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二十三章 金鱗湖上觀虎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二十三章金鱗湖上觀虎斗蘇奕當即從藤椅上起身。

  他目光一掃葉長淳、葉雪葶、葉風河三人,道:“走吧,去外邊。”

  三人皆一愣,滿頭霧水。

  “蘇奕,你……這是何意?”

  葉長淳皺眉。

  “自然是送你們上路。”

  蘇奕說著,已邁步朝青云小院外行去,“我可不想讓居住之地沾染血腥。”

  葉長淳等人面面相覷,皆不免有措手不及之感。

  他們才剛抵達,話都還沒說幾句,可是看蘇奕的神態,卻似是已經懶得廢話,要和他們分個生死!

  這實在出乎他們意料。

  就是葉云瀾都不禁咂舌,這小子……未免也太干脆利索了吧?

  “你都跟他說了什么?”

  葉長淳目光看向葉云瀾,臉色有些陰沉。

  “該說不該說的,都已經說了。”

  葉云瀾神色平淡,“更何況,你們此來不就是要毀掉雨妃的孩子嗎?何須再扯淡!”

  葉長淳等人的眉頭皆皺得愈發厲害。

  “走,莫讓那小子逃了!”

  葉長淳冷哼一聲,帶著葉雪葶、葉風河轉身追了上去。

  葉云瀾見此,也立刻出動。

  “我們也去看看。”

  聞心照深呼吸一口氣,和清芽、寒煙真人一起離開了青云小院。

  已是四月天,天光明媚,空氣帶著一股熱燥的氣息。

  金鱗湖波光瀲滟,湖畔楊柳成林,綠意盎然。

  此時,附近區域中早已匯聚了許許多多修士,人頭攢動。

  “看,那就是沈隨云,群星榜第一的曠世妖孽!”

  “看起來也太年輕了……”

  議論聲不斷響起,而人們的目光,則都望向金鱗湖中央處。

  那里有著一座約莫三十丈范圍的小島礁。

  島礁上,立著一道挺秀卓然的身影。

  一襲白袍,長發披散,面容白皙俊秀,隨意立著,便有龍盤虎踞,孤傲凌絕之意。

  他負手于背,靜默立在那,神色看似恬淡,眉頭卻皺起。

  “他真這么說?”

  沈隨云聲音透著一抹刺人骨髓的寒意。

  翁九立在島礁不遠處的湖面上,神色不卑不吭道:“老朽自不會在這等事情上撒謊。”

  之前,他前來時,已經將蘇奕那番話原封不動的說出。

  而當沈隨云得知,蘇奕不僅不屑和他對決,還說他若是為復仇而來,就賜他一死時,整個人都有些錯愕。

  那副模樣,讓翁九都看得暗嘆不已,若讓沈隨云看到蘇奕那番不屑到極致的神態時,還不知會被氣成什么樣子。

  “他竟敢這般小覷我……”

  沈隨云眉梢間浮現一抹寒意,渾身彌漫懾人的凌厲氣息。

  “你去告訴他,一刻鐘內,他若不來,別怪我不客氣!”

  沈隨云語氣冰冷。

  翁九搖頭道:“我了解蘇道友,他是不會來的,依我看,沈公子若要分出個成敗,盡可以立刻去青云小院走一遭。”

  沈隨云:“……”

  他沒有再多說,靜靜等待。

  既然說了要等一刻鐘時間,他自不會食言了。

  只不過心中,他已動怒。

  此次他來,本是要光明磊落和蘇奕一戰,既分勝負,也分生死!

  可哪曾想,蘇奕卻不屑赴約來戰!

  時間點滴流逝。

  金鱗湖畔附近圍攏的修士越來越多,皆是得知消息后,從四面八方趕來。

  便是夏皇都被驚動,親自駕臨。

  “蘇奕為何不來,難道是怕了么?”

  “蘇謫仙怎可能會怕?再等等看吧,畢竟沈隨云都已點名了,倘若蘇謫仙不來,必然有損威名。”

  ……議論聲不斷響起。

  忽地,一道驚呼響徹:

  “來了!蘇謫仙來了!”

  這是一個姑娘的聲音,激動得聲音變得高亢,兩眼發光。

  場中一陣騷動。

  人們紛紛抬眼望去。

  就見遠處地方,一個身著青袍,清俊出塵的少年,負手于背,朝金鱗湖這邊行來。

  正是蘇奕。

  “蘇大人終于來了!”

  “這下有好戲看了!”

  “群星榜第一之位究竟花落誰家,待會就能揭曉答案!”

  在場修士皆激動起來,充滿期待。

  一個是名噪天下的蘇謫仙,曾斬殺五位靈輪境大修士,也曾談笑間挫敗五大古老巨頭的聯軍,飲盡風流。

  一個是冠絕群星榜第一至今的曠世妖孽,云隱劍山當代劍首。

  這樣一場對決,誰能不矚目?

