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六十六章 大世三萬載 一劍壓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的話,字字如刀,狠狠捅進黑袍男子心里。

  最讓他羞憤的是,蘇奕拿著他說過的話,來打他的臉,那等羞辱的力量,氣得他肺都快炸開。

  以前時候,他掌控暗古之禁力量,談笑間便可讓皇者膽寒絕望,可曾遭受過這等踐踏和打擊?

  遠處觀戰者神色皆變得古怪起來,黑袍男子被虐得太慘了,讓他們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很難受。

  這可真叫落了毛的鳳凰不如雞!

  當然,沒人敢小覷黑袍男子。

  這次是他倒霉碰到了蘇奕,若換做是對付他們這些人,恐怕沒有一個能活命!

  “年輕人,一時風光雖好,但可別得意忘形!”

  黑袍男子深呼吸一口氣,冷冷道,“我……”

  剛說到這,就見蘇奕又要動手,黑袍男子心頭一哆嗦,厲聲道:“夠了!你再亂來,這女人注定活不了!”

  說話時,他袖袍一揮。

  一道綽約的身影踉蹌而出,被他一把攥住雪白的脖頸。

  蘇奕眉頭微皺。

  這是一名少女,一襲素霓裙裳,明眸皓齒,黛眉如柳,姿容美麗脫俗。

  只是,她臉色卻煞白透明,眼眸緊閉,周身氣機虛弱不堪,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

  阿蒼!

  那個誕生于蒼青本源中的先天冰魄靈體!

  “沒想到,如你這般不可一世之輩,卻也會做出這等下作卑劣的小人行徑。”

  蘇奕淡然開口。

  遠處人群騷動,同樣都沒想到,在黑袍男子即將被徹底鎮壓之際,卻上演這等變故!

  就見黑袍男子不屑道:“勝王敗寇,若連命都沒了,還談什么卑劣和下作?”

  有了人質在手,明顯讓他有恃無恐起來。

  蘇奕直接道:“放了她,我給你一條活路。”

  黑袍男子仰天大笑起來,道:“到了這時候,你這小家伙還敢這般硬氣,難道說,真不在意這女人被殺了?”

  說話時,他掌指一劃。

  阿蒼左臂上被劃破一道口子,一片泛著金色光澤的鮮血才剛飛灑出來,就被黑袍男子張口吞吸掉。

  “這女人的鮮血中,蘊含著冰魄血金之力,這可是世間一等一的神藥,起死人肉白骨,妙用無窮,恰好可以為我療傷。”

  黑袍男子舔著嘴唇,露出陶醉之色。

  那等模樣和神態,可謂張狂到極致。

  蘇奕神色波瀾不驚,唯有一對眸愈發深邃和淡漠了。

  熟悉他的人都清楚,蘇奕已被激起殺心。

  “哈哈,為何不說話了?是故作鎮定,還是不知所措?”

  黑袍男子大笑。

  他似要宣泄之前被蘇奕蹂躪時的羞憤般,滿臉的戲謔和輕蔑,“你不這小家伙不是很能嗎?若不在乎這女人的生死,為何傻乎乎立在那不敢動?”

  不過,他似也擔心徹底把蘇奕激怒,當即話鋒一轉,道:“這樣吧,交出蒼青之種,我立刻放了她!若不然,她今日必死無疑。”

  氣氛,一下子壓抑緊繃起來。

  遠處觀戰者的心都不禁懸起來,屏息凝神。

  蘇奕目光看向阿蒼,遭受這等傷勢,少女依舊雙眸緊閉,不曾從昏迷中醒來。

  當初,正是阿蒼將蒼青之種交給了他。

  他又怎可能見死不救?

  忽地,黑袍男子冷冷提醒道:“你最好老實點,這時候動用任何手段,只會第一時間害死她。”

  蘇奕目光看向黑袍男子,語氣平靜道:“我原本還對你的來歷有些興趣,也給過你機會,可嘆的是,你自己卻不珍惜。知道嗎,我蘇某人平生最恨的,便是被別人進行要挾。”

  話語不帶一絲情緒波動。

  黑袍男子忽地察覺到什么,臉色微變,下意識要閃避。

  可卻已經晚了一步。

  就見蘇奕那深邃的眼眸深處,忽地映現出晦澀的光,隱約間,似有一柄纏繞著九重鎖鏈的神秘道劍虛影浮現。

  而黑袍男子只覺腦袋嗡的一聲,眼前直冒金星,識海直似被一抹恐怖無邊的鋒芒撕碎,產生無法言喻的劇痛。

  “混賬!!我死了,她也活不了!”

  黑袍男子嘶聲大吼。

  他身影上,爆發出滔天的灰暗光焰,攥著阿蒼的右手正欲發力。

  識海中,其神魂如若不堪一擊的泡沫般,被一縷恐怖神秘的道劍氣息狠狠碾碎。

  登時,黑袍男子身上那暴涌出的灰暗光焰熄滅潰散,連那攥住阿蒼脖頸的右手一顫,綿軟無力地松開。

  他眼睛瞪得滾圓,死死盯著蘇奕,似難以置信,唇角顫抖。

  可最終連一個字也沒說出,便仰天栽倒。

  這個曾蟄伏在隕星淵深處無數歲月的“獄卒”,躺倒在地面時,連軀體都撲簌簌化作細碎的灰燼飄灑。

  灰飛煙滅!

