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六十九章 變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六十九章變數阿蒼下意識抬頭,迎著蘇奕的目光,道:“還請道友指點。”

  蘇奕道:“留下來,在暗中守護我那些朋友,以后在我返回時,會帶你們一起離開。”

  阿蒼怔然道:“道友打算離開蒼青大陸?”

  蘇奕點頭道:“不錯,大概三五個月左右,我會去幽冥之地走一遭。”

  頓了頓,他繼續道:“你也清楚,沒有了蒼青之源,隨著時間推移,這蒼青大陸必然將盛極而衰。最終,這天下的生機會徹底枯竭凋零,化作一方廢墟般的世界。”

  阿蒼睫毛微顫,低聲道:“道友所言極是,我……我也早預料到會有這一天。”

  她和灰雀、須彌妖皇皆是誕生于蒼青之源中的先天性靈,自然最清楚這一點。

  “莫要灰心喪氣。”

  蘇奕笑道,“以后,我會盡力嘗試能否讓‘蒼青之種’實現蛻變和進化,若能夠在蒼青大陸徹底衰敗之前,將這‘蒼青之種’徹底孕養成全新的世界本源,那蒼青大陸自然不會徹底崩壞。”

  阿蒼精神一振,露出期待之色,道:“不管道友最終能否辦到,我已感激不盡。”

  說著,少女起身,鄭重朝蘇奕稽首致謝。

  她比世上任何人都清楚,一枚由世界本源的生機所化的種子,要想最終蛻變為真正的世界本源,遠比證道為皇都難!

  不止需要漫長的歲月進行栽培,還需要付出極大的心血,以及可遇不可求的契機!

  似這蒼青之種,便是擱在皇者手中,也不見得能真正蛻變為一方世界的本源。

  同樣,阿蒼對蘇奕能否做到這一步,并沒有太多信心。

  但,她愿意去等!

  只要有希望,終究比沒有希望要好。

  阿蒼不知道的是,她眼前這個青袍少年,或許不是皇者。

  但若說要蘊養蒼青之種,放眼諸天上下,怕也找不出幾個能夠和他相比的!

  須知,蘇奕覺醒前世記憶重新至今,才不過一年多的時間而已。

  而他的修為,早已從凡俗武者境,邁入靈相境層次!

  如今,他的戰力之盛,更壓蓋整個大世,獨尊天下!

  短短不到兩年,便在大道之上擁有這般矚目的成就,以后只要他愿意,足可以在蒼青大陸徹底破敗之前,就把蒼青之種蘊養為真正的世界本源!

  畢竟,蒼青大陸如今正值璀璨大世中,要想盛極而衰走向崩壞,還不知要歷經多漫長的歲月。

  這也間接等于給蘇奕留出了極為富足的時間來做這件事。

  “那你是否愿意接受我的建議?”

  蘇奕問道。

  阿蒼當即痛快答應下來。

  蘇奕內心也輕松不少。

  以后他離開后,明面上有夏皇照拂,暗中則有阿蒼守護,一般的危險已經很難再威脅到那些親友的性命。

  歸根到底,他以后要求索他的劍道,不可能一輩子給予身邊之人庇護。

  五月十五。

  老瞎子從亂星海返回,身邊還跟著茶錦、文靈雪、元恒、葛謙等人。

  這對深居淺出,不問世事的蘇奕而言,無疑是一個意外的驚喜。

當天晚  上,他擺設宴席,與一眾故交好友宴飲,喝了個酩酊大醉。

  翌日一早,蘇奕睜開眼睛時,就見茶錦八爪魚似的抱著纏在自己身上,

  她螓首緊緊貼在自己臂彎處,嬌顏酡紅,鬢發蓬亂,呼吸時像小貓咪似的,一對紅潤的唇光澤瀲滟,讓人忍不住想品嘗一口。

  蘇奕目光挪移,就見茶錦那軟滑細膩的雪白嬌軀都從衾被中露出一截,豐腴修長的叉在自己身上,露出的半邊背脊和臀腰,在窗欞天光的照射下,圓潤飽滿,弧線驚艷傲人。

  蘇奕見此,不由想起昨夜的瘋狂。

  茶錦久曠之身,再加上喝了不少酒,昨晚雙修時,顯得格外投入和恣肆。連以前很抗拒的一些姿勢都嘗試了一遍……

  這大概就是久別勝新婚,久旱逢甘霖。

  發乎于情,而情難自禁。

  唯一遺憾的是,昨晚耽擱了傾綰的修煉功課……

  倒不是蘇奕懈怠,而是傾綰太過害羞的緣故。

  時間一天又一天過去。

  外界風云變幻。

  蘇奕的生活一如從前。

  只不過,身邊多了茶錦和文靈雪等人后,青云小院明顯比以前變得熱鬧許多。

  有一次夏皇前來青云小院拜見蘇奕時,都不禁有些恍惚。

  以前時候,他只當蘇奕的紅顏知己只有聞心照、月詩蟬、傾綰三人。

  可現在才發現,是他把蘇奕想的太簡單了。

  這如若謫仙般的少年,實則也是個風流種子!

