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五十四章 九大星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接過玉盒,取出其中的地圖,端詳起來。

  地圖繪制的很詳實,將大夏十三州的山河城池盡數描摹出來。

  而在其中,古老勢力中的魔族桓氏、凈空禪寺、焚陽教、天璣道門各自所盤踞之地,皆被標注出來。

  除此,還有天行劍齋、天斗靈教、化星妖宗這三大異界勢力所盤踞的地盤。

  這七大勢力,曾在四月十一那天,趁著蘇奕渡劫時,大舉來犯。

  但最終,由這七大勢力派出的靈輪境強者,全軍覆沒。

  至于當時也曾參與到戰斗中的北寒劍閣,則沒有出現在地圖上。

  原因倒也簡單,這個勢力來自天河界,和來自明空界的紫月狐族、來自蒼玄界的昆吾葉氏一樣,并未在蒼青大陸建立地盤。

  事實上,似北寒劍閣、昆吾葉氏這等異界頂級道統,之所以前來蒼青大陸,最終目的是為了奪取蒼青之種。

  并沒有打算在蒼青大陸扎根。

  很快,蘇奕便收起地圖,他已經將其中內容銘記腦海中。

  “蘇兄,我前來時,青云樓樓主傅青云曾前往拜訪,得知你不在,青云樓主留下一封信便離開了。”

  聞心照輕聲說道。

  “信帶來了么?”

  蘇奕問。

  聞心照點了點頭,取出一封密封的信箋,遞給蘇奕。

  蘇奕拆開信箋一看,就見上邊寫道:

  “蘇道友,魔族桓氏大長老桓天渡,聯合凈空禪寺、焚陽教、天璣道門三大古老勢力,以及天行劍齋、天斗靈教、化星妖宗三大異界實力,欲在五月初五當天,與道友一決勝負,徹底了斷恩怨!”

  “桓天渡托我為見證人,向道友闡明此事。若道友心中有所疑惑,可點燃這封信箋,傅某自會親自來見。”

  落款處,還寫著“傅青云敬上”的字樣。

  看完此信,蘇奕眉頭微挑。

  他本打算解決掉葉霄,救出葉云瀾之后,就去那些仇敵勢力中一一走一遭。

  可不曾想,那些仇敵勢力竟已經聯合起來,欲在下個月初五那天,和他蘇奕一決勝負!

  這著實出乎蘇奕意料。

  但略一思忖,他就隱約明白了。

  在當今天下,靈輪境代表著戰力的最高巔峰。

  而在這等情況下,那些敵對勢力的二十五位靈輪境人物,盡數被自己屠戮,這無疑帶給了那些敵對勢力極大沖擊!

  并且,自己當時也曾流露出以后會進行報復的態度。

  在這等情況下,那些敵對勢力提前聯合起來,用抱團的方式和自己對抗也就不奇怪了。

  不過,這樣的約戰,還是讓蘇奕感覺有些反常。

  正常情況下,便是要抱團和自己對抗,何須這般著急要宣戰?

  須知,今天是四月十四,三天前,他才在渡劫之后滅殺那二十五靈輪境強者。

  而三天后,那些敵對勢力就聯合一起,要在五月初五和自己一決高低,徹底了斷恩怨。

  這給蘇奕的感覺,就好像對方已擁有充足的把握足以對抗自己,故而才會火急火燎地進行宣戰。

  想了想,蘇奕抬手將信箋點燃。

  他決定見一見傅青云。

  “心照,坐吧。”

  蘇奕一指旁邊的青石。

  聞心照笑著坐下,道:“蘇兄能否跟我講一講今日之戰?”

  少女手托香腮,明秀美麗的臉龐在月光下泛起淡淡的光暈,美麗得像墜落凡塵的仙子般。

  僅僅看著,就讓蘇奕心神愉悅。

  美人如佳釀,愈品愈醇。

  “今日之戰,談不上什么。”

  蘇奕飲了一口酒,道,“不過,那葉霄所求索的道途,倒是值得聊上一二,這對你磨礪劍心或許有幫助。”

  說著,他便為聞心照一一剖析起來。

  聞心照漸漸聽得入神。

  直至蘇奕講完,少女內心震撼之余,不由陷入沉思。

  這就叫點撥,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一些戰斗經驗和認知,同樣能給予人醍醐灌頂般的收獲。

  月色中,葉云瀾的身影忽地從遠處走來。

  蘇奕示意對方稍等,他收起浸泡在溪水中的雙腳,穿上鞋襪,這才起身,指了指不遠處的桃樹林。

  聞心照正沉浸在一種感悟中,蘇奕自不愿她被驚擾到。

  “想清楚了?”

  來到那桃林深處,蘇奕這才開口問道。

  葉云瀾點了點頭,“我打算返回宗族。”

  他冷靜之后,徹底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蘇奕根本不需要他的庇護,最終決定,啟程返回蒼玄界。

  蘇奕道:“你回到宗族,就不擔心被我連累?”

