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五十三章 我于靈相境 稱尊靈道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穹下。

毀滅般的力量洪流兀自在肆虐。攫欝攫欝  葉霄眼眸瞪大,滿臉錯愕。

  似難以置信。

  他的神憎之刀內,封印著的是一位皇者的遺蛻之力,融入其一身道行,其殺傷力之盛,足以媲美皇者一擊。

  然而,這一刀卻被蘇奕一劍破滅!

  這……是一個靈相境能夠擁有的力量?

  他又是如何辦到的?

  葉霄艱難地扭頭,嘴唇蠕動,似要問一問。

  可他的視野中,只來得及看到蘇奕的身影,便眼前一黑,徹底失去意識。

  這位昆吾葉氏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蒼玄界靈道之路上近乎無敵般的存在,就此隕落!

  其軀體被斬成兩截,帶著鮮血從虛空中墜落。

  臨死,那清秀的臉頰上都寫著不甘和惘然。

  而當看到這一幕——

  望月坪上的葉氏強者,皆徹底呆滯在那,徹底傻眼。

  蘇奕這一劍太快。

  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也凌厲到驚世駭俗的地步。

  一劍橫空,剎那間而已,已分生死!

  以至于,當看到葉霄被殺那一幕,人們甚至都以為是錯覺,根本無法接受這一切。

  畢竟,之前葉霄已動用最強大的殺手锏,已窮盡他一切之道行,斬出了足以堪比皇者的一擊。

  誰能想到,在葉霄最強大最耀眼的時刻,迎來的不是勝利,而是死亡?

  說不出的驚懼、恐慌如潮水般涌上那些葉氏強者心頭,他們臉色變幻,如喪考妣。

  每個人,都有崩潰之感。

  就是葉云瀾,都被蘇奕這一劍的威能徹底驚到,身心震顫。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有人失聲大叫,不愿接受這樣的殘酷事實。

  場中那死寂般的氛圍,也就此被徹底打破。

  “少主一死,宗族怕是饒不了我們了……”

  有人臉色慘淡,失魂落魄。

  葉霄是他們這些旁系族人中最耀眼的天才,是昆吾葉氏年輕一代的領袖,早被宗族那些老人欽定為少族長人選。

  只等他證道為皇時,就能名正言順地執掌昆吾葉氏的大權。

  然而——

  這一切隨著葉霄的死,徹底成了一場空!

  這讓那些葉氏強者都不敢想象,當這個噩耗傳回宗族時,那些老人該是何等震怒。

  “少主!”

  有人悲慟大呼,滿臉悲容。

  有人厲聲大喝:“蘇奕!你罪該萬死!我昆吾葉氏絕不會饒了你!!”

  虛空中,蘇奕收起玄都劍,一個邁步,飄然來到望月坪上。厺厽 妙笔库 miaobiku.com 厺厽

  頓時,全場嘈雜的聲音戛然而止。

  那些葉氏強者下意識戒備警惕起來,看向蘇奕的目光有仇恨,但更多的是畏懼和恐慌。

  之前,他們敢肆無忌憚鄙夷和輕蔑蘇奕,是因為有葉霄在。

可現在,連葉霄都被殺了,他們哪還敢造次?巘戅妙筆庫巘戅  那個一直侍奉在葉霄身邊的羽衣女子,更是一把攥住葉云瀾的咽喉,厲聲道:“蘇奕,你敢亂來,我便殺了他!”

  蘇奕語氣隨意道:“你盡可以動手。”

  羽衣女子:“……”

  葉云瀾則不由苦笑,他很早就清楚,蘇奕對自己這個當舅舅的極為排斥,根本談不上多說感情。

  這次蘇奕能夠前來救他,已讓他感到意外和驚喜。

  至于蘇奕此刻話中流露出的意味,倒并不讓葉云瀾太傷心。

  歸根到底,彼此雖是血親,卻并無多少感情。

  “他死了,不止你們活不了,你們昆吾葉氏那些族人,也要為他陪葬。”

  就見蘇奕繼續道,“不過,趁我生氣之前,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放了他,我讓你們活著離開。”

  那些葉氏強者皆猶豫。

  “我們放人之后,你若反悔怎么辦?”

  羽衣女子皺眉。

  蘇奕淡然道:“你們的性命,于我眼中和螻蟻也沒區別,我還不至于因為一些螻蟻反悔。”

  頓了頓,他說道:“別再廢話,要么放人,要么死,三個呼吸內,我要一個答案。”

  輕飄飄的聲音,卻讓場中氣氛壓抑起來。

  那些葉氏強者面面相覷。

  最終,那羽衣女子深呼吸一口氣,道:“好,我答應!”

  說著,她一咬牙,將葉云瀾扔到了望月坪遠處。

  而她和在場其他葉氏強者一起,第一時間朝遠處掠去,似唯恐蘇奕趁此機會,對他們動手。

  蘇奕一陣搖頭。

  他蘇玄鈞行事,何曾出爾反爾?

