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七十七章 救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晚照峰。

  一座洞天福地內。

  “總之,有關我和徒兒王霆的事情,還望道友為我們保密。”

  道袍老者聲音溫和,謙遜而客氣。

  坐在對面的盧長明肅然拱手,痛快答應道:“道兄放心,這件事,我定不會泄露分毫。”

  他身影瘦削,須發灰白,眼窩凹陷深邃,乃是孟婆殿太上三長老,位高權重。

  擱在幽冥界也是立足在當世之巔的皇境老怪物,有著玄幽境層次的道行。

  可面對道袍老者時,盧長明這位跺跺腳都能讓忘川域震三震的皇者,卻帶著一抹敬色!

  “多謝。”

  道袍老者含笑稽首。

  盧長明笑道:“道兄太客氣了。”

  便在此時,一道清甜悅耳的聲音在洞府外響起:

  “師叔祖,你倘若再不見我,我可就闖進來了!”

  聲音透著一絲焦急。

  盧長明眉頭微皺,旋即有些無奈,朝道袍老者苦笑說道:“道兄見諒,洞府外那丫頭,乃是崔氏族長之女,其母親當初在孟婆殿修行時,還是我的師姐。”

  若真計較輩分,盧長明只能算是崔璟琰的“師叔”。

  不過,崔璟琰在孟婆殿修行,乃是真傳弟子的身份,再去稱呼盧長明為師尊就不合適了。

  這種輩分混亂的事情,在修行界極普遍。

  一般而言,在不同的場合,都是各交各的。

  聞言,道袍老者不禁莞爾,理解道:“我知道那丫頭,這次從蒼青大陸返回時,我就已經認出其身份。”

  頓了頓,他說道:“道友還是請她進來吧。”

  盧長明點了點頭,抬手撤掉覆蓋在洞府四周的禁陣力量。

  幾乎第一時間,崔璟琰那綽約的身影就沖進來。

  少女火急火燎道:“師叔祖,大事不好了!你若再不出面,咱們孟婆殿非引出大禍不可。”

  盧長明怔然道:“究竟發生了何事,讓你這般焦灼,你且說來聽聽。”

  崔璟琰瞥了道袍老者和白袍少年師徒二人一眼,道:“他們是不是得避一避?”

  盧長明呵斥道:“沒大沒小,有話直說便可,無須遮遮掩掩。”

  崔璟琰哦了一聲,道:“既然師叔祖不怕丟人,那我就說了。”

  丟人?

  盧長明眼皮不易察覺地微微一跳。

  道袍老者則若有所思,似隱約已經猜出什么。

  便見崔璟琰紅潤的唇輕啟,飛快把大祭司、三祭祀等人意圖謀取蘇奕身上蒼青之種的事情簡單扼要說了一遍。

  聽罷,盧長明眉頭緊鎖,神色有些不自在。

  在自家地盤上,去搶一個來自蒼青大陸小輩身上的機緣,這……著實太丟臉了。

  若傳出去,非讓孟婆殿的聲譽受損不可!

  尷尬的是,這件事,還被道袍老者和其徒弟聽了個一清二楚。

  再看崔璟琰,眼神間微微有些得意,這讓盧長明頓時明白,這丫頭剛才分明是故意的!

  她原本有機會傳音告訴自己,卻偏偏不這么做,分明就是要用這種方式,來讓自己不得不出面了斷此事,像推諉都不行。

  氣氛一時有些沉悶。

  卻見道袍老者斟酌道:“道友,以我觀之,那位蘇道友絕非尋常之輩,更不能將其視作靈道修士對待,依我看,還是莫要因為一個蒼青之種,而讓孟婆殿與之結仇,這么做的話,注定弊大于利。”

  他神色認真莊肅,而話語中的意味,更是讓盧長明心中一震,意識到不對勁。

  須知,以他對道袍老者的了解,可從不會無的放矢!

  盧長明當即請教道:“道兄,莫非此子……大有來頭?”

  他可以不甚在意崔璟琰的請求,卻無法不在意道袍老者的指點!

  道袍老者反問道:“道友,我且問你一句,孟婆殿的聲譽重要,還是蒼青之種重要?”

  盧長明登時語塞,神色明滅不定。

  大祭司和三祭祀的背后,站著太上二長老“熾焰靈皇”風池,若非必要,盧長明根本不想摻合進來。

  可道袍老者的態度,卻讓他意識到蘇奕的身份,極可能有古怪!

  “師叔祖,快做決斷吧!”

  崔璟琰焦急道,“時間拖久了,想阻止可就難了。”

  盧長明深呼吸一口氣,道:“罷了,這等事情既然被我知道了,無論如何也必須阻止!”

  崔璟琰登時眉開眼笑,道:“還是師叔祖最英明!”

  道袍老者起身道:“走吧,我和你一起去看看,說起來,我也算和那位道友有過一場際遇,相識一場,眼見他陷入這般泥濘中,自不能袖手旁觀。”

  盧長明眼眸驟然一凝,道:“這……怎能勞煩道兄大駕,我親自去便可解決。”

  道袍老者深深看了盧長明一眼,道:“我只擔心,那位蘇道友若非要計較此事,怕是不會賣你面子。”

  盧長明一呆,難以置信道:“道兄,我這是去幫他化解危險,他難道還敢和我計較?”

