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四十五章 風口浪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四十五章風口浪尖雖是夜晚,九鼎城禁制力量釋放的光輝,驅散了濃重的黑暗。

  天地間血腥彌漫,各種寶物碎片和尸體殘骸,散落在千瘡百孔的大地上,勾勒出一幅觸目驚心的死亡景象。

  遠處觀戰者呆滯在那,震撼無言。

  前后不過片刻,來自三大陣營總計二十五位靈輪境存在,被蘇奕一人屠戮一空!

  這在之前,誰敢想象?

  須知,即便璀璨大世已經來臨,可在當今蒼青大陸上,靈輪境強者依舊是最巔峰的存在!

  隨便一個,便能縱橫四海,叱咤風云,威懾一方天地!

  在世間修士心中,靈輪境更是如若主宰般的存在,只能去仰望和敬畏。

  然而就在今日,在這九鼎城之外,上演了一幕靈輪境強者隕落如雨的震撼景象!

  而殺死他們的,是一個剛破劫而入靈相境的少年……

  這一切,無疑太震撼人心。

  “蘇奕,你就不怕遭報應!?”

  猛地,那一道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透著憤恨,回蕩夜空中。

  這是天行劍齋的一位老人,之前曾出聲求情,試圖讓蘇奕放過謝知北。

  但蘇奕明沒有留情。

  “與我為敵者,才真正該擔心遭報應。”

  蘇奕拎著酒壺自飲,語氣隨意,“更何況,今日之事,可不會就這般結束了。”

  輕飄飄一句話,讓全場悚然一驚。

  青云樓主傅青云,猛地想起在蘇奕渡劫之前,曾請他專門來介紹那些對手的來歷,為的便是以后要對這些仇敵進行報復。

  當時,傅青云還有些將信將疑,畢竟當時的局勢太過兇險,他都懷疑蘇奕是否能從這一場大難中活下來。

  可現在,再回想起蘇奕說的話,傅青云內心翻江倒海,久久無法平靜。

  今日,蘇奕渡曠世禁忌之劫,滅一眾靈輪境人物,放眼天下,誰可比肩?

  而似這等存在,若要去報復那些仇敵勢力,必然將掀起無法預測的血雨腥風!

  “呵,是嗎,但在老朽看來,身懷蒼青之種,蘇道友接下來的日子,必將成為眾矢之的,引來天下共逐!”

  那個天行劍齋老人沙啞的聲音,再次在天地間響起。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蘇道友或許道行高深,無懼一切,但你敢肯定,這世間欲謀奪蒼青之種的角色,不會采取其他行動?”

  這番話,威脅之意,已不加掩飾!

  在場觀戰者心中都一陣發寒。

  蘇奕卻笑了笑,淡淡開口道:“若因我蘇某人之事,而牽累身邊之人,那我自不介意去踏滅這世間一切敵對勢力,到那時,我倒要看看,誰還敢再這般犬吠。”

  全場震顫,眾人皆倒吸涼氣。

  蘇奕的強勢,在這番話中體現的淋漓盡致!

  “那就走著瞧便是!”

  那天行劍齋老人的聲音就此沉寂。

  蘇奕則長長伸了個懶腰,目光一掃全場,道:“還有人要和我一戰否?”

  天地寂靜,眾皆默然。

  “翁九,有勞幫我收一下戰利品。”

  蘇奕撂下這句話,沒有再遲疑,邁步虛空,飄然而去。

  直至他的身影進入九鼎城消失不見,也沒見任何人敢阻攔。

  “走,我們回去。”

  聞心照第一個按捺不住,揣著激動喜悅的心情匆匆返回。

  老瞎子、清芽他們緊隨其后。

  夏皇和翁九則留下來善后。

  而此時,九鼎城外已是徹底沸騰,像炸開了鍋般,寂靜的夜色被徹底打破。

  “蘇謫仙也太猛了!你們說,自此以后,這世上還有誰能是蘇謫仙的對手?”

  有人驚嘆。

  “不好說,畢竟如今這世上,不乏一些來歷神秘,身份陌生,卻極為恐怖的存在,像今日出現的天河界北寒劍閣,以前可都根本沒聽說過。”

  有人沉吟分析。

  “毋庸置疑和,蘇謫仙已經立足在當今天下最巔峰,無論誰要和他為敵,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有人感慨。

  “這一戰,絕對稱得上史無前例,可以預見,當消息傳出去后,天下必為之震動!”

  “死了這么多人,那些大勢力焉可能善罷甘休?”

  “什么善罷甘休,那些大勢力真正該擔心的是,蘇謫仙會否去找他們算賬!”

  ……場中嘩然聲四起。

  而在極遠處的夜色中,有著許多潛藏在暗中的角色,在此刻都陸續顯現蹤跡。

  “以渡劫為誘餌,挖坑埋人,這蘇奕……簡直太膽大!”

