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一十一章 恰似仙人守天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咚!咚!

    一道道血色音波如怒海狂濤,席卷長空。

    天地似都在顫抖,遠處觀戰者皆神魂劇痛,眼前直冒金星。

    九鼎城恢弘的城墻上泛起陣陣禁制波動,才抵消掉那玄魔戰鼓力量的沖擊。

    “著實聒噪!”

    蘇奕左手屈指,在玄都劍上輕輕一彈。

    鏘!

    一道如風雷般的劍吟響徹,直似九天神雷砸落。

    籠罩而來的血色音波,皆轟然爆碎炸開,清越的劍嘯化作凌厲的力量,如若無匹劍鋒般,撞在玄魔戰鼓上。

    砰!!

    玄魔戰鼓四分五裂。

    而在這件本命靈寶被毀的同時,桓天虛瞳孔瞪大,失聲尖叫:“不——”

    肉眼可見,他枯瘦的身影如破碎的瓷器般,在這一刻凌空爆炸開來,直接被炸成一團血霧!

    第三位靈輪境,隕落!

    短時間內,接連三位靈輪境喪命,這讓那些古老勢力強者越戰越絕望。

    “罷了,我來牽制此獠,爾等逃吧!”

    聶婉芝長聲一嘆。

    這一身彩衣的靈輪境女劍修,早已負傷累累,可此時,她眸子中卻泛起一抹瘋狂般的決然之色。

    “起!”

    她一聲長嘯。

    手中拂雪道劍嗡嗡作響,一道道血光,從聶婉芝身上,向拂雪道劍內灌注。那每一道血光,都是聶婉芝百年苦修的精血,如今正在被拂雪道劍瘋狂地抽取。

    她的頭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由黑變白,晶瑩的肌膚衰老皴裂……

    而拂雪道劍的氣息,則猛地節節攀升,越來越強!

    “她在做什么?”

    遠處觀戰者駭然。

    皆察覺到,有一股恐怖無邊的兇威正在從拂雪道劍中彌漫。

    有精通劍道的老輩人物,忽地臉色一變,驚叫道:“以身飼劍,這是在自損道行,燃燒本命道劍,從而和敵人搏命!無論最終勝負,施法者皆會落一個劍毀人亡的下場!”

    那些云隱劍山強者,皆面露悲慟之色。

    他們焉能不知道這么做的后果?

    天玄劍抱飲了聶婉芝的血,爆綻出一股撼天動地的毀滅氣息,瞬間覆蓋那片天地。

    方圓萬丈之地,所有靈氣在那剎那間仿佛凍結。所有人一句話不能說,一個動作不能做,甚至連眼睛都沒法眨。

    仿佛有一個無比恐怖的存在,降臨凡塵般。

    “又是這等把戲,劍道修煉到這等地步,終不免誤入歧途。”

    蘇奕眼眸泛起一絲不屑。

    當初在亂靈海上,被妖劍神咎寄身的青雒,就曾動用以身飼劍之術。

    那群仙劍樓第三代掌教白長恨,同樣也曾修煉這般劍道。

    可終不免遭受反噬!

    不過,和青雒、白長恨不一樣的是,聶婉芝此刻,是要以此等秘術賭命!

    驀地,聶婉芝整個人投入那如若燃燒的拂雪道劍內,整個人與道劍徹底融合,讓得此劍之威,也攀升到空前極盡的地步。

    而后,橫空斬向蘇奕!

    長達百丈丈的劍氣,便是連神山都能輕易劈開,宛如天神斬出的神劍般,劃破人間長空,虛空只剩下一道茫茫如燃的劍光。

    那劍光如此之璀璨,令萬物失色,天地昏沉!“禮贊無量壽佛!”

    澄云臉上露出一抹悲憫。

    而在場其他人,皆被這一劍之威完全震懾,心神空白。

    一位靈輪境劍修傾注性命為代價的一劍,那等威能,又豈可能是尋常?

    這一刻,蘇奕的神色卻平淡如舊。

    他袖袍鼓蕩,玄都劍鏘鏘作響,激昂清吟,橫空揚起。

    轟隆!

    五座劍山拔地而起,擎天屹立。

    大五行鎮域劍!

    只不過和以往不同,此次的五座劍山,皆覆蓋在元始道意中,宛如黃昏暮色中的遠古神山,撐起天地,勢若鎮守人間的脊梁!

    那巍峨之勢,給人以鎮壓一切,無可撼動之感。

    也在同一時間,聶婉芝的一劍斬來。

    天塌地陷,毀滅氣息肆虐。

    宛如開天辟地般!

    眾人眼前,只剩下一道璀璨的光芒。

    那光芒是如此熾熱,就如同半空中,現出一尊耀眼的大日!

    分布在戰場中的那些古老勢力強者,皆被震得踉蹌倒飛出去。

    強大如澄真,都不得不退。

    這一次交鋒的毀滅力量太過可怖!

    滾滾煙塵彌漫中,便聽到一道幽嘆聲響起:

    “臨死之際,得見如此劍道,倒也算死得其所……”

    隨著煙塵消散,人們視野恢復清晰,就看到五座劍山破損嚴重,但兀自屹立在那,如同天塹般不可逾越。

    五座劍山后邊,蘇奕憑虛而立,毫發無損。

    五座劍山前,拂雪道劍黯然腐朽,撲簌簌化作碎屑飄灑一空。

    “敗了!?”

