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八十章 意志戰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看到這頭兇獸,蘇奕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道:“小家伙,今日白天,你竟還能一眼便認出我來,可著實讓我有些意外。”

    他立在那兇獸巨大如山嶺的頭顱前,如螻蟻般渺小,可卻口稱那兇獸為小家伙,不免顯得有些怪異。

    可那兇獸卻激動得搖頭晃腦,發出一道歡愉喜悅的聲音:“主上模樣雖變化了,可風采一如當初!更何況,在這世上,也只有主上一人才懂得我冥淵獸一族的‘神魂秘言’,我又怎可能會認不出主上?”

    聲音沙啞厚重。

    蘇奕點了點頭。

    冥淵獸是苦海深處一種極罕見的先天靈獸,誕生于海底深淵的本源力量之中,天生掌控一種“神魂秘言”。

    正是憑借這等神通,才讓冥淵獸能夠揣摩和體會天地大道的力量,從而促使自身道行發生蛻變。

    前世他在苦海深處降服這頭冥淵獸時,出于好奇,曾參悟過這種神魂秘言。

    而在今日走在那通往秋霞峰的玉橋上時,蘇奕有心用這種神魂秘言進行試探。

    不曾想,一下子就被冥淵獸認出來了。

    蘇奕端詳了冥淵獸片刻,皺眉道:“這么多年過去,你修為怎會依舊滯留在玄照境層次?”

    須知,他前世降服此獸時,已是三萬年前!

    可三萬年過去了,冥淵獸的實力,卻幾乎沒多少變化,這就顯得很反常了。

    冥淵獸道:“主上有所不知,云紫英那小子忒不成氣候,在很久以前破境玄幽境時,差點一命嗚呼。”

    “在最后時候,是我付出大半的本源道行,才幫他抗住了那一場天劫,幫他順利證道玄幽境。”

    “不過,也因此讓我元氣大傷,直至前些年的時候,才勉強恢復過來。”

    蘇奕聽罷,不由感慨道:“你倒是有情有義,還敢去幫云紫英硬抗針對他的玄幽大劫。”

    云紫英,便是孟婆殿的渡河使“玄紫冥皇”。

    冥淵獸道:“當年,主上說讓我追隨在云紫英那小子身邊做事和修行,我一直不敢忘卻,眼見他快要遭難而亡,自不能見死不救。”

    言外之意就是,他之所以救云紫英,還是看在蘇奕的面子!

    “不過,云紫英倒也不錯,這些年里,他搜集了諸多天材地寶幫我治療‘道傷’,還算有良心。”

    冥淵獸補充了一句。

    蘇奕笑了笑,道:“他如今可在這奈何神山上?”

    冥淵獸搖頭,道:“大概是十年前,這小子聽說苦海深處冒出一艘神秘的黑色冥船,頓時就坐不住了,當即啟程前往,至今也沒有回來,也沒有傳回一點消息。”

    又是那艘黑色冥船!

    蘇奕眉頭微挑,道:“你可知道那黑色冥船的來歷?”

    冥淵獸乃是誕生于苦海深處的先天靈獸,很久以前,曾橫行在一方海域之中,相比起當世那些修行之輩,它無疑更了解苦海。

    “不瞞主上,我也是頭一次聽說這樣一艘古怪的冥船。”

    冥淵獸道,“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在以往的歲月中,那艘冥船絕不可能在苦海上出現過。”

    蘇奕若有所思道:“這么說的話,這冥船的來歷可就有些蹊蹺了。”

    旋即,他不再多想,目光看向那忘川神窟的入口,道:“那里邊現在是否有人?”

    冥淵獸道:“回稟主上,渡河使墨無痕在數百年前,就進入忘川神窟第九層之下的‘忘川祖源’之地閉關修煉,據說是要參悟一條玄道法則,至今不曾從閉關中出來。”

    這堪稱絕世大兇的冥淵獸,面對蘇奕時,那叫一個敬畏和恭順。

    仿似只要蘇奕詢問,他就敢把孟婆殿上下所有秘密一股腦全都告訴蘇奕……

    “墨無痕?就是那個孟婆殿的第九任殿主?”

    蘇奕想起來。

    冥淵獸道:“主上說的不錯,就是那老小子,他是云紫英的師弟,很久以前就卸任殿主職務,成了一名渡河使,這些年來一直潛心修道,再也不問世事了。”

    蘇奕撫摸著下巴,道:“這些年來,闖過第三層的最強者是誰?”

    忘川神窟是孟婆殿的禁地,同樣也是一座試煉之地。

    這座神窟下方,分作九重秘境世界,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孟婆殿的修士在這九層秘境內,留下了諸多大道烙印力量,形成了一座座試煉關卡。

    前三層,分別針對的是靈道三大境修士。

    第四到第六層,針對的則是玄照境初期、中期、后期三種修為的皇者。

    第七到第九層,針對的是玄幽境初期、中期、后期三種層次的皇者。

    九層之下,是孟婆殿開宗立派的起源之地——忘川祖源!