  只是,聽到這些議論,蘇奕卻一陣搖頭。

  他此來金鱗湖,可不是為了收拾沈隨云。

  “沒看出來,這蘇奕威望很高啊。”

  葉雪葶訝然道。

  “消息中說,他曾以化靈境修為,劍斬此界的五位靈輪境角色,自然遠不是尋常之輩可比。”

  葉長淳感慨道,“擱在咱們蒼玄界,似蘇奕這等角色,也堪稱是最頂尖的大道奇才。別忘了,當初他母親葉雨妃在咱們宗族,也同樣這般耀眼。”

  談起葉雨妃,葉雪葶眉宇浮現一抹陰沉之色。

  葉風河神色冷峻,面無表情道:“可葉雨妃早已經死了,而這次,她兒子也將步入她的后塵!”

  他們三人之前還擔心蘇奕會逃掉,可很快就發現,蘇奕并未這么做,他似乎已察覺到,沒有多少逃掉的勝算。

  這讓他們三人皆心中大定。

  “呵,在場這些家伙著實可笑,還期待著蘇奕和那沈隨云的對決,接下來蘇奕被殺時,也不知他們的神色會變得多精彩。”

  葉雪葶笑起來。

  葉長淳傳音提醒道:“待會你和風河一起去收拾那蘇奕,而我來牽制葉云瀾。”

  葉雪葶和葉風河皆點了點頭。

  金鱗湖中央的島礁上,沈隨云也注意到了湖畔的動靜,也一眼看到了遠遠走來的蘇奕。

  “你不是說,他不會來嗎?”

  沈隨云唇邊泛起一抹嘲弄之色,“可現在看來,他終究還是乖乖地主動來了。”

  翁九也感到很意外,一頭霧水。

  “蘇奕,我聽說你要賜我一死,過來一戰便是!”

  沈隨云朗聲開口,聲若滾雷,隆隆響徹在金鱗湖四周。

  他白衣飄曳,風采卓然,頓時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

  蘇奕瞥了沈隨云一眼,道:“想死還不容易,你且在那等著,我先送他們上路,再順手送你一程。”

  全場愕然,什么情況?

  沈隨云也有些懵,這家伙什么意思?

  便見蘇奕一指金鱗湖,對葉長淳說道:“此地鐘靈毓秀,風水極佳,能夠埋骨于此,也算便宜了你們。”

  這番話,讓葉長淳他們臉色都陰沉下來。

  而在場眾人這才意識到,蘇奕此來并非僅僅是為了和沈隨云對決,而是要先殺其他人!

  “那三個家伙是誰?”

  “不清楚,但看起來可都很不好惹。”

  “能讓蘇謫仙出手的,焉可能是尋常之輩?”

  “乖乖,蘇謫仙這是渾沒有把沈隨云放在眼中啊,否則,為何敢在此刻,直接將沈隨云無視?”

  ……全場騷動,嘩然聲四起,像炸開鍋一般。

  夏皇和翁九見此,都不禁吃驚,神色明滅不定。

  “蘇奕,他們由我來對付便可!”

  而此時,葉云瀾則大步走出,神色堅定道。

  “這又是誰?”

  場中眾人愈發驚疑。

  蘇奕有些無奈道:“你就看著便是,若我真不是這些人的對手,你再出手,如何?”

  葉云瀾頓時躊躇。

  這一幕,讓葉長淳不禁冷笑,對葉雪葶二人道:“你們兩個,誰去滅了此子?”

  “我來吧。”

  葉風河說著,凌空一個邁步,就來到金鱗湖之上,而后轉身,眸如冷電,遙遙鎖定蘇奕,道:“小家伙,過來領死!”

  一字字,響徹天地間。

  與此同時,葉長淳和葉雪葶皆擋在了葉云瀾前方。

  “葉云瀾,勸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宗族必然會視你如叛徒,予以嚴懲!”

  葉雪葶冷冷道。

  葉風河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

  在如今的葉家,葉云瀾是一個很不受人待見的角色。

  這時候,在場人們總算看明白了,今日蘇奕此來,目的是要殺那三個陌生人!

  至于沈隨云……

  還不足以讓蘇奕視作大敵。

  否則,哪可能會被蘇奕這般無視?

  沈隨云明顯也意識到這一點,臉色頓時變得陰沉無比,只覺一身的尊嚴都在遭受挑釁和踐踏,內心震怒無邊。

  他不再遲疑,凌空踏步,憑虛而立,目光望著葉風河,冷冷道:“便是要殺蘇奕,也得由我先來!”

  字字鏗鏘,殺伐氣震天,天穹云層轟然崩碎炸開。

  場中掀起轟動,人們嘩然。

  原本以為,這是一場曠世難見的對決,誰曾想,變故陡升,遠比想象中還要刺激!

  “小家伙,坐山觀虎斗,有何不好?勸你還是乖乖呆一邊去看熱鬧吧!”

  葉風河一陣搖頭。

  那不經意流露出的不屑態度,刺激得沈隨云臉都黑下來。

  被蘇奕踐踏尊嚴不說,現在連一個不知哪里冒出來的家伙,竟也都敢無視他的存在!

  這如何能忍?

  而此時,蘇奕已邁步來到金鱗湖上,瞥了沈隨云一眼,道:“他說的不錯,臨死前還能看一場熱鬧,等于多活了一會,有何不好?”

  沈隨云:“……”

  這位群星榜第一的曠世妖孽,以前哪曾受過這等輕蔑?

  一時氣得胸腔快要炸開。

  不過,就在沈隨云打算不顧一切,第一時間出手時,他那一對眼眸猛地一縮。

讀未修改內容請到:醋#溜#兒#文#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