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四十八章 未雨綢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四十八章未雨綢繆隨著光霞漸漸暗淡,玉佩上一行行道文消失。

  蘇奕則握著玉佩,陷入沉思。

  崔龍象能得知自己輪回轉世在蒼青大陸,并不奇怪。

  因為當初就是崔龍象動用萬道樹的力量,送玄凝前往蒼青大陸。

  可這一次,崔龍象卻似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不得不讓崔璟琰帶著玉佩前來,以此提醒自己。

  并且,他在玉佩中的留言,并未告訴任何人,包括崔璟琰也不清楚。

  這無疑意味著,崔龍象遇到的事情極麻煩,不能泄露給外人知道!

  “那老狐貍向來與世無爭,唯恐被麻煩纏身,可如今,怎會因為幽冥界的一場劇變,不得不去苦海走一遭?”

  “甚至,以他的道行,還都不確定能否回來?”

  蘇奕想到這,目光看向崔璟琰,道:“在你前來之前,幽冥界可發生過值得留意的大事?”

  崔璟琰疑惑道:“什么意思?”

  無疑,少女并不清楚這些。

  蘇奕目光又看向九祭祀,“你呢,是否了解?”

  九祭祀穩了穩心神,思忖許久,這才說道:“若說大事的話,那最近一段時間,倒的確有一樁傳聞在幽冥之地鬧得沸沸揚揚,甚至讓不少頂尖道統都在關注。”

  蘇奕道:“說來聽聽。”

  九祭祀道:“據傳在苦海深處,出現了一艘奇異的黑色冥船,無論誰見到此船,皆會突兀地從世間消失!”

  “而可以肯定的是,大概是三年前,黃泉宮的一位皇境人物便是在苦海深處遇到了那艘黑色冥船,只留下一塊秘符,便消失不見。”

  “直至后來,當黃泉宮的修士找到那塊秘符時,發現上邊以潦草的字跡記載著有關那艘黑色冥船的事情。”

  “不過,也僅僅只是一句話,那黑色冥船究竟什么模樣,什么來歷,又有什么危險,無人可知。”

  “這件事,在幽冥引起了莫大轟動。”

  “畢竟,一位擁有通天徹地之威的皇境人物,卻因為遇到一艘神秘的冥船,突兀地從世間消失,這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也是從那時起,在幽冥之地,斷斷續續地開始出現越來越多和那艘冥船有關的傳聞”

  “有說那艘冥船來自傳說中的苦海彼岸。”

  “也有說那艘冥船代表的是災厄和不詳,將會給幽冥之地帶來無法預料的災禍。”

  “總之,眾說紛紜,至今也沒人能肯定,那艘冥船究竟是什么來歷。”

  聽罷,蘇奕點了點頭。

  在幽冥之地,苦海古來至今就是一等一的大兇禁地,就是強大的皇者,也輕易不敢前往苦海深處闖蕩。

  那艘神秘的冥船出現在苦海中,并且只要看到它的人,必會憑空消失,這也就意味著,很難有人能打探到它的來歷。

  “難道說,崔龍象那老狐貍說的即將到來的一場劇變,就和那艘冥船有關?否則,他為何要親自前往苦海走一遭?”

  蘇奕有些拿捏不準。

  “蘇奕,你問這些做什么?”

  崔璟琰忍不住道。

  “沒什么。”

  蘇奕搖了搖頭,把玉佩還給了崔璟琰,“你之前問的那些問題,等你家老祖宗回來了,你去問他便是。”

  崔璟琰沒好氣道:“不想說就算了!”

  蘇奕笑了笑,道:“你家老祖宗都沒告訴你,那肯定是不想讓你知道。”

  說著,他目光看向九祭祀,道:“你們孟婆殿這次摻合到蒼青大陸的大世紛爭中,又要圖謀什么?”

  九祭祀苦笑道:“原本我等是為了蒼青之種而來,可現在……我等已經改變主意了。”

  蘇奕哦了一聲,再問道:“這么說,你們很快就要返回幽冥了?”

  九祭祀搖頭道:“從幽冥通往這蒼青大陸的空間隧道極不穩定,我等就是要返回,也需要宗門的力量接引才行。”

  “而按照我們之前的謀劃,再過半年時間,宗門便會開啟禁陣秘法,在幽冥中接引我們。”

  “半年……”

  蘇奕默默想了想,道,“到時候,我和你們一起走。”

  九祭祀一呆,詫異道:“道友也打算前往幽冥?”

  崔璟琰也意外道:“你去幽冥做什么?”