  有人喃喃。

  “本以為,今日能玩一出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行動,不曾想,卻是蘇奕守株待兔,挖坑埋人,還好我們沒有第一時間摻合進去。”

  有人暗自慶幸。

  “以蘇奕今日之戰力,以后要從他手中謀奪蒼青之種,可就越來越困難了。”

  有人嘆息。

  “呵,真以為蘇奕無敵了?錯!這璀璨大世才剛開始而已,除非他將蒼青之種拱手相讓,否則,必然會在接下來一段時間中,遇到數不勝數的危機!”

  有人冷笑。

  漸漸地,這些一直潛藏在暗中的強者,皆陸續離去。

  “無愧是能被我家老祖宗注意到的角色,這蘇奕可真是生猛,長這么大,我還是頭一次碰到這般逆天的家伙。”

  夜色下,崔璟琰紅唇輕啟,嘖嘖稱贊。

  “何止是你,我都不敢相信,有人能一劍破天劫,以剛剛晉級的靈相境修為,殺得那些靈輪境潰不成軍……”

  雪葉眼神飄忽,滿臉苦笑。

  一直沉默的九祭祀,這一刻也禁不住感慨道:“這蘇奕,來歷絕對非同小可了!”

  一個少年,卻對他們孟婆殿的傳承了如指掌,能一眼認出裁決冥尊所煉制的玉佩,能讓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追隨身邊……

  同樣是這個少年,于今日渡了一場堪稱禁忌的大劫,以剛剛突破的靈相境修為,殺了一眾靈輪境高手。

  這一切,都顯得那般匪夷所思!

  以至于,九祭祀這等見慣風浪的老人,都不禁心生一抹惘然,這少年……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九祭祀,我們還去見蘇奕嗎?”

  崔璟琰眨巴著靈秀的明眸,問道。

  “為何不見?”

  九祭祀深呼吸一口氣,道:“你們就不好奇他身上的秘密?”

  雪葉眸光閃動,道:“我更在意蒼青之種。”

  九祭祀臉色微變,沉聲喝斥道:“雪葉,莫要再談起此事,哪怕再不甘心,此時此刻,我們也斷不能和蘇奕這等危險人物為敵!更何況,掌教可沒說,非要讓我們把蒼青之種帶回去。”

  雪葉輕嘆道:“我明白的。”

  崔璟琰笑吟吟道:“不甘心才正常,換我我也不甘心,若有可能,我甚至想狠狠收拾那姓蘇的一頓呢。”

  九祭祀唇角抽搐,沒好氣道:“璟琰,你就別添亂了,你得罪了蘇奕,有裁決冥尊大人的玉佩在,蘇奕自不會為難你,可我們和你不一樣,一旦得罪蘇奕,可后果難料!”

  這一刻,雪葉敏銳察覺到,九祭祀明顯已經徹底熄滅了搶奪蒼青之種的心思,言辭間,無意間流露出對蘇奕深深的忌憚。

  他沉默片刻,道:“九祭祀放心,在這件事上,我自不會犯渾,說實話,我也很好奇,這蘇奕究竟是什么來歷。”

  九祭祀笑著做出決斷,道:“夜色已晚,明天時候我們一去拜會一下這位蘇謫仙!”

  夜色中。

  傅青云孤零零一個人靜默。

  許久,他拿出一部泛黃的竹簡,以神念為刀,在其中鐫刻。

  “四月十一,黃昏,蘇奕于九鼎城外迎來靈相之劫……”

  “此劫亙古未有,充斥禁忌氣息,縱觀古今歲月,實找不出一例能與之比較者……”

  一行行雋永沉凝的字跡,浮現在竹簡上,語句洗練,并無任何修飾,如實記錄今日發生的事跡。

  “……此戰,蘇奕一劍斬天劫,一人殺眾敵,一力定乾坤,戰績之盛,放眼當今璀璨大世,無出其右。”

  “然,今日之事,也為蘇奕埋下禍根,他日之天下,定會由此而掀起一場滔天風浪。”

  寫到這,傅青云略一遲疑,但還是寫到:

  “今日之戰,當是改變大世格局的起源,而蘇奕,將成為大世中最大的一個變數。”

  “以私心而論,某倒是希望,蘇奕可劍壓大世,一統天下,如此,足可平定天下之動蕩!”

  寫到這,傅青云神色一陣變幻,最終苦笑一聲,又把最后這段話從竹簡中抹去。

  身為紅塵青史一道的修士,最忌諱的,便是在記錄世事更迭時,將個人情感融入其中。

  這不止會影響自身道途,更會讓由自己所編撰的史料典籍,存在失真和偏頗的成分,以至于歪曲史實!

  “是非成敗,自有瓜熟蒂落之時,作為見證者,能親眼目睹今日之事,已是莫大幸事!”

  傅青云收起那泛黃的竹簡,飄然而去。

  青云小院。

  屋檐下大紅燈籠燈火通明,庭院內月光如水,竹影婆娑。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那家伙倒也說的不錯……”

  蘇奕懶洋洋躺在藤椅中,心中自語,“以前,我懶得去計較那些恩仇是非,可如今,蒼青之種的因果,已經讓我身處風口浪尖,既如此,自不能再留情。”

  于劍修而言,當如何斷恩怨?

  答:一劍斬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