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不過如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六十一章不過如此劍吟激昂,驚動九霄。

  如若夜空般縹緲空靈的劍身,爆綻出無量梵光,明耀乾坤。

  遠遠一望,執劍在手的蘇奕,直似神人握大日。

  蘇奕身隨劍走,展開殺戮。

  其身影如流光閃電,其劍勢則以大快哉劍經的奧義極盡施展,恣肆張揚,盡顯大自在、大逍遙的風采。

  當一道劍光斬落,直似一道道從天而降的梵火臨世,蜂擁而至的一群尸骸,皆轟然炸開,焚化一空。

  劍挽星河,傾天覆地蕩凡塵!

  而劍氣中所充盈的,則是小西天四大至高劍道傳承之一的“大光明梵音劍”奧義。

  此等劍道威能,可焚化世間一切邪祟,可凈化一切污濁。

  也專門克制這大陣中那些被煉化為“尸傀”的尸骸體內的劇毒!

  轟隆!

  整座天魔戮天陣在震蕩。

  無論是尸傀,還是那百丈高的天魔虛影,并無智慧,且都是由操縱大陣者掌控,自然是悍不畏死,瘋狂般朝蘇奕殺去。

  然而,蘇奕自不會再與之周旋。

  便見劍氣激射,縱橫交錯,一道道裹挾著浩蕩梵火的劍氣,殺得那些尸傀成群成群倒下,被焚化一空。

  再看蘇奕身影四周,縈繞著一圈圈佛光劍影,每一道漣漪就如一道金色蓮臺,蓮臺之上,有佛陀虛影映現。

  誦經聲、禪唱聲、禮贊聲……伴隨著光明無量的梵光劍氣,交織成一種宏大無量,神圣無邊的景象。

  而蘇奕所過之處,勢如破竹!

  遠處觀戰者皆轟動,被這一幕驚到。

  “我就知道,蘇謫仙斷不可能會被輕易擊垮!”

  有人激動大叫。

  “的確太不可思議了,那等殺陣何等恐怖?換做當世任何人,怕都早已被滅殺掉,可蘇謫仙卻支撐下來,開始大殺四方!”

  有人目瞪口呆。

  “勝負未分之時,一切都不好說,再繼續看吧。”

  有老輩人物喃喃。

  誰都看出,今日這一場天下矚目的大戰,注定充滿變數!

  “好神妙的佛道絕學,澄元,你可看出此子現在所動用的力量?”

  摘星山之巔,那些靈輪境大人物皆皺眉,眸光閃動。

  蘇奕此刻展露出的手段之強大,再次出乎他們意料。

  來自凈空禪寺的首席長老澄元,此刻明顯也被驚動,神色明滅不定,怔怔道:

  “這般佛門傳承,必然是至高的大道真經,恐怕也只有般若禪庭中才能見到。”

  這個輩分極高的枯瘦老僧,罕見地有些失態,似無法想象,蘇奕從何處繼承的這等佛門衣缽。

  般若禪庭!

  而當聽到澄元的話,在場大人們的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三萬年前,般若禪庭是天下第一佛門凈土,可這個古老的禪庭,早就消失在三萬年暗古之禁中。

  并且,也沒人相信,蘇奕會是佛門修士!

  轟隆——

  天魔戮天陣劇烈晃動,轟震如雷。

  在一眾震撼目光注視下,那無數尸傀和天魔虛影的重重圍困之中,蘇奕孤身仗劍,殺出一條血路!

  他渾身梵火映空,劍氣煌煌,直似神圣般不可直視。

  這等一幕,也讓桓天渡等人的臉色變得陰沉如水。

  這都還殺不死蘇奕,這讓他們焉能不驚怒?

  眼見蘇奕就要殺出重圍——

  “快!動用‘九極鎮世陣’!”

  桓天渡大喝,須發怒張。

  這一次為了滅殺蘇奕,他們這七大勢力準備了諸多手段。

  可誰也沒想到,蘇奕竟強悍到這等地步!

  在場大人物對視,皆似豁出去般,一咬牙,展開行動。

  六十三位靈輪境人物齊齊出手,那覆蓋在摘星山上下的九重禁陣力量,隨之轟然運轉。

  便見九重禁陣,分別化作一道足有數十丈范圍的巨大道壇,其上符紋密布,光霞蒸騰。

  而分散在摘星山上的那上百位靈相境人物,則紛紛騰空而起,分別掠入那九座巨大道壇中。

  每一座道壇,皆佇足九到十二人不等。

  而后,這九座道壇一起,直似九座從天而降的神山般,鎮入天魔戮天陣中!

  轟隆!轟隆!轟隆!

  道音驚世,天昏地暗。

  隨著九座巨大道壇出現,天魔戮天陣的威勢驟然攀升一大截。

  每一座道壇,皆覆蓋在神妙的禁陣光幕中,而佇足道壇上的那些靈相境大修士,則齊齊出手,御用“九極鎮世陣”之力,朝蘇奕鎮殺過去。

  而原本即將殺出重圍的蘇奕,再度陷入重圍之中,并且處境變得比之前兇險了不知多少!

