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四十四章 睥睨人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喀嚓!

  一口明晃晃的道劍寸寸崩斷。

  掌控道劍的一位靈輪境修士身影踉蹌,張口咳血。

  還不等其站穩腳步,在其瞳孔視野中,映照出的一抹劍氣驟然變大。

  直至劍氣充斥他整個瞳孔時。

  其頭顱拋空而起,血灑虛空。

  另一側——

  漫天劍氣轟鳴,碾碎一尊青銅道印。

  碎屑飛濺中,一個身著華袍的男子,軀體驟然間炸開,血肉都被絞碎成無數塊。

  前后兩位靈輪境修士暴斃,卻幾乎發生在同一時間般,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而蘇奕那峻拔的身影,則早已朝其他人殺去。

  靈輪境強者的廝殺,既體現在修為上,也體現在對大道力量的掌控中。

  而大道力量的強弱,則顯現在所凝聚的大道靈輪品相上。

  像和蘇奕對戰這些靈輪境強者,皆都已凝結出大道靈輪,且不乏一些頂尖強橫之輩。

  像謝知北、桓上林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來自天河界北寒劍閣的王仲陽,更是老輩人物中的強大存在,一身道行,完不弱于蒲覺。

  相比起來,當初死在蘇奕手底下的桓天虛等五個靈輪境角色,皆遜色了太多。

  然而,面對如今已踏入靈相境的蘇奕,在場這些靈輪境人物,也顯得不堪起來。

  轟隆!

  天地動蕩,虛空鮮血飛灑,直似煉獄般。

  這一場戰斗雖才剛進行沒多久,可那些靈輪境人物的圍攻之勢,早被摧垮,且傷亡過半!

  自始至終,更是無人能阻擋蘇奕的攻伐!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不知多少人駭然失色,心神失守。

  在這些觀戰者眼中,這一刻的蘇奕,完和無敵沒有區別!

  “現在,你總該清楚之前我為何認輸了吧……”

  蒲覺喃喃出聲。

  渡劫之前的蘇奕,都強大到能夠在戰斗中一步步壓制自己。

  更何況是現在?

  蒲素蓉默然,之前因為蒲覺認輸而殘留心中的不甘,在這一刻早已經被震撼、驚懼和后怕取代。

  她哪會不清楚,若非蘇奕手下留情,他們這些人極可能也難以活過今日?

  “看到了嗎,這才是蘇大人真正的風采!那些混賬東西還妄圖趁著蘇大人渡劫前后突襲,何其可笑?”

  老瞎子滿臉的譏諷,“若讓他們知道,今日之事,本就是蘇大人挖的一個大坑,還不知他們會作何感想。”

  夏皇、聞心照等人皆心潮起伏。

  天地血雨滂沱,動蕩不堪。

  唯有蘇奕的身影縱橫其中,疏狂恣肆,如若仙人臨塵,威懾人間。

  到現在,那些對手早被殺得七零八落,只剩下寥寥六七人還在苦苦掙扎!

  戰斗中——

  桓上林臉色鐵青,目眥欲裂。

  謝知北咳血,披頭散發,眉梢浮現驚懼之色。

  王仲陽狀若瘋狂,嘶吼連連。

  廝殺到現在,蘇奕的強大,讓他們一個個皆受到莫大的刺激,一個個都有崩潰之感。

  誰也沒想到,蘇奕在渡劫時,依舊那般強橫,心境和神魂,根本不受影響。

  同樣,更沒人想到,蘇奕能夠在一劍之間,便破掉那一場堪稱禁忌的曠世大劫,一舉邁入靈相境。

  若說這些意外,還能讓人理解。

  那蘇奕如今展現出的戰力之盛,則讓他們每個人都無法接受!

  太強了!

  打破腦袋,他們都想不出,一個剛邁入靈相境中,境界還未曾穩固的少年,會強大到近乎無敵的地步。

  什么道法,什么寶物,在他面前,皆如若紙糊般不堪一擊,無法傷害其分毫。

  反倒是他每一次出手,皆有無堅不摧之勢,殺得他們這邊潰不成軍。

  以至于,僅僅須臾間而已,便令他們三大陣營皆傷亡慘重!

  沉悶爆碎的聲音響徹,又一個靈輪境人物隕落,直接被蘇奕抬手一掌拍得稀巴爛,形神俱滅。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就如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讓桓上林徹底崩潰。

  再沒有任何遲疑,這位來自魔族桓氏的耀眼人物轉身就逃!

  一股濃稠的血光,從桓上林身上爆發,讓他的身影倏爾化作萬千道血線,朝四面八方掠去。

  血遁之術!

  一種自損壽元和生機,來換取逃生機會的剎強大禁術。

  這等禁術,在魔修一脈廣為流傳。

  但不得不說,以血遁之術逃走,的確很有效。

  可惜,桓上林碰到了蘇奕。

  對擁有前世十萬八千年閱歷,精通千般道術,萬般秘法的蘇奕而言,要想破解血遁之術,根本談不上困難。

  便見蘇奕袖袍鼓蕩,右臂揚起,如利劍擎天。

四面八方的虛空之中,驟然間涌現出一道道天塹般  的大道壁障,徹底將四面八方封死。

  每一個大道壁障,皆燦然發光,涌動著密集玄奧的梵文。

  遠遠一望,蘇奕所在那片天地,就仿似化作一個巨大的牢籠般,給人以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感覺。

  這不是昆吾葉氏的畫地為牢之法,而是傳承自佛門的至高秘傳——

  掌中佛土!