  遠處觀戰者,皆被這一幕震撼到,滿臉惘然和驚愕。

  他們都沒看到蘇奕是如何出手的,那黑袍男子便突兀地暴斃當場!

  這死法無疑太過詭異!

  蘇奕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眉梢間也涌起一抹不可抑制的疲色。

  之前,滅殺那七大勢力的六十三位靈輪境人物時,為了和那些皇級寶物對抗,他就曾動用九獄劍的氣息。

  而和黑袍男子交手,同樣也動用了九獄劍的氣息。

  這本就讓他一身修為和神魂力量消耗極大。

  直至此刻,為了救阿蒼,他不惜一切地再次動用九獄劍的氣息,雖一舉將黑袍男子滅殺,可也讓蘇奕一身道行幾乎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地帶。

  自轉世重修至今,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拼。

  不過,當看到被救下的阿蒼時,蘇奕并不后悔這么做。

  哪怕沒能從獄卒口中撬出一些消息,也無所謂了。

  更何況,這世上的獄卒,又并非只有這一個。

  蘇奕敢肯定,以后遲早還會遇到那來自“天道門”的獄卒!

  長吐一口濁氣,蘇奕俯身抱起阿蒼。

  略一檢查,發現少女只不過是被一門秘術禁錮了修為和神魂后,蘇奕心中輕松不少。

  “該離開了。”

  蘇奕看了看天色,將阿蒼背負在身后。

  不過,正要離開時,他忽地注意到,在那黑袍男子死去的地方,遺落著一塊巴掌大小的秘令。

  蘇奕抬手隔空抓起,看也沒看就收了起來。

  而后,邁步朝前行去。

  天地昏沉,少年身影峻拔,背負著少女行走天地間,所過之處,是那破碎凋零,滿目瘡痍的山河。

  漸漸地,他們漸行漸遠。

  遠遠地望著這一幕,無數修士心緒翻騰,卻無人敢去阻攔。

  哪怕有人揣測蘇奕的修為已消耗嚴重,也沒人敢去動手。

  這是殺出來的威風!

  更何況,誰也沒敢肯定,蘇奕是否猶有一戰之力。

  直至許久。

  原本沉悶壓抑的天地間,像炸開鍋一般,徹底沸騰了。

  人們內心深處,積攢了太多的震撼情緒,此刻終于敢宣泄出來,一時間,聲浪如潮,沸反盈天。

  “蘇謫仙,竟完全無懼暗古之禁的力量!!”

  “那黑袍男子何等恐怖的存在,都敢不把皇者放在眼中,可最終卻被蘇大人所斬殺!”

  “你們說,蘇謫仙最后是如何殺死那黑袍男子的?”

  嘈雜的聲浪,在天地間久久回蕩。

  遠處,高入云霄的摘星山,早已傾塌大半,只剩下一小截山體孤零零立在那。

  附近大地上,殘骸混雜著血水,散落在不同區域中。

  那里的大地千瘡百孔,兀自有濃稠的血腥彌漫。

  一切,都似乎在無聲地訴說之前那一場曠世對決的可怕之處。

  “經此一戰,蘇奕已可在人間封神!”

  有老輩人物感慨。

  “這璀璨大世的格局,自今日起,也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后,世間勢力,必當以蘇奕為尊。”

  “天上仙人……大概就是蘇大人這般風范吧?”

  “也不知道,這世上是否擁有能夠和蘇謫仙對敵的角色。”

  聽到這些議論,看著那每個修士神色間的激動、亢奮之色。

  東郭風心中暗嘆道:“有這樣一個敵人,何等之幸,可又是何等不幸……”

  蘇奕的強大,讓東郭風看到了在靈道之路上的一個全新世界!

  同樣,也讓他感到一種望塵莫及的無力之感。

  這便是幸與不幸。

  沈隨云神色落寞,內心苦澀。

  再過不久,就是他和蘇奕約定對決的日子。

  可此時,他已經清楚,便是去對決,也是滿盤皆輸,毫無勝算的下場!

  青云樓主傅青云,拿出了玉簡,以神念為刀,在其中飛快鐫刻。

  “五月初五,蘇奕孤身前來玲瓏鬼域赴約而戰,一人一劍,連破天魔戮天陣、九極鎮世陣……”

  “……此戰,七大勢力六十三位靈輪境、一百零八位靈相境皆覆滅,無一生還。縱觀古今,未曾有之。”

  “神秘的獄卒再度出現,暗古之禁的力量重現于世,誰曾料,足可讓皇者畏懼忌憚的獄卒,卻被蘇奕所斬……”

  一行行字跡,閃爍著氤氳的道光,飛快出現在玉簡中。

  直至寫到最后,傅青云略一思忖,添上自己的評語:

  “此戰之彪炳,古今三萬年未曾有可與之比擬者,后世若有三萬年,憑蘇奕今日之力,亦可一劍壓之!”

  “所謂天上謫仙,當如是!”

  寫完,傅青云心胸為之一蕩,大笑而去。

  作為紅塵青史一道上的見證者,今日之戰,何嘗不是其道途上最濃墨重彩的一筆?

ps:這一卷卷名就是“劍壓大世三萬年”,也算點題了,撒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