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七十六章 皇者的威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崔璟琰禁不住道:“蘇公子,你就一點也不害怕?”

    這里是奈何神山!

    且有不止一位皇者坐鎮!

    這等情況下,任何人得知這等壞消息,怕都早已如坐針氈,惶恐難安。

    可蘇奕,依舊那一副雷打不動的平淡樣子。

    蘇奕笑道:“害怕有用嗎?”

    崔璟琰輕咬紅潤的唇,旋即有些歉然道:“之前在勸解那些老家伙時,我并未透露身上那塊玉佩的事情。”

    “也就是說,除了我、九祭祀和雪葉之外,宗門其他人都并不清楚,你是被我家老祖宗看重的人。”

    在她看來,若是泄露這個秘密,肯定會讓宗門那些老家伙收斂一些。

    可她卻沒法這么做。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就在于不能公布于眾。

    讓九祭祀、雪葉知道此事,已經讓崔璟琰內心有些惴惴不安,擔心以后會被自家老祖宗責罰。

    可出乎崔璟琰意料的事,卻見蘇奕欣慰似的笑道:“你做的不錯,我和你家老祖宗之間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崔璟琰:“……”

    蘇奕如此善解人意,反倒讓她內心愈發有些慚愧了。

    少女深呼吸一口氣,星眸堅定道:“這樣吧,我保證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你在孟婆殿遭遇不測!”

    蘇奕搖頭道:“你還是莫要摻合了,否則,以后你還如何在孟婆殿立足?”

    崔璟琰滿不在乎道:“大不了我回家就是了。”

    蘇奕不由笑起來,他看得出,或許是因為崔龍象的緣故,讓少女對自己的安危很是牽腸掛肚。

    甚至,都不惜要和宗門反目。

    不過,蘇奕可不想讓少女摻合進來。

    他轉移話題道:“你說有一小撮老家伙對蒼青之種念念不忘,他們都是何等身份和修為?”

    崔璟琰略一思忖,道:“是以大祭司、三祭祀為首的老人,他們皆是玄照境皇者,大祭司要厲害一些,已是玄照境初期圓滿的修為。”

    “而大祭司的師尊,乃是太上二長老‘風池’,號‘熾焰靈皇’,很久以前,已邁入玄幽境層次。”

    在當今孟婆殿,真正擔任“太上長老”職務,負責管轄宗門事宜的渡河使,共有三位。

    每個皆是皇境存在。

    但在孟婆殿,則有這足足九位渡河使。

    除了那三個擔任太上長老職務的,還有六位要么是在閉關,要么在遠游天下,早已不問世事。

    除非宗門遭受到覆滅般的威脅,否則,那六位活化石般的渡河使,根本就不會露面。

    這很正常。

    修為越高,要在道途上精進一步就越困難。

    尤其對皇境人物而言,為了鉆研道法,推演大道,每一次閉關動輒就是千百年時間,尋常的事情,哪可能會放在他們眼中?

    似這等情況,在皇級道統中極為常見。

    “其他人又是什么態度?”

    蘇奕問。

    有人的地方,便有紛爭。

    修行界尤為如此,大宗族和大勢力內部,為了謀取更高的權柄和更多的修行資源,往往充斥著極殘酷的競爭。

  似孟婆殿這等皇級道統,內部    不可能是鐵板一塊,也不可能只有一種聲音。

    崔璟琰輕嘆道:“如今殿主和太上大長老都不在宗門,太上二長老早在去年時就開始閉關,據說是要煉制一爐丹藥,至今沒有動靜。”

    “而太上三長老正在和那對師徒會面,暫時無暇理會這件事。”

    “如今,大祭司則代管宗門一切事宜,他的態度,已很難再被人左右。”

    聽罷,蘇奕點頭道:“我明白了。”

    崔璟琰猶豫了一下,提議道:“蘇公子,要不……我現在就悄悄帶你們離開?”

    一直在旁聽的老瞎子頓時心動。

    若能盡早離開孟婆殿,自然再好不過。

    卻見蘇奕笑了笑,道:“你信不信,在你來見我時,那位大祭司就早已有所準備?”

    崔璟琰美麗的靈眸微凝。

    蘇奕繼續道:“我甚至敢肯定,當我和老瞎子離開后,那位大祭司定會第一時間追上來,既然如此,為何要離開?”

    崔璟琰玉容明滅不定,道:“可……你們若留下來,豈不是更危險?這可是孟婆殿的地盤。”

    蘇奕淡淡道:“于其他人眼中,此地或許是龍潭虎穴,可于我看來,和世間其他地方也沒多少區別。”

    說著,他拿出酒壺飲了一口,目光望向窗外,暮色深沉,夜色將臨。

    他之前曾說,要去忘川神窟看一看,自然不會現在就離開了。

    卻見崔璟琰苦惱地揉了揉頭發,嘀咕道:“在蒼青大陸,沒有皇者,以你的道行自然可以稱尊于世,但這里可是幽冥界,是奈何神山!你這家伙怎地還如此膽大?都敢不把孟婆殿放在眼里……”

    少女顯得很煩躁。

    蘇奕不禁被逗笑了,道:“行了,我的事情,還不由你一個小丫頭來操心。”

    崔璟琰氣急敗壞,瞪著漂亮的眼睛,惱火道:“誰小了?你年齡怕都還沒我大呢!還有,我才不是操心你,是不想我家老祖宗看重的家伙死在這奈何神山!”

