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二十二章 葉氏來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如今的蘇奕,已是化靈境后期修為。

  相比三月初十那天劍斬五大靈輪境修士的時候,修為已突破了兩個小境界。

  一身道行和戰力,也早發生驚人的蛻變。

  這等情況下,哪會有興趣和一個靈相境角色交手?

  在他看來,這樣的約戰,本身就很無聊。

  翁九怔了怔,道:“蘇道友,這沈隨云可絕非一般人物。”

  他把沈隨云那堪稱傳奇的過往述說了一遍。

  而后這才說道:“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的沈隨云,同樣可以擊敗桓天虛這等靈輪境老輩人物!”

  蘇奕心不在焉道:“哦。”

  一個哦字,將那種不在意體現得淋漓盡致。

  翁九摸了摸鼻子,道:“眼下,這天下修士可都在議論,你和沈隨云之間,究竟誰更強大。不過,既然道友不屑與之對決……”

  剛說到這,青云小院外,響起一道聲音:

  “云隱劍山沈隨云,請蘇道友前來金鱗湖之上,一決高低!”

  字字如龍吟虎嘯,激蕩天地間。

  青云小院位于青龍坊,數千丈外,便是金鱗湖。

  當這一道聲音響起,附近區域不知多少人被驚動。

  “沈隨云?老天,這位群星榜第一的蓋世劍修,竟要挑戰蘇謫仙?”

  “快,去金鱗湖看看!”

  “去通知其他人,就說沈隨云來了,要挑戰蘇謫仙,這一戰若上演,必將轟動天下!”

  嘈雜的嘩然聲,隨之在青龍坊不同區域中響起。

  青云小院。

  翁九神色異樣,道:“這家伙竟然已經來了,蘇道友,你現在想要拒絕恐怕都不行了……”

  蘇奕立在池塘一側,隨手給池塘中的靈鯉投喂月螵,漫不經心道:“為何不能拒絕?”

  翁九斟酌道:“道友若不去,世人肯定會以為道友是畏戰不前,這只會助長沈隨云的威風,而道友的威名,則將受到極大影響。”

  “虛名罷了。”

  蘇奕搖頭,“人活于世,最忌諱為名利所累。你去告訴沈隨云,他若是來替云隱劍山報仇的,就直接過來,我賜他一死。”

  說罷,他拎出藤椅,躺在其中,舒服地放松軀體,曬起太陽。

  “找個機會,也得把這張藤椅再重修祭煉一下了,再添加一些清心靜神、滋養周身氣血的神材,坐起來應當會更舒服……”

  蘇奕暗自琢磨,腦海中浮現出一種種適合煉制藤椅的神材。

  諸如水云蠶絲、斑紋星藤、龍涎木等等,這樣一來,藤椅必然會比現在更舒適。

  對于這把從大周云河郡城就陪伴自己身邊的藤椅,蘇奕一直不舍得丟棄。

  倒不是藤椅有多厲害,而是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愿意,就能舒舒服服地坐下來愜意地放松一下。

  求的就是一個安逸。

  為此付出一些神料和靈材,也就不算什么了。

  翁九怔怔地看著躺在藤椅中閉目養神的蘇奕,終于確定,蘇奕是打心眼里就沒把沈隨云放在眼中!

  否則,焉可能會這般無動于衷?

  “那……我這就去見一見他。”

  翁九轉身離開青云小院。

  聞心照好奇道:“蘇兄,我記得你以前是很期待能夠遇到對手的,怎么這次卻不愿理會?”

  按照翁九的說法,這沈隨云絕對堪稱是當世一等一的頂尖人物。

  “時過境遷,人亦不同。”

  蘇奕輕語,“換做三月初十那天,我還有興致和這沈隨云切磋一二,但現在……可一點興致都沒有。”

  聞心照抿嘴笑起來。

  這等做派,的確是她所熟悉的蘇奕。

  忽地,庭院道門外傳來一道聲音:

  “蘇奕,我有急事要和你談。”

  葉云瀾!

  蘇奕怔了一下,這半個月來,他潛心修行,差點就把這個舅舅給忘了。

  “進來吧。”

  蘇奕說道。

  葉云瀾推門而入,這個身影清瘦,鬢發斑白的中年,步履匆匆,眉梢也帶著一抹憂色。

  剛一見到蘇奕,便直接道:“葉家的人出現了,我懷疑他們已查探到你的事情,我們必須盡快離開!”

  “總算來了嗎……”

  自語聲中,蘇奕不由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都有多少人,實力如何?”

  “不清楚。”

  葉云瀾搖頭。

  蘇奕不解道:“那你又是如何知道葉家的人出現了?”

  “你看。”

  葉云瀾抬起左手,亮出腕部那一枚青色葉子胎記。

  就見這青色胎記此刻竟泛起一層淡淡的霞光,其上形似葉脈的一條條紋理忽明忽滅。

  葉云瀾道:“凡是我昆吾葉氏的族人,出現在百里范圍內,就能夠憑借自身胎記,感應到對方的存在。”

  “也就是說,葉家的人,距離我們已經不遠了!”

