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七十四章 冥淵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幽冥界。

  有神山名“奈何”,山腳下有忘川之水環繞,被譽為幽冥三十六洞天凈土之一。

  這里,便是幽冥頂尖勢力“孟婆殿”的盤踞之地。

  奈何神山高有萬仞,山勢雄渾,常年霧靄繚繞,云霞蒸騰,氣象萬千。

  此時,在那奈何神山半山腰的一座巨大道場中,陣陣轟鳴之聲如雷霆激蕩,璀璨的禁陣波動直沖云霄。

  孟婆殿大祭司谷鐘巽,率領一眾祭祀人物,靜靜等候在道場中央的一座傳送道壇前。

  谷鐘巽仙風道骨,須發雪白,身影高大瘦削,于三千八百年前證道皇境,至今擁有著玄照境初期圓滿的修為。

  在孟婆殿,共有十八位祭司。

  其中卻僅僅只有三位祭司踏入皇境。

  大祭司谷鐘巽,便是三位皇者祭司之一!

  其地位之高,權柄之重,足可以和殿主平起平坐。

  隨著時間推移,傳送道壇的轟鳴漸漸平靜下來,隨著光霞閃爍,陸續有身影憑空浮現。

  赫然正是和九祭祀、崔璟琰等孟婆殿強者一起返回的蘇奕等人。

  谷鐘巽等人當即笑著迎上前。

  和九祭祀他們略一寒暄,谷鐘巽等大人物的目光,皆看向蘇奕、老瞎子、道袍老者和白袍少年。

  九祭祀連忙介紹起來。

  首先介紹的,便是道袍老者和白袍少年。

  得知道袍老者便是太上三長老的故友,谷鐘巽笑著稽首見禮,道:“師叔他老人家已等候前輩多時。”

  道袍老者露出溫煦的笑容,道:“有勞諸位接引了。”

  寒暄片刻,谷鐘巽吩咐了一名祭祀人物,帶著道袍老者和白袍少年一起離開,前往拜見他們孟婆殿的太上三長老。

  臨走前,道袍老者笑著朝蘇奕拱手道:“道友,我師徒先行一步。”

  蘇奕微微頷首,沒有說什么。

  很快,通過九祭祀的介紹,也讓谷鐘巽等人了解到蘇奕和老瞎子的來歷。

  雖說九祭祀在介紹蘇奕時,極盡盛贊,可谷鐘巽他們也僅僅只是露出一些驚訝和好奇之色罷了。

  直至得知老瞎子的來歷時,谷鐘巽他們一個個皆動容不已,對待老瞎子的態度,明顯鄭重許多。

  在幽冥界,沒人敢忽略鬼燈挑石棺一脈,更沒人敢輕視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

  大祭司谷鐘巽叮囑道:“雪葉,待會你來為兩位道友安排落腳之地,待晚上時,我等安排宴席,再請兩位道友宴飲。”

  “是!”

  雪葉恭敬領命。

  這時候,一個身著銀袍的女人似忍不住了,道:“九祭祀,蒼青之種可曾帶回來?”

  一句話,讓谷鐘巽他們的目光都齊齊看向九祭祀。

  九祭祀眼皮一跳,低聲道:“不瞞諸位,此行發生了一些波折和意外,具體緣由,等見了殿主,我再一一說給諸位解釋。”

  意外?

  谷鐘巽他們眉頭皆微微一皺。

  那銀袍女子道:“殿主在十天前,就已經和太上大長老一起啟程前往‘苦海’,短時間內,怕是根本回不來。”

  頓了頓,她繼續道:“如今,由大祭司代為掌管宗門的事務。”

  九祭祀驚訝道:“殿主和太上大長老去苦海做什么?”

  在孟婆殿,太上長老這個職務,一向由渡河使來擔任。

  太上大長老,便是孟婆殿資歷最為古老的一位大能者。

  而今,殿主和太上大長老竟一起前往了苦海,這讓九祭祀如何不驚訝?

  不等銀袍女子開口,谷鐘巽擺手道:“待會一起去宗門大殿,再聊這些事情。”

  九祭祀點了點頭,旋即,他目光看向崔璟琰,道:“璟琰,待會你和我一起。”

  崔璟琰心領神會,道:“是。”

  接下來,雪葉帶著蘇奕、老瞎子一起離開。

  而谷鐘巽等祭祀人物,則和九祭祀、崔璟琰一起前往宗門大殿。

  奈何神山共有九座山峰。

  山峰與山峰之間,以貫通云海中的玉橋相連。

  招待客人的地方,便位于秋霞峰上。

  “兩位請看,那里是飛鴻峰,是我孟婆殿真傳弟子所居之地。”

  “那邊是云籟峰,是祭祀人物的修行之所。”

  “挨著云籟峰的,是金禾峰……”

