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一十六章 我與此寶有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這……”

  蒲洪乾瞳孔擴張,如遭雷擊。

  蒲素蓉、阿冷、若歡等人也傻眼了。

  這一幕畫面,的確太過匪夷所思,完全顛覆他們的認知。

  根本無法想象,作為他們紫月狐族祖傳寶物的金煞葫蘆,在蘇奕面前怎會像遇到天生的克星般,威能完全被禁錮!

  虛空中,蘇奕抬手一拍。

  砰!砰!砰!

  一陣密集的爆鳴響起。

  一道道停滯在虛空中的金色道劍,皆破碎潰散,化作一團團璀璨晶瑩的金煞之氣。

  而后如萬流歸宗般,落入蘇奕掌心。

  那一幕,再次震撼全場。

  “該死!”

  蒲洪乾暴跳如雷,徹底慌了。

  他剛要再次出手。

  就見蘇奕笑了笑,朝那懸浮在蒲洪乾頭頂上空的金煞葫蘆探手一招:

  “過來。”

  金煞葫蘆劇烈一顫,猛地掙脫蒲洪乾的掌控,化作一道耀眼璀璨的光,倏爾來到蘇奕身前。

  恰似如燕歸巢,溫馴極了。

  “這……這怎可能!?”

  蒲洪乾目眥欲裂,猛地咳出一口血來,一張瘦削的老臉煞白透明,身影都一陣搖晃。

  無疑,眼前發生的一切,對這位來自紫月狐族的靈輪境存在打擊太過沉重!

  蒲素蓉等人也徹底懵掉,胸口似被堵住般,憋悶得快炸開。

  這一戰,著實太憋屈了!

  蒲洪乾身為靈輪境存在,一身所學的秘法,在蘇奕面前皆如同虛設,無法產生半點影響。

  以至于被蘇奕三拳之間,打得頭破血流,狼狽不堪。

  而當蒲洪乾祭出金煞葫蘆,在他們都以為,憑借此寶足可鎮壓蘇奕時,此寶卻被蘇奕輕而易舉給降服了!

  看金煞葫蘆那乖順投誠的樣子,讓蒲素蓉等人都氣得差點吐血。

  戰斗手段被克制,連鎮族之寶也被降服,這還怎么打?

  反觀夏皇、聞心照等人,則看得神馳目眩,驚嘆連連,被蘇奕那匪夷所思的手段驚艷到。

  到了此時,誰還能看不出,蒲洪乾所掌控的力量和寶物,皆完全被蘇奕所克制?

  這就像老鼠遇到貓,天生被克!

  “這叫不自量力。”

  清芽脆聲道。

  “這也叫自取其辱!”

  老瞎子冷笑。

  這兩人,一個天真簡單,一個飽經滄桑。

  一個是對蘇奕有著盲目自信。

  一個是見識過蘇奕的手段而推崇備至。

  在此刻的反應,也相映成趣。

  虛空中。

  “變小一些。”

  蘇奕伸手拍了一下足有半人高的金煞葫蘆。

  此寶嗡嗡一顫,眨眼間就化作巴掌大小,滴溜溜懸浮在蘇奕掌心間。

  蘇奕則將降服的那些金煞之力,盡數裝入金煞葫蘆,這才滿意地笑了笑。

  他目光看向遠處的蒲洪乾,淡淡的說道:“是否還要繼續?”

  蒲洪乾面如土色,如喪考妣。

  半響,他才語氣艱澀道:“老朽斗膽問一句,道友……怎會無懼我族秘術的威能?”

  他的確很不解,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蘇奕想了想,說道:“只能說,你太弱了。”

  蒲洪乾:“……”

  他猛地深呼吸一口氣,道:“金煞葫蘆乃是我族祖傳重寶,經由諸多先輩一代代祭煉,其威能之盛,足可輕松鎮殺靈輪境角色,可是……道友又是如何……降服它的?”

  蘇奕笑道:“世間萬物,皆有其秉性和弱點,先天靈寶也不例外,而我恰好知道該如何收服先天五煞葫蘆,只能說,這次你以此寶對付我,真的很不湊巧。”

  蒲洪乾:“……”

  他老臉發黑,胸腔一陣劇烈起伏,一副郁悶到快瘋掉的模樣。

  夏皇他們都不禁心生憐憫。

  這家伙運氣的確太背了,其實力原本足可以在這蒼青大陸橫著走,可偏偏遇到了蘇奕這樣一個克星……

  這簡直就和送上門找虐也沒區別。

  “蘇公子,此戰我紫月狐族認栽!”

  驀地,蒲素蓉開口,主動認輸,“乾老,回來吧。”

  蒲洪乾神色黯然,默然返回庭院中。

  見此,蘇奕也懶得再計較,折身返回。

  歸根到底,蒲素蓉此次返回蒼青大陸,并未對夏皇不利,只不過是想以勢壓人,帶走其女兒罷了。

  自始至終,不曾傷害其他人。

  就憑這一點,就比那些無所不用其極的角色要強一些。

  “蘇公子,能否將我族的金煞葫蘆歸還?”

  蒲素蓉問道。

  所有目光都看向蘇奕。

  “既然動手了,焉能不付出一些代價?”

