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六十五章 吊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失去耐心,蘇奕也懶得廢話。

  他收起酒壺和玄都劍,雙手空空,邁步朝獄卒行去。

  這是打算直接動手了!?

  遠處眾人都呆滯在那,差點懵掉。

  打破腦袋都想不到,蘇奕非但沒有被那來歷恐怖的神秘男子嚇到,反而都懶得廢話,直接要動手!

  并且,還收起了佩劍,一副要徒手搏殺的姿態!

  這簡直強勢得一塌糊涂。

  傅青云這等人物,都睜大眼睛,被蘇奕這突然的舉動驚到。

  “這就沉不住氣了?”

  遠處,黑袍男子也怔了一下,眼眸泛起一抹戲謔,道,“于靈道之路稱尊,就能讓你無法無天了?我只能說,你對真正的力量……一無所知。”

  聲音還在響起。

  他袖袍一揮。

  天地猛地一顫,一片灰暗神輝涌現,凝結為一只足有磨盤大的掌印,壓塌虛空。

  肉眼可見,這掌印彌漫出的氣息無比詭異,似能碾碎周虛,腐蝕天地大道,虛空龜裂崩壞!

  “這樣的力量,皇者也忌憚三分,你又該如何抵擋?”

  黑袍男子饒有興趣問道。

  那玩味的眼神,直似貓戲耗子般。

  “暗古之禁的力量!”

  極遠處,有人驚恐尖叫。

  那些從三萬年暗古之禁下活過來的老輩人物和古代妖孽,也無不駭然色變,認出這等力量。

  一時間,無不駭然,亡魂大冒。

  三萬年前,暗古之禁降臨蒼青大陸,由此給蒼青大陸帶來三萬年的黑暗動蕩歲月。

  不知多少皇級道統遭受嚴重影響,要么從蒼青大陸撤離,要么在暗古之禁之下逐漸走向衰落和消亡。

  整整三萬年!

  整個蒼青大陸修行界幾近凋零,天地間的大道崩碎,靈氣匱乏,讓天下的修行勢力,至今都不曾恢復元氣。

  哪怕璀璨大世已經來臨,可放眼當世,皇者不存,也再沒有出現一個皇級道統!

  這就是暗古之禁力量的恐怖之處!

  尤其對那些從暗古之禁下活過來的老輩人物而言,對這等力量更是有著親身體會,可謂是又驚又怕,恨之入骨。

  而現在,這等宛如禁忌災劫般的力量卻再次出現,并且被一個來歷神秘的黑袍男子所掌控!

  這任誰能不驚恐?

  眾人的反應,盡收黑袍男子眼底,唇角的微笑不由愈發濃郁。

  可旋即,他微微一怔。

  就見邁步而來的蘇奕,身影不曾停頓,神色也不曾有任何變化,似根本不知道危險般,身影尚在半途,其右手掌指一劃。

  一道劍氣橫空,勢若青冥,帶著瑰麗耀眼的晨曦光澤,斬落人間。

  “還真是……不自量力啊……”

  黑袍男子失笑。

  他沒有再遲疑,心念一動。

  原本一直懸浮在虛空的那只磨盤大小的灰暗掌印,驟然發出一聲轟鳴,橫空而去。

  劍氣和掌印交錯。

  并未發出太過劇烈的碰撞聲,也沒有掀起驚世駭俗的動靜。

  因為蘇奕這一劍,直似刀切豆腐般,輕而易舉便斬開那磨盤大小的掌印!

  眾人:“???”

  那暗古之禁所化的掌印,就這般被破了?

  這落差太大,讓人們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黑袍男子臉上笑容也猛地凝固。

  他能夠掌控暗古之禁,自然最清楚這等力量何等之恐怖,不夸張的說,在這蒼青大陸,足可以讓皇者忌憚重重,不敢硬撼。

  可現在,卻被一個少年一劍破開!

  這讓黑袍男子眼皮也狠狠一跳。

  不等他反應。

  一分為二的掌印,潰散如潮。

  而蘇奕斬出的劍氣,則余勢不減,朝黑袍男子斬來。

  黑袍男子冷哼一聲,抬手一按。

  輕飄飄一個動作,卻似神龍從云霧中探出巨爪,裹挾著灰暗禁忌的光澤,威勢之盛,似能撕裂這片天地。

  然而——

  砰!!

  一聲巨響,黑袍男子這一抓之力,依舊如紙糊般,被一劍碾碎。

  這一剎,黑袍男子臉色徹底變了,再不敢遲疑,身影閃爍,有驚無險地避開這一道劍氣。

  劍氣垂落,在大地上斬出一道深不可測的裂縫,如若溝壑般,煙塵彌漫。

  全場死寂。

  遠處觀戰者無不瞠目。

  誰還能看不出,蘇奕那一道劍氣所烙印的力量,足以輕松克制暗古之禁?

  這個事實,也是讓人們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在他們心中,籠罩三萬年歲月,讓諸多皇級道統無可奈何,連皇境人物都只能躲避的暗古之禁力量,完全就和天道一樣不可撼動。

  可現在,這個固有的認知,卻被蘇奕一劍之間打破!

