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二十章 萬丈昆吾 一葉遮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七百二十章萬丈昆吾一葉遮天蘇奕靜默不語。

  作為曾經獨尊大荒的玄鈞劍主,他可以淡看世事浮沉,便是天塌地陷,也無法影響其心境。

  但卻無法不在乎今世生母葉雨妃的事情。

  若非如此,他當初怎可能冒著背負“弒父”罵名的風險,仗劍殺上玉京城蘇家?

  一切,都是為了給葉雨妃報仇!

  只是,蘇奕都沒想到,葉雨妃的遭遇會那般坎坷和不幸。

  “同族相殘,就為了阻止我母親繼承那一樁所謂的造化,你們葉家可真有能耐啊。”

  蘇奕輕嘆。

  那聲音中的諷刺和挖苦,讓葉云瀾臉色一陣變幻。

  他沉聲道:“越是大宗族,內斗就越激烈,為了機緣、資源,更會經常爆發矛盾和沖突。”

  “只是……連我也沒想到,那些老東西會做的那么絕!當年我返回宗族時,事情都已發生,再無力挽回……”

  葉云瀾眉梢浮現悲慟憤懣之色。

  旋即,他深呼吸一口氣,眸光堅定道:“不過,遲早有一天,我會把那些老混賬統統殺掉!”

  聲音決然,擲地有聲。

  蘇奕眼神平淡,“看來,以你的力量,還無法去和你口中的那些老家伙掰手腕。否則,也不至于在我面前撂狠話。”

  葉云瀾頓時默然。

  蘇奕這番話,戳到了他心中痛處。

  是啊,他若有滅殺那些老家伙的能耐,何至于會隱忍到現在?

  “以后,一定可以!”

  半響,葉云瀾一字一頓,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

  旋即,他自嘲似的搖了搖頭,道:“我有些失態,讓你見笑了。”

  蘇奕哪會在意這些,道:“聊一聊你們葉家吧。”

  葉云瀾點了點頭,道:“這些本來就該告訴你的。”

  說到這,他忽地意識到一件事。

  從見到蘇奕開始,自己這個外甥就顯得格外冷靜和從容,談話的節奏,也完全在對方掌控之中。

  反倒是自己,卻因為心緒激蕩之下,表現得有些失態。

  “歸根到底,我視他為親人,他怕是把我當做了個陌生人吧……”

  葉云瀾心中黯然。

  不過,他也清楚,蘇奕這種反應才正常,在蘇奕眼中,他和葉家的確太陌生了。

  而這種陌生,需要用時間來沖淡。

  穩了穩心神,葉云瀾說道:“你母親和我,皆來自蒼玄界的‘昆吾葉氏’……”

  剛說到這,蘇奕道:“等等,蒼玄界在何地?”

  他還是頭一次聽說這個世界位面。

  葉云瀾不假思索道:“第八星墟。”

  蘇奕心中微震。

  葉云瀾接續道:“像這蒼青大陸,乃是位于第九星墟的大世界,可稱作是蒼青界。”

  “蒼玄界和蒼青界一樣,乃是位于第八星墟的大世界。”

  “而我昆吾葉氏,便是蒼玄界第一勢力,以昆吾神山為祖地,有‘萬丈昆吾,一葉遮天’的美譽。”

  “在我族祖上,曾走出多位皇境人物,最強大的,擁有著玄幽境實力,威懾整個蒼玄界。”

  “故而,世間修士皆稱我族為‘蒼玄霸主’,古來至今的歲月中,也沒有任何勢力能夠撼動我族的霸主地位。”

  葉云瀾神色間,透著驕傲和自負。

  蘇奕也不由動容。

  一個宗族,能夠走出多個皇境人物,這等底蘊的確很驚人。

  擱在大荒九州,也堪稱是第一流的修行勢力!

  不過,震驚倒不至于。

  畢竟,葉家再厲害,也不曾涌現出玄合境存在。

  須知,皇境乃是玄道之路的強者,分作玄照、玄幽、玄合三大境。

  玄合境,又叫皇極境。

  擱在前世,蘇奕早已踏足皇極境盡頭,又哪可能會被蒼玄界葉氏的底蘊驚到?

  他真正感興趣的,是葉家來自第八星墟這件事!

  “第八星墟可曾遭遇過暗古之禁的侵襲?”

  蘇奕問道。

  葉云瀾說道:“你口中的暗古之禁,應該就是來自星空深處的那一場大道災劫吧?”

  “不錯。”

  蘇奕點頭。

  葉云瀾想了想,說道:“在蒼玄界,也曾經歷過這樣的大道災劫,足足持續了數萬年之久,我葉家便是因為此劫,從鼎盛走向了衰落……”

  他聲音變得低沉,“直至如今,我葉家僅剩下兩位皇境老祖僥幸從此劫中活下來。”

  “不過還好,蒼玄界很久以前,便發生過一次靈氣復蘇的劇變,迎來了一場輝煌大世!”

  “到如今,我葉家已恢復一定的元氣,并且有新的皇境人物誕生!依舊是蒼玄界當之無愧的霸主!”

