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八十六章 劍敗皇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元琳寧修煉的是孟婆殿至高傳承之一‘天寒冥炎經’,掌控幽冥界第一流的冥炎寒霜之力,隨手一擊,便可讓霜殺萬靈、冰封山河。

  在其證道成皇后,被稱作“冰焰冥皇”。

  崔璟琰和老瞎子悚然一驚。

  這就是皇者的力量!

  寥寥一擊,如掌控山河萬象的神祇,透發無量威能。

  眼見那一道光刃就將斬落——

  蘇奕身上覆蓋的一層厚厚的冰霜猛地炸開。

  幾乎同時,玄都劍橫空揚起,劍鋒似天河倒卷,堪堪擋住那迎面而至的一道雪白光刃。

  咔嚓!

  三尺光刃,從中斷裂成兩截。

  而蘇奕這一劍掀起的無匹劍氣,則如怒龍翻海,附近那千丈山河,皆轟然一震,從冰封凍結的狀態中恢復。

  恰似一劍舞山河,破千丈冰雪!

  那等一幕,讓崔璟琰和老瞎子皆震撼。

  呂長清瞠目結舌,皇者的一擊,輕松都能滅殺當世靈輪境人物,可現在,卻被蘇奕一劍化解!

  元琳寧都不由動容。

  這一擊,她可沒有留手,動用的是真正的皇者威能,雖沒有用上全力,可那等威能,可也不是當世那些靈道修士能夠抵擋的!

  但偏偏地,蘇奕破開了。

  沒有閃避,沒有負傷,一劍之下,絕境逢生!

  這無疑很不可思議。

  雪白的冰雪霧靄在天地間彌漫。

  而蘇奕,則已凌空踏步,揮劍朝元琳寧殺去。

  他一身氣勢凌厲傲世,衣袂獵獵,似持劍橫空的仙人,明明只靈相境修為而已,可那等威勢,卻令天地為之震顫!

  一劍斬出,似青冥傾覆,磅礴無量的劍光,似晨曦般照亮山河,此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好恐怖的劍道造詣!”

  元琳寧瞳孔收縮,俏臉微變,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因為這等劍道威勢,簡直都不像是靈相境能夠施展,讓她這等皇者,肌膚都感到隱隱作痛!

  “鎮!”

  元琳寧雙手掐訣。

  虛空中,驀地涌現出一朵十丈范圍的冰焰蓮花,蓮花旋轉時,有滾滾黑色陰寒光焰垂落。

  忘川渡魂術!

  孟婆殿九大傳承之一,一經施展,震懾魂魄,壓迫心神,卻充斥著無匹的殺伐之力。

  一旦被擊中,輕則被重創神魂,重則直接會被破掉心境,淪為一個宛如行尸走肉般的傀儡!

  然而——

  就見劍氣斬落時,十丈冰焰蓮花猛地劇烈一震,而后一片片花瓣如爆竹似的炸開,最終四分五裂,潰散如雨。

  轟隆!

  那片虛空動蕩,煙霞肆虐。

  老瞎子和崔璟琰他們都呆滯在那,內心的震撼已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畢竟,以前蘇奕再逆天再強大,也僅僅只是在靈道之路上稱無敵。

  可現在不一樣,面對他斬出的劍氣,元琳寧那等皇者人物動用秘法,竟都無法擋住!

  這簡直是驚世駭俗!

  勢若青冥傾覆的劍氣,余勢不減,朝元琳寧斬去。

  這一瞬,元琳寧眉梢間已浮現一抹凝色,探手橫空一拍,動用全部力量,才把這一道劍氣震碎,在身前三尺之地潰散。

  可根本不給她喘息的機會,蘇奕已再度殺來。

  唰!唰!唰!

  一道道劍氣橫空,或耀眼熾盛,絢爛如朝霞,或浩蕩如九天銀河激蕩山河之間,或如廣袤星空垂臨,大而無量。

  每一劍,皆極盡展現出蘇奕的全部道行。

  整個人,戰意如沸,斗志如燃。

  轟隆!轟隆!

  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附近草木巖石,早已粉碎齏粉,虛空之中,劍意肆虐,大地之上,溝壑縱橫。

  而在這等殺伐之下,元琳寧哪還敢有所保留,全力出手!

  她修長的身影四周,浮現出滔天的陰寒冰焰,舉手投足之間,諸般玄奧莫測的妙法秘術信手拈來。

  那等威能,就是換做同境的皇者人物,都不敢掉以輕心,更遑論是皇境之下的角色。

  大戰爆發。

  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對決,兩者境界相差太大了。

  若是不了解的人,注定會認為此戰毫無懸念,當以元琳寧獲勝而落幕。

  然而,讓人不可思議的是——

  這一戰從一開始,元琳寧就被壓制!

  任憑她動用諸般妙法,皆被蘇奕那堪稱恐怖的劍意擊潰摧垮,就是動用全力,都無法扳回局面。

  反倒是在廝殺之中,不斷被打壓!

  “這……”

  呂長清眼珠瞪大,腦袋發懵。

  皇者之下,皆如螻蟻。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皇者之下的角色,幾乎無人能橫跨這個天塹,去和皇者叫板!

