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六十四章 獄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戀上你看書網,劍道第一仙  砰!砰!砰!

  那些靈輪境的軀體爆碎,像二十余道猩紅的煙火在虛空中綻放。

  凄美瘆人。

  這一劍,蘇奕倒并未動用九獄劍的氣息。

  之所以能一舉將這些逃走的對手全滅掉,原因很簡單。

  對方的心境和斗志都已崩潰!

  這樣的對手,完全就沒有任何威脅可言。

  天地血腥如畫,毀滅般的氣息兀自在彌漫。

  唯蘇奕孑然一人,憑虛而立,傲視天地間。

  如若不敗仙神!

  遠處觀戰者,皆呆滯在那,雙目失神。

  這一戰,那七大勢力的頂級強者幾乎傾巢而出,聯合一起,布設重重禁陣,更動用諸般祖傳至寶。

  可最終,還是敗了!

  敗在蘇奕一人手底下!

  六十三位靈輪境、上百位靈相境,全軍覆沒,無一生還!

  這在之前,誰敢想象?

  太恐怖!

  天地寂靜,壓抑沉悶。

  “一人一劍,踏滅七大勢力聯手,這等風采,擱在三萬年前,也無人可及啊……”

  一些老輩人物暗自感慨。

  這一場引來天下矚目的曠世大戰,將決定大世潮流的走向。

  而現在,隨著七大勢力折戟沉沙,可以預見,以后這蒼青大陸上,必將以蘇奕一人為尊!

  換而言之,他一個人,便可劍壓大世,令天下臣服!

  “之前我都懷疑,就是皇者人物來了,面對這等重重殺陣,怕也得鬧得灰頭土臉不可,誰能想到,蘇奕卻能一路破竹,摧枯拉朽般滅殺所有大敵?”

  一些大勢力中的強者,皆心驚肉跳,膽寒不已。

  對他們而言,七大勢力的落敗,也就意味著,哪怕是當世其他大勢力,以后也得向蘇奕低頭!

  “完了,那七大勢力徹底完了……”

  有人內心翻騰。

  這一戰,七大勢力的強大存在幾乎被蘇奕一人屠戮一空,不用想就知道,哪怕蘇奕就此收手,那七大勢力也注定將淪為肥肉,被當世其他勢力瓜分!

  “一人之威,竟強盛至此,放眼當今璀璨大世上,誰還能與之比肩?”

  “世人稱呼其謫仙,倒的確是恰如其分!”

  “一人一劍,鎮壓大世,古來至今,何曾有過?”

  似古蒼寧、佛子塵律、曾濮、尺簡素這些年輕一代的俊杰,此刻也都心潮起伏,感慨良多。

  而在遠處人群中,青云樓主傅青云,同樣將這一場大戰從頭到尾盡收眼底,內心也是翻騰不已。

  他拿出一塊玉符,正欲書寫記錄今日戰。

  就在此時——

  一陣撫掌聲忽地響起,在這寂靜沉悶的天地間,顯得尤為清晰,甚至有些刺耳。

  “精彩!在靈道之路上,似此等對決,絕對堪稱曠世罕見!”

  一道渾厚悠揚的聲音,也隨之從極遠處天邊傳來。

  那聲音似晨鐘暮鼓、大道倫音般,回蕩天地間,透發出直抵人心的威嚴。

  人們下意識抬眼望去。

  就見極遠處天邊,走來一道身影。

  那身影瘦削修長,身著一襲黑色長袍,渾身縈繞著一片令人心悸的灰暗光影中,邁步虛空時,腳下浮現出一朵又一朵渾圓的黑色道蓮圖案。

  仿佛大道在托著他行走般。

  由于距離太過遙遠,再加上這身影周身灰暗光霞流轉,以至于很難看清楚其面容。

  但僅僅遠遠望著,人們便心生不可抑制的驚懼和不安,渾身汗毛倒豎,背脊發寒!

  那身影,直似從九幽之下走出的魔神,偉岸如天!

  “那是……神嗎?”

  不知多少人駭然,滿臉驚懼。

  便是那些大勢力的強者,也都滿臉凝重,軀體發僵。

  隔著那么遠的距離,僅僅只看著,就讓人心生恐懼,那一道身影又該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青云樓主傅青云瞳孔收縮,臉色驟變,一位……皇者!?

  不對,若是皇者,蒼青大陸的天地法則早已崩壞,根本承受不住其一身的威勢。

  傅青云驚疑不定。

  雖看不出對方來歷,但他敢肯定,對方定是沖著蘇奕來的,并且早已在暗中等待許久!!

  略一沉默,傅青云收起了手中秘符。

  這一場引發天下矚目的大戰,或許已經結束,但針對蘇奕的殺機,明顯還不曾就此落幕。

  他決定再看看。

  摘星山之上的高空中,當看到那一道偉岸瘦削的身影時,蘇奕唇邊不由勾起一抹弧度。

  他拿出酒壺,仰頭暢飲了一番,這才感慨似的說道:“還好有你這家伙出現,否則,今日之戰,不免略顯枯燥,令人乏味。”

  眾人皆愕然,這才意識到,蘇奕似認得對方,并且早料到對方會找來!