  一掌之下,化山河乾坤為佛土,對手身處這片山河之中,便像入我股掌之間!

  若是由佛門的皇境人物施展,一掌之下,力量足可覆蓋八千里山河,敵人無論逃到哪里,無論如何躲避,都逃不出其手掌心!

  砰砰砰!

  那由桓上林所化的一道道血線碰壁,猛地炸開。

  很快,其中一道血線炸開后,化作桓上林的身影,一個踉蹌,差點從虛空栽倒。

  “不!血遁之術怎可能會被阻擋?”

  他臉色蒼白,滿臉驚駭。

  “無知。”

  蘇奕眼神泛起一絲不屑。

  但凡頂尖層次的皇級道統,皆有專門克制血遁之術的秘法。

  諸如佛門的“掌中佛土”、道門的“小樊籠訣”、妖宗的“峰巒疊嶂”等等。

  這些秘法,在斗戰時的威能談不上多厲害。

  可在阻截對手逃遁時,卻能發揮到不可思議的妙用。

  “開!”

  桓上林嘶吼,動用一切力量,去攻擊掌中佛土所化的大道壁障。

  可惜,蘇奕根本不給他任何機會。

  一道劍氣閃現,直似白虹貫日般,隔空斬落。

  危險來襲,桓上林毫不猶豫咬破舌尖,動用拼命般的壓箱底手段。

  就見其身上涌現重重魔焰,締結為一層層甲胄,覆蓋身上下。

  而其手中,則揚起一桿大戟,狠狠刺出。

  咔嚓!

  大戟和劍氣碰撞的一瞬,便似紙糊般裂開。

  而劍氣余勢不減,鑿開那一重重魔焰所化的甲胄,從桓上林身上一閃而過。

  “不——”

  凄厲不甘的大叫聲中,桓上林的軀體驟然分成兩半,而后兩半軀體都隨之炸開。

  血雨如焰火似的綻放,凄美、猩紅、滾燙。

  隨即,四面八方虛空中,閃耀著玄奧梵文的大道壁障,也隨之隱沒消失不見。

  可看到這一幕時,原本也已經萌生退意的謝知北、王仲陽等人,皆像被敲了一記悶棍,心都沉入谷底。

  這可真是逃無可逃!!

  桓上林逃跑的時機不可謂不好,然而依舊被阻截住,伏誅當場!

  這一幕,對謝知北、王仲陽等人而言,簡直就和被人斷了去路也沒區別。

  大戰還在進行。

  只不過,到如今已經僅僅只剩下謝知北、王仲陽等寥寥四人。

  并且都負傷在身!

  “蘇奕,我愿意認栽,只要你能手下留情,我可以發誓,以后再不與你為敵!”

  謝知北顫聲開口。

  這位來自天行劍齋的靈輪境存在,這一刻徹底慌了,為了保命,完不顧什么尊嚴和傲骨,直接認栽,祈求蘇奕原諒。

  “與我為敵者,注定有死無生,又何須你來立誓換命?”

  淡然的聲音中,漫天劍雨橫掃虛空,直接將距離蘇奕最近的一個靈輪境修士鎮殺。

  而后,蘇奕一個邁步,朝謝知北殺去。

  “求饒又有何用,到了此時,除了拼命,再無他選!”

  王仲陽沉聲大喝。

  “那就和他拼了!”

  謝知北咬牙大叫,徹底豁出去。

  可惜,這樣的掙扎注定徒勞,便是在遠處觀戰的人們,都看出謝知北等人大勢已去!

  一個彈指后。

  伴隨在王仲陽身邊的一名黑衣女子,被一道劍氣刺穿眉心,飲恨當場。

  兩個彈指后。

  王仲陽的本命靈寶爆碎,軀體被一片劍氣覆蓋,剎那間四分五裂,魂飛魄散。

  臨死前,這位來自天河界北寒劍閣的靈輪境存在,不由苦澀長嘆:“早知如此,不該第一時間就站出來的……”

  聲音中,盡是懊悔和不甘。

  遠處觀戰者聞言,皆心有戚戚然。

  而就在蘇奕正欲斬殺謝知北時,一道急促沙啞的蒼老聲音在遠處天地間傳來:

  “蘇道友手下留情!我天行劍齋愿為此付出一切代價,為謝知北贖命!”

  聲傳場。

  原本已經絕望的謝知北,先是一怔,旋即露出激動之色。

  “晚了。”

  輕飄飄兩個字,從蘇奕唇中吐出。

  而后,在一眾震撼目光注視下,蘇奕手起劍落,將早已負傷嚴重的謝知北,斬殺當場。

  鮮血如瀑飛灑。

  謝知北瞪大眼睛,滿臉錯愕,直至死去,他眉梢間的激動之色都兀自殘留著。

  至此,此次圍攻蘇奕的三大陣營的靈輪境強者,盡數被斬,無一生還!

  天地血腥如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