  他眉梢間浮現憂色。

  蘇奕想了想,直接道:“他們若真的是沖著我來,一旦動手,你會否阻止我殺了他們?”

  葉云瀾一呆,旋即神色堅定道:“你不必擔心,便是付出性命的代價,我也會護你周全。”

  蘇奕道:“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葉云瀾唇角扯動了一下,搖頭道:“不會。”

  蘇奕點頭道:“這就好辦了,我等著他們來送死。”

  葉云瀾剛要說什么。

  蘇奕抬手阻止,道:“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就莫要再勸了。”

  他早了解葉云瀾的做事風格,一腔心思想護自己周全,甚至愿意為此付出一切代價。

  可關鍵是,自己雖然領情,但……真的不需要啊。

  葉云瀾神色明滅不定,沉默半響,這才咬牙道:“罷了,那我就和你一起,會一會宗族來人!”

  蘇奕沒有再說什么。

  他并不排斥葉云瀾,他能感受到,葉云瀾是真心為自己好。

  這就足夠了。

  “蘇奕,你……以后真不打算跟我一起返回宗族?”

  葉云瀾忍不住道。

  “我會去。”

  蘇奕隨口道,“但不是現在,至于什么時候去,以后再說吧。”

  這樣的答案,明顯有些敷衍。

  可卻讓葉云瀾精神一振。

  他欣慰地笑道:“好!好極了!不管你何時前往蒼玄界,我一定傾盡所有,為你謀奪祖源神藏!”

  蘇奕道:“你為何不去繼承這樁造化?”

  葉云瀾眼神復雜,道:“很久以前,整個葉氏宗族中,只有我和你母親兩人擁有繼承這樁造化的資格,但最終只有一個人能得到。我放棄了,打算把這樁造化留給你母親,誰曾想……”

  他一聲嘆息,神色感傷,再也說不下去。

  蘇奕內心也觸動不已。

  一樁證道成皇的造化,便是擱在大荒九州,誰又能不動心?

  可葉云瀾卻放棄了,要留給其妹妹葉雨妃!

  由此足可見葉云瀾身為兄長,是如何疼愛自己的妹妹。

  想了想,蘇奕道:“既然我母親已經不在了,你……為何不自己去繼承這樁造化?”

  葉云瀾搖頭,聲音低沉道:“當年,倘若我早一些返回宗族,你母親也不至于會被那些老家伙算計,自然也就不會發生之后那一連串不幸的事情。”

  他抬眼看向蘇奕,“你是你母親唯一的親骨肉,即便你母親去世了,這樁造化也當由你來繼承。”

  蘇奕沒有說什么。

  他很清楚自己就是拒絕都沒用。

  正自交談,一陣腳步聲忽地在庭院外響起。

  而后,庭院大門被人蠻橫地推開,就見一個老者帶著一男一女,走進了庭院。

  “果然,云瀾你也在此。”

  為首的老者笑呵呵開口。

  他身著紫色華服,白發如銀,梳理得整整齊齊,肌膚則如嬰孩般光潔,一派童顏鶴發,雍容威嚴的儀態。

  “原來是七長老。”

  葉云瀾瞳孔微凝,暗中傳音給蘇奕,“此人是葉長淳,我昆吾葉氏的七長老,靈輪境中期修為,凝練出堪稱一流品相的大道靈輪,實力極為強大。”

  “不過,你不必擔心,我自有手段應對他!”

  葉云瀾聲音透著一抹凝重,但并沒有多說慌張。

  “七長老你看,那人應該就是蘇奕了,果然和雨妃妹妹長得有些相似。”

  葉長淳身邊,一個身著華裳的女子一指坐在藤椅中的蘇奕,感慨出聲。

  華裳女子身旁,是一個身影瘦高的黑衣男子。

  他雙臂環抱著一柄帶鞘長劍,下巴微抬,神色冷峻,透著一股倨傲之色。

  黑衣男子眼神如刀鋒般掃了一下蘇奕,道:“看來,我們打探到的消息沒錯,這蘇奕的確是葉雨妃的子嗣。”

  他們三人,直接推門而入不說,抵達青云小院后,還旁若無人地點評蘇奕,一副如入無人之境的姿態。

  這讓聞心照一對黛眉不由皺起,心生不悅。

  這般態度,無疑太強勢了,令人反感。

  “你們兩個最好收斂一些!這里可不是蒼玄界!”

  葉云瀾冷哼。

  說話時,他傳音給蘇奕,介紹了這兩人的身份。

  華裳女子名葉雪葶,黑衣男子名叫葉風河,皆是靈相境后期修為,是昆吾葉氏的執事人物。

  這兩人,也和葉云瀾、葉雨妃是同輩。

  不同的是,葉云瀾、葉雨妃乃是葉氏嫡系后裔,這兩人乃是旁系后裔。

  像七長老葉長淳,同樣也是葉氏旁系。

  了解了這些,蘇奕坐在藤椅未動,神色也淡然如舊,道:“我只想知道,他們是否是敵人?”

  葉云瀾眼神復雜,點了點頭。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