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五十八章 五月初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云小院。

  傅青云略一寒暄,便拿出一個玉簡,遞給蘇奕,道:“道友,這是那些大勢力會在五月初五出戰的強者名單。”

  蘇奕不由訝然,道:“他們倒是不加掩飾,連這樣的出戰名單都敢交給你。”

  傅青云神色異樣,道:“這或許也足以證明,他們對此次決戰,的確是準備充足,有恃無恐。”

  蘇奕點了點頭,拿過玉簡看起來。

  此次魔族桓氏等四大古老勢力和那三大異界勢力,各自會出動九位靈輪境大修士。

  加起來,便是足足六十三位靈輪境存在!

  這等規模的陣容,簡直堪稱驚世駭俗。

  便是在當今大世上,都堪稱絕無僅有!

  玉簡中,還分別記錄著這些靈輪境強者的名字,修為等等消息。

  蘇奕雖不在意這些,但卻發現一樁有意思的事情。

  這六十三位靈輪境強者,其中大半都是老輩人物,簡而言之,就是和桓天虛、聶婉芝這些人相似的角色。

  這些老輩人物,許多都遭受過暗古之禁的侵蝕,在靈輪境中的實力,只能算尋常。

  擱在蘇奕化靈境時,都能滅殺這等角色。

  除了這些老輩人物,剩余的一小半靈輪境人物,都是在大世來臨之后,才破境晉升的靈輪境強者。

  這些人道行深厚,天資過人,無一不是那些大勢力中的核心人物,戰力遠勝那些老輩人物。

  他們和桓上林、謝知北一樣,甚至猶有過之。

  “這樣的陣容,雖看上去數目龐大,極為嚇人,可在我眼中,卻不免有些可笑。”

  蘇奕微微搖頭。

  那些老輩人物,早入不了他的法眼。

  至于那些年輕的靈輪境人物,也就和桓上林、謝知北那些人一個水準,再強大,也不過比昆吾葉氏的葉霄強大。

  哪怕他們加起來人數再多,哪怕能讓天下修士皆膽寒。

  可對蘇奕而言,在靈道之路上,敵人人數的多少,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當今天下,也只道友一人有資格說這番話了。”

  傅青云笑了笑,旋即提醒道,“不過,道友還是提防一些為好。”

  蘇奕把玩著玉簡,道:“此話怎講?”

  一側的夏皇開口道:“道友,據我所打探到的消息,那些古老勢力為了能夠在此次對決中滅殺你,極可能會動用他們各自的宗族至寶。那些寶貝,可都是由皇境人物所留。”

  聞言,蘇奕眸子一亮,露出感興趣之色:“具體說來聽聽。”

  夏皇不由苦笑。

  他本是提醒道友謹慎一些,可誰曾想,蘇奕卻似被那些大勢力的宗族至寶勾起了好奇心。

  “道友,你們青云樓最了解這些,還是由你來說吧。”

  夏皇目光看向傅青云。

  “好。”

  傅青云說著,就將他所了解的一些事情娓娓道來。

  魔族桓氏的宗族至寶,是其先祖天欲魔皇所留的一把骨傘,名喚“千魔玄鏡傘”,其上鐫刻六十四幅魔域圖騰,一經施展,可幻化六十四重魔域,召喚三千天魔之力。

  天璣道門的宗門至寶,則是“玄罡天河印”,此印內蘊天璣道門三位皇者的意志烙印,一縷氣息,都能壓塌山河。

  焚陽教的宗門至寶,是一尊名喚“九幽神火鼎”的寶物……

  凈空禪寺的宗門至寶,名喚“靈霄拂塵”……

  傅青云侃侃而談,對這些寶物如數家珍。

  “不過,畢竟歷經了三萬年暗古之禁侵蝕,這世間一切皇境寶物,便是能夠保存到現在,也必然殘損嚴重。”

  傅青云說道,“可不得不說,若他們真動用這等寶物,那等威能,依舊無法想象的強大。”

  “除此,這些古老勢力傳承悠久,底蘊也無比雄厚,注定不會缺少皇級層次的秘符……”

  直至傅青云說完,蘇奕大概已經明白了。

  這次為了對付他,那些古老勢力不止出動了數目龐大的靈輪境人物,并且還把他們各自的老底都動用上了!

  不過,這種情況也在蘇奕意料當中。

  大勢力之所以是大勢力,不止是擁有諸多厲害強者坐鎮,還在于擁有極為古老的底蘊和傳承。

  像那些皇境人物所留的秘寶和力量,便是這些大勢力能夠睥睨世間的底氣所在。

  “至于天行劍齋、天斗靈教和化星妖宗,他們雖然來自其他世界位面,可各自勢力中定然也不缺類似的底牌和殺手锏了。”

  傅青云說到這,目光看向蘇奕,神色莊肅道,“換而言之,這一戰,他們會窮盡一切辦法來滅殺道友!”