  蘇奕隨口道:“去找一些故人,收回一些東西。”

  一直不曾開口的老瞎子連忙道:“還有我,我也要返回幽冥。”

  九祭祀沉默片刻,點頭道:“好,這件事老朽便可以答應道友,在我們離開這蒼青大陸之前,會及時傳訊給道友。”

  蘇奕笑道:“先謝了。”

  又閑聊了片刻,九祭祀等人告辭離去。

  蘇奕則從藤椅起身,折身返回房間。

  昨日剛渡劫破境,雖經歷一夜雙修,但境界還談不上真正穩固。

  臨近夜晚時。

  夕陽晚照。

  剛結束一天修煉的蘇奕,蹲坐在庭院中祭煉藤椅,一種種堪稱稀罕珍貴的靈材熔煉后,融入藤椅之中。

  老瞎子都感覺有些暴殄天物了。

  可他自不會說出來。

  聞心照抿嘴輕笑,她早清楚,對蘇奕而言,靈材再寶貴,也比不得能夠讓他舒服歇息的藤椅更重要。

  傾綰也在,只不過這性情嬌憨單純的少女,卻有些拘謹,乖乖地坐在蘇奕不遠處。

  她修長筆直的玉腿并攏,手托香腮,偶爾會偷偷瞟蘇奕一眼,清麗如畫的俏臉,在晚霞映照下,美得令人心顫。

  沒多久。

  蘇奕收手,臉上露出一絲滿意之色。

  經由重新祭煉后,藤椅看似古拙樸實,很不起眼,可若是躺在其中,就能感受到其神妙之處。

  諸如滋養氣血、清寧心神等等。

  也可以滌蕩風塵、無懼水火侵襲。

  甚至,躺在藤椅中還能更容易感受到大道氣息的變化,讓人能夠靜心悟道……

  當然,藤椅最大的妙用,就是舒服。

  躺在其中,渾身無處不舒坦。

  “不枉我花費大量的靈材來祭煉。”

  蘇奕把自己整個人癱在了藤椅中,渾身松松垮垮,瞇著眼沐浴在夕陽光影中,只覺渾身骨頭都似輕了幾兩,說不出的愜意。

  而看到他這般懶散的樣子,眾人早已習之以常。

  蘇奕就是這樣的性情,除了對修煉極為自律和苛刻之外,在生活中,簡直懶到令人發指。

  能坐著的時候決不會站著了。

  “老瞎子,今晚你就啟程,前往亂靈海走一遭。”

  蘇奕說著,從袖袍中摸出一個儲物玉佩,拋給老瞎子,“這其中是一套禁陣,等到了群仙劍樓遺跡,就將此禁陣布設其中。”

  老瞎子心中一凜,肅然答應:“蘇大人放心,小老定不負所托!”

  蘇奕又拿出一塊黑色秘符,道:“若遇到危險,就捏碎此符,足可幫你化險為夷。”

  黑色秘符內,烙印著一絲九獄劍的氣息,足足耗費了蘇奕大半道行,才煉制出來。

  此符殺伐力恐怖無邊,輕松能斬殺靈輪境角色。

  老瞎子連忙接過,小心收起來。

  他自然清楚,蘇奕為何這么做。

  昨天在九鼎城外的那一場大戰中,蘇奕雖然殺得那一眾勢力的靈輪境強者人頭滾滾。

  可誰都清楚,那些敵對勢力不會善罷甘休。

  再加上蘇奕身懷蒼青之種,這讓他儼然已成為眾矢之的,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注定有諸多麻煩事紛至沓來。

  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此時蘇奕要讓他做的,就是未雨綢繆,提前布局,以防范那些敵人對蘇奕身邊其他人下手!

  蘇奕略一思忖,目光看向聞心照,道:“心照,等翁九來的時候,向他索要一份地圖,記住,讓他把那些敵對勢力的盤踞之地,一一標注出來。”

  聞心照心中一震,道:“蘇兄已經決定要去對付他們了?”

  蘇奕淡淡道:“以前時候,我懶得和他們計較,但如今,天下間不知多少人視我蘇奕為獵物,欲謀奪我身上的造化,甚至還極可能波及到我身邊之人,這等時候,我自然不會再客氣。”

  平淡隨意的一番話,卻讓在場眾人皆暗自一驚。

  當蘇奕心懷殺機,主動出擊時,該會在這天下間掀起怎樣一場腥風血雨?

  “蘇兄放心,我今晚就去找翁九,把地圖做好了!”

  深呼吸一口氣,聞心照認真應諾。

  蘇奕笑了笑,正要說什么,忽地似察覺到什么,眉頭微皺。

  幾乎同一時間,庭院大門外,響起一道陌生的女子聲音:

  “昆吾葉氏族人葉錦枝,奉我族少主葉霄之命,前來拜見蘇道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