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三十七章 卷土重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隕星淵。

  如潮般的大道光雨從天垂落,似浩浩蕩蕩的瀑布般涌入隕星淵深處,被一道修長偉岸的身影源源不斷地吞沒。

  這是一幕極驚人的景象。

  一般修士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多的大道力量。

  可那修長偉岸的身影卻像一個無底洞般,源源不斷地吞沒大道力量。

  “比之完整的蒼青之源,這些大道力量于我而言,也不過是杯水車薪……”

  一聲幽嘆響起。

  “不管如何,待我恢復一些元氣之后,定要去奪回蒼青之種,唯有煉化此物,才能讓我在此界受到的傷勢擁有徹底恢復過來的可能!”

  黃昏之色愈發濃重,天穹深處,群星搖晃。

  在蒼青大陸各個地方,涌現出滾滾劫云,不知多少修士,選擇在這一刻破境,引發天劫。

  這是一幅極壯觀的畫面。

  天下各地劫云洶涌,雷霆滾蕩,破境之輩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在以前歲月中,都不曾發生過這等事情。

  就是九鼎城中,也不例外。

  各種天劫紛至沓來,讓蘇奕也不由大開眼界。

  今日渡劫之輩,恰似過江之鯽,多不勝數!

  尤為奇妙的是,被封印于魔胎中的玄凝,同樣迎來了一場針對辟谷境的大劫。

  不過,蘇奕一點也不擔心。

  那一道道粗大炫亮的劫雷垂落,轟在魔胎上時,就被玄凝施展妙法一一抵擋化解。

  到最后,魔胎都不曾破損,這一樁大劫便被玄凝盡數化解。

  “玄凝道友可真是洪福齊天。”

  老瞎子很羨慕。

  魔胎這等寶貝,本就極為罕見,而今又恰逢璀璨大世來臨,天降大道光雨,根本不用想就知道,玄凝在這次破境中獲得的好處之大,絕對超乎想象。

  “道友謬贊,我能夠于今日有此收獲,皆是托了我師尊之福!”

  魔胎中,傳出玄凝的聲音。

  “行了,接下來你就繼續閉關吧。”

  蘇奕隨口道。

  “謹遵師尊之命!”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已經收起魔胎。

  他目光看向老瞎子,道:“待會靜修時,記得將黃泉凝神丹一塊煉化,如此,足可幫你修復神魂。”

  老瞎子點頭答應。

  之前,蘇奕從崔璟琰手中獲得六顆黃泉凝神丹,分別給了老瞎子、玄凝和葉遜。

  為的,便是幫三人修復神魂。

  “你呢,還能支撐多久?”

  蘇奕目光看向封印著葉遜的本源力量。

  葉遜得意洋洋道:“這大道光雨有多少,我就能吞多少!”

  蘇奕眼神玩味,道:“可如此一來,你還要花費漫長的時間來煉化大道本源力量,短時間內,怕是還得呆在你那本源力量中。”

  葉遜:“?”

  蘇奕道:“如此也好,省得你再闖禍,最重要的是,你不在的時候,我的耳朵也可以清凈一些。”

  葉遜:“??”

  “姐夫,我……”

  葉遜剛要說什么,蘇奕已打斷道:“這一場大造化快結束了,你若再不抓緊時間收集大道光雨,以后想恢復往昔道行,必然愈發困難。”

  葉遜登時閉嘴。

  蘇奕倒也沒有騙他。

  這一場大道光雨持續到現在,已足有兩刻鐘時間,遠不像最初時那般澎湃和密集,開始變得稀薄起來。

  轟隆!轟隆!

  劫云洶涌,天穹之上,到處都是各式各樣的天劫景象,雷霆激蕩,此起彼伏,煞是壯觀。

  蘇奕看著這一幕,最終放棄了在城中渡劫的打算。

  在城中破境的話,極可能會受到其他修士的天劫的影響。

  像之前,蘇奕之所以帶傾綰前往城外渡劫,就是擔心和正在渡劫的聞心照之間相互影響。

  隨著時間推移,昏黃的天象漸漸褪去,搖晃閃爍的群星,一點點隱沒于天幕深處。

  那反哺于天地間的大道光雨,也隨之徹底消散。

  夜色來臨。

  蒼青大陸上,到處還有劫云翻騰,破境者非但沒減少,反倒隨著時間推移,變得越來越多了。

  蘇奕離開了青云小院,來到城外。

  之前匯聚而來的各路修士,都已經陸續散去。

  夜色下,大地蒼茫,冷清寂寥,偶爾會有陣陣劫雷之音從遠處傳來,久久回蕩于人間。

  蘇奕一個人,獨坐于距離九鼎城不遠處的一座山丘之巔,一邊飲酒,一邊靜靜感應天地。

  今天是四月初四,璀璨大世掀開帷幕的第一天。

  這一天,白日星現,黃昏為幕,大道光雨從天而降,澤被萬物,引發一場波及天下的劇變。

  數不盡的修士,于今日謀奪大道光雨,渡劫破境。

  世間山河萬象,同樣得到大道本源力量的滋養。

  一切,稱得上史無前例的劇變。

  可蘇奕清楚,這一場璀璨大世才剛剛開始。

  接下來的歲月中,世間將會涌現出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同樣,也會陷入一場無法預測的動蕩之中。

