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一十五章 先天五煞葫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翁九禁不住嘀咕了一句:“我還當那家伙有多厲害呢。”

  言外之意就是,就這?

  夏皇、聞心照他們也都有些懵。

  之前他們也以為,蒲素蓉此來既然如此自信,這次定是請了一位了不得的恐怖存在。

  可誰曾想,才剛開戰,蘇奕連本命道劍都沒用的情況下,便打得對方毫無招架之力!

  這反差就太大了。

  蒲素蓉、阿冷、蒲淮他們皆心生說不出的羞憤情緒。

  連他們都沒想到,會發生這等事情!

  無論是“月輪鎮魂音”,還是“妙花奪魂術”,皆是他們紫月狐族的鎮派傳承。

  尤其是“妙花奪魂術”,更是他們一族屹立明空界的傳承根基!

  似這等秘法,一經施展,除非擁有皇者層次的心境力量,否則,必受其影響。

  也正因如此,在明空界的修士,最忌諱的便是碰到精通此秘法的紫月狐族強者。

  可誰曾想,蘇奕一個化靈境少年,卻渾然不受任何影響!

  這就太匪夷所思了。

  天穹下,蒲洪乾那驚怒的叫聲還在回蕩,蘇奕已再度殺來。

  其衣袍獵獵,邁步虛空,迅疾如風,峻拔的身影盡顯強勢和霸道,僅僅遠遠望著,便令人膽寒。

  蒲洪乾明顯也意識到,那些針對神魂和心境的秘法,在蘇奕面前完全形同擺設。

  然而……

  他們紫月狐族最強大的秘法,偏偏都和神魂、心境有關,這也正是他們一族賴以生存的根本。

  若舍棄這些不用,無疑是以短擊長,和被廢掉最強大的力量也沒區別!

  這一剎,蒲洪乾這位久經沙場的靈輪境存在都不禁有捉襟見肘,無計可施的窘迫感。

  蘇奕的一拳再度殺來。

  那恐怖的拳印,帶起令人心悸的道意光澤,壓迫得虛空爆鳴,十方云崩。

  蒲洪乾根本來不及多想,只能硬撼。

  下一刻,他整個人再次被轟飛出去,那瘦削的身影就如破沙包似的,肌體破損,鮮血飛灑。

  凄慘而狼狽。

  不過,他畢竟是靈輪境存在,受傷看似嚴重,實則都是皮肉之傷,其一身道行猶在。

  眼見蘇奕再次殺來,蒲洪乾徹底不顧其他,厲聲長嘯:“真當老夫拿你沒辦法不成?”

  聲震長空。

  而聲音響起的同時,蒲洪乾雙手飛快掐訣。

  嗡!!

  一陣陣奇異晦澀的力量波動中,那巨大的黃皮葫蘆表面,浮現出繁密的金色道紋,仿似扭曲交錯的藤條般,燦然發光。

  整個黃皮葫蘆彌漫出一股驚人的氣息波動。

  天地猛地一顫。

  覆蓋在九鼎城四周的九鼎鎮界陣似察覺到危險,轟然運轉,產生一陣陣禁制波動。

  “這是何等寶物?”

  夏皇他們齊齊色變。

  從那巨大的黃皮葫蘆上,讓他們感受到窒息般的恐怖威壓,如墜冰窟,遍體生寒。

  “先天靈寶!”

  老瞎子色變。

  靈道層次的寶物,皆統稱為靈寶。

  而靈寶又分為三種。

  一種是尋常靈寶,鐫刻有大道秘紋。

一種是本命靈寶,孕養于  修士大道靈宮內,如若身軀的一部分。

  剩下的一種則最為罕見,乃是先天靈寶!

  此等寶物,天生地養,孕育于天地靈氣之中,汲取天地間的大道力量凝結而成,無不擁有莫測的強大神通。

  似這般寶物,若經由皇境人物祭煉,其威能往往會變得強大無比,遠勝尋常意義上的靈道寶物!

  此時蒲洪乾所祭出的巨大黃皮葫蘆,便是一件名副其實的先天靈寶,并且氣息超乎想象的恐怖!

  “沒曾想,僅僅三拳之間,就逼迫乾老動用‘金煞葫蘆’了……”

  阿冷神色復雜。

  金煞葫蘆!

  紫月狐族祖傳的先天靈寶之一,誕生于一株神異的葫蘆藤上,三千年生葉,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果。

  歷經九千年歲月的孕養,才終于成熟。

  此寶內蘊一股先天金煞,經由紫月狐族的先祖一代代祭煉,威能早變得強大無比!

  “也該結束了。”

  蒲素蓉輕聲喃喃。

  而與此同時——

  虛空之上,蘇奕收拳佇足,眸中泛起一抹異色,果然是先天五煞葫之一的金煞葫蘆。

  所謂先天五煞葫蘆,就是分別誕生于金、木、水、火、土五種先天靈藤上的葫蘆。

  每一種,分別汲取著五行之一的大道煞氣。

  似此等先天靈寶,已不是世俗意義上的靈寶品階可以衡量,應該算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物!

  前世的時候,蘇奕在靈道層次時,就曾分別搜集到過木煞葫蘆、火煞葫蘆和土煞葫蘆。

  唯獨缺了金煞葫蘆和和水煞葫蘆。

  直至踏足皇境之后,他還對此頗為遺憾。

  可不曾想,今日此時,卻從紫月狐族的強者手中,見到了這金煞葫蘆!