    簡單來說,忘川祖源便是“忘川河”的起源,分布在一股先天混沌力量。

    其中蘊藏著的,是一種和神魂有關的“忘川之道”。

    掌控這等大道力量,才能夠修煉孟婆殿的至高傳承秘法,在對敵時,最擅長抹除對手的記憶,操縱人心!

    而此時,蘇奕所說的第三層試煉秘境,針對的是靈輪境大修士的試煉關卡。

    古來至今,凡是闖過此關的靈輪境人物,皆會留下自己的戰績。

    所謂的“最強者”,便是在最短時間內,闖過第三層秘境的試煉關卡。

    “回稟主上,最近一千年里,第三層秘境的最強者記錄,目前是孟婆殿三祭祀元琳寧在三百年前所留。”

    冥淵獸飛快說道,“這小丫頭當初僅僅用了一刻鐘,就擊敗了第三層秘境的所有大道烙印力量,這個戰績至今無人能打破,堪稱是千年來孟婆殿靈輪境中的至強者。”

    “當然,她在兩百年前的時候,就已經證道為皇,若論年齡,算得上是孟婆殿最年輕的皇者,修行至今,才僅僅一千三百年而已。”

    聽完,蘇奕不由怔了怔,元琳寧?

    他可沒想到,那性情孤傲冰冷的女人,原來還曾是孟婆殿靈輪境中的第一人,其締造的記錄,至今無人打破!

    “怪不得她身上的氣息,相比其他玄照境人物,還談不上強大,原來是才剛證道皇境兩百年時間而已,如此推算,她怕是還不曾真正凝練出一條完整的玄道法則……”

    蘇奕暗道。

  玄道之路    ,步步維艱。

    要精進一步,都需要耗費漫長的時間和心血。

    這也是為何,皇者人物閉一次關就是成百上千年的原因之一。

    除非撞到可遇不可求的大造化,才能讓修為飛快突破,否則,皇者在修行上,皆需要漫長的時間來千錘百煉。

    蘇奕沒有再多想,輕聲吩咐道:“給我一塊傳送信符,我要去第四層走一遭。”

    “是!”

    冥淵獸回答時,唇中露出一道光霞,化作一枚銀色的信符,落入蘇奕掌心。

    憑借此物,便可讓蘇奕在忘川神窟的九層秘境世界中行走,就是遇到危險,只需催動此符,就能抽身離開。

    “你在此守著,若有人來,先幫我攔著。”

    蘇奕收起了傳送信符。

    冥淵獸肅然領命:“喏!”

    在它恭順敬慕的目光注視下,蘇奕那峻拔的身影走進了那黑魆魆的忘川神窟入口內,很快就消失不見。

    忘川神窟第一層秘境。

    這里的天地,昏沉蒼茫,到處是灰撲撲的景象,生機枯竭,仿似一方廢棄的世界。

    隨著一陣空間波動。

    嗖!

    蘇奕的身影憑空浮現。

    “還是和當年一樣,沒多少變化。”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

    他前世在孟婆殿做客時,曾在云紫英的陪同下,去過忘川神窟第九層之下的忘川祖源,自然對這里不陌生。

    轟隆!

    驀地,天地間產生大道轟鳴之音。

    就見遠處虛空中,垂落一道道光霞,而后化作一道道虛幻般的身影。

    這是大道烙印所化!

    可稱作是“意志戰魂”。

    乃是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孟婆殿最頂尖的化靈境強者所留。

    一般而言,化靈境修士,要闖過此關,就要擊敗分布在這第一層秘境世界中的所有意志戰魂。

    不過,蘇奕的目的可不在這里。

    隨著他催動傳送信符,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很快就穿過第二、第三層秘境,來到了第四層秘境中。

    這里的試煉關卡,針對的是靈輪境修士。

    分布在這片天地中的意志戰魂,皆是古來至今孟婆殿中的頂尖靈輪境強者所留!

    要闖過此關,就要擊敗這片世界的所有意志戰魂。

    “罷了,姑且先試一試,以我如今的道行,需要耗費多少時間,才能闖過此關。”

    抵達此地,蘇奕想了想,還是決定留下來,等闖過此關,再去那第五層走一遭也不遲。

    就在蘇奕思忖時,驀地一陣天地轟鳴響起。

    遠處天穹上,一縷縷大道光霞從天垂落,化作一道道虛幻般的身影,每個身上皆彌漫著屬于靈輪境的強大氣息。

    這些意志戰魂,除了沒有性靈和生機之外,和真正的靈輪境強者也沒有區別。

    并且,身上的氣息一個比一個恐怖!

    早在蒼青大陸時,就已經不把靈輪境角色放在眼中的蘇奕,見到這等一幕,神色間也不禁露出一絲期待之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