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不怕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忘川神窟外。

  蘇奕身影憑空浮現。

  “主上,您怎會受傷如此之重?”

  一直等候在那的冥淵獸,瞪大湖泊般的金色眼眸,露出錯愕之色。

  在它的記憶中,主上儼然是至高無敵般的存在,別說負傷了,放眼諸天上下,都完找不到對手。

  然而此時,它的主上卻負傷了!

  并且很嚴重!

  這讓冥淵獸甚至都有些難以接受。

  “些許傷勢,算的了什么?”

  蘇奕瞥了冥淵獸一眼,“更何況,現在的我,只是靈相境修為罷了。”

  說著,他盤膝坐地,拿出靈丹妙藥吞服,開始打坐療傷。

  冥淵獸顯得很緊張,結結巴巴道:“主上恕罪,我……我真不是有意冒犯,而是沒想到,那區區九層試煉之地,怎會讓您受傷……唔,等等,主上您如今是靈相境修為,怪不得呢……”

  說到最后,冥淵獸露出恍然之色。

  旋即,它又怔住,靈相境!?

  主上怎會一下子變得這般弱?

  “怎么,你這小家伙嫌我太弱了?”

  蘇奕一邊打坐,一邊問。

  冥淵獸連忙搖頭,怯怯說道:“主上之所以變得這般弱,肯定藏有大玄機,就是打死我,也斷不敢有分毫輕慢。”

  說話時,它張口一吐,一個黑玉葫蘆浮現而出,“主上,這葫蘆內是云紫英那小子搜集到的三顆‘天羅道果’,乃是療傷的神藥,請您笑納。”

  蘇奕一怔,抬手拿過黑玉葫蘆,從中倒出一顆靈果。

  此物僅僅鴿蛋大小,表面呈淡紫色,蘊生著天然的大道紋理,剔透晶瑩,清香彌漫。

  這的確是天羅道果,一種極稀罕的神藥,可起死人肉白骨,更能幫皇者鞏固大道根基。

  似這樣一顆靈果,都足以讓皇者眼紅。

  可現在,冥淵獸卻毫不猶豫直接把三顆天羅道果都給了蘇奕!

  “你這小家伙倒是大方。”

  蘇奕笑起來,有些感慨。

  就見冥淵獸莊肅說道:“若不是當初主上傳授我修行之法,斷不可能有我今天之道業,主上現在就是讓我去死,也定不會皺眉!”

  “行了。”

  蘇奕擺手道,“你的命只屬于你自己,你就是想為我赴死,也得看我答不答應。”

  說著,他張口吞服一顆天羅道果,力煉化起來。

  一股澎湃如潮的暖熱洪流涌入四肢百骸,蘇奕身上那嚴重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愈合。

  就連他那瀕臨枯竭的修為,也如雨后春筍般瘋狂滋生。

  僅僅片刻功夫而已,不止一身傷勢愈合,連道行都恢復到巔峰水準!

  而此時,蘇奕才僅僅將天羅道果的力量煉化三成而已……

  可想而知,此物何等之神異!

  最后,蘇奕甚至不得不把那多余的藥力壓制住,封印在了大道靈宮內。

  “這剩下的兩顆,還是你留著吧。”

  蘇奕說著,就將黑玉葫蘆拋給了冥淵獸。

  而后,他從地上起身,抬頭望了望,卻見虛空中霧靄重重,遮蔽天穹,根本無法看清楚天色。

“現在距離天亮還有  多久?”

  蘇奕問。

  冥淵獸連忙道:“兩個時辰。”

  蘇奕拎出藤椅,懶洋洋躺在其中,拿出酒壺,暢飲了一通,這次說道:“趁天亮之前,你可以把修行上遇到的困惑說出來。”

  冥淵獸精神一振,激動得兩眼發光。

  它哪會不清楚,能夠得到主上親自解惑釋疑,是何等難得寶貴的機會?

  這簡直不亞于一樁天大的造化!

  若讓云紫英那小子知道,非嫉妒得面目扭曲不可!

  “主上,實不相瞞,這些年來,我在修行之中,倒的確遇到了一些化解不開的難題。”

  穩了穩心神,冥淵獸開始虛心請教起來。

  嚴格而言,冥淵獸屬于一種先天靈獸,和世間妖修之屬還有些不同,就是孟婆殿這等頂級道統,也很難在修行上給予它幫助。

  但這自然難不住蘇奕。

  在前世,他可有著“萬道之師”的稱號,對天下萬靈的修行之路,幾乎皆有所涉獵。

  蘇奕一邊飲酒,一邊予以解答。

  而冥淵獸則專注聆聽,虛心討教。

  時間點滴流逝。

  直至天色快亮時,蘇奕從藤椅上起身,道:“行了,就到這里吧,我該離開了。”

  冥淵獸頓時露出不舍的神色,道:“主上,您……您能否帶我一起離開?”

  蘇奕搖頭道:“不妥,我若把你帶走了,孟婆殿那些老家伙們非氣急敗壞,對我喊打喊殺不可,太麻煩了。”

  冥淵獸登時怒道:“他們敢!!”

