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八十四章 果然有問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祭司谷鐘巽很詫異。

  他早了解到,崔璟琰打算借用宗門的傳送大陣,帶著蘇奕前往崔氏一族。

  于是,還為此提前做了一些準備,自忖便是通過傳送陣離開,蘇奕也插翅難飛。

  可誰曾想,蘇奕他們卻改變了主意!

  “聲東擊西?不對,若不借用傳送陣,以他們的腳程,十天半月也休想離開忘川域。”

  谷鐘巽有些皺眉,“這蘇奕……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

  “大祭司,想這么多做什么,忘川域乃是我們孟婆殿的地盤,分布在忘川域境內的各大勢力,無不唯我們孟婆殿馬首是瞻。”

  一旁的三祭祀元琳寧眼神冷冽,“只要你一道命令,那些大勢力便可充當我們的耳目,如此一來,蘇奕無論出現在哪里,皆能夠被我們第一時間知道!”

  一提起蘇奕,元琳寧內心就充滿難言的恨意和惱怒,恨不得立刻出動,去洗刷恥辱!

  “你可莫要被怒火沖昏了頭腦。”

  谷鐘巽眸光閃動,“盧長明師叔昨天的舉動,明顯有些反常,看似是在幫蘇奕,實則也有煽風點火的跡象。”

  說到這,他心中一動,道:“這樣吧,你帶著五祭祀一起行動。”

  “五祭祀?”

  元琳寧一怔,“帶他做什么?”

  “五祭祀是盧長明師叔的關門弟子,和盧師叔的關系也最是親近,早些年的時候,盧師叔就已經決定,要把一身衣缽傳授給五祭祀,窮盡一切辦法幫五祭祀證道為皇。”

  谷鐘巽淡淡開口,“你帶著五祭祀一起去對付蘇奕,萬一五祭祀出什么意外,你覺得盧師叔還能坐得住嗎?”

  元琳寧皺眉道:“只是對付一個蘇奕而已,何須進行這般算計?”

  她感覺谷鐘巽有些小題大做。

  谷鐘巽笑了笑,道:“昨天時候,盧師叔既然摻合了進來,阻止我們去跟蘇奕做‘交易’,現在,又怎能讓他老人家再袖手旁觀,坐山觀虎斗?”

  “更何況,事關蒼青之種這等天大的機緣,讓五祭祀和你一起出手,并無不妥。”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元琳寧,道:“此事就這么定了,哪怕盧師叔以后怪罪下來,自有我去應對。”

  元琳寧點了點頭,起身道:“我這就去找五祭祀。”

  五祭祀名喚呂長清,靈輪境大圓滿修為。

  當元琳寧找來時,呂長清正在悠閑地飲茶。

  “大祭司有令,讓你跟我去執行一個任務。”

  元琳寧直接表明來意。

  雖然都是祭祀身份,但她是皇者,遠不是呂長清可及。

  呂長清一愣,起身說道:“敢問三祭祀,大祭司要我們執行什么任務?”

  元琳寧道:“找到蘇奕,把蒼青之種帶回來。”

  她可不屑在這等事情上隱瞞。

  呂長清臉色頓時變了,他深呼吸一口氣,道:“大祭司的命令,我自不敢違背,這樣吧,我現在要去向師尊請安,等我回來了,便和三祭祀一起出發。”

  元琳寧搖頭道:“時間緊迫,耽擱不得。”

  呂長清心中一沉,道:“必須……現在啟程?”

  元琳寧點頭:“對。”

  呂長清神色變幻不定,最終還是點頭答應道:“好。”

  眼下,大祭司代管宗門一切事宜,而三祭祀元琳寧更是一位皇者,這等情況下,他就是想拒絕都不行。

  當即,元琳寧帶著呂長清徑直離開了奈何神山。

  僅僅相隔半個時辰后。

  晚照峰。

  一座洞府內,正在修剪花草的盧長明眉頭忽地一皺。

  往日里,他的弟子呂長清每天清晨都會前來請安,向他請教修行上的事情。

  可今天,他都已等待半個時辰,呂長清也沒來。

  這無疑有些不對勁。

  這時候,一道沉渾的聲音在洞府外響起:

  “盧師叔,我來代替呂師弟向您請安來了。”

  盧長明眼皮一跳,走出洞府,就見谷鐘巽立在那,稽首拱手,一副恭敬的樣子。

  “代替長清來請安?你這是何意?”

  盧長明皺眉。

  谷鐘巽笑說道:“不瞞師叔,呂師弟今天有要緊的事情,已經和三祭祀一起離開奈何神山,而我很清楚,呂師弟每日都會來向師叔請安,既然他今日不在,自當由我這個當師兄的代勞。”

  盧長明臉色一沉,意識到不妙,道:“離開奈何神山?他和元琳寧去做什么了?”

  聲音已帶上一抹厲色。

  谷鐘巽卻似渾然不覺般,笑說道:“師叔莫擔心,在忘川域,沒人敢動咱們孟婆殿的人,更何況,呂師弟身邊還有三祭祀相伴,斷不可能發生什么意外了。”

  這番話,言之鑿鑿。

  可他越這么說,就讓盧長明愈發意識到不妙,臉色都變得陰沉下來,道:“你讓長清跟著元琳寧一起,去對付蘇奕了?”