  道袍老者眉頭不易察覺的皺了皺,淡然道:“是你們孟婆殿做錯了事情,難道你還打算讓對方感恩戴德不成?”

  頓了頓,他輕嘆道:“念在你我之間也算有一場交情的份上,我也不妨直言,換做是我,都不想輕易招惹蘇道友這等角色。”

  “你若再視他如小輩,把他當做一個來自蒼青大陸的靈道修士對待,今日之事……怕是根本無法善了。”

  “王霆,我們一起看看蘇道友。”

  說罷,道袍老者邁步朝洞府外行去。

  盧長明的表現,讓他微微有些失望,不過想一想對方的反應也很正常。

  畢竟,這里是奈何神山,是孟婆殿的地盤。

  而盧長明根本不知道,那蘇奕有何等神秘和古怪,他作為一個皇者,不把一個靈道修士放在眼中,再正常不過了。

  “道兄他是何等強大的存在,可憐他都不想輕易招惹那個少年……”

  盧長明終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再不敢遲疑,道,“璟琰,我們去秋霞峰,找蘇道友好好聊一聊!”

  “好!”

  崔璟琰哪會拒絕了。

  她早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心中也感慨不已,歸根到底,還是得有足夠高的修為,才能說得動盧長明這等老輩人物!

  她的出身也堪稱尊貴和非凡,可她哪會不清楚,今日若不是有那道袍老者,盧長明很難會這般痛快答應此事!

  秋霞峰。

  樓閣中,徹底被激怒的元琳寧,周身氣息洶涌,似起伏的浪潮般,壓迫得這片空間都扭曲紊亂起來。

  皇者一怒,天地翻覆。

  哪怕元琳寧已盡量在壓制怒火,可那等威勢,依舊強大到足以讓這世間靈輪境修士絕望。

  老瞎子只覺渾身似被禁錮,肌膚刺痛,血液凍僵,連呼吸都變得不暢,尤其是心神,遭受到極可怕的壓制!

  而蘇奕,則好整以暇地坐在那,唯有一對深邃的眼眸深處,隱隱有一抹不可遏制的戰意在涌動。

  可就在此時,一道急促的聲音響起:

  “三祭祀息怒!”

  聲音還在回蕩,身影枯瘦的九祭祀已經沖進來。

  蘇奕眉頭微皺。

  元琳寧似也有些不悅。

  就見九祭祀額頭盡是冷汗,勸解道:“三祭祀,蘇道友乃是咱們孟婆殿的客人,并且,他和璟琰的關系也極好,若是動手……”

  元琳寧聲音冰冷打斷道:“九祭祀這是打算教我做事?”

  她臉龐冷若冰霜,眸光如電,渾身那屬于皇者的氣息涌動,透發出極恐怖的威懾力量。

  這讓九祭祀都感到極大的壓迫,軀體發僵,滿腔的話語,都硬生生咽進了肚子。

  他看得出來,自己若敢再多說,元琳寧斷不會給自己留任何情面!

  換而言之,憑他的身份,這一次根本就勸不住元琳寧!

  “你摻合進來做什么?退下吧。”

  蘇奕輕嘆。

  說話時,他長身而起,一指樓閣外,對元琳寧說道:“去外邊,我教你做事。”

  輕描淡寫的話語,可落入元琳寧耳中,卻讓她臉色愈發冰冷,眸子中盡是森然凜冽的殺意。

  誰敢想象,一個靈相境少年,敢揚言教她這等皇者做事?

  這樣的做派,簡直狂妄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九祭祀也呆滯在那,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模樣。

  便是老瞎子都不由倒吸涼氣,蘇大人這才剛抵達幽冥界,就打算對皇者開刀嗎!?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一個如若螻蟻般的小家伙,該如何教我做事!”

  深呼吸一口氣,元琳寧轉身朝樓閣外走去。

  她暗自發狠,這次定要好好收拾這個大言不慚,狂妄無邊的少年!

  可才剛抵達樓閣大門前,元琳寧不由頓足,黛眉皺起。

  就見遠處,數道身影匆匆掠來。

  為首的,赫然是太上三長老盧長明!

  而在盧長明身邊,還跟著那對師徒和崔璟琰。

  蘇奕見此,也是一陣無語,崔璟琰這丫頭,居然真的請來的救兵,可關鍵是,他根本不需要啊。

  何止是不需要,崔璟琰他們的到來,也極可能破壞他的興致,讓他沒有機會去和元琳寧這樣的皇者進行切磋!

  九祭祀、老瞎子則都露出如釋重負的神色。

  變數終于來了,這一場兇險到極致的沖突,極可能會被阻止!

  “師叔,您怎么來了?”

  元琳寧問道。

  盧長明臉色陰沉,劈頭蓋臉喝斥道:“我還想問一問,你這是要來做什么,嗯?!”

  聲色俱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