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五十六章 蘇先生料事如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群仙劍樓遺跡內。

  寧姒婳、文靈雪、茶錦、應闕、元恒等人皆被驚動,通過九絕封天禁看到了外界正在上演的景象。

  “那家伙是誰?”

  “是青雒!雖然他的模樣變了,但他的氣息根本沒有變化!”

  “原來是他……”

  當認出來者身份,原本驚慌的眾人,反倒平靜下來。

  當初蘇奕離開時,就曾交代過此事,并準備了諸多后手,為的就是對付以后會殺上門來的青雒。

  “靈雪,你和茶錦一起,告訴其他人,莫要為此驚慌。”

  寧姒婳冷靜如雪,飛快說道,“應闕,元恒,你們和我一起運轉九絕封天陣,滅殺此獠!”

  “好!”

  眾人皆答應下來。

  外界。

  風云色變,海浪洶涌。

  那一把被蘊養在青雒脊柱內的雪白靈劍,橫空出世!

  劍吟直似亙古神魔的咆哮,激蕩九霄,攪亂風云。

  無匹刺眼的劍光,直似燃燒著的大日,璀璨到極致,把這片海域照得明亮無比。

  仔細看,此劍似是由白骨神玉煉制而成,晶瑩燦然,所彌散出的氣息恐怖無邊。

  而在其劍柄處,鐫刻兩個扭曲如蚯蚓的蠅頭小字:

  神咎!

  一劍在手,青雒的軀體則變得衰老無比,肌膚寸寸龜裂,仿似一身的力量和生機,皆被榨干。

  “從今以后,你沒用了。”

  雪白的神咎妖劍內,傳出一道冰冷妖異的氣息。

  而后——

  灰衣少年衰老如朽木的軀體炸開,消弭不見。

  而在神咎妖劍上,則浮現出一道虛幻般的身影,一襲黑袍,模樣妖異俊美。

  這,才是劍靈青雒的本體!

  他負手而立,望著群仙劍樓遺跡入口,唇邊泛起一抹冷厲的弧度,輕聲自語道:

  “今日,便是你蘇奕在此,也難逃一死,更何況區區一座九絕封天陣?”

  他本身便是群仙劍樓第三代掌教白長恨的佩劍之靈,哪會不清楚九絕封天陣的奧秘和玄機?

  “開!”

  青雒袖袍一揮。

  劍吟如九天驚雷,神咎妖劍騰空掠起,怒斬而下。

  整座九絕封天陣,頓時翻涌起來,無數禁制符文涌現,璀璨的神輝貫沖天宇。

  可青雒這一劍,卻輕而易舉地在九絕封天陣中鑿開一條路徑。

  青雒一個邁步,掠入大陣內。

  見此,一直在等待時機的寧姒婳毫不猶豫下達命令道:、

  “只要他踏入群仙劍樓入口,立刻動用禁陣全部力量,將其困住,之后,天璃會出手,親自將其殺了!”

  “好!”

  元恒和應闕皆點頭領命。

  可就在青雒即將踏入入口時——

  當初被蘇奕鎮壓在九絕封天陣內的“渾天煉魂燈”忽地冒出來。

  “青雒,快逃——!!”

  一個白發血裙女子的虛影,浮現在渾天煉魂燈上,發出焦急的大叫。

  赫然是劍靈天璃!

  青雒的身影猛地停頓。

  而這樣一幕,也讓寧姒婳他們措手不及。

  當初,蘇奕之所以放過天璃,就是因為天璃曾發誓,只要青雒敢出現,便會親手殺了青雒。

  可誰曾想,天璃卻反水了!

  “天璃,別怕,這樣一座大陣,還奈何不得我。”

  看到天璃那熟悉的倩影,青雒眉梢間浮現一抹激動之色,“等破了此陣,我便帶你離開,幫你從那渾天煉魂燈內解脫。”

  “解脫?想的美!”

  寧姒婳冷笑。

  說話時,她掌中出現一道秘符,驀地催動。

  隨著秘符發光,那一盞渾天煉魂燈猛地劇烈顫抖起來,如蛇形般的燈芯爆綻出刺目的血色道光,狠狠鎮壓在天璃身上。

  剎那間,天璃的虛影都差點崩碎,發出凄厲痛苦的慘叫。

  秘符是蘇奕當初離開時所留,為的就是提防天璃出爾反爾。

  運轉秘符之力,便可以催動渾天煉魂燈的力量,以此來禁錮和鎮壓天璃。

  “天璃!!”

  青雒震怒,妖異的瞳泛起恐怖的暴戾光澤,嘶聲道,“住手,否則,本座必將爾等統統殺光了!”

  說話時,他催動神咎妖劍,全力出手。

  轟!轟!轟!

  一道道妖異兇厲的劍光斬落,大陣翻騰,道光劇烈震蕩。

  這一刻的青雒,簡直像瘋了一般。

  寧姒婳皺眉。

  原本,等青雒進入群仙劍樓遺跡入口時,憑借九絕封天陣的力量,足可以將青雒徹底困住,插翅難飛。

  可現在,明顯不可能了。

  “罷了,先動手將其擊退!”

  寧姒婳一咬牙,做出決斷。

  當即,她和元恒、應闕一起聯手,全力運轉九絕封天陣。

  轟隆!

