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三十九章 黑云壓城 見證者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靈輪境,已是皇境之下最巔峰的境界。

  無論是在蒼青大陸,還是在其他世界位面,靈輪境強者,皆稱得上是一方大勢力的脊梁。

  在皇者不出的情況下,以靈輪為尊!

  而蒲覺這等靈輪境人物,則已經堪稱是同境中的一流人物,以后都能去籌謀證道為皇的機會!

  然而如今,他卻在和蘇奕的對戰中有被壓制的跡象,這讓蒲素蓉如何不驚?

  正因如此,當聽到蘇奕開口,她毫不猶豫做出決斷,讓其他四位靈輪境人物一起出手!

  這四人,三男一女,清一色是靈輪境強者,身影一閃,第一時間就來到了那高空之上。

  一個個氣勢滔天!

  然而就在此時——

  蒲覺眉頭一皺,出聲阻止道:“此戰到此為止!”

  字字沉凝,響徹天地。

  全場愕然。

  蒲覺已經收手,神色復雜中帶著一絲欽佩,嘆道:“蘇道友才情曠世,實力深不可測,以道行論高低,我亦不如。”

  一番話,讓得在場觀戰者皆騷動不已,難以置信。

  那四位靈輪境存在皆默然。

  蒲素蓉心生不甘,道:“蒲覺長老,你還不曾……”

  蒲覺搖頭道:“不必再說。”

  他目光看向蘇奕,道:“不知道,蘇道友是否接受我認輸?”

  這位實力足以在明空界靈輪境強者匯總躋身前五的頂尖人物,顯得極為坦蕩。

  便是認輸,都堂堂正正!

  可越是如此,越讓遠處觀戰者心中震動。

  若有獲勝的機會,蒲覺焉可能會就此收手?

  而在蒲覺心中,是否已斷定,哪怕他和其他四位靈輪境人物一起出手,最終也討不到便宜?

  蘇奕深深看了蒲覺一眼,道:“進退有度,當斷則斷,擁有此等心智和氣魄,無怪乎能夠在煉體一道上擁有今日成就。”

  這一瞬,蒲覺渾身一僵,憑生一種錯覺。

  仿佛面對的不是一個風華正茂的少年,而是一個和自家皇境老祖一樣的恐怖存在,輕易都能洞察到自己的心神!

  但很快,這種感覺就消失。

  便見蘇奕繼續道:“既然認輸,我也不為難你們,不過接下來你們倘若再出手,可別怪我不客氣。”

  蒲覺微微稽首,道:“道友放心。”

  說罷,他帶著其他四人,折身返回地面。

  “又敗了……”

  蒲素蓉苦澀,內心很不是滋味。

  “收拾好心情,等著看好戲吧。”

  蒲覺傳音道,“今日此地,將有一場針對蘇奕的大殺劫上演。”

  蒲素蓉一怔。

  她抬眼望去,就見暮靄沉沉,天地蒼茫,極遠處的九鼎城城門附近,人影幢幢,早匯聚了不知多少人。

  而后,蒲素蓉想起蘇奕之前曾說過的話。

  最近這些天,一直有人在關注蘇奕的動靜,打算在其渡劫時,趁其不備,進行干擾和破壞!

  同樣,蘇奕之前也曾說,他馬上就要渡劫了!

  如此一想,蒲素蓉這才猛地意識到,蒲覺這次認輸,明顯不像表面那般簡單。

  “你這是要借刀殺人?”

  蒲素蓉傳音問。

“錯了,在大道爭鋒上,我的確不是蘇奕  的對手,我便是認輸,內心也并無不甘。”

  蒲覺傳音道,“歸根到底,我只是不想無意間成為破壞蘇奕破境的急先鋒,讓蘇奕那些敵人撿便宜。”

  “走吧,我們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說著,他已邁步朝遠處行去,“待會,當蘇奕渡劫時,好戲就要上演了。”

  一行人很快離開這片區域。

  蘇奕沒有阻攔。

  他返回小山丘上,收起藤椅,對翁九說道:“你也離開此地,去和老瞎子他們匯合,遇到危險就躲入城中。”

  翁九憂心忡忡道:“蘇道友,你干脆還是返回城中渡劫吧。”

  他也察覺到,城外這片區域中,暗流涌動,風雨欲來,明顯和以往不一樣。

  “于渡劫之時殺敵,豈不快哉?”

  蘇奕笑了笑,“更何況,我若不給他們機會,以后他們說不準還會鬧出多少幺蛾子。”

  這些天,他雖在這座小山丘靜修,但并非對外界的動靜一無所知。

  也早就察覺到,九鼎城附近出現了不少可疑之輩,大致也能推斷出,對方是為何而來。

  歸根到底,還是蒼青之種太過誘人了!

  “原來,道友早有打算。”

  翁九眼神變得異樣起來。

  他這才意識到,蘇奕似乎是在以自身為誘餌,之所以要在此渡劫,就是為了引誘出那些潛藏的敵人!

  雖然,這種做法太過冒險和大膽,可依據翁九對蘇奕的了解,卻很清楚,蘇奕既然敢這么做,定然是有著足夠的把握。

  更何況,哪怕發生什么意外,蘇奕只要逃到九鼎城,憑借九鼎鎮界陣的力量,足以化解兇險!

