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八十八章 懲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似乎看出墨無痕不相信,冥淵獸道:“事實就是如此,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說著,它腦袋一縮,身影消失在霧靄深處,根本就不給墨無痕繼續追問的機會。

  墨無痕唇角一陣抽搐。

  冥淵獸此舉,顯得極為心虛,而這也讓他斷定,那蘇奕極可能是冥淵獸主動放進忘川神窟的!

  “這蘇奕的來歷,注定非同小可了,這件事一定得查個一清二楚才行!”

  墨無痕心中暗道。

  他剛想到這,冥淵獸的聲音忽地從霧靄深處傳出:

  “老小子,我可警告你,莫去打擾那蘇奕,否則……哼哼,后果可不是你們區區一個孟婆殿能承受的!”

  墨無痕心中一震,神色明滅不定。

  冥淵獸來自苦海深處,性情桀驁乖張,自從進入孟婆殿至今,根本不把他們這些老家伙太當回事。

  就是云紫英,也一直被冥淵獸視作“手下敗將”對待。

  此獸的孤傲狷狂,也就可想而知。

  可現在,它卻親自出聲警告,不要去招惹一個靈相境少年,否則,他們孟婆殿都承受不住那等后果!

  這話就太嚴重了!

  那蘇奕是誰?

  究竟有著怎樣的來歷,才會讓冥淵獸主動放他進入忘川神窟,甚至為了這蘇奕,不惜發出警告?

  墨無痕有些拿捏不定。

  不過他唯一確定的是,冥淵獸注定不可能會告訴自己答案了……

  “血兒,你去通知宗門那些老家伙,我在宗門大殿等候,有要事相商。”

  深呼吸一口氣,墨無痕做出決斷。

  “喏。”

  血幽雀振翅而去。

  一刻鐘后。

  晚照峰,宗門大殿。

  以大祭司為首的一眾高層大人物,齊聚一堂。

  只是氣氛,卻有些沉悶和壓抑。

  誰也沒想到,墨無痕這等早已不問世事的老古董,為何忽地在今日出關,并且還把他們所有人都召集了起來。

  更沒人想到的是,墨無痕之所以這么做,竟然是因為一個蘇奕!

  “老祖,這就是我了解的和蘇奕有關的事情。”

  九祭祀戰戰兢兢開口,根本不敢抬頭去看坐在中央主座上的墨無痕。

  他已經按照吩咐,把自己在蒼青大陸上如何和蘇奕結識的事情,和盤托出,事無巨細。

  不過,在有關崔璟琰身上那塊玉佩的事情上,他選擇了保密。

  玉佩所牽扯的,是和裁決冥尊有關的事情,極為隱秘,并且對孟婆殿而言,無關緊要。

  所以,九祭祀才有膽隱瞞。

  而聽完有關蘇奕在蒼青大陸的事情后,墨無痕皺了皺眉,并未發現有什么太值得留意的。

  墨無痕問道:“和你們一起返回的那對師徒是何方神圣?”

  九祭祀搖頭道:“這件事,恐怕只有太上三長老才最清楚。”

  “他人呢?”

  墨無痕問。

  大殿一眾大人物面面相覷。

  這時候,大祭司意識到,再不能隱瞞了,只能硬著頭皮道:“回稟老祖,昨天那蘇奕抵達咱們山門后……”

  他把試圖從蘇奕手中得到蒼青之種的事情一一說出,不敢隱瞞任何細節,因為這件事,如今都已經在宗門傳開了。

  得知元琳寧和五祭祀前往追殺蘇奕,而太上三長老則因為心系徒弟呂長清安危的緣故,同樣也跟著前往這件事后,墨無痕臉色都陰沉下來。

  “荒唐!”

  他冷冷開口,聲震大殿,眾人心中皆是一哆嗦。

  大祭司更是驚得背脊直冒冷汗,當即低聲道:“老祖,我等并非是要硬搶蒼青之種,而是……”

  墨無痕面無表情打斷道:“還敢狡辯!?身為宗門大祭司,堂堂一個皇者,卻干出這等卑劣無恥的事情,何其丟臉?丟你自己的臉不要緊,可你丟的是整個宗門的臉!簡直混賬之極!”

  一番話,罵得大祭司的頭都快抬不起來,惶恐忐忑。

  在場其他人更是噤若寒蟬。

  誰也沒想到,僅僅因為一個蘇奕,墨無痕這等老古董會大動肝火,雷霆震怒。

  “老祖,太上三長老回來了。”

  大殿外,有人稟報。

  話音剛落,盧長明已大步走進大殿,當看到坐在中央主座上的墨無痕,以及在場眾人那噤若寒蟬的神色時,他心中不由奇怪。

  “師伯,您找我?”

  盧長明上前見禮。

  “元琳寧和你那個徒弟可曾回來?”

  墨無痕眼神淡漠問道。

  盧長明心中一沉,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低聲道:“馬上就回來了。”

  “那名叫蘇奕的少年呢?”

  墨無痕再問。

  盧長明眼皮跳了跳,低聲道:“他已經和璟琰一起,啟程前往崔氏一族。”

  墨無痕哦了一聲,道:“蒼青之種可得手?”