  一道道禁制力量所化的璀璨神虹如一條條上蒼之鞭般,狠狠朝青雒砸去。

  僅僅幾個眨眼間,青雒就被擊退,披頭散發,身影踉蹌,臉色登時就變了。

  他這才猛地察覺到,九絕封天陣的力量,早已變得和以前不一樣,其中諸多奧秘和玄機,明顯被人進行重新布置過!

  “青雒,你快走!!那蘇奕當初離開的時候,早已留下了諸多后手,為的就是將你一舉滅殺!”

  渾天煉魂燈上,傳出天璃充滿痛苦和焦急的大叫。

  她的本源力量早已和此寶相融,此刻隨著寧姒婳動用蘇奕所留的秘符,讓得她也是遭受到渾天煉魂燈的鎮壓,陷入痛苦無邊的境地中。

  “蘇奕?又是這該死的混賬!!!”

  青雒眼眸充血,臉頰扭曲猙獰,恨得牙齒都快咬碎。

  旋即,他深呼吸一口氣,眼神充斥一抹瘋狂之意,“天璃,我已等待了無數歲月,這一次,無論如何,我也要帶你離開。哪怕就是死,我也要和你一起死!”

  聲音還在回蕩,神咎妖劍劇烈震顫,爆綻出恐怖無邊的血光,那每一寸劍鋒,都似乎燃燒般。

  “開!”

  青雒怒吼,徹底瘋狂般,揮劍殺伐,朝被鎮壓在禁陣深處的渾天煉魂燈沖去。

  那一重重如若上蒼之鞭般砸來的禁制力量,竟是被那恐怖的血色劍氣擊潰!

  寧姒婳美眸一縮,暗叫不好。

  她可沒想到,青雒那如若拼命般的力量,竟強大到這等地步。

  “開!”

  “開!”

  “開!”

  禁陣中,青雒兇狂如神,摧枯拉朽般破開一重重禁陣之力,儼然一副碾壓的姿態。

  “青雒,你這么做,便是能帶我離開,可一身的道行可就徹底毀了……”

  白發血裙的天璃淚流滿面,又是痛苦,又是感動。

  旋即,她似做出決斷般,喃喃道:“罷了,你都不怕死,我……怎可能再貪生?”

  在她身上,忽地爆綻出瑰麗耀眼的光,漆黑如墨,透發出毀滅般的恐怖威能。

  剎那間,渾天煉魂燈的力量,竟是被抵消和化解!

  緊跟著,此燈劇烈震顫,發出刺耳的哀鳴。

  就見天璃的身影,竟是從渾天煉魂燈中掙扎了出來!

  只不過,她明顯負傷嚴重,身影都變得模糊不堪,一副隨時都會崩滅的跡象。

  也就在此時,青雒殺到了天璃身前,當看到她這般模樣,青雒又是心疼又是憤怒。

  “你等著,我要屠戮此地,殺光他們!一個不留!!!”

  青雒一字一頓,嘶聲大叫,透著無盡的恨意。

  他揮劍繼續朝群仙劍樓遺跡內殺去,那一重重的禁陣力量,完全擋不住他的身影。

  “我和你一起。”

  天璃明明負傷嚴重,身影隨時都會崩滅般,可此時,當伴隨在青雒身邊時,這血裙白發女子,卻露出甜蜜的笑容。

  青雒是群仙劍樓第三代掌教白長恨的道劍之靈。

  而她則是群仙劍樓開派祖師渾天妖皇的道劍之靈。

  沒有人知道,同樣身為劍靈的他們,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鐘情于對方,生死不渝。

  遠遠地,當看到這一幕時,寧姒婳、元恒和應闕的神色皆陰晴不定。

  但卻沒人驚慌。

  “蘇先生料事如神!”

  應闕輕嘆。

  當初,蘇奕離開時,準備了諸多手段,也曾專門提醒過,天璃存在變卦的可能。

  原因很簡單,天璃曾質問過蘇奕一句話,“身為劍靈,生死就得由他人定奪?”

  正是這句話,讓蘇奕在當初并未完全相信天璃,在離開的時候,準備了諸多后手。

  而此時發生的一切,無疑也印證了蘇奕當初的推測。

  這如何不讓應闕嘆服?

  “這女人雖可憐,但可憐之人自有可恨之處,蘇道友已經給她過機會,是她自己不珍惜。”

  寧姒婳輕嘆了一聲,對元恒說道,“你可以動手了。”

  元恒點了點頭,神色鄭重地拿出一塊秘符。

  這是蘇奕當初所留的后手之一,只要捏碎,足可斬殺一切靈輪境人物。

  似這樣的秘符,文靈雪、茶錦她們各自都有一塊……

  這也正是寧姒婳他們的底氣所在。

  故而,當看到青雒瘋狂般叫囂著要殺光他們時,非但沒有人為此感到驚慌,甚至感覺對方有些可憐……

  然而,還不等元恒動手,一道冷笑聲響起:

  “憑你們兩個孽障,也敢在此行兇?不知死活!”

  寧姒婳他們一怔。

  而后就看到,一個身影枯瘦,衣著邋遢的老瞎子,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九絕封天陣中。

  而后,就見這老瞎子一揮手。

  一塊秘符爆碎,迸射出一道驚世般的劍氣,于虛空中輕輕一閃。

  咔嚓!

  爆碎聲響起。

  便見青雒的身影,以及被他操縱的神咎妖劍皆如紙糊般,在這一道劍氣之下,斷成兩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