    何謂美人?

    那就是嗔怒生氣,都美麗得不像話。

    崔璟琰此刻的模樣,形象地體現了這一點。

    “罷了,我再去找太上三長老說一說此事,很早之前,他是我母親的同門師弟,想來不會不給我面子。”

    說著,崔璟琰氣鼓鼓地扭頭離開了。

    老瞎子不由感慨道:“這位璟琰姑娘可真是熱心腸。”

    蘇奕點了點頭,道:“這丫頭的確和她祖父不一樣,崔龍象那老狐貍若遇到這樣的事情,早就置身事外,幸災樂禍地準備看熱鬧了。”

    老瞎子神色古怪,很識趣地沒有接話。

    他可不認為自己有資格妄議裁決冥尊的為人。

    這時候,一陣腳步聲忽地從遠處響起——

    “蘇奕可在?”

    一個身著道袍,氣質冷峭如冰的女子來了。

    說話時,她不經同意,徑直走進了閣樓。

    當看到這女子,老瞎子渾身一僵,臉色驟變,一個皇者!

    “有事?”

    蘇奕依舊坐在藤椅中,目光看向這個不速之客。

  女子姿容倒頗為出眾,身段修長高挑,雖然身著素凈的道袍,不加修飾,依舊不減其    美麗。

    只不過,她氣息極冰冷,氣質孤峭,眼神顧盼間,透著一股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淡漠味道。

    這也讓人面對她時,會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壓迫感。

    就像老瞎子,渾身都不由緊繃起來,心神壓抑。

    這并非是膽怯,而是境界上的壓制!

    不過,蘇奕卻似渾然不覺。

    他心境和神魂擁有前世閱歷,自不會受到影響了。

    眼見蘇奕坐在藤椅中,渾沒有起身見禮的打算,道袍女子眉頭微皺,但并未惱怒。

    她直言道:“我名元琳寧,擔任孟婆殿三祭祀職務,之前璟琰想來已經告訴你,我們孟婆殿的態度,不知道你如何考慮的?”

    孟婆殿三祭祀!

    老瞎子登時反應過來,之前崔璟琰就曾說過,在孟婆殿,對蒼青之種念念不忘的,便是以大祭司和三祭祀為首的一小撮老輩人物。

    而這三祭祀元琳寧,乃是玄照境初期修為,名副其實的一位皇者人物!

    世人皆尊稱其“冰焰冥皇”。

    對蘇奕而言,無論是元琳寧,還是大祭司谷鐘巽,他前世聽都沒聽說過。

    無疑,前世他在幽冥中闖蕩時,這兩人還遠遠沒有證道為皇。

    想了想,蘇奕認真說道:“我覺得,你們還是打消內心的貪念為好,否則,只會給自己招惹殺身之禍。”

    元琳寧:“……”

    她萬沒想到,在這等處境之下,一個來自蒼青大陸的少年,還敢這般跟自己說話。

    甚至是語帶威脅!

    他難道不知道,什么叫皇者如天,不可詆毀?

    元琳寧眼神變得愈發冰冷,道:“在我前來時,大祭司曾叮囑,念在璟琰的面子上,莫要太過為難你,并且曾許諾,只要你愿意主動呈上蒼青之種,我孟婆殿自不會虧待你。”

    頓了頓,她繼續道:“據我們所知,小友也是初次前來幽冥界,無依無靠,不過,難得的是道行深厚,非比尋常之輩,若小友愿意,我孟婆殿愿意收你真傳弟子……”

    蘇奕打斷道:“這件事,沒有商量余地。”

    身為皇者,元琳寧還是頭一次被一個靈相境少年無禮地打斷說話,她眸子中不禁泛起一抹寒意。

    “年輕人,別說我以大欺小,我可以再給你一個機會。”

    元琳寧語氣冷厲,“若你還是這般執迷不悟,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話時,一股無形的威壓,悄然從元琳寧身上彌漫,老瞎子頓時毛骨悚然,如墜冰窟,臉色都變了。

    蘇奕卻老神在在坐在那,饒有興趣道:“是么,要不你不客氣一下給我看看?”

    眼前這女人,是個剛證道不久的皇者。

    而這樣的角色,無疑很讓蘇奕感興趣。

    須知,早在蒼青大陸時,他就已經稱尊于靈道之路,把可看對決的目標,放在了玄照境上!

    而這元琳寧,無疑是一個很合適的對手!

    甚至,沒有這次的風波,蘇奕都會忍不住想和對方切磋一二。

    而此時,蘇奕那句充滿挑釁的話,徹底激怒了元琳寧。

    整座樓閣的氣氛,驟然壓抑肅殺起來。

    空氣如若被凍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