  呂長清還記得,前些年的時候,黃泉宮出現了一個極妖孽卓絕的靈輪境大修士,名喚荀子墨。

  此人曾在一場大戰中,被敵對勢力的一位玄照境皇者追殺,最終成功逃出生天。消息一出,天下皆為之轟動。

  世人皆盛贊荀子墨道行逆天,畢竟,身為靈輪境修士,卻能夠從皇者手底下撿回一條命,放眼天下也沒幾人能辦到。

  然而此時,一個來自蒼青大陸的靈相境少年,非但能夠和皇者對決,并且還在對決之中,壓制皇者!

  這就太恐怖了!

  須知,靈相境和玄照境之間,相差的不止是兩個大境界,還是兩條道途之間的巨大鴻溝。

  能夠和皇者對抗,都已經匪夷所思,傳出去的話,必將震撼天下,震古爍今。

  可現在,蘇奕不是在對抗,而是在打壓皇者!!

  這完全顛覆了呂長清的認知,甚至都不敢想象世上會發生這等事情!

  以至于,呂長清這等見過大風大浪大世面的角色,都不禁懵了,徹底呆滯在那。

  不止是他,崔璟琰和老瞎子也都呆在那,如視亙古未有的一樁神跡,活生生在眼前上演!

  僅僅片刻。

  元琳寧祭出一柄雪白的飛梭。

  那是她的本命道寶,名喚“千幻靈梭”,采擷三萬斤忘川冰晶,糅合三百余種稀罕神料,請其師尊太上二長老風池親手煉制,其威能之盛,遠超尋常意義上的道兵。

  最難得的是,此寶除了擁有禁魂、鎮魄、拘神的妙用外,殺伐之力也堪稱驚世駭俗,陪伴她征戰至今,殺過不知多少大敵。

  而在此時,隨著元琳寧祭出此寶,的確扳回了一些局面,不再像之前那般完全被打壓。

  可僅僅須臾間的功夫,這才剛扳回的一些優勢,就在蘇奕的殺伐之下蕩然無存。

  也讓元琳寧重新陷入捉襟見肘,相形見絀的處境中!

  蘇奕太強勢了,出劍如狂風驟雨,一劍快似一劍,一劍比一劍更強,那等恐怖的戰力,完全都已經無法用靈道層次的標準來衡量。

  “不可能,他怎可能會這般強大!?”

  元琳寧內心翻江倒海,俏臉變幻,只覺自己對大道修行的認知,都在遭受嚴重的沖擊。

  身為皇者,她的見識和閱歷,自然遠超尋常。

  可打破腦袋都無法想象,一個靈相境的角色,竟能夠在正面硬撼中,僅憑自身的實力,將自己這等皇者打壓!

  就是傳出去,怕都無人敢相信了。

  鐺!!

  猛地,一道震天般的碰撞聲響起。

  就見那千幻靈梭被蘇奕一劍震飛,而劍勢余勢不減,狠狠壓迫在元琳寧身上。

  這位世人眼中的冰焰冥皇,身影一個踉蹌,差點被震得從虛空中跌落。

  不好!

  元琳寧臉色大變,意識到自己心境動蕩之際,被蘇奕捕捉到了可趁之機。

  一片劍雨席卷而來,覆蓋四面八方,密密麻麻,那凌厲無匹的殺伐氣息,將虛空絞碎出無數細碎的裂痕。

  元琳寧近乎出于本能般與之硬撼。

  最終,雖擋住這等恐怖一擊,但她身上道袍卻被撕裂出一道道裂痕,裸露出的雪白肌膚,都出現觸目心驚的傷口,鮮血流淌。

  這讓元琳寧驚怒之余,也不由心生駭然。

  難道,自己這次真的要栽在一個靈相境人物手中!?

  便在此時——

  十丈之外,蘇奕身影停頓,收起手中玄都劍,微微搖頭道:“不曾凝結出一條完整的玄道法則,終究談不上是真正的皇者,你這樣的戰力,再戰下去,也注定回天乏術。”

  他已徹底摸清元琳寧的戰力,充其量相當于那忘川神窟第四重試煉之地中第八個出現的意志戰魂。

  擱在昨夜之前,他對付元琳寧或許還會吃力,不可避免的負傷。

  但歷經昨夜的闖關磨煉后,他一身道行早已千錘百煉,發生諸多細微而顯著的蛻變。

  這時候,就是讓他再殺進那第四重試煉之地,也可以輕松拿下第八、九個出現的意志戰魂!

  天地還在震蕩,煙霞兀自彌散。

  當蘇奕收劍出聲時,無論是崔璟琰、老瞎子,還是呂長清,皆還處于一種心神失守的呆滯狀態中。

  而當蘇奕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時,滿心驚怒和駭然的元琳寧,就如同遭受到無法承受的打擊般,手腳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身影則僵硬在原地。

  她花容慘淡,眼神怔怔,失魂落魄!

  被一個靈相境少年,打壓到現在這種地步,這等打擊,對一個皇者而言的確太大了。

  按照蒼青大陸的年歷來算,這一天是五月二十七。

  蘇奕重返幽冥的第二天,于奈何神山三千里之外,劍敗皇者元琳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