  “鎮!”

  說時遲那時快,隨著蒲洪乾一聲大喝,金煞葫蘆猛地發出一陣凌厲如嘯的轟鳴。

  其葫蘆口內,隨之掠出一片金燦燦的煞霧,宛如神金所化的沙礫似的,璀璨奪目,晶瑩剔透。

  這便是先天金煞之氣!

  此等力量,充斥著極恐怖的鋒利殺伐氣息,寥寥一縷,就能劈開一座大山!

  若在煉制飛劍時,摻一縷先天金煞,其品相足以隨之提升一大截。

  金色的煞霧洶涌,似一片金燦燦的云團般,在虛空中倏爾化作一柄十丈長的璀璨金劍。

  當此劍斬下,那一瞬,直似一掛金色瀑布垂落虛空,山河黯然,天地劇震,似承受不住那等恐怖的毀滅氣息。

  所有人眼前刺痛,心神驚悸難安。

  便是蒲素蓉他們,都下意識瞇起了眼睛,內心震撼。

  這次他們前來蒼青大陸,之所以敢信誓旦旦保證,只要夏皇答應他們的條件,便可以幫夏皇化解那些古老勢力的威脅,原因就在于有蒲洪乾和金煞葫蘆在!

  而現在,蒲洪乾動用了此寶,要鎮壓蘇奕!

  轟隆!

  天地亂顫,九鼎鎮界陣的禁制力量劇烈翻滾,似都要承受不住了。

  然而這一瞬,蘇奕卻笑起來。

  若換做其他先天靈寶,他或許還得費一番功夫來應對。

  可對付金煞葫蘆,根本不用!

僅憑他前世降服木煞、火煞、土煞三種靈葫的經驗,化解眼前這一幕便綽  綽有余。

  “怎么有一種打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的感覺呢……”

  蘇奕思忖時。

  驀地探出右手,五指如撫琴般于虛空中飛快勾勒,一道道元始道意在虛空中涌現,似層層的花瓣在綻放般。

  剎那間,便凝結出一重重的禁印。

  大道煉寶訣!

  一門專門降服寶物的秘術,談不上多厲害。

  但經由元始道意加持之后,用以降服金煞葫蘆這等先天靈寶,卻已經綽綽有余。

  十丈長的金色道劍斬來時,卻突兀地在蘇奕身前三尺之地遭遇到抵擋。

  那是一重禁印力量,當被斬中時,禁印砰地一聲炸開,化作一層宛如大網似的力量,捆縛在金色道劍上。

  緊跟著一陣砰砰砰的密集爆鳴聲在虛空中響徹。

  便見那一重重禁印炸開,化作一層層的力量,附著在金色道劍上,給人的感覺,就如一層層的繩索捆在了上邊般。

  當斬破最后一重禁印時,金色道劍的威能已被徹底抵消化解,再無法寸進分毫。

  也就在此時,蘇奕掌指在那金色道劍上一敲。

  十丈長的金色道劍,化作一捧如煙如霧似的金煞力量,被蘇奕一把收納在掌間。

  “這……”

  遠處的蒲洪乾猛地瞪大眼睛,失聲叫道,“這怎么可能!?”

  與此同時,蒲素蓉等人也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個像活見鬼似的,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金煞葫蘆的威能何等恐怖,怎會被這般輕易化解?

  他們可不知道,蘇奕的元始道意本就蘊含著五行之力,又曾降服過多個先天靈煞葫蘆,哪可能不知道該如何化解這等力量?

  “繼續。”

  蘇奕笑著開口。

  這一瞬,蒲洪乾分明從蘇奕眼神中看到了一絲……期待的神色!

  這小子把他們紫月狐族的祖傳之寶當做什么了?

  獵物?

  肥肉?

  蒲洪乾氣得老臉鐵青,憤怒交加。

  “老夫倒要看看,你該如何擋!”

  蒲洪乾大喝,他袖袍鼓蕩,十指翻飛。

  之前,蒲洪乾還有所保留,畢竟不是生死對決,只不過是要分出個勝負,帶走夏青沅而已。

  可現在,他明顯豁出去了。

嘩啦嘩啦  隨著一陣陣如潮似的轟鳴聲響起,那金煞葫蘆中噴薄出一片又一片金煞之氣,皆化作璀璨耀眼的道劍,密匝匝在虛空中一閃,齊齊朝蘇奕斬殺過去。

  那等凌厲之氣,驚天動地!

  蘇奕見此,如法炮制,施展大道煉寶訣,十指不斷凝結出一重重玄奧莫測的禁印,仿似一圈圈漣漪般橫空擴散。

  砰!砰!砰!

  隨著一重重禁印炸開,一時間,那片虛空道音轟鳴,神輝沸騰,光耀乾坤。

  而后,在眾人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

  那斬向蘇奕的一把把金色道劍,威能何等恐怖,都能滅殺桓天虛、聶婉芝這等靈輪境人物。

  可此時,這些金色道劍卻像被一重重禁印串起來的糖葫蘆似的,齊齊停頓在了蘇奕身前的虛空中。

  密密麻麻,一動不動。

  天地仿似也隨之靜止,形成一幅震撼人心的奇特畫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