  這等劇變,讓遠處觀戰者遍體生寒,一個個傻眼了。

  也是此時,人們才深刻認識到那些大勢力的恐怖,僅僅是此刻在摘星山前的布局,都足以讓人崩潰絕望。

  “這若再殺不死此獠,咱們可就真得拼命了……”

  桓天渡輕語。

  他們此次所布設的埋伏,第一重是天魔戮天陣。

  第二重是這段時間所煉制的無數尸傀。

  第三重便是這九極鎮世陣。

  三重埋伏環環相扣,彼此契合,如若一個整體,當一起動用時,那等威能之盛,除非是皇者親臨,否則,無論是誰,都難逃一死!

  而為此,他們七大勢力幾乎將各自積攢無數歲月的家底掏空,什么天材地寶全都砸到了這三重埋伏中。

  代價不可謂不巨大。

  但對他們而言,只要能在今日殺死蘇奕,就值了!

  “莫要懈怠,一鼓作氣,滅了他!”

  天璣道門列陽沖殺氣騰騰。

  事實上,他們六十三位靈輪境人物交談時,一直在運轉天魔戮天陣,沒有人會在這等時候留手。

  而在大陣中——

  當把這一場殺劫盡收眼底,蘇奕卻笑了笑。

  “底牌盡出?可看起來……也不過如此啊……”

  他一彈手中玄都劍,一身道行徹底運轉到極盡巔峰地步。

  他峻拔的身影上,有無匹劍意沖霄,搖動星漢。

  既有早已臻至圓滿地步的元始道意。

  也有才剛剛初窺門徑,臻至入微地步的太微、渾虛兩種堪稱曠世罕見的至高大道奧義。

  太微,紫薇帝星之央,起于幽玄,發于微末,其色為紫,其質若辰,其意浩渺,其神如空!

  此等奧義一出,直似紫氣東來,帝星獨照,浩渺如煙,勢若一方星宇般廣袤無邊。

  此謂之太微道意。

  而渾虛,則取“渾溟如晦,太虛若沖”之意。

  此等道意,色如萬古青霄,光如破曉晨曦,一經施展,似青冥攜晨曦而來,光輝所及,威能所至!

  這兩種至高大道奧義,縱使只被蘇奕參悟到入微地步,可當此刻施展出來后,讓得蘇奕那形似九獄劍的大道靈相神韻,也是變得迥然不同。

  “殺!”“殺!”“殺!”

  一群百丈高的天魔殺來,血色禁制力量迸發,鋪天蓋地。

  一道劍氣閃現。

  虛空悄然裂開一道筆直的裂縫。

  那群沖殺過來的天魔身影,皆剎那間崩潰,四分五裂,化作漫天禁陣符文飄灑。

  幾乎同一時間,不遠處有一座巨大的道臺鎮壓而來,道臺上,十余位焚陽教的靈相境人物操縱法器,打出一片浩浩蕩蕩的禁陣雷霆。

  這是九極鎮世陣的力量,那等威能,輕易可轟殺靈輪境存在。

  蘇奕看也不看,手腕一抖,玄都劍鏘然轟鳴,橫空一挑。

  劍挑日月,諸天光明照我懷!

  便見一道青冥般的劍意橫空而起,青冥由渾虛道意所化,青冥之上,則映現出由太微道意所凝結的一對日月,紫氣蒸騰,星空幽邃。

  一劍而已,映現出星空日月共輝煌、青冥紫氣貫十方的浩大景象。

  而此劍的本源,則是圓滿地步的元始道意!

  轟!!

  當這一劍橫空而起,那巨大的血色道臺猛地劇烈搖晃,神輝爆綻,產生震耳欲聾的爆鳴巨響。

  “不好!!”

  “這……”

  道臺之上,那些焚陽教強者駭然失色,臉龐煞白。

  根本不等他們反應,這一劍之下,便將他們和腳下的巨大道臺一舉斬碎,轟然炸開。

  血雨飛灑。

  慘叫驚天。

  這樣的變化,讓遠處觀戰者都不禁呆滯在那,腦袋發懵,無法想象,蘇奕該擁有何等恐怖的道行,才能再一次扭轉頹勢!

  這顯得太不可思議,顛覆人們的想象。

  “該死!!”

  摘星山之巔,焚陽教掌門趙北真臉色鐵青,震怒交加,心都在滴血。

  誰能想到,在這等三重埋伏一起運轉之下,竟還都沒能壓住蘇奕身上的鋒芒?

  誰又能想到,寥寥一劍,蘇奕便斬破一方道臺,滅十余位焚陽教的靈相境大修士?

  太霸道!

  那強勢破局的一幕,也讓桓天渡等人徹底無法淡定,一個個色變不已,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自始至終,他們可根本不曾敢小覷蘇奕分毫,足足七大勢力聯合一起,幾乎拼盡所有資源,才布設下這三重堪稱絕世恐怖的禁陣!

  為的就是滅殺蘇奕這樣一個無法用常理衡量的逆天角色!

  只是,當目睹眼前這一幕時,這些大人物們才猛地意識到,他們之前哪怕做足了準備,終究還是低估了蘇奕的可怕。

  簡直非人哉!

  可不管他們如何作想,這一切都已經發生,并且還在繼續上演。

  那霸道強勢的一劍,也就此拉開蘇奕逆轉戰局的序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