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一十三章 銀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云小院大門外。

  米天河低著頭,軀體發僵,內心涌起濃濃的苦澀。

  身為天行劍齋的靈相境三長老,他哪曾想過,會因為十天前的一席話,而不得不在今日登門請罪?

  可他不敢不來。

  十天前,他還敢自恃身份,不把蘇奕放在眼中。

  可今日,隨著城門前那一場驚世大戰落幕,就是給他天大的膽子,也再不敢不把蘇奕的話放在心中!

  “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把話說的太絕了……”

  米天河暗自后悔。

  他很清楚,今日自己若不主動前來請罪,以蘇奕的性情和實力,還真敢踏上天行劍齋的地盤,大開殺戒!

  便在此時,庭院內響起蘇奕那淡然的聲音——

  “把你當初的話重述一遍。”

  米天河渾身一顫,臉色陰晴不定。

  內心更涌起說不出的恥辱感。

  殺人不過頭點地!

  自己都已主動前來請罪,可看起來蘇奕依舊不打算給自己一個臺階下!

  有那么一瞬,米天河直想不顧一切,一走了之。

  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

  作為一個久經風浪的老家伙,他很清楚,今日自己若走了,他日等蘇奕報復時,死的不僅僅會是他一個,還會波及到整個天行劍齋!

  這樣的代價,就太大了!

  半響,米天河似徹底認栽般,像蔫兒的茄子似的,唇角顫抖,囁喏道:

  “好你個……蘇奕,敬酒不吃吃罰酒,既如此,那咱們……以后走著瞧。”

  一句話,像用盡了米天河所有的力氣。

  當說完之后,他整個人神色頹然,面如死灰。

  只覺得這番話,字字如錘,說出時,就像自己親手把自己一身的尊嚴給敲碎了……

  “很好,一字不差。”

  庭院內,蘇奕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

  米天河一愣,似不敢相信。

  他本以為,蘇奕會借此機會狠狠羞辱和踐踏他,甚至已經做好逆來順受的準備。

  可誰曾想,這一切并未發生!

  許久,米天河才深呼吸一口氣,低聲道:“多謝道友高抬貴手,米某感激不盡!”

  說罷,他這才挪移腳步,轉身而去。

  直至走遠了,那青云小院內也沒有傳出一丁點聲音。

  這讓米天河暗松一口氣之余,內心又不禁生出一股說不出的失落。

  “在他眼中,或許自己本就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又哪會再跟自己斤斤計較?”

  無視,才是最大的輕蔑!

  青云小院內。

  “嘿,這老小子怕是以為,蘇大人您會趁此好好收拾他呢,他哪會知道,以大人您的身份和眼界,都不屑踩踏他這等螻蟻。”

  老瞎子笑著開口。

  蘇奕躺在藤椅中曬著春日天光,瞇著眼睛,自語道:“古來至今,但凡能屈能伸者,有時候命的確要比別人長一些。”

  說到這,他冷不丁說道:“不出一個月,璀璨大世就將真正來臨了。”

  老瞎子軀體一震,沉默片刻,這才說道:“在小老看來,這也意味著,一場真正波及天下的大亂之世,就將拉開帷幕。”

  他早推斷出,當璀璨大世來臨時,會有一些來自大世界的頂尖道統力量,插手進來!

  比如孟婆殿,就已經在蒼青大陸上顯現蹤跡。

  再比如那來自明空界的紫月狐族力量!

  “所謂璀璨大世,無非是蒼青之源徹底破碎,反哺天下,從而讓這蒼青大陸迎來一場史無前例的劇變。”

  蘇奕道,“這既是修士崛起的黃金大世,也是動蕩無邊的亂世,而在我看來,經歷此變,以后這蒼青大陸,注定將盛極而衰。”

  他想起大悲神君曾談過的第六星墟。

  那地方遺落著一方宛如廢墟般的世界位面,生機不存,宛如死地。

  這就是蒼青大陸的前車之鑒!

  “不過,蒼青之種在我手中,以后足可以讓蒼青大陸實現否極泰來的變化……”

  蘇奕暗道。

  “蘇兄,我們回來了。”

  忽地,庭院外傳來一道透著歡喜的清脆聲音。

  不用想,蘇奕就知道,是聞心照。

  他抬眼望向庭院大門處,就見聞心照、寒煙真人、清芽魚貫而入。

  后邊還跟著夏皇、翁九、以及一個身著淡紫色長裙的美麗少女,赫然正是夏青沅。

  只是相比從前,夏青沅這狡黠靈動的少女,明顯有些心事重重,輪廓精致白皙的眉宇間,有著一絲掩飾不住的愁色。

  剛一走進庭院,夏皇便大步而來,神色莊肅地朝蘇奕行了一個大禮:

  “夏云靖代表大夏皇族,多謝道友救命之恩!”

  翁九和夏青沅也齊齊見禮。

  蘇奕在九鼎城外劍破大軍,力挽狂瀾,這的確等若救了他們整個大夏皇室一命!