  蘇奕不以為意地點了點頭,道:“他們輸不起,只能借此一戰,孤注一擲,拼盡所有,我理解。”

  言辭隨意,淡然如舊。

  傅青云見此,頓時了然似的,笑說道:“看得出來,道友早已胸有成竹,傅某可是很期待,到時候道友能帶給世人多大的驚喜。”

  蘇奕笑了笑,道:“于我眼中,這只不過是一場小打小鬧罷了,哪談得上什么驚喜。”

  傅青云和夏皇對視一眼,皆被蘇奕話語中不經意流露出的那種輕蔑意味驚到。

  其實,他們誤會了。

  蘇奕根本不是輕蔑,而是實話實說罷了。

  這樣的一場對決,或許足以引發天下矚目,影響整個璀璨大世的走向。

  可歸根到底,也只是靈道層次的一場大戰而已。

  對前世經歷過不知多少皇境大戰的蘇奕而言,這樣的戰斗,的確談不上什么。

  又閑聊了片刻,傅青云便告辭而去。

  夏皇則留了下來。

  他從袖袍中取出一個玉盒,神色鄭重地遞給蘇奕,道:“道友,這次對決,我夏氏一族雖幫不上什么大忙,但也斷不會袖手旁觀,這是我夏氏一族的祖傳至寶,名喚‘九州社稷鼎’……”

  不等說完,蘇奕有些無奈道:“行了,心意我領了,寶物你還是自己收下吧。”

  夏皇一愣,剛要說什么,蘇奕已從藤椅上起身,道:“你若真想幫我,等五月初五,我收拾了那些大勢力后,你去幫我收拾戰利品便可。”

  夏皇:“……”

  他內心的熱血莫名地澎湃起來,這番看似隨意自然的話,所流露出的意味,卻無疑睥睨自負到了極致!

  夜幕來臨時,夏皇也告辭離開。

  “蘇兄,五月初五當天,我和師尊、清芽能否一起去觀戰?”

  吃飯的時候,聞心照禁不住問道。

  “今日夏皇和傅青云所言,只是那些敵對勢力明面上的力量,我懷疑,此次對決幕后,還藏著更兇險的事情。”

  蘇奕想了想,說道,“我雖不懼發生什么意外,但卻不愿你們無端端地遭受到什么不測。”

  他目光一掃聞心照、清芽和寒煙真人,笑道,“所以,你們就安心在此等待便可。”

  蘇奕很清楚,他身懷蒼青之種的事情,早已天下皆知,而今,那玲瓏鬼域儼然成了風暴漩渦之地。

  明面上,看似是他和那些敵對之間的對決,可誰也不好說,到時候會否有其他勢力摻合進來。

  比如上次渡劫時,就沒人想到,來自天河界北寒劍閣的力量,竟然都出現了。

  蘇奕自然不怕這些,但卻不得不考慮身邊之人的安危。

  聞心照等人見此,只能作罷。

  時間一天又一天過去。

  玲瓏鬼域中匯聚的修士也是越來越多。

  便是沒有參與到此次對決中的云隱劍山、東郭氏、陰煞冥殿這等古老勢力,也都有強者奔赴而來。

  諸如云隱劍山的沈隨云、東郭氏的東郭風、陰煞冥殿的璇芷圣女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沈隨云的出現,還曾引發不小的轟動。

  這位傳奇般的曠世妖孽,曾穩居群星榜第一名,也曾前往九鼎城,公開向蘇奕約戰。

  雖然,這一場約戰沒能上演,可直至如今,天下修行之輩誰能不清楚,相比蘇奕,沈隨云早已遜色一籌!

  哪怕他的名字,依舊在群星榜第一的位置,可這個第一名,在蘇奕面前,已失去了往昔的光芒。

  “人可真多……”

  東郭風立在人群中,暗自感慨。

  玲瓏鬼域堪比一方秘境世界,最近一段時間,此地到處可見來自天南海北的修士,密密麻麻,人山人海。

  有成名已久的老輩名宿,也有在當今天下名震一方的當代奇才,更不乏一些來自大勢力中的強者。

  不夸張地說,在如今的玲瓏鬼域,隨便拎出一個修士,極可能都有著非同尋常的來歷!

  而今,這無數的修士,皆匯聚在了一座雄峻擎天,寸草不生的大山附近。

  山名摘星。

  寓意此山極高,于山巔之上,可摘天上星辰!

  那來自魔族桓氏等四大古老勢力和三大異界勢力的強者,早在很多天前,就在山上安營扎寨。

  以摘星山為中心的方圓十里之地,更是禁止任何修士靠近。

  以至于到如今,雖然前來玲瓏鬼域的修士數目龐大,可也只能遠遠地去觀望。

  “這摘星山之上,覆蓋重重禁陣,也不知藏著多少的殺機……”

  東郭風遠遠地望著那一座籠罩在滾滾霧靄中的摘星山,也不由暗自心驚。

  沒有等待太久,當夜色褪盡,天光破曉時。

  天下修士所期待的五月初五這一天,終于來了。

  玲瓏鬼域入口。

  又一次來到這片秘境世界的蘇奕,負手于背,抬眼看了看烏云密布的天色。

  看這天色,今天怕是要下一場大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