  那種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就是博古通今,閱盡世事的傅青云,都震撼失神。

  再看黑袍男子,臉上已滿是驚疑之色。

  “你……怎會……”

  他張嘴要說什么,可蘇奕耐心已耗盡,哪還有心思理會,縱身虛空,一拳殺來。

  拳勢磅礴,若巍峨神山轟然砸落。

  強勢無匹。

  黑袍男子明顯被激怒,袖袍鼓蕩,掌指虛抓,一片暗古之禁力量涌現,化作四四方方的囚籠,籠罩而下。

  那等威勢,直似能夠把這片天地禁錮和鎮壓!

  很久以前,黑袍男子就曾以這等秘術,鎮壓過蒼青大陸上的皇者人物,堪稱無往不利。

  可僅僅剎那間,這座囚籠轟然破碎。

  黑袍男子更是被一拳轟中,軀體狠狠倒射出去,唇角淌血,臉頰都變得蒼白起來。

  他臉色大變,內心掀起驚濤駭浪,徹底意識到不妙。

  他已經敢確認,這蘇奕,竟擁有克制暗古之禁的力量!!

  “等等!”

  眼見蘇奕再次殺來,黑袍男子當即出聲,“我覺得有必要和你聊聊……”

  他的聲音,被如悶雷般的拳勁轟鳴聲打斷。

  蘇奕身影凌厲,拳芒耀眼,一拳之下,千丈虛空都被那恐怖的拳意覆蓋。

  黑袍男子自不會坐以待斃,可當他動用暗古之禁力量對抗時,卻顯得極為不堪。

  他再度被轟飛,披頭散發,肩膀骨骼都被轟碎,鮮血迸濺,顯得狼狽不堪。

  這一幕,看得遠處眾人完全傻眼。

  之前時候,那黑袍男子何等傲岸和睥睨,直似來自九幽之地的魔尊,高高在上,視當世之輩皆如土雞瓦狗。

  然而當真正開戰時,卻直接被蘇奕碾壓!

  這在之前,誰敢想象?

  黑袍男子氣急敗壞,目眥欲裂。

  他從不曾想過,當自己終于恢復一些元氣,從那隕星淵中橫空出世之后,卻會遭遇這等打擊。

  須知,在以前的時候,就是皇者人物,在他眼中也和獵物沒什么區別!

  然而現在,蘇奕一個靈相境少年,卻殺得他無力招架,這讓他如何不憋悶?不惱怒?

  “蘇奕,你這是找死!!”

  黑袍男子厲聲長嘯,黑發狂舞,渾身灰暗光澤翻騰,籠罩天地間。

  隨著他雙手捏印,無數密集的灰暗利刃浮現虛空,而后如颶風般朝蘇奕席卷而去。

  天地,都被撕裂出無數道觸目驚心的裂縫。

  這些利刃皆是暗古之禁力量所化,密密麻麻,鋪天蓋地,足可輕易屠戮當世任何靈輪境修士。

  但……

  對蘇奕而言,毫無威脅可言。

  轟隆!

  就見他不閃不避,如一道流光般,勢如破竹般在那漫天利刃中碾碎出一條通路。

  而伴隨著那無數利刃崩碎的聲音,蘇奕一拳轟在了黑袍男子身上。

  黑袍男子慘叫,身體如殘破的沙包般,從半空中狠狠砸落大地,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他鼻青臉腫,口中噴血,灰頭土臉,軀體都因為痛苦狠狠抽搐顫抖。

  那凄慘的模樣,和之前那輕蔑眾生的傲岸姿態,完全判若兩人。

  遠處人們神色恍惚。

  這一戰,那黑袍男子儼然被蘇奕完虐!

  完全沒有對抗之力!

  “混賬!!”

  震天動地的憤怒大叫聲響起。

  黑袍男子的身影沖出,狀若瘋狂,渾身彌漫著毀滅般的力量波動,朝蘇奕殺去。

  不過這次,他沒有動用暗古之禁的力量。

  蘇奕眼神泛起一抹不屑。

  從見到這黑袍男子的第一眼,他就看出,對方看似強盛,實則外強中干,一身大道根基早已破損嚴重。

  拋開其所掌握的暗古之禁力量,其實力也就和謝知北、桓上林這等靈輪境角色相當。

  蘇奕雖不清楚黑袍男子最初是如何負傷,但卻敢肯定,在那無數歲月的蟄伏中,這個躲藏在隕星淵深處的獄卒,也僅僅只能夠茍延殘喘罷了。

  驚天的碰撞聲響起。

  黑袍男子再度被轟砸在大地上。

  這一次,他負傷更重,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肌膚鮮血汩汩流淌。

  簡直是慘不忍睹!

  到了此時,任誰都看出來,當暗古之禁的力量無法威脅到蘇奕時,這黑袍男子就如被打落凡塵的神祇般,只有被虐的份兒。

  這樣的一幕,也讓人們憑生一種巨大的落差感,一個如魔神般的角色,卻自始至終被人蹂躪,這形成的反差無疑太大了。

  蘇奕的身影從天而降。

  他負手于背,俯瞰著砸落在不遠處地面上的黑袍男子,語氣淡然道:

  “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跟我解釋解釋,什么叫不堪入眼的土雞瓦狗?什么叫對真正的力量……一無所知?”

  蓬頭垢面,狼狽不堪的黑袍男子軀體顫抖,滿臉鐵青,內心涌起強烈的恥辱和羞憤。

  ps:敲黑板,前文很多次寫過,九獄劍專門克制暗古之禁,再加上這個獄卒負傷太重,才會像個倒霉孩子般被蘇姨吊打。

所以,千萬別認為獄卒垃圾啊童鞋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