  蘇奕淡淡道,“更何況,這件寶物也算和我有緣,就當你們為此付出的代價了。”

  蒲素蓉等人:“……”

  “蘇奕,我們都已經認栽,你還打算強占我族寶物不成?”

  阿冷大怒道。

  不等蘇奕開口,老瞎子冷冷道:“小家伙,若蘇大人在這次戰斗中敗了,你們會放棄帶走那位青沅姑娘嗎?”

  阿冷語塞。

  老瞎子輕蔑道:“就是按照明空界的規矩,當戰斗分出勝負,一方認栽時,也當為此付出代價,諸如補償損失,交出身上寶物,亦或者鄭重地賠禮道歉。怎么,你以為剛才的戰斗是兒戲不成?”

  這番話,讓蒲素蓉等人神色都一陣陰晴不定,無法反駁。

  “更何況,你們真以為以蘇大人的身份,會貪圖那區區一個葫蘆?無非是念在青沅姑娘的面子上,不打算繼續深究,給你們一個臺階下罷了!若蘇大人真要計較,你們今天一個都走不掉!”

  老瞎子冷哼。

  蒲素蓉深呼吸一口氣,目光看向蘇奕,道:“蘇公子,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金煞葫蘆乃是我族祖傳重寶,你若要占有,以后必受其牽累,還望好自為之。”

  蘇奕笑了笑,說道:“我等著。”

  老瞎子也嘿嘿笑起來,道:“記得下次再來時,帶上你們的鎮族至寶‘紫月神壺’,說不準也和蘇大人有緣呢。”

  那笑聲,讓蒲素蓉等人渾身一陣不自在,心神震顫,這老瞎子竟連這等事情都知道!?

  “罷了,我們走。”

  蒲素蓉看了看兀自在聞心照身旁昏睡的夏青沅,眼神泛起一抹復雜和黯然,轉身而去。

  其他人跟隨其后。

  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夏皇、翁九等人明顯都輕松不少。

  “各位,你們也回吧。”

  蘇奕擺手道。

  他的確有些累了,之前才在城外大戰一場,現在又解決了來自紫月狐族的一場紛爭,眼下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蘇道友早些歇息,夏某改天再來拜訪!”

  夏皇當即告辭,帶著翁九、夏青沅一起離開。

  “蘇大人,小老打算再前往仙冥之地看一看。”

  老瞎子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順便……摸一摸孟婆殿的底。”

  蘇奕知道,老瞎子一心惦記著返回幽冥的事情,倒也沒有阻止,說道:“那你可要小心一些,孟婆殿算得上魂修一脈的頂尖勢力,最擅長抹除記憶、操縱人心的詭異秘術。”

  老瞎子咧嘴笑道:“蘇大人放心,若論神魂秘術,我鬼燈挑石棺一脈也不是吃素的。”

  蘇奕點了點頭。

  孟婆殿的至高傳承是心魘通玄經,鬼燈挑石棺一脈的至高傳承是永夜燃燈法。

  皆是和神魂修煉有關的至高道藏。

  若論底蘊,這兩種道藏,更在紫月狐族的喚月寶典之上。

  不過,除非皇者存在來了,否則這些修魂秘術統統奈何不了蘇奕。

  他的神魂有九獄劍坐鎮,而他的心神,則有前世十萬八千年的閱歷和沉淀,根本就不是靈道層次的人物能夠撼動。

  這也是為何,之前在和蒲洪乾的對決中,對方的神魂秘法會毫無作用的原因所在。

  很快,老瞎子告辭而去。

  蘇奕則轉身返回房間,靜心調息。

  聞心照、清芽和寒煙真人則坐在庭院中竊竊私語。

  今日發生了太多事情,令她們心緒至今有些難以平靜。

  夜色很快降臨。

  最近這段時間,由于五大古老巨頭要聯手來對付大夏皇室的緣故,九鼎城早已變得蕭瑟冷清,空空蕩蕩,往昔的繁華和熱鬧消失不見。

  然而就在今夜,城中許多地方,開始出現一簇簇的燈火,街頭巷尾處,也陸續有成群結隊的人們返回。

  甚至,城中已開始多出零零星星的喧囂聲音。

  春江水暖鴨先知。

  當今日這一場大戰落幕,誰都清楚,短時間內,九鼎城再不可能遭受到威脅。

  而這座大夏修士心中的皇都之地,也在今夜開始恢復了一些生機和元氣……

  可以預見,用不了多久,九鼎城就會重新恢復往昔繁華!

  同樣也是在今夜,有關今日一戰的消息,似一場風暴般席卷天下各地,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當得知消息——

  魔族桓氏、焚陽教、天璣道門、云隱劍山、凈空禪寺這五大古老勢力,皆在今夜陷入莫大的震動中。

  對他們而言,這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而當得知消息時,東郭氏一眾大人物都不禁驚出一身冷汗,又是慶幸又是后怕。

  當初,魔族桓氏也曾邀請他們東郭氏一起去對付大夏皇室。

  可被東郭氏族長東郭伯符斷然拒絕。

  當時,東郭氏那些大人物還心有不甘,認為將錯失一個瓜分大夏皇室地盤,滅殺蘇奕的絕佳機會。

  可現在,得知那五大古老勢力全軍覆沒的消息后,東郭氏那些大人物內心只剩下慶幸。

  慶幸沒有跳進火坑!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