    無數人心中一寒。

    連聶婉芝那舍命的一劍,都沒能撼動蘇奕分毫,在場之中,還有誰能擋住蘇奕的腳步?

    “快走,莫要再耽擱了!”

    老僧澄云神色莊肅,發出如獅吼般的喝聲。

    那些受驚過度的古老勢力強者,皆如夢初醒般,哪還敢遲疑,轉身就逃。

    “開戰之前,我就曾言,希望各位不會逃走,可現在看來,你們可著實讓人失望。”

    蘇奕唇泛譏嘲。

    他于天穹之下揮劍,宛如仙人演法。

    成百上千的劍氣,仿似狂風暴雨,激射十方。

    每一道劍氣,皆那般璀璨和凌厲,在虛空中撕裂出一道道狹長的裂痕,觸目驚心。

    噗!噗!噗!

    在一眾驚駭欲絕的目光注視下,那些朝四面八方逃竄的身影,一個個如草芥般,被斬殺于虛空之中。

    放眼一望,就如一朵朵猩紅的煙火,在不同的虛空中綻放,滾燙的血水,染透長空。

    “孽障!”

    澄云一聲大喝,直似怒目金剛,揮動鎮魔尺,朝蘇奕殺去。

    這身影枯瘦的老僧,儼然一副大無畏的姿態,視死如歸,渾身佛光浩蕩,席卷長空。

    隱然間,還有陣陣梵音響徹,令得那片虛空一片肅穆之氣。

    宛如佛陀出行,欲降妖除魔!

    仔細看,澄云身影后方,還浮現出一道渾圓的光輪,慧光流動,道意氤氳,恢弘如日。

    大道靈輪!

    這一刻,本就負傷累累的澄云,竟完全豁出去似的,將大道靈輪之力極盡釋放,直似燃燒!

    見此,蘇奕卻微微搖頭。

    佛修,當安忍不動如大地,靜慮深密如秘藏。

    可這澄云,嗔怒在身,殺機藏心,縱使凝練出大道靈輪,其一身道業終究沒能登堂入室。

    鎮魔尺破空拍來,直似佛陀之手從天而降。

    蘇奕看也不看,手中玄都劍破空一斬。

    鐺!!!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中,鎮魔尺被狠狠蕩開。

    可澄云并未退后,一身氣息宛如燃燒,整個人沐浴在一片光明浩瀚的佛光中,再次朝蘇奕殺來。

    視死如歸!

    “也罷,我蘇某人便讓你見識見識,何謂真正的禪!”

    蘇奕說話時,身影的大道氣息驀地締結出一道形似蓮臺的光輪,映得天地一片光明。

    他一手握劍,于虛空中一拍。

    梵音響徹中,那形似蓮臺的光輪,伴隨著一股大無量般的偉力,鎮壓而下。

    剎那間,澄云如遭雷擊,神魂恍惚。

    他仿似看到一片浩大無量的凈土,有佛陀高坐蓮臺,開壇授業,有沙彌僧眾跏趺而坐,聆聽妙音,有天龍盤繞,鸞鳥翩躚,有璀璨的大道之花從天飄落,地面上凝結出朵朵金蓮……

    可僅僅剎那間,這宛如佛國凈土的景象,倏爾化作煉獄之狀,高坐蓮臺的佛陀,化作腳踏血河的魔尊,跏趺而坐的僧眾化作惡鬼修羅。

    一切的景象,皆如墮落于地獄之中。

    澄云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心神出現裂痕,暗叫不好。

    可已經晚了一步。

    蘇奕這一擊,已籠罩而至。

    喀嚓!

    在那宛如蓮臺般的光輪鎮壓之下,鎮魔尺一寸寸崩碎。

    澄云那枯瘦的身影,被光輪硬生生砸得四分五裂,血水飛濺。

    當其神魂脫殼而出,不禁怔然問道:“這是何等大道?”

    “叩問本心的禪道。”

    蘇奕隨口道。

    “好一個叩問本心,一念凈土法華生,一念地獄業障起……叩問的是禪心,除的卻是我的業障……”

    澄云低眉斂目,雙手合十,喟然一嘆,其神魂悄然間灰飛煙滅。

    至此,五位來自不同古老勢力的靈輪境存在,盡數伏誅!

    而之前逃竄的那些古老勢力強者,也早被蘇奕殺得七七八八,只剩下寥寥十余人僥幸撿回一命,逃得無影無蹤。

    此時,在那恢弘巍峨的九鼎城前,只剩蘇奕一個人立在云天間,一手握劍,一手負背,一襲青衫在天風中獵獵作響。

    那峻拔如劍的身姿站在天空,宛如不朽的仙人般,俯瞰人間!

    看到這一幕。

    所有人為之失聲,呆若雕塑。

    群敵皆隕,唯我不滅!

    三月初十,魔族桓氏、焚陽教、天璣道門、云隱劍山、凈空禪寺五大古老巨頭勢力,被蘇奕一人拒之于九鼎城外。

    一場大戰,聞如風、雪莫凝、桓天虛、聶婉芝、澄云五位靈輪境大修士,盡數伏誅。

    其余一百五十位靈道修士傷亡慘重,橫尸遍野。

    最終只十余人倉惶而逃。

    蘇奕一人一劍,恰似仙人守天門,敗盡群敵,自始至終,無可撼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