  目送那些葉氏強者的身影消失不見,蘇奕目光這才看向葉云瀾,道:“不管怎么說,這葉霄沒有對你下狠手,倒也算個人物。”

  葉云瀾神色復雜,嘆息道:“可隨著他一死,昆吾葉氏定不會善罷甘休了。”

  蘇奕不以為意道:“你就是操心的東西太多了。”

  他沒法對葉云瀾生氣,作為長輩,葉云瀾的做法無可挑剔,對自己的關心也從不掩飾。

  這就夠了。

  “待會再聊。”

  蘇奕說著,已折身來到不遠處一片桃林中,盤膝坐在一塊青石上,背對葉云瀾。

  而后,蘇奕眉頭皺了皺,終究還是沒能忍住,唇角淌出一股鮮血,清俊的臉龐也變得蒼白起來。

  他擦掉鮮血,長吐一口濁氣,拿出一瓶丹藥開始吞服。

  唇角,卻泛起一絲愉悅的笑容。

  之前斬殺葉霄那一劍,并未動用九獄劍的力量,而是完全憑借他當下的道行極盡施展。

  最終雖然負傷,可終究還是殺了葉霄!

  “那一刀,烙印著屬于皇者的一股氣息,換做化靈境時的我,也難以抵擋,而現在,以我靈相境初期的道行,便足可破之!”

  蘇奕暗道。

  作為前世的玄鈞劍主,他一眼就看出,葉霄那一刀的力量,勉強相當于玄照境初期皇者的一擊。

  玄照境是玄道之路的第一個大境界。

似這等存在的一擊,別說一般修士,就是大荒中最頂尖的靈輪境角色,在那等一刀之下,也注定有死無生。攫欝攫欝  不過,葉霄終究不是真正的皇者,那一刀的力量,雖堪比玄照境初期的一擊,但真正的威能,則稍遜一些。

  若嚴格來說,葉霄這一刀,相當于皇者所煉制的秘符的力量!

  在以前,蘇奕還需要動用九獄劍的力量,才能破之。

  可現在,他已經不用!

  “雖說我如今的修為,還很難和真正的皇者對抗,但在這靈道之路上,怕是再找不到幾個像樣的對手了……”

  蘇奕暗自喃喃。

  靈相境,靈道三大境的第二個境界。

  而如今,他足可以靈相境修為,于整條靈道之路上稱尊!

  “有朝一日,當我踏入靈輪境時,我的對手,必然只能從玄照境王者中尋找。”

  想到這,蘇奕心中不由升起一抹期待。

  在大荒九州,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玄道之路以下的角色,幾乎沒人能橫跨境界,斬殺玄道路上的皇者。

  對任何修士而言,玄道之路就如一道遙不可及的天塹,天塹之上是皇者,天塹之下是其他境界的修士。

  這個天塹,也幾乎從不曾被任何修士打破過。

  但蘇奕如今確信,這個天塹是可以打破的!

  “如今,我于靈道之路上難覓對手,以后,自當以斬殺玄照境皇者為目標。”

  蘇奕的心境漸漸平靜下來。

  他倒并非狂妄,而是求道之路不一樣罷了。

  當舉目無敵,自當朝境界更高處尋覓!

  “那蘇奕沒追上來。”

  “少主歿了,我們該怎么辦?”

  距離落英山足足數百里之遙的一片山巒中,那些葉氏強者停頓下腳步,明顯都松了口氣。

  只是,一想到葉霄隕落的事情,他們神色皆變得陰沉下來。

  “消息注定是隱瞞不住的,而憑我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去為少主復仇,依我看,還是將此事稟報給宗族,由宗族來收拾蘇奕為好。”

  葉錦枝苦澀道。

  “宗族就是知道,也不可能有機會再復仇了……”

  那羽衣女子聲音低沉,“別忘了,宗族之中,少主是最強大的靈輪境強者,而那些皇者,可根本無法降臨到這蒼青大陸。”

  一番話,讓那些葉氏強者面面相覷。

  “難道此仇就算了?”

  有人憤恨難平。

  “當然不能就這么算了!”

  羽衣女子深呼吸一口氣,咬牙說道,“那蘇奕身上流淌著我們昆吾葉氏的血脈,這也就意味著,以后只要找到機會,無論他躲到哪里,宗族那些老人也能找到他報仇!”

  眾人精神一振。

  唯獨葉錦枝卻嘆了口氣,話說的好聽,可那也得等到以后了。

  更何況,誰又敢確定,以后能夠找到收拾蘇奕的機會?

  這種說法,和蒼白無力的自我慰藉也沒區別。

  落英山。厺厽 阅笔趣 yuebiqu.com 厺厽

  夜晚來臨時,一輪皎潔明月當空懸掛,灑下如水清輝。

  蘇奕隨意坐在山腰一條小溪旁的巨大青石上,挽起褲管,光著雙腳,浸泡在潺潺流淌的清涼溪水中,手中還拎著一壺酒。

月光灑落溪水中,波光粼粼,夜風吹來,帶著陣陣草木清香,靜謐清寧,直似世外凈土。巘戅閱筆趣巘戅  當聞心照找來時,就看到了這一幕。

  少女一襲白衣,明眸皓齒,姿容如仙,靈秀絕俗。

  她俏生生立在蘇奕一側,說道:“蘇兄,我把你要的地圖帶來了。”

  說話時,她從袖口拿出一個玉盒,遞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