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六十章 一鼓作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六十章一鼓作氣雖察覺到此地殺機重重,但蘇奕并不在意。

  甚至可以說,敵對勢力所布置的這些力量,本就在他意料之中,完全沒什么“驚喜”可言。

  思忖時,蘇奕已再次出手,一道道劍氣橫空浮現,而后似狂風驟雨般,以鋪天蓋地之勢,斬向摘星山。

  最近這段時間,他的修為早已臻至靈相境初期圓滿地步,并已經開始參悟封印在九獄劍中的“渾虛”“太微”兩種罕見無比的至高大道力量。

  不夸張地說,和當初渡劫破境時斬殺二十五位靈輪境修士相比,如今的他,實力早已精進一大截。

  此刻,他雖赤手空拳,可斬出的劍氣威能之盛,輕松可斬殺似謝知北、桓上林這等靈輪境中的佼佼者!

  轟隆!

  天地亂顫,劍氣如潮。

  當斬落時,摘星山上覆蓋的九重禁陣皆劇烈翻騰起來,隆隆轟鳴之音,激蕩九天十地。

  在遠處觀戰者眼中,此刻的蘇奕,直似仙人演法,落劍如雨!

  那等強勢霸絕的一幕,也是再次讓桓天渡等人色變,意識到蘇奕的強大。

  “不能再任由此獠猖狂下去,諸位,可以動手了!”

  桓天渡不再遲疑,下達命令。

  在其手中,出現一口黑色缽盂,當空滴溜溜一轉,釋放出一片妖異懾人的血色魔焰。

  “起!”

  天璣道門大長老列陽沖一聲大喝,祭出一尊青色玉瓶,玉瓶內暴沖出一片瑰麗耀眼的青色神光。

  幾乎同時,在場其他靈輪境人物手中,也各自祭出不同的寶物。

  飛劍、道印、玉尺、葫蘆、木魚、降魔杵……每一種寶物,皆綻放出不同的神妙威能,光沖九霄,威動山河。

  須知,這可是足足六十三位靈輪境強者一起出手!

  而當他們祭出寶物后,所釋放出的恐怖威能融合在一起,則構建出一座堪稱恐怖的禁陣。

  就見——

  以摘星山為中心,十里范圍的天地間,忽地有一座座血色祭壇破土而出,拔地而起。

  密密麻麻,足有三百六十座之多!

  每一座血色祭壇,皆覆蓋著繁密復雜的圖騰。

  伴隨著陣陣風雷般的轟鳴聲,每一座血色祭壇上,皆映現出一道百丈高的血色魔影,渾身沐浴在滾滾禁制雷霆中,兇威滔天。

  甫一出現,直似三百六十個神魔降臨人間!

  天魔戮天陣!

  傳承自魔族桓氏的一座古老殺陣。

  此刻經由六十三位靈輪境大修士一起出手運轉,那等殺陣的威能,令天地色變,直似化作一方魔域般。

  遠處觀戰者,皆倒吸涼氣,為之震顫。

  此等禁陣之威,就是遠遠望著,都足以讓那些靈輪境人物絕望!

  而身處虛空中的蘇奕,則一下子如墜魔域中,四面八方,血煞之氣翻滾。

  三百六十個由禁制力量所化的天魔身影,皆發出震天的怒吼,朝他一人殺來。

  “殺!”“殺!”“殺!”“殺!”“殺!”

  咆哮如雷,魔音震世,兇厲恐怖的禁制力量,化作血色雷電,纏繞在每一尊天魔身影上。

  氣息之盛,動輒可滅殺當世靈輪境人物!

  “不錯,這樣的魔陣還算有點意思。”

  蘇奕黑眸深邃,非但不驚,反倒露出一絲滿意之色,這樣的殺陣,倒的確值得他出手破之。

  否則,不免太無趣。

  可在人們眼中,此刻的蘇奕,就像怒海巨浪中的一葉孤舟,其身影和那百丈高的天魔相比,無疑顯得太渺小了。

  轟隆!

  大戰爆發,那片虛空紊亂,血光滔天,魔煞洶洶。

  眨眼間,便陷入重重圍困當中!

  遠處觀戰者皆背脊發寒,這才意識到,那些大勢力在此地的布局是何等恐怖可怕。

  強大如蘇奕這等當世近乎無敵之輩,都陷入岌岌可危的十面埋伏之中!

  “此子若不動用底牌,怕是連我等在此布設的第一關都過不了。”

  摘星山之巔,桓天渡神色淡漠,捻須開口。

  “這等殺陣,耗費我們每個勢力不知多少天材地寶,更是又我們六十三位靈輪境修士一起運轉,若收拾不了他蘇奕一個靈相境角色,才那叫怪事。”

  天璣道門的列陽沖神色輕松。

  “可惜了,此子何等逆天的角色,絕對稱得上萬千年難得一見,若是不死,以后必有證道成皇的希望,可他卻偏偏選擇和我等為敵,著實讓人扼腕不已。”

  焚陽教掌門趙北真嘆息搖頭。

  這些大人物們,此刻一個個氣定神閑,隔岸觀火,彼此對談,視蘇奕如籠中困鳥,插翅難飛。

  “諸位莫要大意,此子身上定有底牌。”

  凈空禪寺的澄元老僧提醒。

  “他有底牌,我們何嘗沒有?這僅僅只是第一關罷了,他蘇奕就是再能蹦跶,今日也在劫難逃!”