  帶著蘇奕和老瞎子前往秋霞峰的路上,雪葉侃侃而談,為兩人介紹奈何神山的布局。

  不得不說,奈何神山無愧是幽冥界三十六洞天凈土之一,到處靈霞氤氳,神曦籠罩。

  除此,一路上還能見到飛泉流瀑、奇花異草、茂林修竹,時不時地,有仙鶴翩躚天穹,灑下嘹亮的清啼。

  九座山峰上,修建著鱗次櫛比的建筑,有古色古香的樓閣,有恢弘莊肅的殿宇,也有演道修行的道場,種滿靈藥的藥園……

  儼然就是一派神仙棲居之所的景象。

  與之相比,蒼青大陸上那些名山福地,無疑遜色了太多。

雪葉一路上一直  在觀察蘇奕的神色。

  他本以為,初次來到幽冥界,又是置身在奈何神山這等名揚天下的洞天凈土中,蘇奕定會為此震撼連連。

  可誰曾想,那些足以讓孟婆殿傳人引以自傲的景象,到了蘇奕那,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讓他都不禁有些困惑。

  須知,就是擱在幽冥界,奈何神山也是世間修士眼中的修行圣地,不知多少人心向往之。

  而蘇奕,儼然一副視若無睹,司空見慣的樣子,這樣的反應,讓雪葉如何不意外?

  他忍不住道:“蘇道友覺得,我孟婆殿的奈何神山如何?”

  “的確不錯,算得上一流的洞天福地。”

  蘇奕心不在焉應和了一聲。

  這樣的答案,讓雪葉不由摸了摸鼻子,很識趣地沒有再多問。

  一側的老瞎子似察覺到這一切,心中不由哂笑,蘇大人是何許人物,怎可能會像個沒見過世面的毛頭小子一樣震撼連連?

  直至走上一條貫通秋霞峰上的玉橋時,玉橋下方那霧靄籠罩的山谷深處,忽地響起一道獸吼聲。

  吼——!!!

  直似驚天巨雷般,山谷中云霧翻騰,虛空震蕩,連那勾連在兩座山峰之間的玉橋,都猛地一陣搖晃。

  雪葉臉色驟變,道:“不好,冥淵獸怎會被驚動了,這……這是怎么回事?”

  他顯得無比緊張。

  話音還未落下,就見玉橋下的山谷深處的霧靄中,浮現出一頭龐然大物的輪廓。

  由于霧靄遮掩,很難看清這龐然大物究竟是什么模樣,甚至無法看出它的軀體究竟有多大。

  但隨著它出現,山谷中覆蓋的云霧都似沸騰般翻滾起來,很快便露出一對巨大如湖泊般的金色眼眸。

  “這是什么鬼東西?”

  老瞎子叫道,他軀體發僵,毛骨悚然,感受到莫大的危險氣息。

  雪葉艱難吞了一口吐沫,道:“那是坐鎮在我派禁地‘忘川神窟’入口處的‘冥淵獸’,是數萬年前我派渡河使‘玄紫冥皇’大人從苦海深處帶回的一頭絕世兇物,有著堪比玄照境皇者的恐怖力量,這數萬年來,一直鎮守于此……”

  “可……可也不知為何,它似是被驚動了……”

  他聲音透著忐忑,臉色蒼白。

  老瞎子倒吸涼氣,原來是它!

  以前在幽冥時,他也曾聽說過,孟婆殿的奈何神山中,鎮守著一頭極恐怖的大兇,堪比皇者,極為可怕。

  不曾想,這次才剛抵達奈何神山,居然就碰到了!

  蘇奕負手于背,望向玉橋下方,當看到那云霧深處那一對大如湖泊的金色眼眸時,神色不禁一陣恍惚。

  原來,是這小家伙……

  嗖!嗖!嗖!

  與此同時,一道道絢爛的遁光從九座山峰上掠起,那些孟婆殿的強者皆被驚動了。

  “發生了何事?”

  “冥淵獸怎會被驚動了?難道有人試圖闖入‘忘川神窟’?”

  “莫要慌亂,且再看看!”

  ……嘈雜的聲音響起,四面八方的虛空中,有這許多身影駕馭遁光,朝這邊掠來。

  “吼——!”

  那震天般的獸吼聲再次響起,激蕩在九座山峰之間,那虛空中的云層都被震得爆碎潰散。

  許多孟婆殿修士,眼前直冒金星,難受得差點咳血。

  而玉橋之上,雪葉如墜冰窟,渾身直冒冷汗,臉色煞白,倉惶催促道:“兩位,快走,離開這里!”

  老瞎子也身心皆顫,感到很不安,正要和雪葉一起離開。

  就見蘇奕擺手道:“別慌,它是在跟我打招呼。”

  老瞎子:“?”

  雪葉:“???”

  蘇奕沒有理會兩人的反應,他目光看向山谷深處那一對巨大的金色眼瞳,能夠清楚感受到,那金色瞳孔中的喜悅和激動。

  一時間,獸吼之聲愈發大了,震得這片天地山河亂顫。

  眼見鬧出如此大動靜,蘇奕想了想,道:“小家伙,先老實呆著,等空閑了,我去找你聊聊。記住,無論誰問起,莫要泄露我的事情。”

  這番話,完被那震天動地的獸吼聲淹沒,以至于老瞎子和雪葉都沒有聽清楚。

  但,山谷深處,那龐然大物似是聽到了,頓時止住了吼聲。

  而后,它那大到無法想象的身影一點點消失在霧靄深處,一切都歸于之前的寧靜中。

  那附近區域中的孟婆殿強者,皆如釋重負般,原本緊繃的身心放松下來。

  唯有雪葉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滿臉難以置信。

  ps:新的一卷開始啦,卷名叫“酒醉天上月,劍開幽冥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