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二十七章 葉氏殺人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云小院。

  天光透過松竹枝椏,灑下一地的光影。

  清風徐來,帶著草木泥土的清新氣息。

  葉云瀾看著懶洋洋躺在藤椅中的青袍少年,沉默片刻,道:“我要先離開一段時間。”

  蘇奕一怔,道:“返回蒼玄界?”

  葉云瀾搖頭道:“葉家前來蒼青大陸的力量,應該并不僅僅只有葉長淳他們三人,我得去打探一下情況,去驗證一件事情。”

  蘇奕道:“何事?”

  葉云瀾道:“我擔心,宗族那個殺人狂,極可能也已經來了。”

  殺人狂!

  當提起這個綽號,葉云瀾的神色罕見地變得凝重起來。

  蘇奕饒有興致道:“他很厲害?”

  “不是厲害,是變態。”

  葉云瀾沉聲道,“他叫葉霄,一個以殺證道,癡狂于征戰殺敵的瘋子,在蒼玄界,死在他手底下的強者,不計其數,手中沾滿鮮血。”

  “葉霄看起來很溫和、很靦腆,也很招人喜歡。但骨子里,他是一個把殺戮當做大道的變態,以殺戮為樂。”

  “如今的葉霄,已是靈輪境中期修為,在宗族中的輩分雖低,可地位卻極高,在他面前,葉長淳這等七長老,也得斂眉低目,畢恭畢敬。”

  “在蒼玄界,世人都把葉霄當做葉氏年輕一代最危險的殺戮狂,而在葉家,葉霄則被當做是年輕一代的領袖來栽培,認為少則十年,多則百年,葉霄便可在殺戮一道上證道成皇!”

  “在我前來蒼青大陸時,宗族就在討論,要派遣強者和葉霄一起前來蒼青大陸,謀奪造化。”

  “而現在,我很懷疑,他已經來了!”

  聽罷,蘇奕道:“何以見得?”

  葉云瀾道:“葉霄是葉氏旁系出身,從小父母雙亡,是由他的親叔叔葉長淳撫養長大。”

  蘇奕登時就明白過來,道:“我今日殺了葉長淳,你擔心這葉霄會前來報仇?”

  葉云瀾神色復雜,點了點頭道:“以我對葉霄的了解,他一定會前來找你報仇!”

  蘇奕哦了一聲,道:“你認為我不是他的對手?”

  葉云瀾沉默許久,道:“或許你覺得我是危言聳聽,但若以你今日之戰所展現出的實力,恐怕不可能會是葉霄的對手了。”

  蘇奕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今日滅殺葉長淳,也無非是動用了一下玄吾劍而已,可根本沒有動用全部的力量。

  似看出蘇奕的不以為意,葉云瀾道:“大概是十年前,葉霄剛邁入靈輪境時,曾締結一道品相堪稱恐怖的大道靈輪,此靈輪如若黑日,其內映現出尸山血海、白骨如林的景象,被稱作是‘殺戮煉獄’。”

  “自此之后,葉霄儼然如無敵般,在蒼玄界的靈輪境層次中,無論是道行雄厚的老輩風云人物,還是當世最頂尖的靈輪境角色,幾乎找不到對手。”

  “而如今,他已是靈相境大圓滿,便是在我葉氏宗族內,除了寥寥一小撮老怪物能壓住葉霄之外,其他人等,皆不是葉霄的對手。”

  說到這,葉云瀾一陣感嘆。

  卻見蘇奕撫摸著下巴,道:“這葉霄若真如你所言那般厲害,我倒是很期待他能來找我復仇,這樣吧,你若見到這葉霄,就告訴他,我最近一段時間,會一直留在九鼎城,他若要報仇,盡可以來找我。”

  葉云瀾:“……”

  合著他說了半天,非但沒能讓蘇奕有所顧慮,反倒勾起了他內心的戰意?

  “對了,這葉霄和我母親是否有過節?”

  蘇奕問道。

  葉云瀾點了點頭,道:“還記得我曾說的祖源神藏這樁造化么?那些老家伙之所以百般阻撓你母親繼承這樁造化,就是想把這樁造化留給葉霄,為其證道成皇鋪路。”

  “不過,葉霄終究是旁系出身,按照宗族規矩,除非我和你母親這等嫡系族人全死光了,否則,他資質便是再逆天,也無法繼承這樁造化。”

  蘇奕這才恍然。

  歸根到底,在究竟誰該繼承“祖源神藏”這件事情上,昆吾葉氏族內出現了嚴重的分歧。

  正因為他的母親葉雨妃擁有繼承的資格,才會在當年遭受算計!

  “這么說的話,你的處境豈不是也很危險?”