  桓天渡言之鑿鑿。

  可剛說到這,天魔戮天陣內,便有異變發生。

  便見大陣中,蘇奕早已被三百多位天魔身影重重圍困。

  可此時,卻有無匹耀眼的劍氣激射而出!

  每一道劍氣,皆燦若朝霞,撕裂長穹,劃破虛空,透發出絕世犀利的威能。

  轟隆!

  在這等劍氣斬殺之下,那一道道百丈高的天魔身影破碎,四分五裂,潰散成滾滾禁制力量消散。

  劍氣如匹練、似神虹,激射擴散,直似無堅不摧!

  僅僅幾個呼吸而已,便有大半天魔身影破滅!

  也是此時,人們終于看清楚了蘇奕的身影。

  他衣袂鼓蕩,峻拔的身影上下縈繞著一圈漣漪似的大道光影,儀態疏狂,睥睨似仙。

  一道道無匹的劍氣從其手中斬出,殺得那些天魔潰不成軍。

  而他自身,則纖塵不染,毫發無損!

  這一幕,讓遠處觀戰者無不瞠目結舌,震撼失聲。

  誰能想到,之前被重重圍困,處境岌岌可危的蘇奕,僅僅在片刻功夫,便扭轉危局,劍氣縱橫,殺得那些天魔分崩離析?

  那等風采,何其驚艷,又何其霸道!

  “這……”

  “赤手空拳,不依仗任何外物,僅憑自身劍道造詣,就能破敗天魔之力!?”

  “該死!”

  摘星山之巔,驚呼響起,一陣騷亂。

  原本還淡看風云,氣定神閑的桓天渡、列陽沖等人,此刻一個個驚怒交加,驚疑不定。

  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在他們之前預測中,蘇奕要化解這一場殺劫,注定得動用其底牌才能辦到。

  可誰曾想,別說動用底牌了,蘇奕就連佩劍都不曾動用,直接就擊潰四面八方的天魔身影!

  這無疑出乎了桓天渡等人意料。

  “爾等聽令,一起出手!”

  眼見蘇奕就將擊潰所有的天魔身影,桓天渡再不敢怠慢,厲聲長嘯。

  頓時,分布在摘星山上下的那上百位靈相境人物,也一起出手了,各自祭出一道陣盤,全力運轉。

  轟!轟!轟!轟!

  就見方圓十里中的三百六十五座血色祭壇齊齊轟鳴,讓得整座天魔戮天陣的力量也隨之一變。

  無數尸骸,從地下鉆出,化作成千上萬的尸骸大軍,浩浩蕩蕩,一起朝蘇奕圍攏過去。

  那些尸骸,分明都是隕落不知多少歲月的古尸,渾身充斥兇厲嗜殺之氣,籠罩在禁制力量波動中,直似來自幽冥地獄的大軍般。

  更恐怖的是,那些被蘇奕斬殺的天魔虛影,也隨之重新凝聚起來,再度朝蘇奕沖去。

  一下子,整個天魔戮天陣的威能,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遠處觀戰者,本來還在為蘇奕那睥睨的風范震撼不已,可當看到這一幕時,一個個皆毛骨悚然,亡魂大冒。

  就是對蘇奕充滿信心的古蒼寧、曾濮等人,都不禁手腳冰涼,心都沉入谷底。

  這等力量,簡直能讓任何人絕望!

  “這第二關,哪怕殺不死蘇奕這小孽障,也足以將其道行消磨耗盡,身負重創!到那時,終究不免淪為砧板魚肉,任憑我等宰割!”

  桓天渡神色淡漠開口。

  其他大人物見此,皆輕松不少,看向蘇奕的目光,都不禁帶上一抹憐憫。

  他們七大勢力為了這次對決,幾乎把各自勢力中壓箱底的力量全部動用,且經過精心的籌劃和布局。

  在這等力布局面前,放眼當今天下,誰能擋之?

  “蘊藏劇毒的尸傀……”

  而此時,面對這等劇變,蘇奕卻隱約明白過來。

  怪不得那些大勢力將對決地點選擇在這玲瓏鬼域,原來是要借助這片大兇禁地中埋藏的尸骸,來煉制尸傀!

  那些尸傀談不上強大,但卻蘊藏著經年累月所積攢的尸毒,再加上數目龐大,哪怕把他們全部殺了,整座大陣也會被劇毒充斥。

  不過,這難不倒蘇奕。

  尸毒雖陰損歹毒,一旦被沾染,甚至會讓靈道大修士遭受重創,可并非無解。

  反倒是那些由禁制力量所化的天魔虛影,有些棘手。

  不止是力量極為強大,足以媲美桓上林、謝知北這等層次的靈輪境人物,最重要的是,大陣不破,就殺之不死!

  如此一來,必會消耗和浪費許多不必要的力量。

  “罷了,一鼓作氣,破了此陣便是!”

  蘇奕想到這,不再遲疑,掌心一翻。

  一陣激昂如潮涌的劍吟轟然響徹。

  被蘇奕孕養于大道靈宮內的玄都劍,橫空出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