  聽到這,蘇奕總算有些明白了。

  第八星墟的蒼玄界,要比第九星墟的蒼青大陸更早遭遇“暗古之禁”的打擊。

  同樣,蒼玄界也要比蒼青大陸更早迎來類似“璀璨大世”的劇變!

  而葉家,雖然在暗古之禁打擊之下,元氣大傷,但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在蒼玄界的“璀璨大世”中恢復了一些元氣。

  與此同時,蘇奕想起了大悲神君曾說的話,在第六星墟的那塊大世界,早已化作生機枯竭的廢墟!

  一下子,蘇奕想到了很多事情。

  “若是在這星空中,有九大星墟,那么暗古之禁的力量,當是從第一星墟開始,陸續發生在第二、第三……等等星墟的世界位面之上。”

  “而第六星墟的世界位面,既然早已經化作廢墟,或許就意味著,前五大星墟,恐怕也都早已淪為廢墟。”

  “至于第七、第八、第九星墟,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必然會盛極而衰,一步步走向衰落,直至也和前六大星墟一樣,徹底化作一片世界廢墟……”

  “大悲神君曾言,他當初離開蒼青大陸,是為了前往星空深處探尋修行之地,卻無意間進入到了第六星墟中,這一切無疑意味著,九大星墟,皆分布在星空之中!”

  “只是,大荒九州卻不曾遭遇這樣的變故,甚至在我前世的時候,根本不曾聽聞過暗古之禁,難道說,這九大星墟皆分散在大荒九州之外的星空中?”

  想到這,蘇奕腦海中情不自禁浮現出一個畫面——

  畫面中,大荒九州就如一塊世界陸地,附近拱衛三十三個世界位面。

  而在大荒九州之外的星空更遠處,分布著九大星墟。

  這九大星墟,就如同橫亙在大荒夜空深處的星河,每一個星墟內,皆有一個世界位面。

  同時,每一個星墟世界四周,同樣點綴著大大小小的世界位面,像星辰一般,點綴在星墟世界附近。

  “若如此的話,就可以理解了。”

  蘇奕暗自喃喃。

  前世的時候,他雖稱尊大荒多年,可畢生不曾前往星空深處探尋,自然不清楚,暗古之禁為何物。

  而現在,則不一樣了。

  他已經意識到,自己今世重生的蒼青大陸,竟極可能位于大荒九州之外的星空中!

  雖然,蒼青大陸談不上多厲害,甚至遠遠不如大荒九州,可畢竟也算是星空中的一個世界位面了。

  若把大荒九州比作星空中的太陽,那么九大星墟,就是一顆顆的星辰。

  而在九大星墟之外,自然有更為廣闊浩瀚的星空,那里或許才是真正的星空深處!

  許久,蘇奕摒棄雜念,看了看葉云瀾,若有所思道:

  “你們葉家在蒼玄界曾經歷過暗古之禁,也曾在類似璀璨大世的劇變中恢復元氣,自然要比其他人清楚,如今蒼青大陸正在發生的,就是以前你們曾經歷過的。”

  葉云瀾點頭道:“不錯,當初宗族在派遣你母親前來蒼青大陸之前,就已經有所籌備,要摻合到蒼青大陸的璀璨大世中,攫取蒼青之源的力量,以此壯大我葉家的實力。”

  “只是,我都沒想到,宗族那些老家伙為了不讓你母親繼承哪一樁造化,會以此為借口,將你母親一個人提前派遣到這蒼青大陸!”

  談起此事,他眉梢間便難掩恨意。

  蘇奕道:“這么說,當蒼青大陸的璀璨大世來臨,你們葉家的力量同樣會出現在此界?”

  葉云瀾點頭:“你母親當年前來時,從蒼玄界通往蒼青大陸的空間隧道極為動蕩,無比危險。”

  頓了頓,他繼續道:“但如今不一樣了,隨著蒼青大陸的世界壁障出現越來越多的裂痕,已經被我族找到了一條安全的空間道路,否則,我也不可能第一時間前來。”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蘇奕,神色認真道:“我來見你,也是要給予你保護,若當葉家的力量抵達蒼青大陸,得知你是雨妃的后裔,他們定會千方百計把你毀掉。”

  蘇奕挑眉道:“為何?”

  “因為你身上流淌著你母親的血脈,身為她的孩子,擁有繼承我族那一樁造化的資格。”

  葉云瀾沉聲道,“宗族那些老家伙,當年為了阻止你母親繼承這樁造化,不惜迫害你母親,若讓他們知道你的存在,他們……哪可能放過你?”

  蘇奕不解道:“那究竟是怎樣一樁造化?”

  葉云瀾深呼吸一口氣,不再隱瞞,道:“此造化在我族被稱作‘祖源神藏’,但凡靈道人物,誰能繼承,誰便可證道為皇!”

  蘇奕不由哂笑道:“這等造化,的確足以讓任何人瘋狂,可對我而言,也不過是雞肋罷了。”

  葉云瀾一呆,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放眼天下,誰敢把證道成皇的機緣……視作雞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