  盧長明穩了穩心神,搖頭道:“沒有,在我抵達時……”

  他把蘇奕劍敗元琳寧的事情一一說出。

  當話音落下,滿座皆驚,無不震撼嘩然。

  唯有墨無痕很平靜。

  他早知道,蘇奕曾在忘川神窟第四層試煉之地,斬殺九個玄照境初期的意志戰魂,擊敗元琳寧,倒并不是難事。

  “你為何不動手?”

  墨無痕目光看向盧長明。

  盧長明神色一陣明滅不定,低聲道:“不瞞師伯,從一開始,我便不贊成搶奪蒼青之種的事情,再加上蘇道友非尋常之輩,我……可干不出那等強取豪奪的事情。”

  這番話,讓大祭司臉色一陣發僵。

  墨無痕忽地問道:“那對師徒是什么來歷?”

  盧長明心中一震,低頭說道:“回稟師伯,那位道兄乃是一位曠世奇人,很久以前,曾于我有恩,之前他離開時,我曾答應,不泄露其身份,還望師伯見諒。”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可以保證,那位道兄斷不會給我們孟婆殿帶來任何麻煩。”

  墨無痕眉頭皺了皺,最終并未說什么。

  這時候,元琳寧回來了。

  她俏臉蒼白,模樣憔悴,走進大殿后,低著螓首,上前見禮道:“拜見老祖。”

  在座眾人神色皆變得復雜起來。

  一位皇者,卻敗在一個靈相境少年手中,此事若傳出去,且不提天下會如何嘩然,僅僅是元琳寧的名聲,都將遭受到沉重的打擊!

  看著元琳寧那失魂落魄般的模樣,墨無痕長聲一嘆,道:“你輸在那蘇奕手底下,并不冤枉,無須為此傷神。”

  在座眾人皆錯愕,難道老祖已經了解那蘇奕的底細?

  “敢問老祖,莫非這蘇奕另有來頭?”

  大祭司禁不住問道。

  眾人也都疑惑,今日墨無痕這位不問世事的老古董,卻破天荒地召集他們所有人,問詢和蘇奕有關的事情,這明顯很反常。

  墨無痕沒有回答。

  他目光淡漠地看著大祭司,道:“自今日起,你去‘黑水洞’第九層思過,百年之內,不得踏出一步。”

  大殿氣氛猛地一靜,眾人齊齊色變。

  黑水洞第九層!

  那可是懲罰皇者的禁地!充斥可怖的兇惡煞氣,就是皇者,也會日夜遭受皮肉之苦!

  若心境不堅,甚至會被折磨得痛不欲生!

  這等懲罰,已是很嚴重的事情。

  大祭司谷鐘巽更是如遭雷擊,手腳冰涼,嘴唇蠕動半響,最終低聲道:“謹遵老祖之令!”

  墨無痕目光又看向盧長明,道:“身為太上長老,明知那蘇奕來歷非凡,卻不堅決制止這等惡劣事情的發生,雖無大錯,卻必須予以懲治,自今以后,你無須再擔任太上長老職務了,姑且在自己洞府自省悔過。”

  大殿氣氛愈發壓抑。

  一眾大人物心都在顫抖,根本沒想到,僅僅因為一個蘇奕,墨無痕非但嚴懲了大祭司,還剝奪了盧長明太上長老的職務!!

  盧長明臉色變幻,半響才低頭苦澀道:“師伯教訓的對,我……甘心領罰!”

  “元琳寧,你去‘煉心崖’閉關,何時凝練出一條完整的玄道法則,何時再出來。”

  墨無痕又下一道命令。

  “是。”

  元琳寧低頭答應。

  至此,墨無痕目光一掃大殿眾人,神色威嚴道:“今日之事,莫要泄露分毫,有關蘇奕的一切,也莫要外傳,否則,我第一個饒不了他!”

  字字如悶雷,回蕩大殿。

  眾人皆渾身一顫,肅然領命。

  墨無痕長身而起,大步而去。

  他還有事要做。

  直至墨無痕的身影消失,大殿眾人皆感到無比的困惑和惘然。

  那來自蒼青大陸的蘇奕,究竟是什么來頭,竟讓老祖不惜這般大動干戈!?

  雖想不透其中玄機,可這些大人物心中都清楚,這蘇奕的身份,極可能讓墨無痕老祖都忌憚不已!

  這無疑很恐怖,想一想都令人瘆得慌。

  與此同時,墨無痕的身影,出現在一座洞府中。

  他沉默片刻,從袖袍中取出一塊金色秘符,以神識在其中鐫刻起來。

  “師兄,我遇到了一個來歷神秘的少年,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伴隨在他身邊行走,璟琰那丫頭還親自帶他前往崔氏一族,就連冥淵獸,都為了他而不惜出聲,對我們孟婆殿進行嚴重的警告……”

  “奇怪的是,他如今只有靈相境修為,且年齡在十八歲左右,卻能擊敗三祭祀元琳寧這等皇者人物。”

  “關鍵的是,他……姓蘇!”

  寫到這,墨無痕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握著金色秘符的手指微微一顫,神色恍惚,明滅不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