  蘇奕目光看向葉云瀾。

  葉云瀾道:“若是在蒼玄界,他們自然不敢亂來,畢竟,葉家的規矩擺在那,還有數位皇境人物坐鎮,斷不會眼睜睜看著我被自己的族人害死。”

  蘇奕道:“但這里是蒼青大陸,你們葉氏的皇境人物便是再強大,也不可能橫跨界域壁障,抵達此界。”

  “這也就意味著,你那些族人為了讓葉霄以后能夠繼承祖源神藏,不止會用盡一切手段殺了我,也會把你給除掉。如此一來,葉霄自然可以名正言順地繼承祖源神藏。”

  葉云瀾登時沉默了。

  這也正是他所擔心的。

  “罷了,我勸你還是莫要再去見葉家的人。”

  想了想,蘇奕道,“我殺了葉長淳,葉霄必恨我入骨,難保不會殺你泄憤,這樣的情況,可不得不防。”

  葉云瀾明知道前來蒼青大陸很危險,可為了他妹妹,也就是自己的母親葉雨妃,他還是來了。

  哪怕葉雨妃已經隕落,葉云瀾也并未放棄,打算帶自己前往葉氏,去繼承那祖源神藏。

  就憑這一點,蘇奕都不能看著葉云瀾遭難。

  就見葉云瀾怔了怔,欣慰道:“你不必為我的事情擔憂,我雖不是葉霄的對手,但要從他手底下脫身,還是有萬全把握的。”

  頓了頓,他說道:“更何況,我敢確定,璀璨大世來臨前,葉霄應該不會輕舉妄動,他雖殺戮成狂,但卻絕非魯莽沖動之輩。”

  蘇奕道:“你真的執意要去?”

  葉云瀾點頭,道:“我必須去看一看,葉霄此次究竟帶了多少強者前來。”

  蘇奕沒有再勸,點了點頭。

  很快,葉云瀾匆匆而去。

  “蘇道友,剛才那位真的是你舅舅?”

  夏皇和翁九一直等候在一側,這時候禁不住問出聲來。

  “不錯。”

  蘇奕點頭,把昆吾葉氏的事情簡單扼要地說了一下,最后說道,“你放心,這一樁恩怨,不會牽累到你們大夏皇室。”

  夏皇笑道:“我夏云靖可不是怕事的人。”

  蘇奕沒有再談論這個話題,直接道:“三天之內,當能夠把九鼎鎮界陣修繕,到那時,足可威脅到靈輪境人物的性命。倘若敵人敢進入九鼎城,那就和自投羅網也沒區別。”

  夏皇心中一振,旋即深呼吸一口氣,躬身見禮道:“多謝道友,以后哪怕發生滅頂之災,我大夏皇室也自會與道友同生共死,同進同退!”

  蘇奕哪會在意這些,擺手道:“行了,再過七天,那一場璀璨大世就會來臨,你們也早些做準備吧,我蘇奕或許可以庇護你們一時,但不可能庇護你們一世,這一點,你心里要清楚。歸根到底,自身強大起來才是最重要的。”

  夏皇點了點頭。

  很快,他也帶著翁九告辭離開。

  “葉霄……這樣的角色,倒的確難得一見……”

  蘇奕躺在藤椅中,若有所思。

  當天,金鱗湖一戰的消息傳出,在天下掀起軒然大波。

  蘇奕的強大,再次引發天下矚目。

  而與之相比,沈隨云的聲譽則受到了極大影響。

  哪怕他和蘇奕之間的對決并未真正上演,可誰都清楚,沈隨云在這一場不曾上演的較量中,已經遜色一籌。

  同時,“昆吾葉氏”這個勢力也引起世間諸多大勢力關注。

  再過七天,璀璨大世就會來臨,在這節骨眼上,昆吾葉氏這個陌生勢力的出現,讓天下那些大勢力皆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可以斷定,當璀璨大世來臨時,類似昆吾葉氏這等陌生勢力,注定會紛至沓來,爭奪大世造化!”

  “這天下格局,終究是要進行一場徹徹底底的洗牌!”

  “就是不知道,誰能成為最后的贏家,誰……又將主宰天下浮沉?”

  天下間,暗流涌動。

  各大勢力皆愈發收斂,低調蟄伏,只為蓄積足夠的力量,等待璀璨大世來臨那一天。

  一片荒無人煙的深山中。

  夜色如水,無星無月。

  葉霄坐在一堆篝火旁,手握書卷,借著火光翻閱,俊秀白皙的臉龐,一片安詳柔和之色。

  他長發烏黑濃密,垂落腰際,身著一件簡單的素色寬袖長袍,整個人透著一股愜意、悠閑的神韻。

  直似一個渾身書卷氣息的秀才書生般。

  不遠處,葉氏的一眾強者或蹲或立著,在交談什么,但聲音都很小,似唯恐驚擾到葉霄。

  忽地,夜空中掠來一只銀雀,當抵達篝火旁,倏爾化作一個身著銀色羽衣的妙齡女子。

  她眉梢間盡是焦急之色。

  可當看到正在讀書的葉霄時,最終欲言又止。

  時間點滴流逝。

  許久,葉霄合上手中的書卷,伸了個懶腰,笑著看向那羽衣女子,說道:“七長老他們是不是遇到麻煩了?”

  羽衣女子低著頭,不敢去看葉霄的眼睛,道:“七長老他們……死了。”

  葉霄臉上的笑容變淡。

  他拿出一壺酒默默喝了一口,喃喃道:“出師未捷身先死,這感覺,可真是壞透了……”

  輕飄飄一句話,卻讓氣氛猛地壓抑到極致。

  在場眾人,皆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臉色大變。

  ps:第二更晚上9點半左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