  蘇奕笑起來,道:“你在此好好修行,等云紫英回來了,你若真不想待在孟婆殿了,就跟他說一聲便可。”

  冥淵獸連忙道:“主上,那……我到時候能去找您么?您放心,

  只要能伴隨在您左右,就是端茶倒水、鞍前馬后,我都樂意!”

  蘇奕怔了怔,道:“若到時候我還在幽冥,就給你一個機會。”

  冥淵獸頓時狂喜,道:“多謝主上成!”

  蘇奕笑了笑,正要離開,忽地想起一件事,道:“白天時候,可曾有人前來問詢你為何會異動的事情?”

  冥淵獸道:“有,是孟婆殿現在的大祭司谷鐘巽,不過,我并沒有告訴他主上的事情。”

  蘇奕點頭道:“關于我的事情,莫要再和其他人談起。”

  冥淵獸痛快答應:“主上放心,我自會守口如瓶。”

  旋即,他遲疑道:“主上,您之前曾闖入忘川神窟中進行試煉,其中留下的痕跡,怕是瞞不過孟婆殿的人……”

  剛說到這,蘇奕就笑著打斷,道:“只需告訴他們,就說我蘇奕來過便可。”

  蘇奕?

  冥淵獸略一琢磨,這才恍然,意識到這是主上現在用的一個身份。

  “小家伙,再送我一程。”

  蘇奕轉身朝遠處行去。

  冥淵獸連忙施法,以大道力量鋪成一條金色神虹,托著蘇奕的身影,穿過那覆蓋在黑色石板路上的恐怖殺陣,朝山谷外掠去。

  直至目送蘇奕的身影消失不見,冥淵獸這才輕聲喃喃道:“主上,一定要保重啊……”

  秋霞峰。

當蘇奕返回樓閣時,天光破曉,一縷光劃破夜色,照亮  了天地,也讓奈何神山九座山風,皆沐浴在瑰麗明媚的天光下。

  云蒸霞蔚,氣象萬千。

  “蘇大人,您回來了!”

  老瞎子迎上來。

  蘇奕點頭道:“等崔璟琰來了,我們便啟程離開。”

  “好!”

  老瞎子答應。

  他很識趣地沒有問昨晚蘇奕究竟是去那忘川神窟做什么了,但卻敏銳察覺到,蘇奕身上的氣息,看似依舊如從前般平淡無奇,可卻明顯發生了一些驚人的變化。

  “看來,昨晚蘇大人定是在修行之上大有斬獲。”

  老瞎子暗道。

  蘇奕返回樓閣后,沐浴洗漱了一番,又換了一身整潔的青衫,將黑色長發以木簪挽成道髻,整個人通體清爽。

  沒有等待多久,崔璟琰來了。

  少女紫裳如玉,姿容絕美,在晨光中像個墜落凡塵的小仙子般,綽約修長的身影散發著驚人的魅力。

  “蘇公子,昨晚我已經寫信給宗族,告訴父親我們要回去的事情。”

  崔璟琰巧笑嫣然,聲音清脆叮咚,“另外,我已經請示過宗門長輩,咱們可以借用宗門的傳送陣,先去忘川域最南邊的……”

  蘇奕搖頭打斷道:“又不著急趕路,何須借用傳送陣?我打算在前往你們崔氏一族時,一路上走走看看。”

  崔璟琰:“……”

  她黛眉微皺,提醒道:“蘇公子,你這么做,豈不是等于再給三祭祀他們對付你的機會?”

  蘇奕點頭道:“不錯。”

  崔璟琰:“……”

  她難以置信地看著蘇奕,這才終于明白,蘇奕是的確不怕被追殺,甚至,還很期待被追殺……

  這無疑顯得太瘋狂了!

  崔璟琰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見識到,這世上竟有如此膽大包天的靈相境角色,都巴不得被皇者追殺!

  不過,想起蘇奕身上那種種神秘之處,崔璟琰最終還是忍住了再去勸說的念頭。

  少女悶悶不樂道:“我好心好意幫你規劃的路線,只要跑的足夠快,足可避免被三祭祀追殺,可你卻偏偏要自作主張。”

  說著,她揚起小臉,拿漂亮的眸瞪著蘇奕,“既然你非要找虐,那我也懶得再勸你,最多也只是在你快被殺掉時,去央求三祭祀手下留情,饒你一命。”

  蘇奕啞然失笑。

  看得出來,少女昨晚沒少為自己的事情操心。

  不過,倒不是他不領情,也不僅僅只是為了言出必踐,教那元琳寧做事。

  而是此行前往崔氏一族的路上,他需要去一個地方,取回前世時留下的一樣東西!

  若是借用傳送陣,必然會錯過。

  “走吧。”

  蘇奕邁步朝樓閣外行去。

  老瞎子、崔璟琰緊隨其后。

  一路上,有崔璟琰指路,蘇奕他們很快便離開奈何神山,朝著向南的方向行去。

  與此同時——

  云籟峰上,大祭司的洞府中。

  “他們沒有借用傳送陣?”

  當得知蘇奕他們離開的消息后,大祭司谷鐘巽眉頭皺起,滿臉不解道,“那小子……真不怕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