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一十九章 葉云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聆聽許久。

    長袍男子牽著那匹骨瘦嶙峋的青驢,走進了九鼎城。

    “化靈境修為,斬殺五位靈輪境聯手,不簡單,著實不簡單。”

    長袍男子欣慰之余,也不由暗自震撼,“這等資質和底蘊,可太罕見了……”

    “不過,奇怪的是,這蒼青大陸在天地靈氣復蘇之前,明明極為貧瘠,他又是如何一步步擁有今日之成就?”

    “莫非,他曾獲得一些不為人知的造化,亦或者是,在他背后另有高人指點?”

    “不管如何,這孩子以后的成就,注定不可限量。”

    “若能讓他繼承‘祖源神藏’,便是證道為皇,當也不在話下!”

    想到這,長袍男子內心隱隱有些激動,加快了腳步。

    一刻鐘后。

    當進入青龍坊,遠遠地看到青云小院所在位置時,長袍男子不由摸了摸下巴。

    “這片區域好多暗哨,看來任何人要靠近那青云小院,都瞞不過大夏皇室的耳目。”

    “不過,這倒難不住我。”

    長袍男子笑了笑,對身邊青驢說道,“自己找個地呆著去。”

    而后,他負手于背,邁步朝青云小院行去。

    一路上,沒人引起任何的注意。

    直至抵達青云小院大門前,長袍男子伸手輕輕叩門。

    “誰?”

    一道悅耳如天籟般的聲音響起。

    長袍男子聲音溫和,道:“鄙人葉云瀾,前來拜見蘇……蘇道友。”

  吱呀    庭院大門打開,露出一張宜嗔宜喜的絕美瓜子臉。

    長袍男子不由一怔。

    好一個姿容如仙的少女!

    一襲簡雅長裙,肌膚勝雪,晶瑩嬌潤,臉龐清妍明秀,星眸明凈剔透,氣質空靈絕俗。

    “敢問閣下找蘇公子何事?”

    聞心照問道。

    長袍男子微微抱拳,聲音溫和道:“我是他的親人。”

    “親人?”

    聞心照一怔。

    長袍男子道:“不錯,等見到他時,姑娘自然知曉我的身份。”

    聞心照想了想,說道:“蘇公子在數個時辰前,去了天芒山,閣下要不改天再來?”

    長袍男子道:“他去天芒山做什么?”

    聞心照道:“秘密。”

    長袍男子啞然失笑,看出眼前這絕美如仙的少女對自己明顯心存戒備。

    想了想,他說道:“姑娘盡管去忙,我就在此地等他回來好了。”

    說著,便負手于背,立在大門一側,眺望遠處的金鱗湖。

    他顯得很安靜,也很有耐心。

    聞心照遲疑了一下,道:“閣下……真的是蘇公子的親人?”

    長袍男子笑了笑,道:“我可沒有亂攀親戚的習慣,姑娘請回吧,不必理會我這個閑人。”

    他身影清瘦,鬢角霜白,眼神轉動時,泛起歲月滄桑的氣息,一舉一動,磊落自然,很容易給人以好感。

    聞心照道:“閣下還是進屋來等吧。”

    長袍男子訝然道:“姑娘為何又改變主意了?”

    聞心照微微一笑,道:“若閣下真的是蘇公子的親人,我一直把你拒之門外,可就顯得太無禮了,請。”

    就已離世。”

    蘇奕道:“所以,你就來找我了?”

    葉云瀾點頭道:“不錯,你身上流淌著雨妃的血脈,我想帶你返回宗族,繼承一樁原本應該屬于你母親的大造化。”

    蘇奕一怔,搖頭道:“我對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也對你口中的葉家沒有任何興趣。”

    這一世,他心中所承認的親人,只有生母葉雨妃一個。

    其他包括蘇弘禮在內,都不被他放在心上。

    更何況是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葉家?

    葉云瀾神色浮現一抹愧疚,道:“我知道你無法接受這一切,心中對我這個完全陌生的舅舅有抵觸,也很正常,可不管如何,你畢竟是雨妃的孩子。”

    他深呼吸一口氣,道:“你母親離世,已讓我內心痛苦萬分,自不能再看著她的親骨肉,漂泊在這蒼青大陸,你放心,我會用盡一切辦法,幫你鋪平修行道路!”

    蘇奕不禁揉了揉眉宇,道:“說實話,你大可不必為此愧疚,母親的仇,我也已經替她了斷,便是我的道途,也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幫忙。”

    葉云瀾怔了怔,說道:“你可知道,你母親當初為何會來到這蒼青大陸?”

    蘇奕皺眉道:“難道另有隱情?”

    “不錯,她當年是被迫的!”

    葉云瀾眸子中泛起一抹恨意,“宗族那些老家伙,視她為棋子,借用一種極危險的方法,將你母親送來這蒼青大陸。”

    “那些老家伙明面上是為了讓你母親尋找蒼青之源,實則,無非是不想讓你母親繼承宗族所留的那一樁大造化罷了!”

    蘇奕不由怔然。

    他以前也曾懷疑,母親葉雨妃究竟是來自何方勢力,為何會讓她獨自前來這蒼青大陸。

    如今看來,果然另有隱情!

    想了想,蘇奕問道:“她修為為何那般……弱?”

    “弱?”

    葉云瀾搖頭道,“你母親可一點都不弱,相反,她是宗族最耀眼的修道奇才,年僅十七歲,就已踏入化靈境,凝結出最頂級的大道靈宮,打破了諸多宗族古來至今諸多記錄,被視作證道成皇的好苗子來對待。”

    蘇奕不由吃驚,十七歲的化靈境,還凝練出最頂級的大道靈宮!

    若如此說,他母親葉雨妃,的確稱得上是一個極厲害的修道奇才了!

    葉云瀾聲音低沉,繼續道,“壞就壞在,那些老家伙送她前來蒼青大陸時,動用了一種極危險的方式,當時,她被封印在一枚道繭之中,橫穿界域壁障內的空間洪流之中……”

    聽到這,蘇奕已經明白過來,道:“她的一身道行,在橫渡空間洪流時,遭遇到了無法修復的打擊,甚至,極可能連大道根基也被毀了。”

    “不錯。”

    葉云瀾點頭,清瘦的臉龐上盡是憤懣和恨意,“我甚至懷疑,那些老家伙當初這么做,根本就沒想過,你母親能夠從那空間洪流中活下來!”

    蘇奕頓時默然。

    在他小時候的記憶中,葉雨妃可從沒有跟他談起過這些。

    不過想一想也是,他四歲時,葉雨妃就撒手人寰,哪可能會跟一個小孩子聊這些?

    而如果真想葉云瀾所言,他母親葉雨妃當初所遭遇的一切,無疑就是一樁來自她自己宗族的謀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