  想到這,翁九不再遲疑,辭別而去。

  夕陽殘照,落日余暉灑在大地上,也將九鼎城那巍峨古老的城墻染上一層橘紅色。

  蘇奕所在的小山丘,距離城門雖然極為遙遠,可對修士而言,幾個閃身就能抵達。

  若從天穹俯瞰——

  九鼎城大門附近區域,分布著許許多多的身影。

  同樣,在蘇奕所在的小山丘其他地方,同樣有著三五成群的修士,在遠遠地觀望。

  只是,自始至終沒有人敢靠近。

  “蘇大人這是挖了一個坑,等著那些敵人往里邊跳呢。”

  老瞎子眼神古怪,“等著吧,當蘇大人的靈相大劫來臨,那些心懷鬼胎的家伙,必會前赴后繼地跳出來。”

  “道友覺得,我們現在該做點什么?”

  夏皇沉吟道。

  “看戲。”

  老瞎子不假思索道。

  夏皇一怔,不由啞然。

  看得出來,老瞎子對蘇奕有著近乎盲目般的信心。

  “我覺得,我們也得小心一些,不能拖蘇兄的后腿。”

  聞心照提醒道。

  夏皇深以為然道:“這是自然,若真有不測發生,我會第一時間動用九鼎鎮界陣,庇護我們所有人。”

  交談時,暮色覆蓋的天穹之上,忽地響起一道沉悶的雷聲,在這蒼茫寂靜的天地間,顯得格外刺耳。

  人們心驚肉跳,齊齊看向天穹。

  就見天穹極深處,有墨汁般的黑色涌現,悄無聲息地擴散,幾個呼吸之間,就化作厚重如鉛塊的劫云,遮天蔽日。

  日暮之色,

  似一下子墜入黑暗永夜。

  以蘇奕所在的小山丘為中心,萬丈范圍的山河之地,皆被厚重的劫云所籠罩。

  黑云壓城城欲摧!

  在九鼎城附近,格外能感受到那劫云氣息的恐怖,直似末日災劫即將上演,強大如靈道大修士,都不由倒吸涼氣,臉色驟變。

  “好恐怖的劫難氣息,這該是何等靈相大劫,氣息才會如此之盛?”

  有老輩人物喃喃,心驚膽顫。

  “我當初踏入靈相境時所引發的天劫,都遠沒有這般強大,甚至,都足以媲美我在突破靈輪境時所遇到的靈輪大劫了!”

  蒲覺輕語,神色震撼。

  在他身旁,蒲素蓉等人皆色變,心神顫栗。

  與此同時,附近區域中,也不知有多少人在竊竊私語,蠢蠢欲動!

  小山丘上。

  蘇奕負手于背,抬眼望天,深邃的眸泛起一絲異色。

  果然,和上次針對自己的化靈大劫一樣,這一次的靈相之劫,同樣充斥著一股禁忌和詭異的氣息!

  而以蘇奕前世那十萬八千年的閱歷來看,這一場屬于自己的靈相之劫,同樣稱得上“前所未有”四字!

  遍尋大荒古今歲月,都找不出來!

  不過,蘇奕卻一點也不擔心。

  他已等待今日多時。

  嚴格而言,自從四月初四那天璀璨大世拉開帷幕開始,他就已經在這小山丘前等待。

  這些天,他之所以沒有選擇破境,倒也不是專門要等待敵人找上門。

  而是在琢磨一件事。

  一件和渡劫破境有關的……小事。

  而現在,他已徹底想明白。

  所以,天劫自然而然地來了,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就如花開之時,蝴蝶自來。

  猛地——

  “蘇道友好氣魄,明知道在這片區域中,有許多人要對你不利,還敢在此渡劫,僅憑這般氣魄,讓人想不佩服都難。”

  一道感慨似的聲音響徹天地間。

  就見一道身影憑空而來,出現在距離蘇奕百丈之遙的地方。

  這是一個身著儒袍,身影清瘦的男子,頭戴蓮花冠,仙風道骨。

  “青云樓主!?”

  場中響起一陣嘩然聲,認出來人,正是青云樓的掌教,被世人尊稱為“青云樓主”的傅青云!

  這一段時間引發天下關注的“群星榜”,便是出自青云樓的手筆。

  而在世間修士眼中,青云樓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勢力,極為神秘和低調,從不參與任何紛爭。

  可現在,在蘇奕即將渡劫之時,青云樓主傅青云,第一個出現在場中!

  這如何讓人不驚?

  蘇奕遠遠看了傅青云一眼,道:“你要與我為敵?”

  從眾人的議論聲中,他已經清楚傅青云的身份,心中也不由奇怪,難道說,青云樓這等與世無爭的勢力,也盯上了蒼青之種?

  傅青云稽首見禮,道:“道友誤會了,傅某此來,只為親眼一觀今日之事,姑且算作是一個見證者。”

  蘇奕若有所思,道:“你們青云樓的道統,莫非是以‘紅塵青史’為修行之路?”

  傅青云怔了一下,似無比驚詫般,動容道:“道友好眼力!”

  他內心翻江倒海,無法淡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