  谷鐘巽道:“不是對付蘇奕,而是去帶回蒼青之種,此等造化,根本不是他一個靈相境少年能夠掌控的……”

  不等說完,盧長明已怒形于色,厲聲道:“好啊,你谷鐘巽竟還敢算計到我頭上了!”

  他威勢可怖,身為玄幽境的氣息,令附近虛空震顫哀鳴。

  谷鐘巽卻不慌不忙道:“師叔,您這就誤會我了,殿主和太上大長老離開前,囑托我來代管宗門事宜,無論是三祭祀,還是五祭祀,皆是我們孟婆殿的傳人,我派遣他們行動,怎談得上是算計?”

  看著谷鐘巽那有恃無恐的模樣,原本震怒的盧長明忽地冷靜下來。

  “你可知道那蘇奕有多危險?”

  盧長明冷冷開口。

  不等谷鐘巽回答,他已說道,“你這次的安排,若是害死了元琳寧和長清,后果……你承擔得起嗎?”

  谷鐘巽眼眸驟然一縮,皺眉道:“師叔難道以為,一個才剛抵達幽冥界的靈相境少年,會是皇者的對手?”

  盧長明冷著臉,道:“他的修為或許不值一提,可不見得就奈何不了元琳寧這等皇者!否則,我昨天時候,為何會去阻止元琳寧對蘇奕動手?真當我是吃飽了撐的?”

  谷鐘巽眼皮狠狠一跳,道:“師叔的意思是,此子……背后有高人相護?”

  盧長明長嘆一聲,抬手指著谷鐘巽,道:“你啊,小聰明!”

  說罷,他大步而去。

  “師叔這是要去哪里?”

  谷鐘巽連忙問。

  “還能做什么,你都把長清推到火坑了,我自然是去滅火!”

  遠遠地,傳來盧長明透著怒意的冰冷聲音。

  而他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谷鐘巽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看到盧長明此刻的做派,讓他徹底確定了一件事。

  那蘇奕……果然有問題!

  “怪不得你這老家伙昨天摻合進來煽風點火,明顯是想借蘇奕之手,來敲打我和三祭祀……”

  谷鐘巽臉色很陰沉。

  他很清楚,盧長明身為玄幽境皇者,此刻都為此事大動肝火,不得不第一時間去救場,這無疑意味著,蘇奕這個來自蒼青大陸的少年背后,極可能真的有高人相護!

  否則,盧長明何須慌張?何須動怒?

  想到這,谷鐘巽也不由驚出一身冷汗。

  他本以為,去搶奪蘇奕手中的蒼青之種,僅僅只是一樁小事而已,憑借他們孟婆殿的力量,足可讓蘇奕這樣的靈相境少年乖乖低頭。

  可現在看來,此事遠不是那般簡單!

  “還好,我提前讓三祭祀帶著五祭祀一起行動,讓盧師叔這老家伙也無法隔岸觀火,不得不親自去擦屁股……”

  谷鐘巽想到這,輕松之余,又感到一陣說不出的郁悶。

  那蘇奕明明是來自蒼青大陸的一個小小靈相境角色而已,身上怎會那么多蹊蹺?

  還有沒有天理了!?

  在其他世界位面的世俗百姓心中,幽冥界充滿了陰森詭異的色彩,如若煉獄般可怖。

  可事實上,幽冥并非如此。

  這是一方極為古老的世界,有浩瀚無垠的疆域,有數不盡的生靈棲居其中,有形形色色的族群勢力,也有諸般古老道統林立。

  不過,相比其他世界位面,幽冥中分布的大兇禁地明顯要更多,也更恐怖。

  諸如鬼門關、黃泉路、往生池、枉死城等等,還是已經知道的大兇禁地,在幽冥中,還有著許多未知的禁忌之地。

  像苦海,至今都無人知曉這片海域究竟有多大,又藏著多少秘密。

  離開奈何神山后,蘇奕一行徑直向南而行,他要去的,就是位于忘川域中的一個大兇禁地——

  閻浮之界!

  前世的時候,他曾將一樣東西留于其中。

  晨曦明媚,山川蒼茫。

  蘇奕一行渡空飛行,遨游山河之上,速度談不上快,但也不慢。

  蘇奕能清楚感受到,幽冥界的天地力量,和蒼青大陸截然不同,有著一種厚重、蒼茫、古老的氣息。

  也只有這樣的天地之力,才能承載皇者層次的強者修行。

  相比于蘇奕的悠閑和愜意,崔璟琰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時不時地會環顧四周,眉梢都帶上一抹憂色。

  她敢肯定,三祭祀他們,斷不會錯過追殺蘇奕的機會!

  也正因如此,這一路上,她可謂是提心吊膽,唯恐一不留神,三祭祀元琳寧就突然出現。

  而就在崔璟琰心神不寧時——

  極遠處天邊,忽地有兩道遁光破空掠來。

  崔璟琰似被踩到尾巴的貓似的,頓時炸毛了,失聲喃喃道:“瞧瞧,我早說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ps:想哭,沒存稿的金魚,發愁該怎么過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