  蘇奕微微搖頭,道:“舉手之勞罷了,莫要這般客氣。”

  他欠夏皇不少恩情,就是煉制玄都劍,也借用了九鼎鎮界陣的力量。

  更何況,這次那些古老勢力既是沖著大夏皇室而來,也是沖著他蘇奕而來,幫忙殺敵,本就是分內之事。

  “哈哈哈,于道友而言,是舉手之勞,于我等而言,則是天大的恩情!”

  夏皇發出爽朗的笑聲。

  不過,他也清楚蘇奕不喜這種客套的言辭,并未再多談。

  接下來,聞心照請眾人一一落座,便和清芽一起,為眾人一一烹茶。

  這有著小劍妖稱號的美麗少女,此刻顯得很忙碌,而蘇奕一直懶洋洋坐在那曬太陽,紋絲不動。

  看到這樣一幕,眾人都沒覺得不合適,反倒感覺很自然。

  沒辦法,作為蘇奕的熟人,他們早習慣蘇奕這種習慣和秉性。

  同樣,聞心照陷入也清楚這一點,此刻反倒主動承擔起招待客人的角色,仿似這青云小院的女主人般。

  “道友,我敢斷定,這次那五大古老巨頭大敗之后,短時間內,定不敢再來生事。”

  夏皇坐在蘇奕一側,沉吟道,“并且,他們很可能會選擇隱忍,蟄伏一段時間,等那一場璀璨大世真正來臨。”

  蘇奕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他對這等事情了無興趣。

  “青沅姑娘,我曾對你母親說,倘若你不愿離開,無論是誰,也無法將你帶走。”

  蘇奕目光看向坐在不遠處的夏青沅身上,少女自進入庭院后,就一副魂不守舍,默然不語的樣子。

  “呃……”

  夏青沅如夢初醒,穩了穩心神,這才說道,“蘇兄,倘若我愿意和母親一起離去,你……會阻止么?”

  此話一出,氣氛猛地沉悶起來。

  夏皇如遭雷擊般,霍然起身,難以置信道:“丫頭,你要離我而去?”

  這位曾主宰大夏天下的霸主人物,這一刻罕見的失態了。

  翁九也急眼了,道:“小主,你自誕生時,你母親便狠心拋棄你和你父親,一走了之,杳無音訊,你和她之間,可根本沒有任何情感!而你若跟你母親走了,你父親他……他該如何是好?”

  不等說完,夏皇擺手道:“你莫要多說!”

  他深呼吸一口氣,目光望著夏青沅,神色復雜道:“丫頭,你倘若真要走,我自不會阻攔,只是……你能否給我這個當父親的一個離開的理由?”

  夏青沅此刻的反應,讓他也措手不及,完全沒想到,在面對蘇奕時,夏青沅會說出這番話!

  而自始至終,蘇奕靜靜地看著夏青沅。

  少女低著螓首,似不敢面對,道:“父親,不管如何,她……畢竟是我的……親生母親,我從小就在想,她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為何會拋下我和父親離開,為何這些年都一直不回來……”

  她雙手悄然緊攥,語氣堅決道:“我想知道這些答案!”

  夏皇怔然,神色明滅不定,明顯受到極大的打擊。

  “你要的答案,我可以告訴你。”

  便在此時,蘇奕從藤椅上起身,徑直來到夏青沅身前。

  少女一呆,似受驚般,下意識從座椅上起身,結結巴巴道:“蘇兄,你這是要做什么?”

  “別慌,我是在幫你。”

  蘇奕忽地出手,從少女那烏黑的發絲間取出一枚纖細的銀釵。

  銀釵僅三寸長,其上鐫刻著一縷縷彎曲如蚯蚓的神秘紋理。

  “給我!”

  夏青沅大驚失色,猛地出手搶奪,顯得無比激動。

  蘇奕一手按住其肩膀,少女登時被禁錮,無法動彈。

  咔嚓!

  而與此同時,蘇奕掌指發力,銀釵寸寸崩碎,化作雪白的碎屑飄灑一空。

  夏青沅唇中發出悶哼,似一下子失去一身力氣般,修長的嬌軀軟綿綿地躺倒在蘇奕懷中。

  眾人都不禁錯愕,被眼前這一幕驚到,不明所以。

  夏皇驚疑道:“蘇道友,這是……”

  “一件魂器,專門用以蠱惑心神之用。”

  蘇奕隨口道,“之前,青沅姑娘明顯是被影響了心神,以至于說出了一些反常的話語。”

  說著,他將昏迷的夏青沅交給聞心照,“她沒事,睡一覺就會蘇醒過來。”

  夏皇似乎已經明白過來,滿臉鐵青道:“蒲素蓉這賤人,竟喪心病狂到對自己女兒動用秘術!!”

  便在此時,一道幽幽嘆息聲在庭院外響起:

  “身為母親,我只不過是要帶走女兒罷了,難道有錯么?”

  ps:多謝大家關心,金魚檢查過了,身體只是出了點小毛病,對碼字影響不大。

  今天第二更晚上9點半之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