨頭紛至沓來,據說都是為了參加城主府今晚的夜宴,要密謀一樁和閻浮大山深處有關的天大造化!”

  “我也聽說了,前不久時候,閻浮大山深處,有九色仙光騰空,衍化出諸般不可思議的異象,據說還有神秘的鐘鳴之聲響徹三天三夜,直至前天時候,才銷聲匿跡。”

  “也是在那天,夜魔城城主魏韞發出請帖,邀請一眾邪道巨擘前來,為的,就是要謀奪這一樁不可知的神秘造化。”

  “怪不得最近夜魔城這般熱鬧。”

  ……人們議論時,已陸續離去。

  蘇奕的眉頭則微微皺起。

  九色仙光?

  神秘的鐘聲?

  難道說,那一處大兇禁地的封印被人打開了?

  老瞎子忽地說道:“謀奪造化,還要邀請那些邪魔外道,這魔族魏氏如此大張旗鼓,無疑意味著,這樁造化怕是另有古怪。”

  “何以見得?”崔璟琰一怔。

  老瞎子道:“璟琰姑娘,換做你在自家地盤上發現了一樁了不得的造化,會把造化分給其他人嗎?”

  崔璟琰恍然道:“這倒也是。”

  閻浮大山,忘川域大兇禁地之一。

  而魔族魏氏,在很久以前,就盤踞在閻浮大山深處的“天云谷”內!

  若論對閻浮大山的了解,放眼當世,怕也沒有人比得過魔族魏氏。

  可現在,來自魔族魏氏的夜魔城主魏韞,卻邀請一眾邪道大修士前來,也就意味著,所密謀的事情不可能那般簡單了。

  “走吧,先去城中的黑市逛一逛。”

  蘇奕邁步走進城門。

  老瞎子和崔璟琰跟隨其后。

  兩人內心都很疑惑,為何蘇奕非要來這夜魔城,但都很識趣地沒問。

  若是蘇奕想說,必然早已經說了。

  夜魔城很熱鬧,街巷上房舍如林,燈火如龍,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

  那繁華的景象,看起來和其他地方的城池沒什么區別。

  但只要留心就能發現,城中的修士,可謂是魚龍混雜,有妖修、魂修、魔修等等,也有來自不同族群的強者。

  并且,不乏一些人身上的氣息,極為邪祟兇厲,帶著濃重的血腥,便是極力掩蓋,也難逃厲害人物的法眼。

  對此,蘇奕見怪不怪。

  很久以前,此城就是一個烏煙瘴氣的地方,繁華和熱鬧只是表面,暗中實則是污濁橫流,血腥黑暗。

  若是初出茅廬的修士來到這等大兇之地,注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公子,你們是第一天剛入城吧?”

  蘇奕他們才剛進城不久,一個仙風道骨的道士就主動上前,笑呵呵搭話。

  蘇奕瞥了對方一眼,唇中輕吐一個字:

  “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