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二十九章 勒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裙少女旋即就放松下來,笑道:“沒有九鼎鎮界陣阻擋,你現在可攔不住我。”

  她生得極美,明眸皓齒,姿容清艷,一笑百媚生,連聲音也清甜嬌潤。

  別說一般人,就是重視心境錘煉的修士,怕都難以抵擋其美麗。

  蘇奕也笑了,道:“無冤無仇的話,我自然不會阻攔你離開,若是有仇,那你注定插翅難飛。”

  黑裙少女眨巴了一下深邃的秀眸,笑吟吟道:“是么,那蘇公子覺得,我們之間是否有仇?”

  蘇奕道:“是你打傷的老瞎子?”

  黑裙少女坦然道:“你說的若是那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家伙,那的確是被我打傷的。”

  蘇奕哦了一聲,手中一翻,露出一縷灰色晶瑩絲線,道:“這牽魂絲也是你的了?”

  黑裙少女點頭道:“正是。”

  蘇奕指尖一撮,牽魂絲瞬息化作灰燼消失。

  黑裙少女一對黛眉蹙起,旋即展顏笑道:“蘇公子這是打算幫你那位朋友出口氣?”

  蘇奕道:“人生一世,無非一呼一吸,做事自然要爭一口氣,出一口氣,你若愿意乖乖認罰,我倒不會做的太絕。”

  黑裙少女饒有興趣道:“那又該如何認罰?”

  蘇奕不假思索道:“三枚黃泉凝神丹。”

  黑裙少女愕然,一對漂亮的眸睜大,似難以置信,道:“蘇公子,你……莫不是在開玩笑?”

  蘇奕道:“不是。”

  “那就是故意獅子大開口!”

  黑裙少女皺了皺鼻子,嘀咕道,“在幽冥之地,誰不知道此丹乃是重塑神魂的瑰寶?寥寥一顆的價值,便抵得上一件頂尖層次的靈寶,你卻一開口就要三顆,可真夠貪心的。”

  蘇奕淡然道:“相比你被擒下的下場,這三顆丹藥可并不算多。”

  “是么。”

  黑裙少女紅潤的唇微抿,巧笑嫣然,“那我可真想試一試,蘇公子是否有辦法擒下我。”

  她美眸流波,容顏似魔女般嫵媚,氣質卻似仙子般圣潔,那種矛盾般的美麗力量匯聚在她一人身上,反倒形成一種獨特的韻味。

  蘇奕眼神深邃,靜靜看著對方,道:“玄姹靈骨雖是魂修一脈一等一的天賦,可在我面前,就憑你那靈相境大圓滿的修為,便是動用心魘通玄經第九篇的‘大無相心夢訣’,也難以撼動我的心神分毫,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

  黑裙少女綽約的身影猛地一僵,眉梢間露出一抹驚疑,內心更是泛起一陣波瀾。

  她的確被驚到了。

  蘇奕這句話,不止點破了她的修為,還看穿了她的天賦力量,以及所修煉的傳承功法!

  這讓她甚至有種內心秘密皆被洞察,無所遁形般的感覺。

  半響,黑裙少女穩了穩心神,試探道:“蘇公子怎會對我孟婆殿的傳承如此了解?”

  蘇奕淡然道:“秘密。”

  黑裙少女:“……”

  她實在有些驚疑不定,以至于舉止也變得踟躕起來。

  “怎么,不甘心就此認栽嗎?”

  蘇奕問道。

  “這是自然。”

  黑裙少女幽然一嘆,“你口中那個老瞎子,前不久曾試圖混入仙冥之地,打探我孟婆殿的事情,這可不地道。”

  “誠然,他被我打傷了,但這樣的過節,可完全不值得我用三顆黃泉凝神丹來補償。”

  說著,她抬眼看向蘇奕,伸出一根纖細雪白的手指,道:“看在公子的面子上,我最多只會拿出一顆。”

  蘇奕搖頭道:“我不是來跟你講道理的,所以一顆都不能少。”

  黑裙少女差點氣笑,蘇奕言外之意就是,他根本不打算講道理!

  這就太霸道了。

  黑裙少女也還是頭一次碰到敢這般勒索自己的人,一時間,都忍不住想出手狠狠揍這家伙一頓。

  可最終,她還是忍住了。

  交談到現在,她發現了諸多蹊蹺。

  作為蒼青大陸的修士,可蘇奕卻和其他人不一樣,他極為了解孟婆殿。

  并且,他似乎還對孟婆殿的傳承了如指掌,連自己的天賦力量,都根本瞞不住他的法眼。

  這一切,讓黑裙少女意識到了反常。

  正因如此,她才沒有亂來。

  否則,以她的身份和實力,換做是當世靈輪境角色,她都完全不在乎,敢毫不客氣收拾對方一頓!

  略一思忖,黑裙少女道:“這樣吧,若蘇公子能回答我一些問題,我自會拿出三顆黃泉凝神丹。”

  蘇奕搖頭:“你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

  他這看似淡然,實則無比強勢的態度,讓黑裙少女氣得胸口一陣發悶。

  半響,她才說道:“公子就一點不擔心被我孟婆殿盯上?”