  葉云瀾道:“若他們敢殺我,早就動手了,根本不必等到現在,而按照昆吾葉氏的規矩,只要我在宗族內,就沒人敢動我。”

  蘇奕想了想,道:“你主意已決,我自不會勸你改變主意。”

  說著,他取出一塊早已準備好的玉簡,遞給葉云瀾,“這玉簡內是一些和證道為皇有關的心得和體會,你且收下。”

  葉云瀾一呆,難以置信道:“證道為皇的心得?”

  蘇奕點了點頭,道:“證道為皇前,要做許多準備,若憑你自己摸索,一來會耗費大量不必要的心血和時間,二來也極可能劍走偏鋒,準備不全,以至于困頓于靈道之路,證道無望。”

  “這玉簡并非什么高深的傳承,但足可以讓你少走一些彎路,不至于在證道成皇這件事上找不到方向。”

  葉云瀾是靈輪境中期圓滿修為,以后定然有沖擊皇境的希望。

  并且,蘇奕曾觀察過葉云瀾一身的大道氣息,雖然這個舅舅自出現到現在,根本沒有機會幫上什么忙,但不能否認的是,葉云瀾的大道根基卻極為扎實,完全不弱于北寒劍閣的王仲陽。

  再進一步的話,足可以去和紫月狐族那個名叫蒲覺的角色比肩。

  要知道,蒲覺可是明空界足以排名前五的靈輪境大修士!

  更何況,葉云瀾畢竟是他今世的舅舅,而今就要重返昆吾葉氏,蘇奕自不能沒有表示。

  葉云瀾心緒起伏,蘇奕才靈相境修為,又怎會擁有證道為皇的心得?

  可最終,他忍住沒問。

  其實,到了現在葉云瀾已經清楚,自己這個外甥絕不是當世那些所謂的曠世奇才可比。

  他身上有著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哪怕此刻拿出一份證道為皇的心得,似乎……也就沒那么奇怪了。

  “蘇奕,多謝了,我會好好珍藏的。”

  葉云瀾收下了玉簡。

  蘇奕笑了笑,道:“這玉簡中,有著一道烙印,以后若我前往蒼玄界,自會第一時間找到你。”

  葉云瀾心中一震,道:“你殺了葉霄,若再前往蒼玄界,可就太危險了。”

  蒼玄界,那可是昆吾葉氏的大本營!

  “我母親的仇終究要做個了斷。”

  蘇奕輕聲道,“以前,我只當她是被蘇弘禮害死,故而殺上玉京城,讓蘇弘禮最終不得不懊悔自裁,可現在看來,在她當初前來蒼青大陸這件事上,已經是陷入一場算計中。”

  “身為人子,我自當為她討回一個公道。”

  “殺死葉霄,僅僅只是開始。”

  說到這,蘇奕目光看向葉云瀾,道,“這件事,你大可不必操心,也無須理會,照顧好你自己便可。”

  葉云瀾神色一陣明滅不定,半響才摸了摸鼻子,自嘲道:“在之前,我一直以長輩身份自居,視你為需要庇護和照顧的子侄,可現在才發現,在你面前,我反倒才是那個需要被庇護的角色……”

  話雖這般說,他神色間卻盡是欣慰。

  少年已然長大,可獨當一面,可傲嘯世間,未來可期!

  這不就是作為長輩最期待看到的?

  當晚,葉云瀾便悄然離去。

  蘇奕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落英山遠處夜空中,心中暗道,若自己并非轉世之身,擁有這樣一個一心為自己好的舅舅,何嘗不是一樁幸事?

  溪流淙淙,月光粼粼。

  聞心照還處于一種感悟的境地中,坐在小溪一側,水霧和月光交織,為少女絕美如畫的身影蒙上一層空靈圣潔的韻味。

  蘇奕并沒有等太久,一襲儒袍,頭戴蓮花冠的青云樓主傅青云,就出現在落英山上,一派風塵仆仆的樣子。

  “此地本是昆吾葉氏盤踞之地,如今卻變成這般模樣,若我所料不錯,莫非那名叫葉霄的角色,已敗在道友手中?”

  甫一抵達,傅青云就露出異色,問出聲來。

  對此,蘇奕并不奇怪。

  作為大道路上的“刀筆吏”,青云樓對天下消息的了解,可謂了如指掌。

  更何況,這落英山上桃花落盡,到處殘留著戰斗痕跡,任誰見到,也能猜測到一些答案。

  不過,對于傅青云居然也知道昆吾葉氏,還是讓蘇奕有些意外。

  蘇奕道:“你既然知道昆吾葉氏,想來也清楚他們來自有著第八星墟之稱的蒼玄界吧?”

  傅青云點頭道:“略知一二。”

  蘇奕道:“那你是否了解這些所謂的‘星墟’世界?”

  傅青云略一斟酌,道:“在我青云門所的一部名叫《星鑒隨筆》的古老典籍中,倒是記載著一些和‘九大星墟’有關的事情,但僅僅是只言片語,道友若想了解,我自不會隱瞞。”

  蘇奕不禁產生興趣。

  這還是他第一次聽人明確說出“九大星墟”這樣的稱呼。

  而如此看來,這紅塵青史一脈的青云門,遠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簡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