  “這么說,你早料到我會出現了?”

  極遠處,那黑色長袍男子開口。

  他身上灰暗光霞流轉,腳下大道黑蓮圖案明滅,顯得無比神秘和懾人。

  更不可思議的是,人們忽地發現,隨著這黑袍男子邁步而來,在其身后的天地山河,完全被永夜般的黑暗遮蔽。

  那種黑暗,吞噬天光,浸染山河,遮天蔽日!

  遠遠一望,黑袍男子看似是一個人,卻似帶著萬古長夜而來,君臨天下時,天地萬象皆淪陷于黑暗之中。

  這等恐怖詭異的一幕,讓遠處眾人頭皮發麻,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這該是何等存在,才能夠擁有這般遮天蔽日之威?

  蘇奕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幕,卻渾不在意。

  他自顧自一邊飲酒,一邊說道:“早在當初離開隕星淵時,我就知道,遲早有一天,你會來找我。”

  說到這,蘇奕笑了笑,“不過,這次我卻猜錯了。”

  黑袍男子哦了一聲,道:“猜錯什么了?”

  他悠閑邁步,看似緩慢,實則一步之間,便是數十丈距離,到此刻,距離蘇奕已經只有約莫三百丈之地。

  也是此時,人們才看清這黑袍男子的容貌。

  他膚色白皙如玉,面龐清瘦,眼眸開闔時,有神秘詭異的灰光氤氳蒸騰,似地獄大門般,懾人無比。

  尤為醒目的是,在他額心之地,烙印著一枚血色圖騰,鮮紅如燃!

  “我本以為,那些大勢力早已經和你串通在一起,視你為依仗,才敢這般有恃無恐地向我宣戰。”

  蘇奕隨口道,“可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

  黑袍男子眼神間毫不掩飾地露出一抹不屑,“當世那些所謂大勢力,或許在這世人眼中,

  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在我眼中,也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給我提鞋都不配,我又怎可能和他們串通?”

  話語中,極盡蔑視之意。

  那是發自骨子中的輕視,并非裝出來。

  遠處的人們皆愈發驚悸和不安,噤若寒蟬,無人敢語。

  因為隨著黑袍男子不斷朝這邊走來,一股無形的恐怖威勢,也是悄然間彌漫在天地間,壓迫得他們身心皆顫栗。

  不少修士,甚至驚得汗出如漿,快要癱瘓在地。

  那等感覺,直似地上螻蟻看到天上神祇一步步走來!

  “更何況,對付你這樣的小怪物,我一人……足夠了。”

  說話時,黑袍男子在距離蘇奕百丈外止步。

  他立足之地的前方,天地晴朗,呈現出白晝的景象。

  在其身后,則永夜如幕,遮天蔽日,盡是黑暗,山河萬象,皆再無法看到。

  那種景象,只能用詭異來形容。

  無形的恐怖氛圍,也是彌漫在天地間,令人如墜冰窟,惶恐難安。

  “別著急,我知道你是為了蒼青之種而來,不過在此之前,能否好好聊聊?”

  蘇奕這一刻顯得很有耐心。

  黑袍男子一怔,眸光閃動,道:“看得出來,你似乎……對我的來歷很好奇?”

  “當然。”

  蘇奕坦然道,“我之前一直揣測,你會否就是獄卒,而現在,我需要你來印證這個揣測。”

  獄卒!

  聽到這個稱謂,遠處眾人皆一頭霧水,唯獨傅青云似意識到什么,臉色猛地一變。

  “有點意思。”

  黑袍男子撫摸著下巴,重新打量了蘇奕一番,這才微笑說道,“若是你把蒼青之種現在就交出來,我倒不介意滿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蘇奕眉頭微皺,道:“這么說,不把你鎮壓,你是不會開口了?”

  黑袍男子似聽到一個荒謬的笑話般,啞然失笑:“你……行嗎?”

  他眼眸中涌動灰暗光澤,盡是玩味。

  旋即,他慢條斯理道:“年輕人,別怪我倚老賣老,以你的資質和道行,的確稱得上罕見,便是在其他世界位面,也可稱得上是鳳毛麟角。”

  “不過,在我眼中,除了皇者之外,其余之輩也不過是不堪入眼的土雞瓦狗罷了。”

  黑袍男子抬眼望著蘇奕,語氣認真,“你……也不例外。而我對于你這等角色,一向很寬容,只要交出蒼青之種,我可以保證,給你一條活路。你若以為我是危言聳聽,那……可就真是死路一條了。”

  他聲音平和隨意,似對后輩晚生的諄諄教誨般,可話里話外,卻盡顯睥睨,自有一種高高在上,俯瞰一切的傲岸之意。

  這樣的態度,讓遠處眾人內心都一陣翻騰。

  蘇奕之前一舉破敗七大勢力聯手,道行何等恐怖和強大。

  可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黑袍男子,卻似根本不在意般,視蘇奕和其他人一樣,是不堪入眼的土雞瓦狗!

  換而言之,唯有皇者,才夠資格入得了黑袍男子法眼!

  見此,蘇奕只輕嘆一聲,仰頭將壺中酒一飲而盡。

  他僅剩下的那點耐心,被黑袍男子這番話徹底耗光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