  夜風習習,吹來的空氣都帶著一絲絲靈氣。

  旁邊的巖石縫隙中,有野草瘋狂滋生成長,發出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一株嫩黃的小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出來,在夜色下迎風招展。

  這些往日里尋常可見的事物,都變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生機盎然,煥發出絲絲縷縷的靈性。

  “這天地,歷經三萬年暗古之禁后,否極泰來。可從今日起,終究將盛極而衰。世事興亡交替,無不盡藏其中。”

  蘇奕飲了一口酒,輕聲自語,“連一方足以承載皇境道途的大世界,都不可能永恒長存,又何況是那些自詡與日月同壽的皇者?”

  “皇者,看似至高無上,歸根到底,也不過是一條大道之路罷了。”

  “在這條路之上,定然有更高的道途!”

  時間一天又一天過去。

  蘇奕所在的小山丘,都已經爬滿了草木,煥發著濃郁的生機。

  可他依舊沒有破境。

  不是辦不到,而是時機還差一點點。

  他整個人心神放空,一直坐在那,靜靜看著斗轉星移,白晝與夜晚交替,山河萬象變化。

  聞心照、傾綰他們陸續來找過。

  蘇奕笑著讓他們回去,只說他在琢磨一些和大道有關的事情,什么時候興致來了,就會破境而上,證道靈相境。

  聞心照他們雖覺得奇怪,但都沒有再干擾蘇奕。

  接下來的時間中,九鼎城也變得熱鬧起來,這世間渡劫破境者的數量,也變得稀少許多。

  但天下間的局勢,則一下子變得動蕩起來。

  “天南州內,有掩藏數萬年歲月的佛窟遺跡問世,光焰動九霄,梵音傳十方,引發各大勢力爭相探尋!”

  “玲瓏鬼域,一座神異莫測的名山福地破土而出,擎天而立!”

  “天寒州境內,妖獸成患,波及上百城池,傷亡無數!”

  ……各種各樣的消息,在天下流傳,引發不知多少轟動,也掀起不知多少腥風血雨。

  相較天下各地的動蕩局勢,九鼎城則太平許多。

  這里是大夏皇室的地盤,覆蓋九鼎鎮界陣,又有蘇奕這等堪稱曠世般的傳奇人物坐鎮,一般的勢力,根本不敢來滋事。

  這就太難得了,在許多修士眼中,九鼎城儼然如同亂世中的人間凈土般。

  以至于最近這段時間,不知多少修士從四面八方而來,只為能夠在九鼎城內找一個可供棲居之地。

  四月十一。

  璀璨大世來臨后的第七天。

  暮色十分。

  翁九匆匆而來,憂心忡忡道:“道友,蒲素蓉又來了,這次她帶了一批靈輪境高手,不止要帶走青沅,還點名要讓你歸還那個金煞葫蘆。”

  “他們人在哪里?”

  藤椅中,蘇奕欣賞著遠處如火般的夕陽余暉,儀態愜意。

  “就在……”

  翁九剛要說什么,極遠處天地間,一群身影朝這邊飛掠而來。

  為首的正是蒲素蓉。

  在她身旁,是一個灰發紫瞳、身影瘦削、身著明黃長袍的男子。

  他步履悠閑從容,眸光開闔時,泛起一絲絲歲月滄桑氣息。

  除此,還有三男一女跟隨其后,每一個身上皆彌漫著屬于靈輪境強者獨有的氣息。

  “你們……”

  翁九臉色驟變。

  “我們自然是跟著你找來的。”

  蒲素蓉微微一笑,而后對身旁眾人道:

  “我來為你們介紹,那位就是蘇奕蘇公子,一位修為逆天的曠世人物,上次蒲洪乾長老,就是敗在蘇公子手中,丟掉了金煞葫蘆。”

  說著,她朝蘇奕頷首道:“蘇公子,我們又見面了,我來為你介紹,這位是我族長老蒲覺,靈輪境后期修為,其實力之強,在明空界同輩之中,足可躋身前五。”

  藤椅中,蘇奕目光一掃那些紫月狐族的強者,道:“看得出來,你們這次前來,準備的很充足。”

  蒲素蓉笑了笑,道:“若不是公子實力強勁,我們也不至于這般勞師動眾。”

  蘇奕道:“上次我可提醒過你,便是你們紫月狐族的皇境老祖來了,也帶不走青沅姑娘,我勸你們還是趁早死心,趕緊離開吧。”

  蒲素蓉一呆。

  她身旁那些強者也都怔然,似懷疑自己聽錯了。

  “不必逞口舌之利,你若執意選擇對抗,手底下見真章便是。”

  蒲覺神色平淡開口。

  言辭并無譏諷和不屑,但態度卻顯得極為凌厲強勢。

  聲音還在回蕩,一股肅殺的氛圍隨之在暮色中彌漫而來。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