  不過,夏皇也不得不承認,蘇奕的眼光極為了不得。

  身邊的紅顏,無一不堪稱是世上拔尖的絕代佳人,或明麗靈秀,或嬌艷絕俗、或清美如畫、或孤峭如雪……

  這也讓夏皇暗自慶幸,自己女兒沒有和蘇奕之間有所羈絆,否則……這可真是讓人頭大。

  若讓蘇奕知道夏皇的想法,肯定嗤之以鼻。

  他身邊的確有不少女子,可真正稱得上雙修伴侶的,目前也就傾綰、茶錦二人罷了。

  當然,這不是說蘇奕就此已經滿足了。

  而是這種男女之間的事情,不在于鐘情多少個美人的問題,而在于情感上是否情投意合。

  就如同他對待文靈雪時,一直將少女視作妹妹來寵愛。

  蘇奕還不至于像個濫情之輩一樣,恨不得將天下美人盡數擁有,那和種\馬有什么區別?

  他蘇玄鈞可不是那種隨便的人!

  五月十九。

  “突破了。”

  房間中,蘇奕從打坐中醒來,長吐了一口濁氣。

  四月十一那天,他于九鼎城外渡劫破境,一舉擁有靈相境修為。

  而今,時隔月余時間,他的修為已臻至靈相境中期地步!

  談不上快,一切都是千錘百煉,水到渠成。

  “靈相境中期,看似只一小步,但對我而言,實力起碼提升了三成左右,就是一些玄照境皇者所煉制的秘寶,怕是也再難傷到我……”

  蘇奕暗自琢磨。

  在當今天下的靈道路上,他已舉世無敵,自然地也就把爭鋒對象,放在了玄照境皇者身上。

  玄道之路,分作玄照、

  玄幽、玄合三大境。

  踏足玄道之路者,又被稱作皇者。

  玄照境皇者,看似只是玄道第一境的修為,可畢竟是皇者,完全不是靈道之路的角色可比。

  在大荒九州,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皇者之下,皆如螻蟻!

  在大荒九州的修士眼中,皇者是立足在至高道途上的恐怖存在,每個皆有通天徹地,威懾八荒的威能。

  就是玄照境皇者,彈指間也能輕易抹殺皇境之下一切角色!

  作為前世的玄鈞劍主,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皇者的強大。

  正因為了解,他才不會和世間修士一樣,把皇者視作不可撼動的“神祇”。

  換而言之,在蘇奕眼中,似玄照境皇者這等角色,也是可以被撼動的!

  就像如今的他,根本不必再借用九獄劍的氣息,憑借靈相境的修為,就能夠對抗玄照境皇者的一部分力量!

  這一部分力量,既包括由玄照境皇者所煉制的秘符、寶物,也包括玄照境皇者的意志烙印等等。

  而按照蘇奕推測,當自己踏足靈輪境時,應當已擁有去和玄照境皇者一戰的底蘊!

  思忖時,蘇奕祭出玄都劍,仔細端詳起來。

  這段時間,他耗費諸多神材,又將此劍重新祭煉了一遍,其威能也早和以前不同。

  就連那一縷一直被封印在劍身內的冥焰魔雀的精魂,到如今都實現了多次蛻變,其殘破的精魄已恢復完整。

  再進一步,冥焰魔雀都足以生出真正的軀體!

  到如今,冥焰魔雀何止是徹底對蘇奕臣服,甚至還對蘇奕崇慕無比,恨不能尊奉蘇奕為主,此生追隨其左右。

  它又不蠢,自從被蘇奕降服至今,早見識過蘇奕那諸般不可思議的神通和手段,再加上它自身的各種蛻變,哪會不明白,只要牢牢抱住蘇奕的大腿,以后就是證道成皇,也并非不可能?

  可惜,蘇奕從沒答應要收其為仆,只把它當做劍魂般的角色來對待。

  這讓冥焰魔雀雖著急,可也無可奈何。

  “在靈輪境之前,此劍的威能,已足夠用了。”

  蘇奕暗道。

  這時候,青云小院的庭院大門被人敲響。

  很快,聞心照就來稟報,說孟婆殿的護法雪葉,前來求見。

  蘇奕當即起身,來到庭院中。

  “蘇道友,我奉九祭祀之命而來,是要跟道友說一聲,我們將在七天后啟程離開,道友若要一同前往,還望提前做好準備。”

  見到蘇奕,雪葉上前見禮之后,便直接說出來意。

  蘇奕一怔,道:“當初不是說,你們會在半年后離開,這才過去一個月時間而已,莫非是發生了什么變故?”

  雪葉耐心解釋道:“不瞞道友,前些天的時候,一位同樣來自幽冥的前輩出手,幫我們和宗門取得聯系,宗門的那些長輩已經答應,動用宗門的空間禁陣力量,接引我們回去,時間就定在七天后。”

  蘇奕一怔,若有所思道:“你口中那個前輩,又是何方神圣?”

  一個能夠在蒼青大陸,和位于幽冥之地的孟婆殿取得聯系的角色,注定不可能是尋常之輩了!看劍道第一仙,更優質的用戶體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