  蘇奕云淡風輕道:“得罪我才是你們孟婆殿該擔心的。”

  黑裙少女:“……”

  不等她再開口,蘇奕看了看漸漸快要黑下來的天色,皺眉道:“時間寶貴,我給你三個呼吸考慮,三個呼吸之后,后果自負。”

  黑裙少女一對靈秀明眸閃爍不定,忽地一咬牙,道:“好,我答應!”

  說著,從袖口中拿出一個玉瓶,從中倒出三顆丹藥。

  每一顆,皆似桂圓般大小,通體雪白晶瑩,流動著淡淡的銀色煙霞,濃郁的藥香沁人心脾。

  正是黃泉凝神丹!

  “蘇公子請收好。”

  黑裙少女抬手一拋,三顆丹藥連成一串,朝蘇奕飛掠過去。

  這一剎,她眼底有著一絲狡黠之色閃過。

  卻見蘇奕袖袍鼓蕩,探手一抓。

  三顆丹藥滴溜溜懸浮在身前虛空中。

  而后他指尖如閃電般,分別在三顆丹藥上輕輕一點。

  嗤!嗤!嗤!

  每一顆丹藥上,皆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漣漪破碎,化作淡淡的藍色煙霞潰散無蹤。

  而后,蘇奕這才收起這三顆丹藥。

  “你……你……”

  黑裙少女似難以置信,以至于說不出話。

  原因很簡單,她在拋擲丹藥的同時,同樣了一門名喚“如影隨形”的神魂秘術,一旦對手毫無防備,就會在接住丹藥的瞬間,讓心神陷入一種夢魘般的迷亂境地中!

  似這等秘術,就是靈輪境修士被擊中,也難以抵擋!

  可誰曾想,蘇奕卻似一眼就察覺到,隨手就將這門秘術輕而易舉化解!

  這讓黑裙少女焉能不驚?

  蘇奕一陣搖頭,道:“在我面前玩這種小把戲,未免也太滑稽可笑。”

  黑裙少女精致絕美的臉龐頓時漲紅,顯得頗為狼狽窘迫,她惡狠狠瞪了蘇奕一眼,道:

  “蘇奕!你給我等著!”

  她轉身要走。

  蘇奕道:“站住。”

  黑裙少女惱火道:“我丹藥都給你了,還要怎樣?”

  “你施展秘術欲偷襲于我,自當予以懲罰。”

  蘇奕悠然說道,“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再交出三顆黃泉凝神丹便可。”

  黑裙少女:“???”

  她氣得直恨不得咬蘇奕一口,這家伙的心簡直太黑,敲詐了一次還不夠,還打算敲詐第二次!!

  蘇奕催促道:“天快黑了,再磨嘰下去,可就不止是三顆黃泉凝神丹能夠解決的。”

  黑裙少女額頭直冒黑線,晶瑩的貝齒咬的咯吱咯吱作響。

  就在蘇奕都以為,這少女會不顧一切豁出去動手時,后者居然忍住了。

  “好!我給你!遲早有一天,我會再讓你加倍吐出來!”

  黑裙少女一咬牙,拿出三顆丹藥,狠狠砸向蘇奕,而后轉身就走,似唯恐再被蘇奕逮住機會再敲詐般。

  蘇奕笑著接過丹藥,道:“若我沒猜錯,你姓崔對吧?”

  已飛掠到數百丈之外的黑裙少女嬌軀一僵,霍然轉身,下意識道:“這你都能看得出來!?”

  少女絕美的臉頰上,盡是愕然。

  蘇奕道:“若非看出你姓崔,今天你就是付出身上所有寶物也走不掉。”

  說罷,他揮了揮手,轉身而去。

  暮靄沉沉,他那峻拔的身影,在大地上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漸行漸遠。

  黑裙少女看著蘇奕的身影消失,久久未曾回神。

  “這家伙是誰?為何會認出我的姓氏?難道說……”

  黑裙少女下意識看了看腰間懸掛的一塊玉佩。

  玉佩呈淺紫色。

  這是她此次前來蒼青大陸時,她的父親所贈的一件防身寶物,而煉制這塊玉佩的,則是他們崔氏的老祖宗“崔龍象”!

  一位在幽冥之地有“裁決冥尊”稱號的恐怖存在!

  “不可能,這塊玉佩乃是老祖宗所煉制,便是我崔氏一族的許多族人,也極少有人知道此寶的存在,那姓蘇的家伙,怎可能認得出來?”

  “可若非如此,他又是如何認出我姓崔的?”

  “難道說,是那老瞎子告訴他的?有可能!畢竟,那老瞎子一直在打探孟婆殿的事情,要了解到我姓崔,也不難。”

  想到這,黑裙少女心中這才稍微平靜一些。

  只是,一想到自己一路追蹤老瞎子,本來是要查一查老瞎子背后勢力的,誰曾想,卻反倒被蘇奕勒索了一頓,黑裙少女內心就無比郁悶。

  “等回去問一問宗門的長輩,看他們是否能推斷出什么,這姓蘇的來歷,必然有古怪!”

  “當然,今日之恥辱,也絕不能就這般算了!”

  黑裙少女心中暗暗發狠,轉身離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